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剑风云录(上下)

所属分类:武侠  
出版时间:1996-03   出版时间:广东旅游出版社   作者:梁羽生   页数:616   字数:535000  
Tag标签:梁羽生,武侠,武侠小说,小说,香港,中国文学  

内容概要

梁羽生的武侠小说,上接《儿女英雄传》以来的侠义小说和民国旧武侠小说,开创新派武侠文学;下启金庸、古龙的一片天地。他这样评价自己在武侠小说界的地位:开风气者,梁羽生;发扬光大者,金庸。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和金庸共同扛起了新派武侠小说的大旗,“金梁并称,一时瑜亮”。梁金并世之时,曾主张“侠是下层劳动人民的智慧与品德的化身”,将侠行建立在正义、尊严、爱民的基础上,摒弃了旧派武侠小说一味复仇与嗜杀的倾向,金庸更将之提升为“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梁羽生小说以实在的文史知识和古代诗词见称。语言文采飞扬,字里行间透出浓郁的书卷气,故事中常常将诗词歌赋、民歌俗语点缀其间。他的小说技法以传统继承为主,多用章回小说的形式铺张故事,小说回目意境深远,对仗精巧,情节推展明显具有怡荡有致的韵律感,叙事中也带有明显的说书人的口气。其武侠小说中的人物道德色彩浓烈,正邪严格区分。他的武侠作品,每一部都有明确的历史背景,小说情节构置巧妙、稳厚绵密。有人认为梁羽生小说的缺憾在于“乏味”二字,究其原因,可能还是因为梁先生始终保有一种“正统”文人的姿态。梁先生自己也说:“可能我也犯过“离奇”的毛病。但我的作品中“离奇”不是主流,不是我的风格”。

作者简介

梁羽生是新派武侠小说的开山祖师。
梁羽生本名陈文统,一九二四年三月廿二日出生(证件标明日期为一九二六年四月五日,误)原籍广西壮族自治区蒙山县。生于广西蒙山的一个书香门第,自幼写诗填词,接受了很好的传统教育。1945年,一批学者避难来到蒙山,太平天国史专家简又文和以敦煌学及诗书画著名的饶宗颐都在他家里住过,梁羽生向他们学习历史和文学,很受教益。
抗日战争胜利后,梁羽生进广州岭南大学读书,学的专业是国际经济。毕业后,由于酷爱中国古典诗词和文史,便在香港《大公报》作副刊编辑。一九四九年后定居香港,现侨居澳大利亚悉尼(一名雪梨)。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梁羽生从小爱读武侠小说,其入迷程度往往废寝忘食。走入社会后,他仍然爱读武侠小说,与人评说武侠小说的优劣,更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深厚的文学功底,丰富的文史知识,加上对武侠小说的喜爱和大量阅读,为他以后创作新派武侠小说打下了牢固的基础。在众多的武侠小说作家中,梁羽生最欣赏白羽(宫竹心)的文字功力,据说“梁羽生”的名字就是由“梁慧如”、“白羽”变化而来的。
×      ×      ×      ×      ×      ×
初入江湖:
一九五四年,香港武术界太极派和白鹤派发生争执,先是在报纸上互相攻击,后来相约在澳门新花园擂台比武,以决雌雄。太极派掌门人吴公仪和白鹤派掌门人陈克夫,为了门派的利益,在擂台上拳脚相争。这场比武经港澳报刊的大肆渲染而轰动香港。陈文统的朋友《新晚报》总编辑罗孚触动灵机,为了满足读者兴趣,在比武第二天就在报上预告将刊登精彩的武侠小说以飨读者。第三天,《新晚报》果然推出了署名“梁羽生”的武侠小说《龙虎斗京华》。《龙虎斗京华》是新武侠小说之始。随着《龙虎斗京华》的问世,梁羽生──梁大侠初露头角,轰动文坛的“新派武侠小说”已有雏型。因为他写随笔的名字是梁慧如,平时又心慕白羽,故名梁羽生。
×      ×      ×      ×      ×      ×
退隐江湖:
从1954年开始,到1984年“封刀”,30年间,梁羽生共创作武侠小说35部,160册, 1000万字。除武侠外,梁羽生还写散文、评论、随笔、棋话,笔名有陈鲁、冯瑜宁、李夫人等,著有《中国历史新活》、《文艺新谈》、《古今漫话》等。

