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形剑

所属分类:武侠  
出版时间:1997-3   出版时间:太白文艺   作者:卧龙生  
Tag标签:武侠小说,卧龙生,武侠  

前言

  前言  在我国众多的小说题材中,武侠小说是比较突出的一种,它山藏海纳,无所不包。天文、地理、人文、数艺,皆入其中,也溶入了中华民族数千年的文化传统。辨是非、讲道义,锄强扶弱,舍己为人的侠义情怀,以及正义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尚武精神。  大部分武侠小说的故事内容,浅显明朗、易读易解,事件似是就发生在距你不远的地方,但你如认真的去思维求取,却又迷蒙飘渺,似有若无。我喜爱这种迷蒙的美,也喜欢那如梦如幻的感受,所以,我爱看武侠小说,也看了很多的武侠小说。  看的太多了,就忍不住也写了起来。我从事武侠小说写作的过程,就是这样简单。当然,我也可以找出一个伟大的理想,来美化一下写作的动机,看起来就心怀大志了。  武侠小说容易写,因为它取材容易,只要具有文学创作的基本条件,多看些武侠小说,都可以提笔写作。听到的传奇故事,看到的奇人异事,都可以溶入小说之中,随手拈来,俯仰皆是。是故,武侠小说一旦行销流畅,大批武侠小说就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真是万箭齐发,其势壮观。可惜的是这些大都不是创作者的成品,而是东抄西凑的怪诞作品,牛头接在马嘴上,看的人莫名所以,倒尽了读者胃口。  近年来行走国内各地,发现盗版之风甚盛。这种做法,破坏了原著形象,也打破了市场规范。  这些书非出自一社一地,粗略的查访了一下,竟有十余家出版社参与了制作伪书行列,出书百余部,有六七百本之多,胆大妄为,令人惊叹,对卧龙生个人戕害之深,真是断肠泣血,对社会的负面影响,亦极可观。  希望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卧龙生真品全集之后,能制止伪书在市场横行,不能再以卧龙生之名欺骗读者。彻底的灭绝伪书,恐还需读者大力支持,不买不看,伪造者无利可图,自会烟消云散。  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真品全集,是我至1995年3月为止的全部著作,排出于全集之外的,均非我的创作。这是个非常明确的限界,希望读者给予支持,指教。  卧龙生  1995年10月于西安

内容概要

  天下第一大富豪柳家三兄弟——柳风阁、柳风山、柳风刚,为独吞亿万家产,各自网罗武林高手,培植人才,明争暗斗,最终二兄弟均死于老三柳风刚媳妇夏秋莲之手。  无形剑客凌度月,英俊傲骨,武功奇特。他在柳家三兄弟的争斗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夏秋莲艳丽绝世,倾国倾城,以色情引诱凌度月为她效力,但因情场误会,使凌度月奋力杀入柳风山堡中。柳风山老奸巨猾,又以美色加毒酒将凌度月困于花色美女之中,力图征服,为己所用,但终未得逞。在此极端复杂的环境中,凌度月仍以自己的智慧,团结神医杨非子、过关刀雷庆等老一辈武林高手,暗中帮助夏秋莲,斩杀柳家恶徒,接管柳家财富,扶危济世安民。

作者简介

  卧龙生,原名牛鹤亭,1930年生于河南南阳县镇平镇。少年时就读于卧龙书院,后投身于文学,遂以此为笔名。1958年发表第一部武侠小说,从此一发而不可收,至今已写了39部武侠小说。卧龙生早在六十年代就是台湾的“武侠泰斗”,名列“台湾十大武侠小说家”之首。其代表作有《飞燕惊龙》、《玉钗盟》、《无名箫》、《金剑雕翎》、《岳小钗》等。他的小说情节曲折、波澜迭起,可读性颇强。台湾省上层人士每天必读他的连载,曾引起轰动,因而也招来一些人打着他的旗号,冒充他的作品,现在出版的小说,全部经过卧龙生亲自审查校订,确认为真品,故名曰“卧龙生真品全集”。

