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狐

所属分类:中国当代小说  
出版时间:2007-6   出版时间:作家   作者:焦祖尧   页数:339  

内容概要

  《飞狐》描述了一个名叫飞狐岭的煤矿进行股份制改革的故事。煤矿得名于当地的一个传说,据说只要当地人看见有飞狐在矿山出没,煤矿便会出现矿难,于是煤矿便被称为飞狐岭煤矿。该小说的主人公余大中是飞狐岭煤矿的副矿长,他为人正直,勇敢,处处为矿工着想,努力改变飞狐岭煤矿不景气的现状,力主改革;而另一副矿长陆震云却害怕改革会使自己地位不保,拉拢对改革持保守态度的矿长邢耀,处处对改革进行阻挠,最后,虽然飞狐岭煤矿的股份制改革历经了千辛万苦,但在人民群众的拥护下,得以顺利实施。小说是典型的主旋律题材的作品,揭示了在市场经济发展的今天,国有企业在改革过程中面临的一系列难题,引人深思。

作者简介

  焦祖尧,性别:男,出生年月:1935,民族:汉族,江苏常州人。中共党员。1955年毕业于苏南工业专科学校。历任山西柴油机厂及大同综合机床厂技术员、技术科副科长,大同市文联秘书长,大同市文教办公室、文化局创作组组长,大同市文联副主席,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及党组副书记、主席、党组书记,专业作家,文学创作一级。全国第八、九届政协委员,中共山西省委第五届候补委员、第六届委员,中共十三大代表,中国赵树理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主席团委员。1957年开始发表作品。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著有长篇小说《总工程师和他的女儿》、《跋涉者》,中篇小说集《魔楼》,中短篇小说集《古垒西边》,短篇小说集《故事发生在双沟河边》、《春天在榆树堡》、《在阳光下》、《光的追求》、《复苏集》,报告文学集《五十年沧桑》、《火·犁·人间和明天》、《黄河落天走山西》等。《跋涉者》获首届《人民文学》奖、全国长篇小说乌金奖、第三届《当代》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一等奖,短篇小说《复苏》、报告文学《心儿向着明天》分别获第一、二届《当代》文学奖,中篇小说《归去》获《人民文学》富豪杯优秀小说奖等。

书籍目录

开篇第一章 月夜飞狐第二章 硝烟处处第三章 风生水起第四章 菩提长,智慧生第五章 日子第六章 蝉在高枝第七章 出土文物第八章 火狐现身第九章 自来水和女人们的事第十章 尝尝螃蟹的滋味第十一章 大仙去姥姥家了不是尾声