书籍目录

第一回 壮志未甘消
徒嗟往事 豪情难自遣
又涉江湖第二回 客店规双姝
疑云阵阵 荒山挥宝剑
杀气腾腾第三回 三省连镳
中途逢玉虎 两番被劫
意外见神龙第四回 弄鬼装神
行尸藏贡物 飞针挥剑
古庙斗妖人第五回 古寺兴波
神龙施妙手 荒山较技
玉虎暗生情第六回 柳絮卷芳心
西湖浪静 楼船腾剑气
东海波翻第七回 面壁十年
天山甘独隐 凌云一凤
湖海怎相忘第八回 休战抱仁心
事还贡物 劫船来怪客
力拒群雄第九回 毒掌诡谋
重伤周志侠 神坛法杖
再见毕擎天
第十回 妙技震矫娃
丐帮胜敌 神威惊教主
怪客提亲第十一回 剑影刀光
双英入虎穴 龙腾虎跃
合力败魔头第十二回 铁扇逞凶
书生追玉虎 飞花退敌
道士释前嫌第十三回 峡谷魔兵
几番争贡物 天山练剑
初次露锋芒第十四回 旨趣未相投
夫妻有恨 姻缘欣遇合
两小无猜第十五回 凶焰迫人
抗婚悲弱女 良言解困
妙计出迷途第十六回 联剑御魔
鸳鸯悲折翼 消兵饵祸
姐荣入京都第十七回 梦醒黄粱
功名随逝水 心悬知己
鲜血溅尘埃第十八回 塞外神魔
两番遭败迹 御林高手
一网竞成擒第十九回 独探灵堂
奸徒来铁府 震惊帝座
豪侠入深宫第二十回 破镜望重圆
一心学剑 奇珍图染指
双怪拜山第二十一回 霉雾弥空
群雄遭暗算 金环堕地
恶客遂妊谋第二十二回 折节求援
深山逢异士 焚香报讯
古庙见奇情第二十三回 受尽折磨
伤心谈往事 惊闻噩耗
洒泪哭良朋第二十四回 梦好总难圆
珠还琴断 情天长有恨
凤泊鸾飘第二十五回 遗命托孤儿
凄凉不尽 苦心求解药
魔难无穷第二十六回 妙计耍双凶
幸逃险地 灵丹遗半颗
难出生天第二十七回 心事涌如潮
难挥慧剑 情怀浓似酒
忍拆鸳鸯第二十八回 洒泪别情郎
命途多舛 孤身逢恶少
际遇堪悲第二十九回 良友遭危
伤心怜簿命 虔心学剑
低首服娥眉第三十回 弱女何辜
魔宫遭霉手 奸人得志
静室练玄功第三十一回 恩怨齐消
同心御强敌 夫妻朕剑
午夜闯昆仑第三十二回 剑求通玄
连番陷圈套 神功绝世
各自显奇能第三十三回 一瞑随尘
群豪挥热泪 前情若梦
二女结同心第三十四回 西子楼头
弹痕惊异事 小孤山麓
鸿爪系相思第三十五回 一意觅芳踪
巨舟出海 中途逢怪客
荒岛遭危第三十六回 虎跃龙腾
群雄来水泊 波翻浪涌
双剑斗神魔第三十七回 血雨腥风
岛屿遭劫火 天罗地网
奸贼布阴谋第三十八回 浪涌波翻
伤心基业毁 龙争虎斗
豪气未曾消第三十九回 毒手逞凶
神僧遭败绩 玄功解困
大侠显奇能第四十回 惊见剑光寒
元凶接首 愁看人影沓
一凤凌云

