小气财神

所属分类:中国当代小说  
出版时间:2010-11   出版时间:远方   作者:和风   页数:2496  

内容概要

  有双巧手的她当伴娘的习惯是把接到的捧花压成干燥花,再亲手制成卡片送人,就像把新娘的幸福喜悦也传出去,所以,越来越多人找她当伴娘、制卡片,可惜乐为他人作嫁的她却始终盼不到自己的缘分,原因她自己也很清楚,她暗恋隔壁的青梅竹马太久太久,久到心里已经腾不出多余的空间容纳别人,但那个人是不可能喜欢上长相至多称得上清秀的她,她只好藏起自己的心情,并搬出家里,避免越来越不可自拔,岂料,平空冒出一个古代红娘看不过去她消极的心态,要她向他们古人学习先谈亲事再培养感情的做法,人生有多少几率,能和心里的那个人并肩通往幸福的道路?她太渴望拥有幸福,以至于忘了强摘的瓜不甜的道理,拿婚姻当交易的她果真得到报应,等想要的东西一到手,最爱的人便将她一脚蹋开,就在她捧着自己捧花这天……

书籍目录

《街角咖啡屋》《倒贴前妻》《媒婆喜帕·上》《媒婆喜帕·下》《伴娘捧花·上》《伴娘捧花·下》《妻恩浩荡·上》《妻恩浩荡·下》《冷面少奶奶》《紫苑花开》《夺情霍香蓟》《怜心清莲》《桃之夭夭》《洛阳花嫁》《小气财神》《爱哭神医》

章节摘录

1
“云云,乖,成亲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啊!你看喜鹊朝着你笑,黄莺对你眨眼睛,满城的低柳为你欢唱,一嫁值千金……呃,不好意思,说错了,是一嫁天下足才是。

光听这一副“钱”味甚重的安抚话语,在扬州百姓心中决不做第二人想,一致献上最敬礼。
一个送不出城的霉星——小气财神莫迎欢。
“欢欢,你没恶劣到这种地步吧!连好朋友都可待价而沽。
”杜丫丫一脸知之甚详的模样。
被评判了,莫迎欢怎好不回应。
“我是赚点媒人钱好糊口,所谓断人财路十八代穷,我瞧你福气不是很厚,要不要……”
“姓莫的,你不会算计到我恨天堡吧?”尉天栩两道剑光直射向她。
一奸还有一诈,挡得可正着。
“怎么会呢?尉大堡主,君子腹尽装小人心是成不了大事,有钱大家赚嘛!”
小肠子小肚子的死男人,也不想想做人的辛苦,明知道她没别的嗜好,闲来无事就爱数数银子、闻闻臭味,还好意思截财去银。
人,眼光要放远些,不然……会有报应,莫迎欢阴恻恻地睇了他一眼。
“你还不够有钱吗?莫大财神爷。
”这女人还敢瞪他,真是……无可救药。
她对他投以鄙夷目光。
“只听过有人嫌银子少,没人会认为银子有毒。

“我以为你家的地全挖光填满银子为柱子。
好像没地方可摆你那些命根子。

“不劳你费心,最近我准备买座山来挖空山腹。
”名副其实的金山银山。
“佩服呀!”够绝。
谈起这些人,应嘲风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自从小气财神莫迎欢出阁那日起,追月山庄便陷入一片鬼哭神号的境地,日夜可闻惨不忍睹的低泣声。
坐危不乱是石头,而他们是人。
没有一个人能幸免,全都被哭声击倒,一个个托着额头黑青两眼,一见就知是严重失眠者。
而他们杀不得始作俑者,只有忍气吞声地苦着脸……好言好语规劝某人尽早把自己嫁掉,以免危害众生。
至少害一人就好,不要太“伟大”,留条活路让人走吧!
“呜……你……你们都……不关……关心我。
”以手背拭泪,云日初哭得鼻头发红。
应嘲风“听说”她是扬州一奇,如今总算见识到了。
“欢欢,可不可以一掌劈晕她?”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他j陕被逼疯了。
哪有人一哭就是三天不停歇,她身体的水分足够哭满一缸水,缺盐加料时倒能利用一些。
“我很想说你别客气,劈吧!但是根据我认识她十二三年的经验,那是毁天灭地的开端。

“这不是个好笑的笑话,她再这样哭下去,我担心得先疏散扬州城百姓。
”简直比江河泛滥还恐怖。
莫迎欢勉强扯出一抹牵强的笑。
“放心,她最高纪录是七天,至今尚无死亡数字出现过。