书籍目录

第一回 素服丽人第二回 毒伤天龙第三回 蓝衫少侠第四回 黄蜂女郎第五回 险涉虎穴第六回 步入陷阱第七回 枣林剑影第八回 三更会客第九回 知府公馆第十回 真假马松第十一回 隐身床角第十二回 媚术夫人第十三回 金盒蛊毒第十四回 断指留客第十五回 化险为夷第十六回 柳府惊变第十七回 脱出虎穴第十八回 误入魔掌第十九回 秘告少林第二十回 惩治叛逆第二十一回 床笫蜜语第二十二回 闺房决策第二十三回 采花留情第二十四回 近卫倒戈第二十五回 血测绿堡第二十六回 抗御火攻第二十七回 隐入长安第二十八回 柳宅老妇第二十九回 陷入埋伏第三十回 报仇雪恨

章节摘录

  第一回 素服丽人
  四匹高大的白马拖一辆豪华的篷车,奔驰在青石铺成的大街上。
  只看那四匹拉车的马,白的像雪一般,全身上下看不到一根杂毛,就可以想到车上人的尊贵气魄。
  黑色篷布,掩去了车中景物,但只看那赶车的把式,一身海青丝绸长衫,黑缎子鞋面的逍遥履,戴一顶青缎子长沿帽,白白净净的一张脸。
  这哪像赶车的把式,简直是豪富人家大少爷的气派。
  这时,不过卯时光景,早市正开,大街行人如梭,接踵擦肩,这辆豪华的篷车,引得不少人驻足而观。
  洛阳城是大地方,三朝古都,中州大镇,这里的人,见过了不少的市面,但像这样的白马华车,确也不曾见过。
  单是要选购那四匹白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路人议论纷纷,有人说是车里面坐的王侯内眷,也有人说是御史大人驾临洛阳,查办大案。
  篷车未转向洛阳府衙,却在西大街龙凤镖局门前停下。
  青砖,大门楼,横着一块金字匾,门楼旗竿上,飘荡着盘龙、飞凤的标识旗。
  黑漆大门外,用白玉石铺成三道石阶,石阶上站立着四个劲装大汉,一个个身穿对襟密扣。
  篷车停好,赶车的白净汉子一跃而下,弹了弹青绸长衫上的积尘,登上三层白玉石阶,拱手一笑:“朋友,带我去见你们的总镖头?”  劲装大汉打量了青衫人一眼,又瞧瞧门外面那白马、金轴的华贵篷车,才笑一笑,道:“阁下是总镖头的朋友?”  青衫人摇摇头,道:“不是,在下想和贵局谈笔生意?”  劲装大汉道:“谈生意用不着见我们总镖头,见见二先生也一样。
”  青衫人笑一笑,道:“生意太大,只怕你们二先生作不了主。
”  劲装大汉道:“这不用你客官担心,二先生如是作不了主,他自会去向总镖头请教。
”  青衫人道:“好吧!请你就带我先去见见二先生。
”  劲装大汉举手一招,五丈外大厅奔出来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
  劲装大汉望望青衫人,道:“二先生来了没有?”  年轻人望望青衫人,应道:“来一会了。
”  劲装大汉道:“带这位兄台去见二先生。
”  青衫人一拱手,道:“有劳了。
”  随在那青衫人向里行去。
  劲装大汉忽然高声叫道:“你这篷车马未下辕,不会跑了吗?”  青衫人一面走,一面应道:“不要紧,车里面还有人。
”  行入大厅,一个四十左右的灰色长衫人立时迎了上来,一面让坐,一面吩咐敬茶。
  大厅很广阔,一张八仙桌,十几张铺着黄绿色坐垫的木椅。
  青衫人接过茶碗喝了一口,道:“你是二先生吧!”  灰衣人笑道:“不敢当,在下徐二,是龙凤镖局的帐房,伙计叫着顺口,就叫起二先生了。
”  青衫人道:“在下想和贵局谈笔生意,二先生是否能作主?”  徐二道:“敝局生意,都是由兄弟看货计价。
”  青衫人道:“这笔生意太大,而且也很难,是不是该请贵局总镖头,亲自出面谈谈?”  徐二皱眉头,道:“是红货?还是珠宝?”  青衫人道:“不是红货,也非珠宝……”  徐二接道:“那是银垛、金锭了。
