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道防线

所属分类:中国当代小说  
出版时间:2012-2   出版时间:江苏文艺出版社   作者:奚旭初,奚菊芬 著   页数:297  

内容概要

   《第一道防线》成功塑造了高亦峰、康一鸣、林琳、黄秀美、桑娜、黄河、卫雁、田禾、杨子等多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生动展现了战斗在国门前哨检验检疫人的风采。随着故事情节有节奏地展开,把国与国之间谈判桌上唇枪舌剑的对话、对进出口商品一丝不苟地严格把关、奔赴地震灾区投入抢险防疫的艰辛战斗、对甲流风暴侵袭中国大地的严防死守,以及检验检疫人平凡的家庭生活和爱情故事等都表现得淋漓尽致又恰到好处。小说语言流畅娴熟,涉及内容丰富多彩,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国内首部反映出入境检验检疫人的长篇小说。

作者简介

   奚旭初,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太仓市文联副主席。1956年5月22日生于江苏省太仓市,1974年高中毕业插队农村,1977年3月进入工厂,1980年1月调入检察机关工作(期间考入苏州师专中文班学习两年),1992年5月调入太仓市外经委工作,1997年3月调入太仓市史志办从事编史修志工作,2003年11月调入太仓市文联工作至今。曾发表小说四十余篇(部),二百余万文字。先后出版中篇小说集《迷人的日子》,中短篇小说集《开帕萨特小车的女人》,2001年出版长篇小说《天道无私》,2005年出版长篇小说《落叶无声》,2009年出版长篇历史小说《况钟传奇》上下部(与他人合作)。

