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岳武侠精品

所属分类:武侠  
出版时间:2004-5   出版时间:太白文艺出版社   作者:云中岳  

内容概要

云中岳武侠精品共包括四个系列:痴侠系列、仗剑天涯系列、怪侠系列和情侠系列。    《莽原魔豹》是云中岳武侠精品第三辑“仗剑天涯系列”里的一部作品,本小说介绍了:    明灭清初,天下还不太平,反清复明义士四处活动。鬼谷老人和张家全在紧要关头,救出六合王儿子小福,受到清兵搜捕追杀。张家全绰号“魔豹”,他从小茹毛饮血,出生入死,过狩猎生涯。在山野里,二十步内可辩潜行免子是雌是雄,双刀飞抛可南击瞎野双眼,剽悍勇猛,武功奇绝,为了保护小王子和鬼谷老人,他采用围魏救赵之计,北去太行山引开追兵与鹰犬。说来也巧,正赶上清朝小皇帝顺治要来游五台山,大批名宿高手前来护驾。埋伏在路途中的十七名义士,纷纷落入燕山三剑客手中。“魔豹”救出这这些人,却落入早已布置好的圈套之中。他是山野之王,谁也无法抓住他,在崇山峻岭中,神出鬼没,出奇制胜,女侠尹香君是他的爱侣,也是帮手,与三剑客、锡伦活佛、六猛兽等人,展开了一场生死搏斗,将他们一一击杀……    小说情节紧张,险象环生,精彩场面,扣人心弦。少林拳、武当点穴、庐山三剑、泰山鹰爪王的鹰爪功,都被描绘得唯妙唯肖,叹为观止。

作者简介

云中岳,原名蒋林,字柏楚。广西南宁市人。以星河笔名发表作品。以云中岳笔名发表新武侠小说多部。

书籍目录

痴侠系列
霹雳天网(上、下)
血汉妖狐(上、下)
草莽争雄(上、下)
杀手春秋(上、下)
火凤凰(上、下)
京华魅影(上、下)仗剑天涯系列
莽原魔豹(上、下)
霹雳天剑情(上、下)
四海鹰扬(上、下)
蛟索缚龙(上、下)
浊世情鸳(上、下)
剑仗无涯(上、下)怪侠系列
情剑京华(上、下)
虎啸金陵(上、下)
虎胆雄风(上、下)
碧血江南(上、下)
邪神传(上、下)
刀气撼春情(上、下)情侠系列
冷剑飞莺(上、下)
湖海群英(上、下)
乱世游龙(上、下)
锋刃绮情(上、下)
剑影迷情(上、下)
烈火情挑(上、下)
无情刀客有情天(上、下)
虎踞龙蟠

