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的草原(全二册)

所属分类:中国当代小说  
出版时间:2005-1   出版时间:人民文学出版社   作者:玛拉沁夫  
Tag标签:中国现当代文学  

内容概要

  《茫茫的草原》是建国后内蒙古文坛出现最早的长篇小说,也是第一部表现40年代末期内蒙古社会生活的作品。它描写的主要是察哈尔草原上小小的特古日克村发生的故事,但它揭示的却是特定年代内蒙古人民的历史命运,具有高度的概括性。因为小说是把故事放在巨大的时代背景上来叙述的。这个背景就是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社会乃至内蒙古社会不同政治势力的对峙、交锋。    1946年春天一个寒冷多雾的早晨,蒙古族青年铁木尔骑着马背着一支大枪回到了他的家乡、白雪覆盖的察哈尔草原上明安旗特古日克村。铁木尔是牧民的儿子,父母死后大富户瓦其尔收养了他。他厌恶瓦其尔的自私和虚伪,便搬到老猎人道尔吉家中。道尔吉教他打猎,把他培养成一个机警、勇猛、枪法好的猎人,道尔吉的女儿、美丽的斯琴也和他相爱了。一年多以前,贡郭尔把他抓去当劳工。他先是在呼和浩特给人盖兵营,后来到四王子旗给一家牧主放牧,八路军到了四王子旗,他又给八路军喂了一个多月的马。八路军对他很好,但他不愿意参加汉族部队,而要当蒙古族的兵,于是骑着八路军送给他的马、背着八路军给他的枪,回到家乡来了。但这时,他的恋人斯琴已经被贡郭尔霸占了。斯琴心里仍然炽恋着铁木尔,但又为自己的失身感到内疚,她不愿再见到铁木尔……

作者简介

玛拉沁夫,蒙古族人,1930年8月7日生于辽宁省吐默特旗黑城子村一个贫苦牧民家庭。从小挨饿受冻,大哥给王爷当奴隶挣钱供他上学。他聪明好学,小学未毕业就以优异成绩考入哲里木盟的开鲁中学,但学的是蒙文。1945年冬15岁参加八路军,奔走于热辽千里雪原。1947年到乌兰浩特,参加了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前后的斗争和1947年开始的土地改革运动,后随军到沈阳。参加革命后努力学习汉文,阅读古今中外文学作品,对文学产生了兴趣。1946年8月在内蒙古文工团当创作员时即写过歌词、通讯、小演唱之类的作品。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1年参加工作组去科尔沁草原做群众工作,创作了第一篇小说《科尔沁草原的人们》,发表在1952年1月号《人民文学》上。小说发表后他被调到中央电影剧本创作所,与海默、达木林合作,将小说改编成电影《草原上的人们》。1952年秋到中央文学讲习所学习,受到丁铃、艾青、赵树理等人的指导。1954年春从北京返回内蒙古深入生活,在察哈尔盟明太旗里任旗委宣传部长,并开始创作酝酿两年多的长篇小说《在茫茫的草原上》。1957年出版,引起较大反响。1963年小说修改再版时易名为《茫茫的草原》,但只完成了上部。1956年当选为中国作家协会内蒙古分会副主席。作品除长篇小说和电影剧本外,还有短篇小说和散文。“文革”开始后被定为内蒙古文艺界第二号“阶级敌人”受到残酷迫害。在逆境中他通读了《资本论》、《鲁迅全集》等。平反后任内蒙古自治区文化局副局长、自治区文联副主席等职。1980年完成《茫茫的草原》下部,短篇小说《活佛的故事》获当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同年5月调到北京,长期担任《民族文学》杂志副主编、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等职。1990年起任中国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书记处常务书记。