”  青衫人道:“也不是,二先生,是人……”  徐二怔一怔,道:“是人头镖?”  青衫人微微一笑,道:“是人,活生生的人。
”  徐二哈哈一笑,道:“朋友贵姓啊!”  青衫人道:“兄弟姓平。
”  徐二轻轻咳了一声,道:“平兄,很对不住,龙凤镖局的生意太忙,从来不接人头镖,洛阳府大地方,龙凤镖局不算,还有四家镖局子,你请到别家家看看吧!”  青衫人摇摇头,道:“我打听过了,北六省,就数着你们龙凤镖局,别家一家也保不了,我们也不敢请他们。
”  徐二道:“平兄,你行情很熟啊!”  青衫人道:“说的是啊!生意太大,兄弟也不能不多打听一下。
”  徐二皱皱眉头,道:“平兄,人头镖!能有多大个价钱,敝局……”  青衫人扬手拦住了徐二,接道:“二先生,镖是活蹦乱跳的人,走起来不费事,至于价钱应由贵局开出,咱们决不还价。
”  徐二又是一呆,道:“什么人,这样吃价?”  青衫人笑道:“二先生,生意谈成了,在下自带二先生见见。
”  徐二沉了一阵,道:“送到什么地方?”  青衫人道:“长安。
”  徐二笑了笑,道:“不很远,这条道敝局常走。
”  青衫人道:“是嘛!贵局名气大,好生意自然会送上门来!”  徐二道:“这么办吧!你出个价,我心里合计一下,如果大家划得着,咱们再谈细节,如是合不着,平兄另请高明……”  他似是自觉说的不圆滑,轻轻咳了一声,接道:“敝局一向没有保过人头镖,实在说,这价也不知如何一个开法!”  青衫人伸出四个指头,道:“这个数?怎么样?”  徐二笑一笑,道:“四百两?还是四千两?”  青衫人道:“四万两银子,不知道够不够?”  徐二愣住了,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你是说四万两银子?”  青衫人道:“不错,如是二先生不太满意,在下可以再加一点?”  徐二心中暗道:“把个人送到长安,肯出价四万两银子,这小子家里开出了银山、金矿……”  但他究竟是商场老手,尽管心里震动,却没有乐而忘形,故意沉思了一会,道:“平兄,价钱够大,但不知万一出了事,咱们如何一个赔法?”  青衫人道:“人命非财物,所以是最好别出事。
”  徐二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龙凤镖局,开业十年,也失过几次镖银,但都被找了回来,近五年中,更是一帆风顺,没有一点风浪,这条路我们又很熟,九成九不会出事,不过,行有行规,咱们事先能说个清楚,免得万一出了事,有所争执。
”  青衫人道:“人命无价,说到赔字,很难说出数字,贵局如能多调高手,再由贵局总镖头亲身出动一次,或能得保无虑。
”  徐二笑一笑,道:“好吧!这趟镖很突然,也很奇怪,我得请示一下敝东主,由他决定。
”  青衫人道:“这么说来,贵局已答应接下这趟镖了。
”  徐二道:“平兄请稍候片刻,兄弟告便一时。
”  青衫人道:“徐二先生请便。
”  片刻之后,徐二带着一个三十七八,留着垂胸长髯孤修躯中年行了进来。
  徐二欠身,道:“平兄,这就是我们总镖头。
”  长髯人一拱手,道:“区区杜天龙,龙凤镖局的总镖头。
”  青衫人抱拳,道:“久仰大名,今日有幸一会。
”  杜天龙笑一笑,道:“不敢当……”  目光一掠徐二,接道:“听敝局账房先生相告,朋友要投保一趟人头镖。
”  青衫人道:“是的。
”  杜天龙道:“行程不过千里,出价高达四万两银子。
”  青衫人道:“不错。