章节摘录

  第一章
鬼谷老人  一定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
  怎么所有的飞禽走兽,纷纷往北窜飞?  张家全站在山腰的矮林前,困惑地向西麓眺望,居高临下,俯瞰小漳河河谷一带,无缘无故地感到心神不宁。
  也许,是飞禽走兽的北避,引起他某些联想吧!  当然,这种联想决不会是好的联想。
  在记忆中,自懂人事以来,他所经历的、所看到的,似乎除了死亡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印象留下来了。
  天灾、人祸。
  饥荒、瘟疫、刀兵、流血……  除了死亡,还是死亡,死亡。
  潞安府、沁州,短短的廿年中,人口从一百廿万,减至目前的廿三万,这是说五个人中死掉了四个,其中还不包括出生的人。
  他就是在战乱中出生的,十八年来,他始终在死亡中挣扎。
  正式换朝换代,还不足四年。
  流寇、太行山贼,把这一带搞得烟消火灭,前后廿几年,他就是在血流成河中长大的。
  然后,是金虏的铁骑光临。
  然后,金虏被称为满州。
  然后,又称为大清朝。
  结果,他的脑袋前半部披剃光,后半部头发编成一条小猪尾巴,而且发根剃掉一寸宽的边。
  他不敢不剃不留,因为山西巡抚大人申朝纪,所公布的皇榜,高悬在州衙的公布栏内,写得明明白白: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
  在南方,剃发令晚颁了十几年。
  他当然要留头,只好不留前半部腊袋的头发。
  以往,大男人谁肯花时间去结辫子?  但现在头发只有一半,要是不结辫子,那像什么?  顺民,就是这个鬼样子。
  说顺民,是不正确的;正确的说,是奴才。
  大清皇朝自皇帝以下,都只有一种人:奴才。
大官们是大奴才,小官们是小奴才,全是奴才,只有一个主子。
  他一身猎装,手中有弓,腰间有猎刀。
从八岁起,他就在太行山数千里山区狩猎,一年只有逢年过节在家里度过。
  家,那只是十余间破败的古老房屋,除了他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他的母亲,是他在九年前,他老爹披征入潞王府当差后一年,派到太原一带打仗时去世的。
  那一年,他正好十岁。
  十余间破败的房舍,只有他一个十岁的小孩。
  人,都死光了。
  天下太平了,州城西隅的兴文街张宅,就剩下他一个人,因此,他更少回家了。
  张家的东面不远处,是原来的州学舍,目前除了断瓦秃垣,已经看不见一栋像样的房屋整条兴文街,真正完好的房屋,不会超过十家。
虽则太平已经三四年,仍然是满目疮痍南方仍在打仗,这里,官兵民壮不时向土匪强盗出动围剿。
  一般说来,大事不生,小事不断,太平的气象已经可以看出了。
  庄稼收成好,市面正以快速的脚步复苏。
  顺民的日子还满好过的,只要不造反,不叫什么勤王、不高呼大明皇朝万岁,就可以活得愉快。
  他看过满州人、蒙古人,不怎么样嘛,还不是一样的面孔?和他一样,一个鬼样子,实在看不出什么不一样。
不一样的是他们的话他听不懂。
  山下,是至太原府的官道。
  官道沿小漳河河谷上行,在六月盛暑的炎阳下,平时车马往来不绝,商旅往来络缫于途是了,这条官道不对劲。
  前后十里地,鬼影俱无,没有车,没有马,甚至没有一个步行的旅客。
  怎么一同事?  今天又不是大年初一,怎么官道上竟缫鬼影俱无?当然不对劲。
  ”我得下去看看。
”他向自己说。
  挟了弓,他分枝拨叶向下走。
  这里群山起伏,往南卅余里是州城。
  沁州是直隶州,直隶太原府。
下面这条河叫小漳河,也叫西漳或浊漳,发源在北面数里的滑山。
  这是说,官道过了滑山西麓,便离开小漳河谷了。
  滑山东麓还有另一条河,甲河。