章节摘录

  一  一千九百四十六年的春天,察哈尔草原的人们生活在多雾的日子里。
每天早晨,浓雾湮没了山野、河川和道路;草原清净而凉爽的空气,变得就像马群踏过的泉水一样,又混浊又肮脏!人们困惑地、焦急地期待着晴朗的夏天!  就在这样一个下雾的早晨,一个骑马的人挎着大枪,直奔特古日克村走来。
他走到离村不远的一座小山上,贪婪地四处张望;浓雾遮住了他的视线,看不远。
“盼哪,盼哪!盼望着回到家乡来;今天回来了,可巧遇上了这样大雾天气,我多想站在这座小山上,看看家乡广阔的草原,呼吸一下家乡新鲜的空气啊!……”他失望地自言自语地走下山来。
  马艰难地踏着深雪向村里走去。
路两旁,柳树枝上挂满了冰霜,野雀在林中穿来穿去,雾天的早晨格外寂静,好像草原还没有从梦中苏醒……  过了一会儿,从雾幕中徐徐传来牛车在雪地上行走的吱嘎吱嘎声响。
听到这声音,那骑马的人心想:“大概是拉水的牛车。
”立刻脸上露出微笑。
对他说来,家乡的一切景物、声音,都是非常亲切的!  果然有一个衣着褴褛的女人,赶着两辆拉水车走了过来。
骑马的人上前寒暄,他自信村里随便什么人都认识他。
  “女乡亲,你好吗?”  “好。
你好?”  那赶车的女人好似受惊的鸟儿,停了下来,用头巾角遮住脸部,只露出两只大而深陷的眼睛。
  骑马的人认不出她是谁,也许是他被抓去当劳工以后,新搬来的人吧!  “我打听一下,斯琴的家还在这个村住吗?”  “你说什么?问谁?”她谨慎而恐惧地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瞧他的脸。
  “我是问斯琴,就是外号叫‘小燕’的那个姑娘。
”  她仍然站在原地,她那呆傻的眼光从他脸上一直没有移开。
骑马的人感到奇怪,不由得把头上的皮帽往脑后推了一下,一缕缕热气从宽阔的额头往上直冒,显然他有些着急了。
这时不知为什么,那女人的肩头和眼角突然猛烈地抽动起来,泪水糊住了两眼,她竭力压抑着声音,在嘴里叨咕着:“天哪!是……是他……铁木尔!”就“啊!”地叫喊着丢下水车,向被深雪覆盖的荒山上疯狂地、无目的地跑去;跑出不远跌倒了,爬起来又跑……  在她跌倒的雪地上,从她长衫上撕落下来的几块破布片,在晨风中轻轻地摇动着……  他起初想去追她,后来一想她也许是个疯子,再说自己刚回到家乡来就满山遍野地追撵一个女人,也不大体面,于是勒过马头,赶自己的路了。
  雾,还没有散;太阳,就像日落前的月亮:没有光辉,没有温暖。
远处的沙丘和草原,像是被巨大的纱帐笼罩起来,虽然已经是小晌时刻,而草原依然昏昏土土的。
  前面隐约地看见在沙丘脚下立着一座破旧的蒙古包。
包门前站着一位手拄拐杖、瘦弱不堪的老太太,她那由于牙齿脱落而收缩的嘴唇不停地嚅动着,看去像是在做祈祷。
过了一会儿,她使出全身的力气,好不容易地迈动脚步,从左向右围绕蒙古包走了起来,一圈、两圈、三圈……  铁木尔记起她是刚盖老太太。
她啊,讨了半辈子饭,直到因年迈手脚失灵连饭也讨不成了的时候,才在这个地方落下脚来,靠她嫁卖女儿所得的一点彩礼,渡着孤独的贫苦的晚年。
  他又记起刚盖老太太前些年曾向老佛爷发过“心誓”:每天分晨、午、晚三次围绕蒙古包边祈祷边行走一百圈,直到死去为止。
看来她老人家数年如一日,忠实于自己的“心誓”,甚至在今天这样寒冷的清晨也不例外。
  看到眼前的景象,铁木尔的心不由得痛了起来。
刚盖老太太呀!你在这遮盖了一切的浓浓的晨雾里在祈求什么?是在祈求人间的荣华富贵,还是你晚年的幸福康乐?是在祈求上天搭救你贫困的同胞,或者你苦难的民族?……不是!全不是!贫困和苦难把她的背都压弯了,那是无法解脱的!至于荣华富贵和幸福康乐,在这人间她从来不曾得到过!因此,她以奄奄一息的生命中的全部力量,在为比今天这浓雾更为渺茫的、不可理解的来世祈祷着,祈祷着……  “难道祈祷能够拯救我们的民族,搭救我们的人民吗?”铁木尔一个人突然这样喊了起来——确切地说,是从他内心中像炮弹一样发射出来的——以致把他的骑马都吓了一跳,立刻将两只耳朵像羊犄角似的直楞楞地竖起来,噗噗地打起鼻响。
  铁木尔打马跑到刚盖老太太跟前,问安道:  “刚盖老大娘,你好!”  那老太太听到人声,停住脚步,轻声答了一句话,但是铁木尔没有听见,等他再要问话时,老人嘴里又叨咕起咒语,开始迈动脚步了。
她老人家每走一步,都要用拐杖探一探路,啊,她的两眼全瞎了!  “可怜的老人!”  铁木尔知道她围绕蒙古包做祈祷是不能中止的,更不能谈话,只得自言自语着离开了她。
  回到家乡所遇见的这两个人,使他感到意外;那个疯女人和刚盖老太太的影子,在他脑海中交替地出现着。
  正在这时,他的骑马突然受惊,猛地向路旁闪跳了一下,几乎将他摔了下去。
他赶紧勒住马缰,定神看去,原来道路上横着一个小孩冻僵的尸体,半身埋在雪里,半身露在外面;贫困和疾病不知从哪一位母亲的手中将他夺走,扔到这里了!  当铁木尔来到村头时,微风吹来,雾淡了,太阳也毫不吝啬地洒下光辉,草原渐渐显现出来。
铁木尔贪婪而多情地看着自己的家乡,热泪不由得流了出来!啊!离别特古日克村,离别亲人们,已经一年多了!家乡,一点都没有变样,村落中央结了冻的特古日克湖闪耀着为他所熟悉的白光,湖两旁柳林和榆树仍然向天空伸着深褐色的手,还有那环抱村落的黄色沙漠,也仍然躺在那里……  刚进村里,远远看见在村落尽西头,立着五座雪白、崭新的蒙古包,那是鼎鼎大名的贡郭尔扎冷①的家。
“他还住在这里,可恨的家伙!”一想到贡郭尔,他不由得把马往外拉了一下,好像用这来表示与他疏远。
但是就在这时,他发现贡郭尔那五座蒙古包后面,矗立着他被抓去当劳工时还不曾有的五间漂亮的砖瓦房。
砖瓦房在草原上是罕见的,所以显得格外显眼。
  然而,与此同时映人他眼帘的,是那些散落在湖边林间的低矮发黑、千孔百洞的牧民们的蒙古包!  “不,家乡变了;变得越发黑白分明了!……”  在特古日克湖岸上走着一个女人,粉红色的头巾在朝阳下闪着光。
她是谁呢?也许是他日夜思念的斯琴吧!……刚才遇见的那个疯女人又是谁呢?没等得出答案,他又想别的事情了。
  来到斯琴家门前,他下了马,将全身是汗的马拴在木桩上;马桩周围长满了枯草,由此可以推断:这家已经好久没有来过骑马的客人了。
然而,他离开家时,斯琴不是还有一匹三岁骑马吗?他这样胡乱想着,一步一步地走近蒙古包,心,也跟步伐的节奏一样跳了起来!看见蒙古包顶上冒出的灰白炊烟,他想道:“这就是斯琴的家啊!她也许蹲在‘吐拉克’①旁烧茶呢!”走到门口,刚要伸手去开门,又把手收了回来,他想站在门外,先听一听斯琴的声音。
站了半天,没听到人声,只听见铁勺碰在锅沿上的丁当音响,他有些发急了,猛地把门一开,喊道:  “斯琴,我回来了!”  包里只有一位满脸皱纹的老人,是斯琴的爸爸道尔吉老头。
他刚烧好茶,把茶倒进木桶里,回过头来看是谁闯进包来:  “啊!铁木尔……”  冬的一声,茶桶从他两手中掉在地上,滚热的茶水,溅得满包全是。
  老人走上前来,用颤抖的手抚摸着铁木尔结实的肩头,泪水从干枯的眼窝中流了出来:  “铁木尔,铁木尔,你……”  “您的身体好吗,大叔?”铁木尔也含着泪问道。
  “好。
你的身体好?”  铁木尔答完,把茶桶收拾起来,两个人都坐下来了。
  道尔吉老头总是用不安的、惭愧的眼光看着铁木尔。
他俩交谈了一阵,铁木尔一直没好意思问斯琴到哪儿去了。
道尔吉老头早就看出这一点;然而他越是了解了铁木尔的心思,越觉得有千斤重的铁块压在他的胸口,万把刀子刺在他的心头!铁木尔的意外归来,使他不知怎样把这离别一年多的生活,详细地照实地告诉他。
  一直到喝完茶,铁木尔也没好意思打听斯琴,道尔古老头也没提到她。
  ……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中国现当代文学


