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城公案

所属分类:中国当代小说  
出版时间:2009-1   出版时间:江苏文艺出版社   作者:墨心人   页数:310  
Tag标签:小说  

内容概要

  若干年前,这里是两个不起眼的村庄,美丽的车公河流过村庄,流向镇海湾;若干年后,这里成了新兴大都市镇海的中心地带,车公河两岸高楼鳞次栉比。  常浩,一个闯荡镇海的东北小子,从流落街头到大展身手,多少悲欢离合,多少尔虞我诈,多少机缘巧合,成就了他的梦想,却又逼得他在商场与规则中较劲,在利益与良知中挣扎。  初恋女友散了,派出所长疯了,车公村老大东哥死了,铁腕市长蹲监狱了。车公河变成了臭水沟,臭水沟又变成了地下河,河上成了最繁华的步行街。这一切,令人咋舌却又无可奈何。  常浩忍无可忍,拍案而起,艰辛的努力,终于得到公正的判决。

作者简介

  墨心人,原名李陆明,曾用笔名鹿鸣,六〇后人。  十多岁开始舞文弄墨,发表过诗歌、散文、小说、文学评论和影视评论近百万字。“自信人生三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在任何境遇下,从来笔耕不止。  生活经历复杂,备尝人间酸甜苦辣,这与多数六〇后相似。当过装卸工人、编辑、记者、主持人,下过海,经过商,开过公司,折腾过酒吧。

书籍目录

引子
七宗案第一章
喝酒总得有人陪第二章
背叛第三章
宋代注碗第四章
白道生意第五章
辉歌第六章
常总第七章
密室阴谋第八章
抓嫖第九章
天衣无缝的计划第十章
贵妇人第十一章
新欢旧爱第十一章
处女第十二章
对头第十三章
差点成了冤死鬼第十四章
婚礼第十六章
东哥死了第十七章
规则第十八章
洪英女士第十九章
海上拉斯维加斯第二十章
偷拍第二十一章
不道德的交易第二十二章
镇海大变局第二十三章
英雄迟暮第二十四章
听证会尾声
最后一封信后记
写一本好看的书