  小漳河流经州城西面两里地,也叫铜河。
  滑山一带,飞禽走兽特别多,有豹、有熊、也有虎。
兵荒马乱数十年,人都快死光了,飞禽走兽真是满坑满谷。
  所以,他成了业余的猎户,日子相当好过,他的猎猛兽技巧,在方圆千里内找不出第二固。
  他老爹张昆山,廿年前景武林的悍将,江湖亡命的代表性人物,绰号叫四海潜龙。
流寇的第一号悍将飞天虎傅群,兵败郑州带了十六名悍贼,在卫辉府拦路抢劫,不幸虎劫龙自取灭亡,十七名巨寇片刻间横方圆三丈地。
  阐王李自成,曾经出赏格黄金千两购买他的头。
  四海潜龙成家之后,返回老家沁州,从此有了妻儿、有了家累,也从此任人宰割,先是成为民壮的小队长,然后被编入潞王府的亲卫军。
  当然,没有人知道他是四海潜龙。
兵赴太原之后,太原不久沦陷,他从此失了踪,是否已经阵亡,谁也不知道。
  总之,四海潜龙曾经在国破家亡时,确曾为大明皇朝尽了一分心力。
  天下太平了,虽然南方仍在打仗,大明皇朝仍在孤臣孽子手中撑持,北方的确正大踏步向太平盛世迈进。
  可是,十年来,张宅的老主人四海潜龙,依然音讯全无。
  这也就是张家全不肯离开故乡的原因,他眼巴巴地等候老父归来团聚。
  十年的数千里狩猎生涯,他也从儿童成长成青年。
  茹毛饮血,出生入死,他不但体格健壮得像一头成长的豹,性情也像豹,甚至也具有豹的嗜血性。
  降下一道山粱,他突然向草丛中一钻,形影俱消。
  这就是豹,发现猎物或劲敌时,悄然隐伏待机,与猛虎大吼大叫的特性完全不同。
  三个育衣人,正悄然潜行,越过前面的树林,悄然登上可俯瞰五皇外山脚下的官道,在山脊潜伏在草中,向下面指指点点,低声商量。
  两男一女,两个中年男人不是顺民,没剃头,梳了道土髻。
  假使披官兵或捕快捉佐,砍下脑袋,发髻正好用手提,提到州衙可以领到十两银子赏金天下太平了,人口少,十两银子可以买十石麦子。
  这就是一条命的价码:十石麦子。
  女的穿紧身骑装,青布包头,仍是官府所谓的“汉装”(严禁说明装)。
  汉人(不许说明人)实在也很可爱的,不知是那一位仁兄自我解嘲,说汉人做顺民的条件是:生降死不降、男降女不降。
因此,死了以后,入棺可以穿明代衣冠,墓碑也沿袭旧制云云。
  女不降,也是迫于现实。
  把汉家女人强迫穿旗装放天足,那几乎是办不到的事。
要叫一个女人放天足丢掉裹脚布,她宁可去跳河。
  女人如果都死了,男人岂不都去拿刀枪拼命?  四海潜龙如果不是有了妻儿,恐怕至今仍是做啸天下的亡命。
  这位女的相当健美,身材高挑,眉目如画。
  天气热穿得少,骑装紧身更显得玲珑剔透,该高的高,该窄的窄。
总之,这是一位年近双十,成熟健美的可爱女郎。
  至于她腰带上插着的宝剑,和腰间的重甸甸百宝囊,可就不怎么可爱了,那是可怕的杀人家伙。
  两个中年人像貌堂堂,一双虎目冷电森森锐利极了,一佩刀一挂剑,全身绽发出骠悍、冷酷、机警等等慑人的气息。
  “真不妙。
”那位佩刀的中年人说:“戒严,不是好兆头,可能走漏了风声,要不就是咱们有了内好,披奸细出卖了,不然怎会戒严封市?”  “不可能够,周叔。
”骑装女郎语气中充满自信:“咱们本来就没有几个人,在太原潜伏的河东三杰绝对可以信任,沿途传讯的太行三仙更是铁血男儿……”  “可别忘了,他们本来是太行山最凶残的悍匪首领。
”挂剑的中年人苦笑:“把虎豹的斑毛刮掉,仍然是虎豹。
  他们放下屠刀不过五六年,扮成玄门弟子便称起仙来愚弄人,只要有人给他们重赏,要他们去挖他老爹的坟,他们也会毫不迟疑地拿起锄头来干。
扬姑娘,你找来的这些所谓忠义铁血之士,还真是些人才。
”  “吴叔,晚辈已走投无路,怎办?”骑装女郎无可奈何地说:“能找得到的人,就是那么几个。
  要不是河东三杰肯仗义代为找人,晚辈恐怕连一个人都找不到呢!有些人听说要抢救的人是家姐,一个个变色而走……”  “这就叫树倒硼碉散。