    茫茫的草原(全二册)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3条)

 
 

  •     风格太过时了,感觉上当
  •     可惜不是精装!!本来是买来珍藏的,可惜还是平装!
  •     卓越的服务很好,工作人员很负责任工作效率也很高。书我己收到,非常满意谢谢!!
  •     喜欢得不得了,我还以为会像《大秦帝国》一样好读呢。
  •     朋友的小孩很喜欢,真正重要是我们自己的思想及生活。哲学表面无用
  •     挺不错的,喜欢这种朴实的哲学
  •     书的质量和内容都不错,辫子姐姐死的时候真是催人泪下啊。。。
  •     本本都能字字读光。喜欢!,书待读中。
  •     平易近人,不妄加评论
  •     梁遇春的散文也很值得一读,汪老先生的文字
  •     有机会把一套都收集全。,很清新的文字
  •     自己很喜欢,不过能买到这种藏本还是很开心。
  •     呐喊我已有好多种版本了,质量不错。
  •     把那些存目的文章汇总起来就好了~~~,女儿也是!
  •     四个角也磨破了,应该是本不错的小说
  •     西北的悲壮和红色革命。,不足是没有作者简介
  •     我觉得比智慧锦囊更好看,整篇文章全无一点烟火气。
  •     但是很喜欢冯唐。,王安忆所有作品中罕有的
  •     儿子们喜欢的书,《我与地坛》的内容是这么少吗?另外还买了一本单独的《我与地坛》
  •     影响一生的好书,张爱玲全集
  •     苏童的文笔很好,不得不读
  •     喧嚣是好事,严歌苓的文章很好
  •     不错呢,书正版
 

小说类PDF下载,中国当代小说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