那是几年前的事,云云养的一条小花蛇被隔壁的公鸡当成蚯蚓,一口吞下肚,尸骨无存。
当时哭得全扬州城百姓有一大半举家出外避难,难得离城近七日才逐渐有人潮回归,每个人都挂上茱萸,戒慎地跨人自家门槛。
她和丫丫不可能弃友于不顾,于是想尽办法弄晕云云,免得云云淹死自己。
谁知——
洪水只能疏导不能阻塞,那一次简直比天灾还可怕,人人自危地自备舢板和木桨,以免地垮涌波。
好在老天开了眼,突然响起一道雷吓着了云云,连带收起她的泪腺——暂时。
听不到孟姜女转世的哭声,扬州城百姓反而不习惯,好像少了什么似的,百般的无聊唉声叹息,一直到云家传来抽抽搭搭的声音才展眉一笑。
因为……大家都被磨贱了。
这就是扬州奇花的魅力所在。
“云云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别再挣扎了,死吧!”杜丫丫拍拍耳朵,忍住咆哮的冲动。
莫迎欢瞪了她一眼。
“什么叫死吧?她已经够没胆了,你还想吓死她呀!”
“喂!我是好心呐,人生自古谁无死,我在开导她的死心眼。
”哼!她的心情一样不太爽快,而且头疼得要命。
“你要死了,开口闭口就是死,你是嫌没死透想要尝尝死的滋味是不是?”莫迎欢故意戮戮杜丫丫曾受重创的伤口。
心疼妻子的尉天栩脸一沉,拍掉她的魔手将爱妻拥入怀中。
那次的伤差点害他捶肝毁肺,比受伤的她还痛。
“你够了没?一口气说了四个死字,找死呀!”这个敛财女。
莫迎欢露出令人发毛的笑脸。
“尉兄呀!我最近很缺银柱填山,你要尽尽心力吗?”
“你……你别算计在我身上。
”他头一斜。
“应庄主,你是男人吧!”
听到讥诮语的应嘲风略微掀掀眉,微锁的眉宇略显黑气。
“我没听见欢欢的抱怨声。

他们闺房和谐,鱼水之欢融洽,即使他现在头快被哭声震裂,没能尽兴享受新婚的甜蜜。
“少转移话题,你明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这对夫妻还有没有羞耻心?
“很抱歉,忙着赚钱养家糊口,不大有时间说闲话。
”谁理他,娘子可是娶来疼宠。
何况欢欢不是寻常女子,谁管得动?又不是活得不耐烦,存心找阎王爷下棋。
他好不容易在她的心中和银子同等分量,他可不想只为了尉天栩的一句挑衅言词,一个不小心开罪她。
“你是说我很闲喽?”
不过是来喝杯喜酒,竞喝出个头疼人物,尉天栩火气隐隐浮动。
“这点该问你自己才是,听说你考虑在扬州城定居?”老天,他头快炸了。
尉天栩低咒一声。
“全是你家那只麻烦精煽动的,你最好看牢些,别让我有毁掉‘名胜’的机会。
”早晚有一天他会收不住手掐死那只吃银猫。
“我同情你呵!尉堡主。
”应嘲风心中暗笑,不认为妻子会写“输”这个字。
“你——”
尉天栩冷哼一声,后悔自讨没趣,惹上这对银精夫妇。
“咦!停了?”不会吧!
大家搞不懂应嘲风的意思,纷纷投以疑问的目光。
“哭声……没了?”
对喔!怎么会无声无息?
两对夫妻四双眼睛齐往云日初方向瞧去,为心中的不解寻找答案。
唉!原来如此。
她终于……哭累了,超过负荷。
“娘子,她l睡着了,咱们也去补补眠吧!”倦意十足的应嘲风伸伸腰搂着爱妻的腰。
“是呀!丫丫,好些天没睡个好觉,我陪你睡觉。
”困色满面的尉天栩打了个大哈欠。
可惜为夫们的“善意”似乎得不到娇妻的回响,莫迎欢甩开丈夫的手斜躺在贵妃椅上,杜丫丫则斜眄了丈夫一眼,姿态不雅地半趴在软榻上。
这是一间特别改建过的书房,本是三个女子闲来无事闲磕牙的卧室,完全符合“实用”——
也就是懒人专用房,在这里或躺或趴随心所欲,一切以舒适为主,谁理他道德不道德,反正关上门也没人瞧得见,少了闲话。
谈改建是夸大了此,顶多加宽了软榻,换张结实点的贵妃椅,多摆几张椅子而已。
因为有了男人嘛!
“欢欢呀!云家打算把云云许配给哪一户人家,干吗她一副如丧考妣似的?”杜丫丫不解。
莫迎欢叹了一口气。
“还不是宁波杨家,那个书呆子杨小弟。

“天呀!”杜丫丫微微打了个冷颤。
“难怪她哭死哭活不想嫁。
”天、地、绝、呸!
“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他们是指腹为婚,云家两老就是太重情义了。