”周叔摇摇头:“怪也该怪令姐不该攀龙附凤嫁给龙子龙孙,怪也该怪朱家皇朝的贵胄们太争气了。
  令姐夫山阴王在蒲州,老实说,真心真意同情他的人,就没有几个。
  算了吧!不提这些,规在这条路上戒严,官兵都睬在各处蔽地理戒备,显然已走漏了消息,你打算怎辫?”  “周叔,晚辈已六神无主。
”  “那……依我看,还是暂且放弃在这条路上抢救的计画,到前途去候机。
此至京师迢迢数千里,下手的地方多着呢。
”  “周兄,夜长梦多。
”吴叔断然反对:“多拖一天,多一分凶险,对方戒备也就日益森严,绝对不能拖。
”  “吴兄,你的意思……”  “必须在弥州以北动手。
”吴叔沉声说:“潞州府城有满狗一位参领兼城守卫,有一千五百名八旗兵,很可能派一两个佐领率兵马护送南下,咱们那有机会抢救?所以,势在必行“好吧!咱们等河东三鲢赶来,再商议行止。
杨姑娘,这就前往会合处,先前往看看风色。
”  “好的。
”杨姑娘向北面丛山一指:“越过前面的峰腰,山脚下有条小溪就是会合处。
”  “不走大道,你认识方向知道怎么走吗?”  “以这座山为指标,大概错不了。
”  三人掩起身形,绕山而走。
  张家全隐身在廿步外的树林内,他耳力极为锐敏,三人的话虽则声音甚低,但他听了个字字入耳,心中一动,决定看看究竟。
  原来是戒严,有官兵藏在山林内,难怪走兽飞禽纷纷离去。
  小溪就是甲河的源头,向东流。
一山两河源,一向东一向西流,复在三百里外会合,同是漳河的支流。
  山谷中小溪会合口,溪旁搭建了一座猎人度宿的小茅屋,屋前站着一位满脸横肉,穿道装的中年道人。
  道人背负七星剑,手中有拂尘,还真有点仙风道骨的气概,远远地目迎向下降的周叔三男女,鹰目中有阴森的笑意。
  “飞云道长怎么来了?”急急奔到的周叔颇感不悦:“官道戒严,是怎么一回事?”  “平常事,周施主。
”飞云老道阴笑:“你要知道,这次山西地区朱家诸王孙进京朝圣,是极为重大的事。
  山西巡抚申狗官重责在身,为免沿途发生意外,戒严颇为正常。
要知道这些王孙学家进京,库藏与眷口一同动身,施主可知道有多少人,打库藏的主意?再说,山西的民众,对这些混帐王孙可说恨之入骨,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变故?  诸位请进屋里歇息,贫道当将沿途所获的消息,与诸位参详,也可让杨姑娘在心理上有所准备。
”  吴叔突然一拉周叔的手膀,炯炯虎目狠盯着虚掩的柴门,警觉地将剑挪至趁手处。
  “飞云道长,你一个人来的?”吴叔冷然问。
  “怎么啦?”飞云老道狞笑问。
  “屋子里。
”吴叔向柴房一指。
  “江南剑客吴剑虹,果然名不虚传。
”飞云老道闪在一旁:“老江湖见微知着,佩服佩服。
呵呵!屋子里有几位施主,诸位当不至于陌生。
”  “什么人?”周叔沉声问,已看出警兆。
  “诸位进去就知道了。
”  扬姑娘脸上涌规鸶讶的神色,举步向柴门走去。
  “且慢!”江南剑客伸手虚拦:“去不得,退!”  屋内突然传出三声金铃响,柴门自启。
  江南剑客大吃一惊,拉了杨姑娘急退。
  “慑魂谷慑魂仙姬蔡红妨的嗫魂金铃。
”他脸上有恐惧的神情:“这妖道出卖了我们,杨姑娘,快退……”  柴门闳处,出来了两名一身桃色衣裙的少女,佩剑挂囊清丽出尘,一看便知是侍女。
  “走不掉了,吴兄,来不及啦!”周兄的刀按上了刀靶:“咱们只有两条路可走,听她们摆布,或者全力生死一拼。
”  又出来了两名相同打扮,相同装束的侍女。
  香风入鼻,红影入目。
  随后出来的火红色红劲装女郎,红得像一团火,长得也像一团火,成熟女人的体态极为撩人,可惜劲装却带来刚强与威严,令人不敢亵渎,不敢想入非非。
  “周三爷不愧称江湖怪杰八方刀,对江湖情势了解得相当清楚,知道走也走不掉。
”红衣女郎微笑着说,笑容极为动人:“其实,慑魂谷的人并非洪水猛兽,没有什么好怕的,本姑娘也讲理,是不是?”  “蔡姑娘,你们……”杨姑娘惶然叫。
