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夺者

所属分类:中国当代小说  
出版时间:2009-11   出版时间:中国检察出版社   作者:程德慎   页数:266  

内容概要

  《长篇反腐小说:掠夺者》内容介绍了这里,隐藏着一个“掠夺者”,一个人面兽心的,集狡黠、贪婪、凶残于一身的罪恶之徒,他就是魏兆丰。为了达到自己的阴险目的,他先后两次制造了惊天谋杀大案。同时,魏兆丰在手握大权期间,贪污受贿、腐化堕落,无恶不作。  职工、家属们在这个“土皇帝”的奴役下,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纷纷向上级领导和有关部门、单位举报魏兆丰的违法犯罪行为,但是都石沉大海,原财务科长柴江还为此付出了宝贵生命。  在企业改制可能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的关键时刻,反贪局长曾绍智受命查处魏兆丰涉嫌贪腐犯罪线索,一个“猎人”与“野兽”的较量就此开始。  随着初查工作的逐步深入,透过重重迷雾,曾绍智发现魏兆丰不仅涉嫌贪腐犯罪,而且还涉嫌重大刑事犯罪,于是和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长翟剑光依法配合,协同作战。历经险阻,他们找到了魏兆丰实施谋杀犯罪的关键证人段之祥,但此时段之祥在魏兆丰的摧残下,早已被强行送往精神病院,而且患有严重精神障碍疾病。  由于魏兆丰既是企业家又是市政协委员,不仅自身形成了一种黑恶势力,而且与砚山市委书记晋凡生等人关系密切,特别是市委办公室主任洪佩,长期以来,已经与魏兆丰形成权钱交易的联盟,在党政机关为魏兆丰撑起了一把坚实的“保护伞”。更为关键的是,曾经是曾绍智多年的助手,获任反渎局副局长的周大可,为了“升官发财”,竟然卖法求荣。  曾绍智在初查过程中,从一开始就遇到重重障碍,并且承担巨大风险,不仅为此影响了政治前途,而且还因“莫须有”的作风问题受到市纪委的调查。但是,曾绍智义无反顾,在院党组和检察长的大力支持下,带领反贪局众检察官,与犯罪嫌疑人魏兆丰斗智斗勇,冲破险阻,终于将深藏黑幕中十三年之久的“掠夺者”——犯罪嫌疑人魏兆丰猎获归案。

作者简介

  程德慎,笔名程奉慈,安徽省宁国市人。华东政法学院法律专业毕业,安徽省南湖地区派出院副检察长,高级检察官,省检察官协会会员,宣城市作家协会会员。  文学著作有:《清徵玉韵集》,大型新编历史剧《太子冤》,获北京首届华语文学作品交流会最佳编剧奖;中篇小说《乌石山》、《春晖》,分别发表于《长篇小说》和《世界文艺》;散文《断魂窗》、《红尘飞絮》、《芳草萋萋鹦鹉洲》、《一片枫叶落窗台》获《中国作家》金秋笔会奖等奖项。  书法作品多次被《今日中国书法》、《中国当代书法家作品选集》等典册刊载;二零零八年书法作品在世界华人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征稿大赛中获银奖。