”  杜天龙点点头,道:“杜某人自创龙凤镖局以来,十年中接过不少大生意,但像这等奇怪的大镖,还是没有保过……”  青衫人笑一笑,接道:“总镖头觉着哪里不妥?”  杜天龙大笑三声,道:“杜某只是觉着奇怪,区区千里镖程,阁下肯出四万两银子的高价,只是保趟人头镖,这其中定然有为难之处了。
”  青衫人道:“想当然尔。
”  杜天龙道:“平兄可否见示一些内情呢?”  青衫人道:“事情很简单,有人要杀他们兄弟,不得不把他们送人长安,暂避一时。
”  杜天龙一皱眉头,道:“什么人要杀他们呢?”  青衫人摇摇头,道:“这就不太清楚了,贵局可是不敢接这趟镖吗?”  杜天龙仰天一笑,道:“承阁下看得起我们龙凤镖局,送上这趟好买卖,杜某如是不敢接下来,那岂不是弱了龙凤镖局的名气……”  青衫人接道:“好胆气,杜总镖头,盛名之下无虚士,姓平的没有找错地方。
”  杜天龙淡淡一笑,道:“平兄我还有下情未尽。
”  青衫人道:“兄弟洗耳恭听。
”  杜天龙道:“第一,杜某要知道他们是不是江湖中人?”  青衫人摇摇头,道:“不是。
”  杜天龙道:“第二,在下要见见受保的人。
”  青衫人道:“那是自然。
”  杜天龙道:“第三,人要送到长安何处?把他交给何人?阁下如何付款,万一有了什么变化,敝局如何赔偿,照咱们镖局的行规,这些事,都该有个约定。
”  青衫人道:“人在贵局外面的篷车上,杜总镖头答应了,我这就立刻请他们下车相见……”  语声微微一顿,道:“人到了长安,送给长福银号,就和贵局无关了,至于有了变化,如何赔偿的事,兄弟就难开口。
”  杜天龙神情变得十分凝重,缓缓说道:“山西柳家的长福银号?”  青衫人道:“正是长福银号?”  杜天龙道:“平兄,那位投保的人,可和柳家有关?”  青衫人道:“自然是有点关系。
”  杜天龙道:“山西柳记的长福银号,遍布北六省,实力强大,各处分号,都雇有武师、护院、柳家的人,还要请镖局保护吗?”  ……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武侠小说,卧龙生,武侠


    无形剑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0条)

 
 

  •     但情节很吸引人,在朋友哪里看过一次
  •     有趣,内容很逗
  •     喜欢的,不知从哪下手。。。
  •     这系列挺不错的,别的不多说了。
  •     这套书还过得去,数的纸质很好。
  •     但不影响阅读!,期待大结局!
  •     相信一定很有意思。,犹如一册微缩版《温瑞安自传》在手;
  •     好极了,凤歌的作品
  •     还好!,就是有点卷
  •     看书名挺有意思决定买来读读,虽然是武侠小说
  •     还好,新版
  •     非常满意。书的质量也不错。,如果当当能够在书的数量超过一定数额时
  •     孩子很满意,什么不能Y?友情
  •     一直都在关注这一系列,古龙经典
  •     什么时候出后面几本啊,孩子喜欢
  •     包装挺好,念念不忘~终于买到~好开心的~
  •     《蜀山剑侠传》堪称传统与奇幻武侠的经典,香香公主多好的人啊
  •     给老爸买的,结果只看了开头就看不下去了
  •     看了再看还是觉得很好看,能不好看吗
  •     大家都在猜结局,字体清楚。评满分。
 

PDF图书下载第一图书网

小说类PDF下载,武侠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