  “扬姑娘,你不要怕。
其实,本谷的人前来,与你抢救令姐的事有百利而无一害。
”慑魂仙姬的确没有敌对的神情流露。
  “你是说……”  “这次进京受改封的王孙,共有五位王爷与两名管理,五座王府的库藏,也一同搬运进京。
  三位道长已经答应与本谷合作,一方面救令姐,一方面要取库藏的百万金珠宝玩。
杨姑娘,你不会反对吧?”  “这……我不但不反对,还得谢谢你们。
”扬姑娘戒心尽除,感激地说。
  “不过,有意夺取库藏的人,不只本谷这一批。
据本姑娘所知,不下五批之多,其中有五行堡冯家、一别庄沈家。
  所以,我希望你江南剑客吴剑虹大侠、八方刀周方大侠,与及由姑娘你直接合作的河东三杰,与本谷的人采联合行动,谙位意下如何?”  “我的天,你们这些妖魔鬼怪,都一窝蜂赶来发国难财!”江南剑客叫苦不迭:“你说,我们有选择吗?”  “恐怕没有了。
”慑魂仙姬斩钉截铁地说。
  “你们都是有基业的人,不怕满人报复?”  “你说过,这是发国难财,发国难财必须把握时机。
目前他们必须用全部力量打天下,不会为了一些小事故分心,正是大好良机,一旦天下太平,机会就永不会来了。
所以,这件事让本谷来耽心吧!”  “在下无需耽心。
”江南剑客苦笑:“反正吴某孤家寡人一个,国破家亡,过一天算一天,谁知道那一天丢头送命?”  “你阁下如果不肯合作,就会立即丢头送命。
”慑魂仙姬语气充满威胁。
  “我知道,好吧!我听你的。
”江南剑客屈服了。
  “周兄,你我一剑一刀,在水深火热血流飘杵中闯荡过,像是一条线上拴着的两只蚱蜢,飞不了你,蹦不了我。
”八方刀也见机表示意向:“你既然认了,我还能逞英雄?就算是多闯一次刀山,将命运付之上苍吧!看来,慑魂仙姬,主专人非你莫属了。
’“当仁不让。
”慑魂仙姬做然地说。
  “好,芳驾有何计策?”  “本姑娘可以概略的告诉你们。
”  “在下恭聆高见。
”  “人马到了这一段行程,先半日将发生些少耽误,必须晚一个半时辰左右,不能及待赶到沁州宿站,约黄昏待光抵达此地附近,也正是动手的好时机。
详细行动计划,日后自知,反正还有半天工夫,正好从长计议。
诸位,谙进。
”  柴门关上了,飞云老道隐身在屋角的树林警戒。
  张家全悄然退走,懒得过问这些人的闲事。
  山西全境朱家的龙子龙孙很多,以渖王支系与代王支系为主。
  以此地来说,除了潞安王之外,还有沁源王的食邑与襄垣王的食邑。
  潞安王失效镛,已在去年初披解送至太原囚禁。
  六合王朱效銮、山阴王朱廷理,也在三月初在蒲州被俘。
  这些朱家皇朝的龙子龙孙,自下在太原受到颇为周到的招待,甚至王库的金珠宝物,也一同解送太原归各王掌管。
  满人此举在于安抚人心,鼓励大明的官民投降。
  山西巡抚申朝纪,就是标准的汉奸。
他本人对朱家皇朝的子孙并无好感,但秉承主子的意思,把这些投降或被俘的王亲国戚,招待有如贵宾,也因此而继续把那些逃匿的龙子龙孙引诱出来,一一请到太原享福。
  张家全对这些事不感兴趣,感到兴趣的是沁州父老的安全。
  这些家伙如果在沁州境内纫人劫财,那么,沁州的人(州辖沁源、武乡两县)可就惨了,将会有不少无辜人头落地,至少一年之内不能脱离军管。
  他向南退走,一面走一面思索该如何把这些人赶离州境,让他们到潞安以南去行凶。
  绕过一处山脚,蓦地,他站住了,手一动,右手多了三文鹰翎箭。
  他从箭袋抽箭的手法,速度骇人听,似乎那不是抽动,而是变戏法般变出来的。
  他的一双冷电四射的虎目,不转瞬地狠盯着前面廿步外的一丛丈高的擢木。
  久久,声息俱无。
  他屹立如山,在烈日下丝纹不动。
  久久,终于有人沉不住气了。
  “这小子够机警、够沉着。
”树丛中有人说话:“年轻人有这种修养,真不简单。
安老,该咱们出去了。
”  踱出两个灰袍老人,居然剃了头留了猪尾巴,所佩的剑古色斑烂,各背了一只小包裹。