书籍目录

第一章离矿山爆破点一百米左右的水塔房里,潜藏着一个罪恶的掠夺者!他用那双恶毒的兽眼,密切注视着矿山。一切都按照他的精心策划,一步、一步地发展和递演下去。只见他闭上眼睛轻轻地摁了一下,“轰”的一声爆晌。接着就传来了动人心魄的惊呼声!第二章第一次交锋没有任何进展,魏兆丰所陈述的,除了事故发生前后重三叠四的经过情况,就是自我贴金的累赘表白,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内容。但是,曾绍智感到自己遇到了一个真正的对手,很有几分兴奋。高明的猎人往往期望遇见一只有价值的狡狐,而不是一只油猪。第三章第一声爆炸,让他实现了权力和财富的占有;第二声爆炸将会使他的权力和财富走上巅峰。他深谙逆取顺守之道,岁月消融了第一声巨晌,未来的时光也必将弥平第二声巨响,人们看到的只是巍然崛起的又一位企业巨子。第四章进驻水泥厂三天后,由晋书记钦点的市委联合调查组作出调查结论:“依据事实和法律,本次事故是一起意外事件。”这与当年老厂长何云岭罹难事故的定性,没有任何实质性区别。魏兆丰那颗悬浮在九霄云外的心终于落下尘埃,一再郑重地表态:“调查组领导的指示完全正确,我们一定照办!”罪恶又一次逍遥法外。第五章“过了河,烧了柴,疯子打伞上高台,癞蛤蟆,想天鹅,月黑风高有鬼来。”这首在水泥厂里广为流传的儿歌的真正含义是什么?第六章构想出“瞒天过海”的手段达到“金蝉脱壳”的阴险目的,如此神来之计,不仅具有欺骗性、隐蔽性和贪婪性。甚至还具有一定的艺术性和创新性。只有魏兆丰这种顶级智商的企业家才能够精心设定。第七章急救中心的医护人员用担架抬着陈明和小旋风迅速下楼。经过周大可身边时。周大可不禁“啊”了一声,魏兆丰和洪主任都注意到这位周局的异样表情,却不知道原因。周大可向四周看了看,分别在洪、魏二人耳边轻轻说了几句,魏兆丰和洪主任的神情立即紧张起来。第八章两份现场勘查图相隔十三年。但却如出一辙,两起爆炸事故都是处理“哑炮”所致。真是惊人的相似!如果这两次事故真的是人……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

