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弄

所属分类:中国当代小说  
出版时间:2007-1   出版时间:太白文艺出版社   作者:罗望子   页数:205  

内容概要

  年近40岁的中学教师程朱是个按不住意马心猿的男人,他虽娶得一个如花似玉,在某房地产公司当售楼小姐的太太,但仍然要寻花问柳。他先与女教师优香在办公室偷情,后又长期与一个女记者保持。“通奸”关系。接下来,他爱上了小自己20多岁的女生小梅眉。在小梅眉家里,他又爱上了小梅眉母亲梅妈,两人迅速成奸,他虽然最终把他的“洛丽塔”小梅眉拥在怀里,但手机响了,电话里传过来他老婆要跟他离婚的通知。原来,她的夫人与地产公司的老板早就关系暖味……小说告诉人们,当你自我感觉在生活中找到“自我”或“自由”时,或许已触到了生命的底线。

作者简介

  罗望子,1965年2月生,大学毕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

章节摘录

  0  这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捧着一叠作文本回办公室,感到左边胸部一阵剧痛。
几个星期以来,这毛病一直折磨着我,我也一直不以为意。
  “不妙……”我在墙上靠了一两秒。
  “真可笑。
”我坐在椅子上大喜过望:至少在心痛的这些日子里,我不会也不应该再去考虑性的问题了。
我喝了一口水,痛楚稍为减轻一点儿,立即又觉得自己将要像一只被捆住手脚的衰老狮王,不禁悲从中来。
劳累太多竟落得如此下场!我38岁了,哎呀我才38岁,38年的岁月,我把我的生活填得满满的。
我把自己培养成材,我奋斗过,我曾经改变过事态的进展方向。
然而,你瞧瞧现在这个征服我、占有我并在重要性上超过世界的东西……这太可笑了,也太可怕了。
  等了一下,我擦擦汗,疼痛稍一缓解,便改起作文。
我改了一本又一本,一本又一本,这中间,还有学生捧来练习簿,我胸部的疼痛似乎也不那么剧烈了,不过仍然存在,是一种新鲜的感觉,就像生命的一种新的意义那样,这疼痛迫使我想到自身,我不能不感到忧愁。
  可能我的忧愁在脸上有所反映,优香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没事。
我不需要优香的关心,这种关心让我非常恼怒,好像昨天和她睡了一觉,她就掌握了对我生杀予夺的大权。
但这天早晨的优香好像要对我负责到底,也可能我脸上的忧愁越来越浓,优香问到底咋的。
我说心里难受,可能要吐。
说着就站起来,心潮起伏,直往楼下的厕所奔。
优香刚刚打扫完办公室,准备去洗抹布,她跟着我下了楼,到了水池边,我则继续奔向厕所。
一进厕所,我就像来到天堂,大吐特吐。
我吐得昏天黑地,心旷神怡,连苦胆胃黏膜一起吐了出来,吐过之后,就着厕所里肮脏的水龙头清清口,再吐,直到只剩下干呕回到办公室。
优香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不经意地瞟瞟我,有些不高兴。
  “妈的,幸亏我跑得快。
”  你真吐了,她问。
我说我吐不吐关你屁事。
优香也不介意,问我早上吃了什么。
我老实说木炭请吃了烧饼。
馋的你,优香不再开口,出得门去。
  我没想到,在我面前小鸟依人状的优香,立即像只老鹰一样把木炭抓了过来。
木炭赶紧来慰问我有没有事,要不要上医院。
我说吐是吐了,但不能怪你。
  这天早晨,我吃了一碗粥,木炭打了一夜麻将,路过我的办公室,请我吃早饭。
我本来不想去,架不住喊,还是去了。
我吃了一个烧饼,一碗豆腐脑。
另外,还抽了木炭三根烟。
我早晨一般不抽烟的,可能就是烟捣的鬼,因为木炭他们并没有出问题,而我却在闹肚子。
现在,我坐在椅子上,空荡荡的,那感觉就和昨天与优香睡觉之后一样没着落。
  和优香做纯粹是弄假成真。
不清楚优香是不是早有预谋,反正我们玩笑惯了,从来没有当过真。
我们无话不谈,但优香绝对不是我想上床的那种人。
  记得有一次从南京回来,那几天我说话总带“操”字,好像六朝古都就给了我这么一点儿洗礼,我一不留神就“我操!”“我操!”,优香不解其意,问“我操”到底什么意思。
也许她懂装不懂,也许她确实不懂,谁知道呢,优香和我一起,别的没有起色,接受新事物倒是突飞猛进了。
我说你真想知道,她说她真的不懂,我就老实告诉她,“我操”就是“我干你”的意思,优香听了还笑出声来,那时我并不认为优香有多傻,反倒觉得她落落大方,比那种扭扭捏捏要做婊子又立牌坊的小女人高雅多了。
哪知优香得寸进尺,出了“老夫老妻”一谜让我打两部电影。
  《老枪》、《老井》,这种东西固然是小儿科,也吊我的胃口,我立即还以颜色:光身子的男人坐在碌碡上——打两个成语。
以卵击石,优香难能可贵地答上了一个。
另一个是坐以待毙——我话音刚落,优香惊叫不已,好像中弹一样。
事后优香说她是惊叹,不管是惊叹还是惊叫,我们都兴致勃勃,为的是在闲暇时间找到了共同的话题而庆幸而容光焕发。
  昨天晚上,我到办公室改作文,不久,优香也来值班,我说晚上干什么,优香说你想干什么。
我说考试呢,讲课呢,还是让他们自习。
优香说你想干什么。
我说你把窗帘拉上。
优香拉上窗帘。
你把门关上。
优香就把门关上。
我不敢开口了,我感到有点不对了。
  优香说你怎么不让我把灯灭了。
办公室里一片漆黑。
我说外面有人哩。
我们这幢楼的对面有教学楼,还有行政楼,那里灯火通明。
优香说你想干什么。
优香的声音越来越响,优香的身影也越来越高大,我话没说完优香的嘴就压上了我的嘴,一只手就摸到我的下面。
我睁大眼睛,谛听着门外来来往往的脚步,黑暗里,我感到优香闭着双眼,一副沉迷其中的姿态。

图书封面


    梅花弄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0条)

 
 

 

小说类PDF下载,中国当代小说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