章节摘录

  李玉在医院里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尽管高亦峰和高伟以及杨子轮流在李玉的病床前一刻不停地呼唤着她的名字,但李玉始终无动于衷。
  国庆即将来临,原定国庆之前要为高伟和杨子办一个邀请双方亲属参加的订婚仪式,现在由于李玉的车祸而被取消。
虽然高亦峰征求过儿子和杨子的意见,但儿子一心扑在母亲身上,对自己订不订婚已经不感兴趣。
杨子虽然很想与高伟举行一个欢快的订婚仪式,但她体谅到高伟的心情,所以也提出订婚的事缓缓再说。
高亦峰感到有点对不起儿子和杨子,便提出国庆期间由他在医院里守护,让儿子和杨子出去旅游。
儿子起先不答应,但高亦峰采用部队里命令式的口气,硬要儿子和杨子去河南云台山或者海南去散散心。
高伟拗不过父亲,加上杨子脸上流露出赞同的神色,便点头同意。
  “爸爸,我们会尽快回来的。
”  高亦峰摇头说:“不行。
既然出去旅游就得尽兴,半途而废可不行。
这里有我守着,你们就不用担心。
出去后彻底放松自己,尽情地游玩。
听见了吗?”  高伟点头道:“好的,我们听爸爸的。
”  杨子说:“我们会经常打电话回来,问候叔叔。
”  高亦峰笑道:“没事。
别想着家里,也不必打电话给我,只要你们玩得开心就好。
”  两天后,高伟和杨子便离开沙浪到海南旅游去了。
高亦峰破天荒地在节日里没给自己安排值班,但他告诉所有在单位里值班的人员,他的手机二十四小时开着,遇到重大事件和自己作不了主的事情必须及时跟他联系。
一切安排妥当后,高亦峰把有关业务书籍全部搬进了病房,又去买了一箱方便面,他准备七天时间里每分每秒都守护在李玉的身边。
他要弥补对李玉的愧疚之心,他要唤起李玉的意识,他要创造奇迹,让李玉重新展开美丽的笑脸,他始终坚信自己的愿望一定能够实现。
  国庆前夕,高亦峰几乎整夜没睡。
他把李玉拥在自己的怀里,像哄小孩睡觉一般拍着李玉的后背,轻声唱着儿时的童谣,轻摇着李玉赢弱的身子。
虽然有几次差点把自己给哄睡了,但他的意识很快提醒他:“喂,千万不能睡着,你要是睡着了,李玉她就听不到你的童谣了。
要是李玉苏醒过来,你没有看到怎么办?”整整一夜,高亦峰用顽强的意志支撑着自己,二直等到窗外的阳光射进来,照在李玉熟睡的脸上。
高亦峰看着自己的爱妻,妻子的脸是那么的妩媚动人,细细的蚕眉,长长的睫毛,白皙的耳朵,小巧的嘴巴,一切都保留着当年跟他结婚时俊俏的模样。
高亦峰禁不住垂下头,亲吻着李玉的额头,又轻轻抚摸着李玉的脸,说道:“我的玉,你怎么还不醒来,你不要再跟我开玩笑了。
你快醒过来呀!”高亦峰说完,便仔细观察李玉的反应,他发现李玉的睫毛好像跳了一下,眉毛也好像颤抖了一下。
高亦峰赶紧摇晃着李玉的身子叫道:“李玉,你是不是听见我说话了?”说完又盯住李玉的脸仔细地看。
这回,李玉的睫毛没有动,眉毛也没有动。
高亦峰不死心,又反复叫了几声,李玉还是无动于衷,高亦峰便想一定是自己看花了眼。
  国庆节中午,窗外传来了鞭炮和爆仗的“劈啪”声。
高亦峰站在窗前想,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不少人家正在办着喜事。
要是李玉没出车祸,今天也是他们的好日子,儿子高伟和杨子以及双方的亲人们将欢天喜地地围坐在一起,庆贺一对新人的喜事,这真是人世间最开心最美妙的事情。
高亦峰想到这里,独自笑了起来,然后又不无悲伤地摇了摇头。
他离开窗口,去拿了一桶方便面,撕开包装塑料纸,开始给自己泡方便面。
一边泡面一边对着李玉说:“李玉啊,你老公肚子饿了,我就先吃了。
你什么时候想吃打个招呼,我一定去请最好的厨师给你烧一桌山珍海味。
当然这山珍海味你一个人是吃不了的,其中大部分还得由我来解决。
我们一起吃,你喜欢吃菌菇煲鸡汤,我可以一口不吃,但梅干菜扣肉我可是风卷残云,轮不到你哕。
”  高亦峰有时也觉得老是对着李玉自言自语有点乏味,而且担心照此下去自己会不会失去正常的逻辑思维,整个人变得傻傻呆呆。
想过之后又觉得好笑,要是自己真成了一个呆子,不把旅游回来的高伟和杨子吓坏了才怪哩。
高亦峰边想边吃,把一桶方便面喝得稀里哗啦震天般的响,吃完后又不自觉地冲着李玉说:“李玉,你老公中饭吃完了。
方便面啊方便面,昧遭好极了。
”说完,独自摇了摇头,心里骂自己:“真是一个神经病。
”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高亦峰条件反射,动作十分敏捷地打开了手机。
  电话是动植物检验科的科长陈波打来的。
他告诉高亦峰,日本名古屋赠送给沙浪市政府的一台巨型风车型游览观光车已经到了港口,观光车是非法检货物,所以接受方没有向我们报检,按理我们也没有责任去进行检验检疫。
但据他了解,这台观光车有很多木质包装和衬垫木,万一这些木材上面有什么问题怎么办?  高亦峰听了陈波的汇报,马上猜想这些木质包装和衬垫木或许都是松木。
这几年来他们一直在寻找进入我国的松材线虫究竟从哪个渠道而来。
自从我国首次在南京中山陵地区发现松材线虫枯萎病后,引起了我国政府的高度重视,成立了松虫枯萎病防治指挥部,采取飞机喷洒农药、饲养灰喜鹊捕捉携带线虫的媒介天牛、砍伐处理枯死病树等措施进行病害防控。
经过几年努力,仍扑灭不了该病害,疫情迅速蔓延。
林业专家为此联名上书,并在《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登载,呼吁国家和全社会防控松材线虫病。
虽然过去了一年又一年,而且对入境的木质材料进行疫情调查,抽取了成千上万份木样检测,始终一无所获。
但是不是可以因此而掉以轻心了呢?这对一般人来说,或许早已不以为然,但对战斗在国门前哨的检验检疫人来说,心中的这根弦始终绷得紧紧的。