章节摘录

  1996年6月6日,飞狐岭煤矿建成投产四十周年。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结婚四十周年银婚,五十周年金婚,六十周年钻石婚。
中国人讲究逢十大庆,一个人是这样,一个企业也是这样。
飞狐岭建矿四十周年能不大庆一番吗?  做寿是喜庆的事,眼下矿上却没有半点喜庆气氛。
生产的煤炭卖不出去,卖出去的收不回煤款,已经有两个月不给职工发工资了!1996年6月6日,三个六连在一起,“六六六”应是很“大顺”的日子,眼下非但不顺,日子也有点过不下去的意思了。
  搞不搞四十年大庆,矿领导整整开了半天会研究此事,矿长邢耀唉声叹气说,矿上已揭不开锅了,还大庆什么?我是实在没这份心思了。
副矿长陆震云说,十年才一个“十”,庆还是要庆的,矿山毕竟还没有散架嘛。
邢耀说,搞大庆又要花一笔钱,你管财务,给我说说账本还有几个钱?陆震云说,从简办事,不请剧团来唱戏,全矿职工大会餐也免了,在红霞大酒店摆三桌席,把该请的领导请来,让他们亲眼看看矿上眼下的光景,好给矿上多一点关心和支持。
平时打报告申请不一定解决问题,身临其境有了现场感可能就不一样了。
再说,职工现时情绪不高,通过大庆回顾一下走过的道路和取得的光辉业绩,也可振奋一下精神,齐心协力渡过难关。
副矿长余大中同意陆震云的意见说,搞一搞能增加矿山对职工的凝聚力。
邢耀说,还发不发纪念品呢?陆震云苦笑了说,搞个大庆没有点纪念品说不过去吧,职工就免了,来宾还是要发点的,不能让人家空着手回去。
余大中说,我看来宾也不发了,矿上那么困难,他们还好意思再拿什么纪念品?免了吧。
  邢耀同意搞个纪念活动,纪念品是不发了,来宾也不发。
于是就研究来宾名单。
  名单定了三十人,省煤炭厅、市里党政领导和主管部门的领导,还有几个兄弟单位的头头。
就是三桌人,考虑到来宾不可能全到,缺下的就由矿上领导补上陪客,坐不下再加一两个凳子。
总之,考虑得也还周全。
  陆震云说,活动的安排交给我吧,邢矿长你给咱把报告作好,老余你抓一抓报告的起草。
邢耀说,报告的事震云你一起抓了吧,这方面也是你的长项,大中还是集中精力抓井下,大庆之前可不敢出什么事了。
陆震云说,好好好我马上打电话,让办公室的秀才来研究起草报告的事。
  1996年6月6日上午九点,飞狐岭矿建矿四十周年庆祝大会在大礼堂隆重召开。
市委书记何一民原说要来的,临时和市长被省里召去开一个紧急会议,只来了个副市长和市经委主任;市煤管局局长方国柱是顶头上司,也是从飞狐岭矿提上去的,当然要参加了;省厅也来了两个处长,加起来二十来人,三桌是完全放下了。
  邢耀作报告。
那天邢耀穿了一身黑西服,还打了红领带。
挖煤工人出身的邢耀不喜欢穿西服,更不爱打领带。
陆震云说,这么重大的节日,你这个当家人不穿西服还行?别扭也就别扭一上午罢了。
  邢耀讲话用的是云城普通话,人们听惯了也不觉得别扭。
年轻时声音洪亮,底气很足,现在有点沙哑了。
邢耀说,四十年来我们走过的道路是光辉而又曲折的,从一个年产十五万吨的小矿变成年产八十万吨的中型矿,这里我可以自豪地宣布,四十年中我们为国家从地层深处挖出了二千:邢耀没有来得及翻过稿纸,一张纸条递上来,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不要再卖片儿汤了,说说啥时给我们开支吧!邢耀脑子里“嗡”的一声,眼前一片乌黑。
居然在这种场合给他提这个问题!要镇定下来,把稿子好好念下去。
邢耀打起精神说,四十年来我们培养出了飞狐岭精神,这就是。
  底下忽然笑声四起,有哧哧的笑、哈哈的笑,有格格的笑。
邢耀莫名其妙。
原来在他看字条的时候,舞台后边的门开了,穿堂风把讲稿吹落一页,邢耀竟没有发现。
旁边的陆震云和余大中都着急,没来得及下台找那页稿纸,邢耀却往下念了,于是人们哄堂大笑。
  建矿四十年采了二千多万吨煤,现在变成二千吨了。
  那页稿纸被青年矿工刘天生抓住。
刘天生两旁坐着他的师傅采煤队长庞根生和邢耀女儿安检工程师邢凤仪,两人都叫他把稿子送到主席台上去。
刘天生两手一摊说,稿纸在哪儿,我怎么没见?  台上的邢耀只能继续念稿纸,念完,有关领导讲话,领导讲完,庆祝大会就结束了。
市里的领导没吃饭就回去了,再三挽留也不行。
陆震云原想让邢耀在饭桌上向领导诉诉苦,“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结果哭的机会也没有。
留下来吃饭的,加上矿领导也不到两桌。
红霞大酒店女老板王素霞,漂亮脸蛋上绽不出笑容了说,我可是不折不扣准备了三桌酒水,那一桌饭还开不开?邢耀说,没人吃还开啥?陆震云说,留着下次来客人再吃吧,不会亏了你王老板的。
王素霞只能苦笑说,有的东西能留到下一次吗?邢耀心里别扭透了说,我本来不想搞什么大庆,你们偏偏要搞,搞出啥名堂来了?这时副总工程师靳玉陪着客人进了酒店。
  几天后,矿上流传开一首打油诗,还挺顺口:  六六大顺顺不了,  稿子风吹台下飘;  飞狐岭矿气数尽,  不知哪位有高招?

图书封面


    飞狐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0条)

 
 

 

小说类PDF下载,中国当代小说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