  “喂!”那位山羊胡出现斑白的人,向对面荆棘丛挥手示意:“冯堡主,你们也该现身了吧?”  出来了七个人,五男两女。
  为首的中年人虬髯戟立,虎目炯炯有神。
  四位长随皆是所谓熊罴之士,一位穿黑劲装美若天仙冷若冰霜的少女,和娇美的十五六岁俏女婢。
  七男女清一色佩剑,长随各携有一只包裹。
  一主四仆,皆剃了头留了辫,戴了后来被称为瓜皮帽的六合帽。
  主人的紫衣长衫,外面加了件正在流行的所谓马褂,其实是原来很少人穿的褚子,型色与皮背心一样,只是不是皮制的。
  张家全并不是对外面的情势一无所知。
  他在太行山区数百里内狩猎,与那些土匪强盗、逃兵流民,避祸的浪人、寻仇的武林高手,难免有所接触。
  返家度年节,也与州城的人和旅客交往,多少也了解一些脉络。
  可是,对那些远道的高人,就所知有限了。
  不久之前,他曾经听慑魂仙姬谈及五行堡冯家。
  那是北面平定州摩天岭的一座堡,万山丛中的一处严禁外人接近的绝地。
  堡主指断魂冯威,有名的江湖亦盗亦侠的巨擘,也不是绿林强盗。
  总之,什么都不是,威震江湖名号响亮。
天下大乱期间,他成了暴发户,五行堡真的金银珍宝堆积如山。
  据江湖传闻,这家伙是替八旗兵带路攻掠山西的汉好,得了不少好处。
  另一个传闻,说他与军机处的飞龙队有密切的往来。
  流寇蹂躏天下期间。
满人的飞龙谍队入关秘密活动,就与五行堡的人取得谅解订了密约云云。
  飞龙谍队是对外的称呼,对内称“龙飞”,取龙飞九五的意思;满人在入关之前,便已有龙飞九五的野心了。
  张家全曾经到过摩天岭,但不曾见过冯堡主。
看了这位冯堡主的像貌,猜想一定是指断魂来了。
  “不是咱们要等的人。
”冯堡主含笑缓步而来,神情倒还友好:“两位老哥大概早就发现冯某了,现在才打招呼,是不是有欠妥当?”  “呵呵!咱们是瞎子吃汤圆,心里有数。
”那位寿眉入鬓的安老怪笑:“老实说,从太原跟来的人,人同此心,见者有分,当仁不让。
  山西的财富,两百多年来,几乎全集中在全境十七王府的库藏内,好不容易来一次大搬运,不趁机捞一笔,才是天下一等一的大笨瓜。
”  “所谓捷足先登。
”留山羊胡的老人也怪笑:“呵呵!咱们中条二孤老如果向你这位地主攀交情,那还有咱们的分?这小辈虽然不是你我要等的人,但看他的装束……”  “是本地的猎户。
”冯堡主接口。
  “所以,一定可以知道一些消息。
”安老说。
  “对,很有用。
”冯堡主点头同意。
  黑衣女郎冷森森的凤目,有了些柔和的光芒流露,对冷然屹立的张家全,显然甚有好感“人是老朽先看到的。
”安老明显地自命是得主。
  “真的呀?”冯堡主笑笑:“别忘了,冯某是地主,喧宾夺主,像话吗?”  “五行堡比老朽的中条山孤谷,近不了两百里。
”  “够近了,安老。
”  “哼!”  “不要哼,安老,你无法证明是你先看到的,这样吧,一同问消息,不伤和气如何?”  中条二孤低声商量片刻,小有争孰。
  “好吧!樊老哥也同意了。
”安老最后说:“为了各方利益,先由老朽问如何?”  “冯某尊重两位老哥的意见,请吧!”冯堡主大方地同意了。
  反正双方都在扬,先问后问都是一样,双方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中条二老满意地一笑,并肩向廿步外的张家全走去。
  张家全仍然屹立如故,韶并未搭上弦,虎目冷然注视两个狞恶奸笑的老人接近。
  他不知道中条二孤老是何来路,也不知道中条山有这么一座孤谷。
  “好雄壮的小伙子。
”安老邪邪地笑:“呵呵!你是本地人?”  “不错。
”他沉静地点头。
  “是猎户?”  “不错。
”  “贵姓呀?”  “姓张。
”  “张,大姓嘛,呵呵!大名是……”  “家全,一家安全的意思。
”他多说了几旬,可能是有感而发:“可是,天灾人祸整整荼毒了二十年,家不但不能全,甚且家亡国破,我的名字实在取得太奢望了,所以遭到鬼忌神妒,哀哉!”  “小朋友,破家的不只你一个人。