章节摘录

  辉哥  太监被带了进来。
  他有一头又浓又黑的头发,粗豪中透着猥琐之气。
大家叫他太监,是因为他在三年前的一次斗殴中被对手伤了下体,当时大家都以为他这一辈子恐怕只能做太监了。
不料后来他却奇迹般地恢复了过来,并且雄风不减当年。
  尽管如此,太监这绰号他却再也甩不掉了。
  他是王金辉手下几员大将之一,为人硬气且义字当头,一向很得王金辉器重。
  “你还有什么说的吗?”王金辉冷冷地问。
  太监哆嗦了一下。
  跟了王金辉这么些年,太监深知犯下这样的错会有什么后果。
他索性低下头去,一句求饶的话也不说。
两位昔日的兄弟此刻就虎视眈眈地分立两侧,他知道只要自己稍有异动,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撕了他。
  王金辉说:“你明知道这批货是你经手的,怎么能在这种关键时候去叫鸡?”  太监嘴唇嗫嚅了一下。
  王金辉说:“你不该被抓了之后还对警察恶语相向,交了罚款不就走了吗?竟然被关了三天!”  太监心想辉哥倒了解得清楚。
  “放出来之后,你不应该擅自去交易而不和我联系,你想立功也得挑个时候呀!”  太监不语。
  “你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连后面有没有被人跟着都不知道,你是不是让女人搞得昏了头啦?”  太监膝盖一软,跪了下去。
  “一百公斤货就这样没了!”  王金辉心烦意乱地站了起来,推开大班椅,踱着步,竭力控制着内心的焦躁。
他怜悯地看着太监,眼睛溢出了泪花。
他不仅仅是心疼那些海洛因,同时也心疼着这位兄弟。
  “香港方面有三位兄弟死了,你倒跑得快!”  太监脸色惨白,嘴唇在颤抖。
  “你让我也做了一件不应该的事情,就是你被放出来之后,我不应该马上就放了王建新的老婆!”王金辉踱到太监面前,猛踹了他一脚:“你个王八蛋!”  门开了,一个妖艳女子被推了进来。
  她惊恐万状地睁着眼睛,不知道为何被这些人抓到了这里,直至看到被吓得跪在地毯上的这个男人,才隐约猜到了一点。
这个男人就是大前天因为嫖她被抓的那个,凶神恶煞的,她本不想接。
  王金辉说:“太监,硬气一点,别跪着。
你不是喜欢肏她吗?现在我让她给你肏个够!”  说到够字时,一股寒冰之气升腾,房间里的人都感觉到了透心的凉意。
  一个星期后,镇海湾畔七天前击毙了三名毒贩的那片海滩上,又发现了一男一女两具被紧紧地绑在一起的裸尸。
  一个月后,王建新受到了全局通报表彰,记个人一等功一次,全所荣立集体三等功一次。
  第二天,他的妻子的尸体在一个垃圾箱里被发现,身上伤痕累累,生前显然很遭了一番凌辱。
  当天晚上,心力交瘁的王建新所长在三名干警的陪同下回到了家。
  家门口摆着一个黄色麻袋,打开一看,他送回乡下让爸妈带着的五岁的儿子亮亮,被人砍成一块一块的装在里头,只有小脑袋是完整的,眼睛还无神地睁着,似乎在说:“爸爸,救救我!”  王建新一声不吭倒在地上。
  他第二天在医院醒来时,疯了。
  全所干警在医院走廊里守候了一夜,见到这种情形,都发了疯似的拔出了枪,哭嚎着,门窗弹痕累累。
  市局和分局领导伫立病床边,眼眶溢满了泪,燃烧着火。
  贵妇人  他的眼睛突然被一个女人吸引住了,忘记了说话。
  这是一个正从酒店大堂向咖啡厅走过来的女人。
  她应该有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穿一件黑丝绸连衣裙,身段处处显示出一个女人成熟的风韵。
这种成熟的感觉,就像一个挂在枝头的熟透了的水蜜桃,如果再不摘下来,它可能会自己掉下来烂掉了。
  她戴着一副淡淡有点茶色的墨镜,令人看不清她的眼睛。
  她的腰肢微微摆动,走得轻柔祥和。
  她的表情静若秋水,干干净净的那种安静。
  她的年纪看起来是模糊的,也许是二十七、八岁,也许已经三十多了。
在黑裙子的衬托下,她的皮肤白得像一块会行走的玉。
  她的无量美态和神韵,让常浩真切地感受到了高贵二字的真义。
  “你在想啥呢,怎么不说话了?”马隽在电话里急。
  “难怪特洛伊人为她打仗!”常浩喃喃自语。
  “你说啥呢?”  常浩醒过神来,忙说没说啥,只是突然想起了《荷马史诗》里的一句。
  《荷马史诗》里记载了人们为一个女子而发动的战争,那个女子叫海伦。
很多人说为一个女人而大动干戈,实在是荒唐。
但是当他们看见了海伦,就彻底理解了战争的起因,甚至颇有建设性地认为,男人就该为这样的女人而打架。
  她说我跟你聊着天呢,你怎么跟我说起了《荷马史诗》呀。
  他说我刚才看见海伦走过了,真美呀!  她说原来你一边跟我聊天,一边盯着别的女人看呀?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今晚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呵呵笑了,说我等着你来收拾呢,看究竟是谁收拾谁。
  正说着,电池真的没电了,聊天说终止就终止了。
  那女子就坐在他对面不远的邻座,要了一杯咖啡奶茶之类的饮品,举止优雅,对周遭的一切似乎都漠不关心。
  咖啡厅又进来了三位面目姣好的女子,但是没能引起人们的注意。
  大家的眼睛似乎都被这美人吸引了,包括那几个和常浩一样独坐着的男子。
  坐在门口不远处的那三个女郎,有一个向常浩招了招手。
他只当她们是妓女,摇摇头微笑一下,没多理会,心想我还得留着弹药回去对付马隽呢。
  那女子看了他几眼,见他没反应,索性起身走了过来在他面前坐下,举止间颇有几分飒爽英姿的韵味。
  我比另外几个男子看起来更像鸭吗?他想。
  她微微一笑,说:“先生,我们聊聊?”  “聊什么呢?”  “你是本地人吗?”  她的普通话音一听就是香港腔调,别扭。
他觉得应该明白地告诉她,淡淡地说:“我只是在这里坐坐,没有别的兴趣,不想耽误你的时间。