章节摘录

  一声清脆的轿车喇叭,惊醒了砚山朦胧的早晨,电动栏栅大门似乎在半醒半睡中缓缓打开。
砚山市水泥厂还笼罩在初夏淡淡的晨雾里,黑色豪华奥迪轿车像条海豚,怡然自得地驶进了厂区。
  车门开了,下来一位颇具绅士风度的中年男人,身材虽然不高,却很匀称。
他迈着稳健的步伐向厂区办公大楼走去,身后两步左右跟着个年轻人,一身运动服显出无比的矫健和剽悍。
  办公大楼前两名清洁工人立即停下工作,站在原地弯腰打躬:  “厂长——您早!”  “厂长好!”  “嗯。
”中年男子鼻子“哼”了一下,径直走进大楼,踏上褐色大理石楼梯台阶。
  此时是上午八点一刻左右,办公大楼里的各种工职人员已经上班了,正在进行打扫卫生工作,有的洗拖把,有的擦桌子、椅子,还有的急忙把昨日的垃圾袋送出去。
所有的人看到中年男人经过,一律站在原地,并且停下手中的任何工作。
胆子大一点的或者关系近的人,恭维地说一声“厂长好!”胆子小一些的当然包括关系远的人,则眼观鼻、鼻观心,诚惶诚恐地表示出一种莫名的敬畏。
  这位中年男人就是这个厂的厂长魏兆丰,他“统治”砚山市水泥厂已经十三年了,后面如影随形的年轻人叫牛二,是他的司机兼保镖。
  看着大楼里一片忙碌景象,魏兆丰皱起眉头,走到三楼厂长办公室门口,他接过牛二递过来的袖珍公文包,吩咐道:  “把许助理给我叫来!”  于是,大楼里回荡起一种狂野的呼叫声:“许助理——厂长叫你!”  比任何现代通讯工具都要奏效,应声便有了回答“来了……”  紧接着,楼梯口传来了“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许助理是一个超重的大胖子,特制的肥大工作服依然罩不住肆意凸起的腰腹和肥臀。
从二楼到三楼仅仅两步楼梯,许助理还要扶着楼梯扶手,才能一步一个艰难地爬上来。
现在,满头大汗地站在魏厂长面前,由于右手胁下夹着三个文件夹,不得不用左手衣袖不停地擦拭汗水。
  “我早就说过,所有的辅助性工作,必须在上班时间以外进行。
”魏兆丰不屑地看了看臃肿的下属:“你看看现在成什么样子?都八点半了,一个个还在打扫卫生——我干脆叫清洁工做好啦,要你们干什么?”  “是,是!”许助理大气都不敢出,“您的指示我也早、早就传达了,可是他、他们就是不听……”  “是谁?把名字报给我!”魏兆丰坐在老板椅上做了一个半旋转,侧身从旁边抽屉里取出笔记本,准备记录。
  “这个……我想想……”许助理一紧张,汗出得更多了。
  “说啊!”魏兆丰不耐'烦起来。
  “那个……”  “别给我这个、那个的。
”魏兆丰训斥道,“看你这个样子,只长肉,就是不长记性!”  许助理像一堵墙一梓站在魏兆丰的老板桌前,紧张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最初把“权”字后面加个“力”字的人,当之无愧是个绝顶天才!权、力二字组成词组,意味着有“权”即有“力”,眼前的景象刚好又是一个佐证:魏兆丰是个袖珍型的男人,而许助理相对于厂长而言,无疑是个巨无霸!相形之下,立见伟岸和渺小。
但是大权在握的“土皇帝”,照样令巨无霸臣服在地、诚惶诚恐。
假定说,老鼠窃据了动物王国的王位,猜一猜会出现什么情形?毫无疑问最为常见的是:鼠辈们趾高气扬、颐指气使,而大象、河马乃至雄狮、雌虎们,尽管身体立方数比老鼠要大百倍、千倍;尽管力的当量比老鼠要大千倍、万倍,恐怕也只能唯唯诺诺,伏首听命。
这或许就是“权”和“力”的转换关系吧。
  过了一会儿,魏兆丰懒得抬起眼皮,只是用手向旁边示意了一下,接着在座机电话键盘上拨出一串号码:  “喂,洪主任吗?是我,兆丰……”  “啊,魏总啊,这么旦”,电话里传来市委办公室主任洪佩的回音。
  “昨晚那位小姐怎么样?服务到位吗?”魏兆丰一面压低声音,一面轻佻地取笑起来。
  “哈哈,你这个家伙,上班时间可不能乱说哦!”  “没事,咱们弟兄班子,谁跟谁呀。
”魏兆丰靠在老板椅上,快活地摇晃着脑袋:“我下午到城里,老地方见……”  “下午再说吧,可能晋书记找我有事。
”  “别瞎编了吧,晋书记到省里开会去了。
”魏兆丰嘻嘻地笑了起来,“该不是洪夫人不准假吧?”  “哪里,我老婆子在三百公里以外,鞭长莫及啊,可不像魏总……”  “像我怎么样?”  “你有红颜知己啊,那叫裤腰带子上把锁——”  “嗯,怎么讲?”  “浑身上下不自由啊!”  “哈哈,想不到洪大主任一套一套的……”  “在你魏总面前,可就班门弄斧哕。
”  “哈哈,哈哈,彼此彼此……不见不散啊。
”魏兆丰放下电话,一抬头,看到许助理还在旁边站不像站、坐不像坐的样子,眉头又皱了起来:  “还有什么事?”  “这里有几份文件,呈请魏总批示。
”许助理战战兢兢地用双手捧着文件夹,近又不是、远又不是,等待着老板的示下。
  “嗯,你简要地说说吧。
”魏兆丰点起一支中华香烟,叼在嘴角,同时做起三百六十度颈椎健身活动。
  许助理终于把沉重的身躯踏实地放进斜躺式沙发里,不堪重负的沙发顿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许助理打开文件夹,依次汇报:  “第一份文件是供电局催缴今年一季度电费通知”,许助理抬起死鱼似的小眼睛,偷偷地瞄了老板一眼,“一共是四十七万三千五百一十二元六角……”  “他妈的”,魏兆丰把烟头狠狠地摁灭在大理石烟缸里:“这账算得可真够准的!”  “如果……如果……”  “如果什么?”  “如果逾期不交”,许助理清了清嗓子,“供电局就要断电。
”  “这个老家伙!”魏兆丰骂的是供电局局长,“饭没少吃、酒没少喝,下手这么狠!”他拽过电话机正准备拨号,想了一下又停止了:“这事先放着,回头我找分管市长协调一下,看看谁的法道大!嗯——下一个……”  “第二份文件是市环保局要来厂里进行排污监测。

编辑推荐

  他是一个充满兽性的劫掠者,假如社会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生物圈,那他肯定要做食物链的最高环节,他绝不允许任何人有意无意觊觎或者侵入自己占有的领地。

图书封面


    掠夺者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0条)

 
 

 

PDF图书下载第一图书网

小说类PDF下载,中国当代小说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