”  “我知道,万家哭,但我不怨天尤人。
”  “好!有志气,你在这附近猎到了些什么?”  “今早才来的,没发现该猎的畜生。
”他意有所指,畜生两字说得十分剌耳。
  “附近曾经有人走动,对不对?”  “不错。
”他又懒得多说了。
  “看到些什么人?”  “有男有女。
”  “在何处?多少人?”  “那边。
”他向后一指:“你们自己可以去找。
”  “你不必打猎了。
”安老掏出一锭碎银:“给你,带我们去找。
”  “抱歉,我不是花子。
”他断然拒绝。
  “不要就算,但你一定要带我们去。
”  “为何?”  “因为我们要你带。
”安老偌大年纪,说话却霸道得很:“先别忙,可以把那些人的长像、人数、或者特征先说来听听。
”  “无可奉告。
”  “什么?你拒绝说?”  “不错。
”  “好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一定的。
”安老几乎要跳起来。
  “十几年来我活得好好地,一点也没不耐烦。
老人家,你不要活得不耐烦,不要惹我,你们走吧!”  “可恶!没有人敢在我绝孤安乾面前,用这种口吻向老夫说话。
”安老真冒火了。
  “现在你碰上一个了。
”  “该死!”  他在山中狩猎,十几年来过的是弱肉强食生活,本身就带有三分兽性,几乎也将对他怀有恶意的人看成猛兽,那种面对威胁就会无情攻击的冲动,随时都可能发作。
  安老真不该引发他的兽性,尤其不该伸手扣他的手肘,更不该毫无顾忌地直接徙正面冲上贴身。
  一声弦响,他双手齐动,如何将箭搭上弓的?  连旁观的自力超人高手冯堡主也未看清。
  “哎……”安老的骛叫随弦声发出,伸出的手掌穿着一支韶,箭贯穿掌心,锋尖距安老肩并不足三寸。
  这是说,韶已穿透两尺以上。
  近身发韶,势不可能,但事实俱在。
  安老急退两步,快速地折断箭捍。
  “樊老哥,毙……毙了他……”安老拔韶厉叫:“我……我的右手……”  樊老大吃一惊,立即超越上扑。
  弓弓拉满,镞尖在阳光下闪闪生光。
  “冲上来!”张家全沉声叫。
  相距仅五六尺,樊老惊骇地止步。
  箭的速度本来就快得自力无法看到,相距似乎伸手可及,矢尖正对着胸口,任何人也无法避开这一箭,怎能冲上来?  冯堡主大感吃惊,七个人身形一闪,便到了三丈外,却不敢再接近抢救,也无法抢救。
  “樊老,退!”冯堡主沉着的嗓音传到:“这是三个力的弓,任何高明的气功也抗拒不了近距离的攒射。
这位小老弟动了杀机,小心。
”  安老握住血淋淋的手,老眼中放射出怨毒无比的光芒。
手掌被箭贯穿,这痛楚真可以令人发疯,但老家伙居然忍受得了,连哼都没一声。
  樊老脸色铁青,极不情愿地向后退。
  “小老弟,出手伤人,你是不是太狠了?”冯堡主背着手,若无其事地走近,说话和颜悦色:“这是不公平的,你知道吗?”  “你的指责,是真的吗?”张家全也和颜悦色反问。
  “小老弟,你知道我所说不假。
”  “那么,你就是一个不诚实的人,甚至是一个味着良心说话的人。
”  “咦!你……”冯堡主光火了。
  “你明明知道那老家伙的手上有鬼,他那一抓存心要抓裂我的肩肘,我射伤他的手,可说是最公平的事了。
本来,我有权一箭射死他的。
站住!你靠得太近了。
”  “你怕我接近?为何?”  “我不信任你。
”  冯堡主在丈外止步,仍然背着手,眼中的异光一闪即没,笑容令人心安。
  “此时此地,你不信任我是人之常情。
”冯堡主一点也不生气:“你以为我是他们一路的?”  “你是吗?”  “你认为如何?”有身分的人,说话一定很技巧,不会直截了当肯定地回答,冯堡主也不例外,因为他是有身分的人。
  “不管你是不是他们一路的,最好不要惹我。
”  “你很厉害。
”  “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而是你必须权衡值不值得的问题。