重情重义的人总是吃亏,便宜了那根瘦竹竿。
“拜托,想云云嫁入云家守活寡呀!从早到晚之乎者也念个没完,不疯也积闷成疾。

一听此言,莫迎欢微敛眉。
“你别说得那么严重,杨小弟人算不错,除了古板了些。

“古板?”杜丫丫不置信地拍拍额头。
“那种人已经不足以用‘古板’二字来形容,是呆到无药可救。

不是她杜丫丫在人后说是非,实在是看不惯云云受“委屈”。
宁波城的杨家并非有何缺失,但是自由惯的她们一看到正经八百的文人雅士就忍不住打摆子,手脚放哪儿都深觉不妥。
杨广琛更是宁波文人之首,唇红齿白的活像个娘儿们,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开口日子云,闭口含孔孟,是出了名的书香子弟。
据说宁波城不少闺女芳心暗许,不望当个正室也想捞个偏房或妾室,个个排着队等人垂青呢!
杨家人丁不甚旺盛,杨老爷一口气娶了十房妻妾,共有十七名女儿,却只有杨广琛这根独苗,将来杨家开枝散叶就唯有靠他了。
由于姐妹众多,他更加端正品行,做事一板一眼不打折扣,活像一本活论语,可是……
他只有十六岁。
“做人留点口德,至少他双胞胎姐姐杨深深就不错。
”不看僧面看佛面。
“那叫深深娶云云好了,至少不会闷死她。
”天下事无奇不有,相同相貌,个性却差之云泥。
一个顽皮俏丽,天天笑脸迎人;一个少年老成,手总不离书卷,不知是哪里出了错?
她有病。
莫迎欢斜睇着杜丫丫。
“那还不是一样守活寡,两个女人能搞出个屁呀!”
应嘲风和尉天栩为她的不雅言语,同时皱眉。
“去,你这个黑心肝的女人,脑子里尽想些污秽之事,杨家给你多少好处?”
“这个嘛!'’莫迎欢笑得眼都眯成一条缝。
“做人何必太计较,没人嫌银子碍眼。

杜丫丫真想揍她一拳。
“云云的终身幸福比不上你的臭银子?”
“当然……比不上。
”银子。
她邪邪地一笑,“杨广琛虽然年幼些,但是笨笨的好驾驭,咱们只要多传授云云几招闺秘……”
“欢欢娘子,你的闺秘用在我身上好了,别忘了我们才新婚三天。
”咬牙切齿的应嘲风似笑非笑地提醒着。
闺房情趣怎好道与外人知,何况他才刚尝到一点甜头。
莫迎欢懒懒的眼波一送。
“相公,此闺秘非彼闺秘,只不过是一些持家之道。

“是吗?我还以为是驭夫之道呢!”她那些小心思,他岂会看不透?
“呵……呵……相公真是爱说笑,你认为我需要驭夫吗?”丈夫不乖,甩了便是,谁有工夫记挂其他。
他为之一哂地听出话中话。
“我很会赚钱。

全扬州城的百姓都知晓小气财神下嫁北方袅雄,为的就是他的生意手腕高人一等,金滚银的钱财难以计数,自然得抓牢。
不过这其中当有爱喽!不然谁理他。
“你们夫妻要恩爱请回房,别教坏了我的丫丫。

“嫉妒呀!尉堡主。
你大概忘了丫丫在哪里长大,她带坏我还差不多。

她们脚踩的全是泥,无一人幸免。
“死欢欢,我可没像你一样窝在窗口看人家亲热,还批评人家衣服剥光了没看头。
”杜丫丫一口撇清。
“哼!下流人趴在屋顶上偷看,嫌人家太猴急没看到重头戏就软成一摊泥,还差点失足滑下屋顶的不知是谁喔!”
“那是你推我才滑了一下。

“原来你承认自己下流呀!”
两人荤素不忌地说着在妓院里“参观”人家办事,比较着谁无耻、谁厚颜,全然忘却两个男人握紧的掌心和逐渐泛青的脸色。
有哪个丈夫气量宽宏到让妻子去看其他男子的裸体?更何况是看那种见不得人的事。
“欢欢——”
“丫丫——”
一个低咆,一个高喊,莫名的莫迎欢和杜丫丫微微一愣,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自顾自地谈天说地,丝毫不把丈夫的怒气放在眼里。
一声细微的叹息声隐隐传来,似乎出自于闭眼休憩的好哭女子,只是没人注意到。
P4-12

编辑推荐

《爱哭神医》为台湾著名作家寄秋所著。    她是胆小如鼠又好哭成性的云日初,在三个女人中,她的“杀伤力”当属最小,举凡琴、棋、书、画、女红和烹调的功夫,连扬州才女都自叹不如。    温婉的性情,甜美的笑容,她蕙质兰心得可说是人间极品,完美到叫人捶胸顿足,但是    一哭长城动,二哭山河裂,三哭惊天地,她的哭功无人能及,随时随地像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儿,只要一点点小触霉,她都有本事哭得让人以为一家老小死光光,好不悲惨。    而她是三人之中,气质最“大家闺秀”、最“正常”的女人。    杜丫丫这朵奇花已遭恨天堡堡主尉天栩给摘走了,而目前抠得要命的莫迎欢也被冷月山庄应嘲风娶走,定居在扬州莫家,更名为追月山庄。    剩下的这朵爱哭奇花,谁来垂怜、谁来珍惜呢?    且看她如何哭到一个绝顶相公。

图书封面


    小气财神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1条)

 
 

  •     她的书,前期的我都基本齐全了,后期的在寻找卖家!我很喜欢她的书!但。前期和近期来说,我比较喜欢前期的!!
 

PDF图书下载第一图书网

小说类PDF下载,中国当代小说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