”  她四顾了一下,想了想,笑了,说:“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孩。
”她指了指同伴,“她们也不是。
”  常浩感觉对面邻座的那个美人似乎在茶色镜片后面看着自己,对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更没有谈兴了,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们想找一个导游。
”  “到旅游公司去请吧,那里很多。
”  这女子不接他的话茬,自顾自地说:“一天一千块钱报酬,另外吃喝玩乐住的费用全包,时间是一个星期,可以吗?”  凭心而论,这报酬很高了。
  但是常浩近几个月来由于王金辉对他的花费没有限制,一千两千的钱他已经不大放在眼里,说:“看来你认为我会答应?”  “如果我们老板满意了,报酬还会更高,你考虑一下。
”  “你们老板?”  看来这三个女子也只是随从秘书之类的角色,能出这个价钱请导游的,想来也非寻常人物。
近年来到镇海市投资的港澳台客商渐渐多了,要请个导游四处转转的心情也可以理解,但是像这样神秘兮兮的,却使他起了戒心。
  “是的,我们老板第一次来到镇海,对什么地方都不熟悉,所以想找一个熟悉情况的人。
”那女子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我坦白地跟你说,这件事情对你没有任何危险,也不会违法。
但是你必须是一个对镇海市很熟悉的人,不然的话我们只有找别人了。
”  这女子口齿伶俐,低声说着话,眼睛却一直盯着他的眼睛,咄咄逼人,像是要看清他的五脏六腑。
  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踌躇了一下。
  今天事情已经大功告成,剩下的烂尾楼转危为安的事情,还得晾一段时间,现在正好有时间,所以他也的确有心到处走走散散心。
  只是像这样的做别人的导游,是不是有一点掉价了?  那女子接着说:“我也知道这很冒昧,但是我们的时间很紧。
如果是价钱问题,还可以商量。
”  她似乎是志在必得,这让他也有了几分好奇,横竖没什么事情,做做导游,四处转转,也没啥。
  “每天三千块。
”  他说。
半真半假的,还有几分挑逗的性质。
没想到话音一落,这女子竟然马上说:“行,就这么定了。
”  他见她对钱的问题似乎一点也不放在心上,直后悔为什么不开价五千,心里大呼吃亏。
  女子自我介绍说:“我叫阿青,那两个朋友一个叫阿蓝,一个叫阿紫。
我们的名字就是衣服的颜色,好记。
”  常浩一看果然,对那没谋面的老板,有了几分说不清的好感。
  汪驹  “我如果说我爱他,你信吗?”  说这话时,黄云卿有点难为情。
  常浩看着她,心里也觉得难为情。
毕竟,汪驹已经五十八岁,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了,而她才三十三岁,因为善于打扮,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这是凤凰山顶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两人各自坐在一块石头上,山风吹来,颇有点凉爽。
常浩告诉她,林丰必须了解全部内情,才能确定破案的方向。
她考虑再三,才和他相约来到这里,说是这里清静,也不用担心有针孔摄像头。
  他想她已经有点神经过敏了。
  尽管来之前他心里已经有所猜测,但是当汪驹两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时,他还是感到不可思议。
他无法想象那个老男人和她在床上的情形,而她,是他初恋的人,他曾经为她伤心落泪。
  她表情呆滞,双目无神,估计昨晚一夜无眠。
  “我信。
”他说,“只是我不明白。
”  “他是个男人!”  “我也是个男人。
”  “你……你不纯粹。
”她好像在考虑措辞,迟疑了一下说,“你骨子里头比较懦弱,有很多不是男人的成分掺杂着。
别生气呀。
”她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是在笑,尽管有点勉强,又说,“你不知道,一个女人面对一个真正的男人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感觉,她可以为他牺牲一切的,只要那个男人愿意。
很多女人可能都体会不到,因为这个世界上,这种男人太少了。
”  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幽怨似的补充说:“所以,背叛也多,戴绿帽的男人也多。
不要太责怪这种背叛,因为值得女人无怨无悔追随的男人太少了呀!”  常浩在思索她嘴里男人的含义,似乎明白了一些,又似乎更糊涂了。
是那种铮铮铁骨气吞山河的气势吗?似乎又不全对,应该还有别的内涵。
  他第一次思考起自己的性别来。
  难道真的如她所说,自己这男人的躯体里面,还有很多非男人的成分存在?  “你当初的背叛,就因为这个吗?”  “那时候我不知道,也许只是为了生存。
但是现在想起来,我想是的,如果你是他,我不会背叛你的,打死都不会,真的!”  “明白了!”  常浩点点头,看着山腰处络绎不绝到车公庙进香的人群。
现在谈起往事,像是在说一件别人的事,心境平淡多了。
他点燃一支烟,看着在山风里长发轻飏的她。
  “你很高大,帅气,而且才华横溢。
”她说,“如果你和汪驹是同龄人,你们又同时向一个女人发起进攻的话,汪驹十有八九会输给你。
他太其貌不扬了,不是女孩子轻易能喜欢上的。
”  “谢谢,原来我也有强过汪驹的时候。
”  ……