所以当陈波以一位国检人所特有的敏感向自己的领导提出这件事的时候,作为一家之主的高亦峰如战场上的一名指挥员已经闻到了硝烟味。
“陈波,你马上再叫上一个人赶往港口,我随后就到。
”  陈波说:“我只是向你作个汇报,我会前去处理此事。
你就别去了,你爱人更需要你。
”  高亦峰说:“这种情况没有领导到场怎么行?因为是非法检货物,你们手头没有报检单,没有任何货运单据,又不了解货物的具体情况,到了港口找谁联系工作,这些都得由我通过有关单位和有关领导才能解决。
再说分管局长张勇回了甘肃老家,无法赶回来,所以这事只能由我出面。
好了,你们先走一步,我随后就到。
”  陈波听了没话可说,只好点头允诺。
  高亦峰放下电话,才想到自己在节日里的职责。
他来到李玉的床前,拉着李玉的手说:“实在对不起,老婆,我又要去执行任务了。
我总是欠你的债,待我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后一并还给你。
好吗?”  高亦峰说完站起身来,给副局长黄秀美打电话。
“黄局啊,不好意思节日里还要打扰你。
我这几天有事要去码头,请你安排几位能说会唱的女同志到医院陪我老婆。
你给她们安排好上下班时间,轮流跟我老婆说说话唱唱歌。
要是把我老婆给唤醒了,我可有重奖哟。
”  黄秀美在电话里说:“高局啊,节日里你就守在爱人身边吧!哪里都不要去。
工作上的事你安排具体科室去干就是了,何必一定要事必躬亲呢?”  高亦峰把陈波汇报的事说了下,然后说道:“这事我必须得亲自去。
当然这样做也让你费心了,我老婆就交给你了。
”  黄秀美说:“既然这样,你就放心去吧!你爱人那里我会安排妥当,不会让你爱人受半点委屈的。
”  高亦峰说:“你办事,我放心。
好了,那我现在就要走了。
”  黄秀美说:“你走吧!我马上去医院,这第一班得由我上。
”  14高亦峰赶到码头,陈波和殷济南已经在码头做外围调查。
外运船务代理公司的茅总看到高亦峰,走上前来说道:“高局呀,你们国检人的敬业精神实在令鄙人钦佩不已。
可这游览观光车是非法检货物,我们也没有向你们报检,你们不在家好好的过节日,赶到这里来凑什么热闹呀。
”  高亦峰笑道:“咱们是老相识,特意过来陪陪你呀。
这游览观光车是非法检货物,我们不会对它进行检验。
”  茅总不解地说:“既然如此,那你还特意赶来,而且你的两位手下围着这些东西转个不停,好像这木箱里面装的是炸弹。
”  高亦峰拍着茅总的肩膀说:“别夸大其词,我们只是对这些包装物感兴趣。
”  茅总听了更加不解地说:“这些包装物只是些杂木而已,没必要如此兴师动众。
怎么?莫非你们想拿回去给每个办公室做一口书橱?真要这样你只要打个电话,一切交给我便是了。
”  高亦峰说:“这倒是个好主意。
等我们对这些木质包装检疫完后,如果没任何问题,你可得完成自己的承诺哟。
”  茅总说:“据我所知,你们好像没有对货物的包装物进行检疫的义务呀。
”  高亦峰说:“目前确实没有出台对木质包装材料进行检疫的有关文件,但由于松材线虫的入境,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寻找这线虫入境的途径,所以对这些入境的木质包装材料我们总要持有怀疑态度。
”  茅总有点茅塞顿开地点头道:“哦,原来如此。
既然这样,那我一定配合你们的工作。
”  高亦峰握着茅总的手说:“到底是老相识了,只要明白了事情的原由,我就知道你一定会鼎力相助的。
”  茅总说:“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
”  高亦峰笑道:“现在还不需要,你尽管去休息室打牌。
一旦出了什么问题,我再来找你。
当然,但愿我不来找你。
”  茅总调侃道:“不,但愿你们能找到什么虫,这样你们就可以为国立功了。
”  等茅总走后,高亦峰便和陈波、殷济南一起上船检查。
巨型游览观光车分装在六十只大木装箱内,而用来支撑箱体的都是松树棍子。
这些松树棍子横搭竖连地用铁钉固定在上下左右的木箱上,长约一至二米,粗约十至二十公分,棍子上大多带有树皮,其中有黑松、白松和其他杂松。
高亦峰一行分头对这些松木进行仔细地观察,陈波首先发现有些树棍上有天牛、吉丁虫和小蠹虫虫道,横切面木质部可见深蓝色放射状木纹。
这些症状正是松材线虫的可疑病木呀!陈波长期对松材线虫的入境途径进行研究和分析,几年来不知看了多少有关这方面的书籍,而且还多次对入境木质材料进行过对比和分析,所以对松材线虫病木有一定的理性认识,眼下的症状马上引起了陈波的警觉。
  ……

编辑推荐

   中国首部检验检疫战线写实长篇,严防死守生死较量唇枪舌剑铁汉柔情。

图书封面


    第一道防线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1条)

 
 

  •        作为检验检疫人,每每有人问起我的职业时,很多人都觉得很陌生,是的,质检总局刚刚成立11年,还是个年轻的机构却也时常被食品安全、产品质量等问题推到风口浪尖上。本书全面反映了检验检疫人在动植物检疫、机械设备检验、抗击甲型流感、支援汶川地震等工作中的真实状态,其中还穿插了与国外企业涉及我国利益的各种交涉与唇枪舌战,也突出了检验检疫人过硬的技术水平和崇高的道德风范,可以作为了解检验检疫工作、宣传检验检疫事业的材料,推荐给我的家人朋友。
 

PDF图书下载第一图书网

小说类PDF下载,中国当代小说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