我,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猎户,双肩担一口,死了拉倒。
而你呢?算了,到此为止。
”  他向后退,拉满的弓开始松弛。
  “小老弟且慢……”冯堡主含笑举手相招。
  这瞬间,突变已生。
  一道肉眼难辨的淡芒,从冯堡主的手中逸出。
  黑衣女郎身形急射,好快,但见黑色的淡淡人影迎面射来,廿步空间一闪创至。
  谁会料到一个含笑招手的人突出杀着?  张家全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怎知人心险恶?刚发现不对,迎面飞来的淡芒已经及体淡芒体型小,对面看更细小,决不是肉眼所能及待发现的,何况对方在神色上,看不出丝毫敌意,即使事先有所防备,也来不及了。
  是细小的针形暗器,奇准地贯入右肩井。
  黑衣女郎到了,飞扑而上。
  啪一声响,大弓坠地。
  一声怒吼,张家全的左手仓猝间吐出一掌。
  “啪!”接住了黑衣女郎伸来的右手。
  张家全只能用上三成劲,右半身似已废了,力道大打折扣,左手能发三成劲已经不错了他闷哼一声,身躯急向后倒,感到整条左臂一阵麻。
  奇怪的,令他气血涣散的怪劲,自女郎的手传入他的掌心,触电似的立即传抵身躯,震力也像怒涛般涌到,把他震得向后急倒。
  黑衣女郎仅身形一顿,随即飞跃而上,纤手疾伸,要下手擒人。
  灰影自丛草中电射而出,不像是人,倒像是鬼魅幻形,一闪即至。
  “哎呀……”黑衣女郎惊呼,被一阵神奇的劲道震得向后飞退。
  “什么人大朋……”冯堡主怒吼,一跃而上。
  灰影抓起了张家全,一闪便远出三四丈外,再一跃便进入密密麻麻的树林,一闪即逝。
  冯堡主的轻功十分惊人,但比起灰影来,却又像小巫见大巫,差了一大截。
  侍女急掠而至,扶住了摇摇欲倒的黑衣女郎。
  “小姐,怎……怎么了……”侍女惊问。
  “扶我行功引气。
”黑衣女郎脸色泛育:“气机受到震撼,气血不……不顺……”  冯堡主悚然止步,不敢追入林中。
  樊老随后纵到,也止步不迫。
  “冯堡主,是……什么人?”樊老心有余悸:“好快的身法,极像传说中的流光遁影,老朽竟……竟然来不及看清。
”  “一个灰衫老人。
”冯堡主的自力比樊老锐利得多:“鬼影功,可能是专和江湖朋友捣蛋的鬼谷老人。
他应该死在六七年前开封围城战役的,但这人的轻功的确极像他的鬼影功。
  “如果是这老鬼,咱们有麻烦了。
”樊老打一冷战:“这老鬼天生的冷血,下手不留情。
快看看令嫒受伤的情形,或可看出这人的武功路数。
”  黑衣女郎,是冯堡主的爱女冯秀秀,在江瑚阐荡了四五年,已经年华双十,依然小姑独处,仍在江湖耀武扬威,绰号叫黑牡丹。
  当她穿起高贵的黑缎绣白云纹滚边衣裙待,高贵得像一朵牡丹花,但由于黑白分明,并非吉服,所以也有人戏称之为丧门女霸。
  冯秀秀的伤并不重,气血未能归流而已,这是受到强劲力道重击,对方的内功深厚,所造成的最普通震伤,无法看出对方的武功路数,只要定下心神,运气行功引气血归流便可恢复原状。
  冯堡主要留下等候爱女行勿,樊老只好急急扶了绝孤安乾,匆匆离开找地方裹伤。
  “在四周戒备。
”冯堡主向四长随与侍女小春下令:“任何人接近,杀无赦!”  ……

编辑推荐

   本商品为单本封面,套装封面请以实物为准!

图书封面


    云中岳武侠精品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1条)

 
 

  •     喜欢武侠小说的朋友可以看看。与金庸、古龙的小说不一样,自成一派。
 

小说类PDF下载,武侠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