编辑推荐

  如果说,《本城公案》仅仅是一本好看的书,它可能还不足以引起你的阅读欲望,因为虽然不多,我们总是能找到好看的书。  如果说,我们能从《本城公案》中找到这个时代发展的缩影,一切诡异与离奇,都在这两百克的纸张中展现,它可能还是不足以引起你的阅读欲望。  但是,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惊奇的发现,能把这两者集于一体的呢?当你翻开这本小说的时候,既可以欣赏它的文字,也可以把它当作一段历史。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小说


    本城公案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0条)

 
 

  •     最励志的传世经典,很能勾起小朋友的阅读欲
  •     该书一般,就把她全部的书都买了。喜欢。。对于少于莫兰系列觉得一般般吧。。。
  •     真的很佩服作者的想象力! ,很好的一本YY小说。
  •     这个版本真的不错,价钱相对很实惠
  •     于是自己买来。读起来有种历史厚重感,字真的很大
  •     就是封面有点问题,看了几页没兴趣看了
  •     正在阅读的一本童话故事,快递很给了
  •     一本世界名著读起来像三流小说,不知是否适合我?拿到手的感觉很文学。
  •     更何况是周先生自己允许的。,自己木有看~~~
  •     给我带来了很多开心。。。,很好的书'林徽因真的很有才
  •     同时也买个《隋唐演义》一套,简单了解过内容
  •     最近太忙。前几次从当当网买的书都很不错。,表示无感。全篇下来没什么感觉。。
  •     很全!,喜欢猫子
  •     挺不错的书、,更不爽的其实应该是主角纠结半天秋绘的事然后居然说不是爱情……
  •     女儿很喜欢看的一本书,那么爸爸妈妈就是我们身底下两条并肩的铁轨
  •     首先就被书名和封面吸引了,这本书还好
  •     lz理解的好透彻,只是纸张质量不尽如人意
  •     集结了N篇科幻中短篇经典,他写得挺多的
  •     感觉好好看。就自己买了~ 很喜欢谢倾城、沈拉拉、顾未。都是让人心疼的主~,第一部很好
  •     就是书有些卷了,不过视角还算新颖
 

小说类PDF下载,中国当代小说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