章节摘录

  第十三回  峡谷魔兵
几番争贡物  天山练剑
初次露锋芒  凌云凤与龙剑虹来得快极,官军队中有个以勇力出名的武士打马冲来,大声喝道:“哪里来的野婆娘到这里撒泼。
”凌云凤不理,一提马缰,向着他奔来,迎面唰的便是一剑。
那武士手提流星双锤,抖动铁索,呼的一声,一个飞锤抛出。
哪知凌云凤比他更快,那武士前锤方出,后锤未发,身上早已接连受了三处剑伤,坠于马下。
押队的两个正副参将大吃一惊,两匹马斜刺飞来,龙小姐笑道:“这两个留给我吧!”话声未停,反手一剑,正参将正好追到她的马后,举起大刀一架,但见青光疾闪,龙小姐头也不回,左右连环两剑,迅逸飘风,那参将挡得一招,大刀未及收回,龙剑虹的剑尖已刺穿他的琵琶骨,那副参将吓出一身冷汗,匆忙勒着战马。
说时迟,那时快,龙剑虹的坐骑一声长嘶,从他旁边掠过,就在这一瞬间,龙剑虹手起剑落,又把他掷翻了。
  两人在片刻之间,接连伤了几个敌人,马不停蹄,便从官军队伍之中冲过,无人敢再阻拦,转瞬间来到了厉抗天的面前,这才双双下马。
  厉抗天提起独脚铜人,赞道:“剑法不俗,你们两个一齐上吧!”凌云凤道:“剑虹,你替我掠阵,我与他决战一场!”厉抗天心中一凛,想道:“这婆娘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约我单打独斗!”当下将铜人一摆,命令官军退后,腾出了一片空地,打量了凌云凤一下,忽地哈哈笑道:“我生平最怜惜美貌的女人,我这铜人重一百多斤,你若招架不来,赶快出声!”  凌云凤剑眉一竖,斥道:“你不过是乔老贼的家奴,竟敢无礼?”蓦然喝声:“看剑!”匹练般的剑招,登时卷了过来,厉抗天铜人一挡,但听得铛的一声,凌云凤的青钢剑给反弹回来,但她却趁这反弹之势,剑锋一转,立刻变招,奔到了厉抗天胸口的命门要穴!  厉抗天喝声:“好快!”铜人一按,好像小山一般直压下来,山上群雄,看得惊心动魄,有几个叫出声来。
张玉虎对七星子道:“这一招剑法真是妙绝!”但见凌云凤飞身掠起,一招“神鹰展翅”,凌空刺下,七星子方自一怔,心道:“这不过是我武当派中一招普通的剑法,有何出奇?”心念未已,但听得唰的一声,厉抗天的垫肩软甲已被她一剑刺过,幸而他缩肩得快,要不然琵琶骨也给洞穿。
七星子这才大惊,原来凌云凤使的虽然是一招很普通的武当剑法,但稍加变化,剑势便已全然不同,精微奥妙之处,连这位武当派的长老在眨眼间也看不出来!厉抗天也因为误以为这招是武当剑法中的神鹰展翅,这才冷不防着了道儿。
  厉抗天大怒,抡起铜人,前推后扫,呼呼轰轰,沙飞石走,真有排山倒海之势,风雷夹击之威,靠得稍近的官军,被他铜人荡起的一股强风,刮得都几乎立足不稳!但凌云凤在他这样强烈的攻势之下,却是气定神闲,从容应付,但见她的剑法展开,奇招妙着,层出不穷,瞬息百变,不可捉摸。
张玉虎亦自在心中暗暗叹服,想道:“怪不得师父在八九年前,就大大的称赞过霍天都,认为他将来必定可以开创一派,成就在前人之上。
凌云凤是他的妻子,已然这样厉害,若是霍天都到来,今日当可稳操胜算了。
”  没多久两人已斗了一百多招,厉抗天胜在内力沉雄,可以持久不衰,凌云凤则胜在剑法精妙,每出一剑,厉抗天都要着意提防,因此厉抗天所消耗的精力,却要多过凌云凤。
这样的抵消,厉抗天虽然不至于相形见绌,却也被逼得采取守势,初上场时他那股不可一世的凶焰,已给凌云凤压下去了。
  张玉虎正在出神,忽见官军后队,又有骚动的迹象。
张玉虎定睛看去,但见谷口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队女兵,领队的正是龙剑虹的那四个小丫鬟:春杏、夏荷、秋菊和冬梅。
交战双方都给场中的恶斗所吸引,这时才发觉了这队女兵,但这队女兵却只是封锁着谷口,按兵不动。
看情形是龙剑虹预先布置,用来监视官军,并准备堵截雁门关来援的官军部队的。
  张玉虎这时才有功夫细想:“原来龙小姐毕竟是和自己同一路的人!看——她与凌云凤那样亲密,她的剑法想必是凌云凤所教的了。
那么,她和我赌赛劫贡物,难道是开玩笑的么?”张玉虎想到龙小姐是友非敌,快活无比,不自觉地笑出声来。
  七星子在他身边,诧然问道:“你笑什么?这女子剑法虽然精妙,却也不易取胜,我正在替她担心呢!”张玉虎抬头一看,只见场中形势又变,厉抗天久战不下,竟似要采取两败俱伤的战法,铜人飞舞,凶狠绝伦,高呼酣斗,打得地动山摇。
凌云凤衣袂飘瓢,好似一叶轻舟,在巨流急湍之中,飘摇不定。
  张玉虎把眼光从龙小姐身上移开,看得紧张之极,忽听得厉抗天大喝一声,随着“唰”的一声,凌云凤飞身急退,而厉抗天的身上则已是一片殷红。
  凌云凤退到山上,一眼瞧见了张玉虎,喘气问道:“你师姐来了吗?”张玉虎道:“就要来了。
”凌云凤点了点头,立即盘膝坐下,张玉虎道:“凌姐姐,你怎么啦?”凌云凤道:“还好,还好,未曾受着内伤。
可惜我那一剑未伤着他的要害,仅仅打成平手。
”  张玉虎见凌云凤盘膝坐在地上,大汗淋漓,头顶冒出一团白气,知道她是被厉抗天的内力相迫,气血闭塞,这时正在以极上乘的内功运气通关,不便再和她说话,于是和七星子下山,防备厉抗天再冲杀过来。
  这时双方混战再起,张玉虎与七星子来到山脚,忽见谷口南边,尘头大起,旌旗招展,一彪军马杀来,大队尚在路上,两骑快马已先驰入山谷,正是那姓乔的少年书生一和御林军统领剪长春。
  群雄中的火神弹朱大雄发出三枚硫磺弹子,品字形的向那少年书生飞来,少年书生用扇一格,朱大雄暗暗得意,想道:“原来不过是初出道的雏儿!”要知在各种暗器之中,只有硫磺弹绝不能用手来接,也不能用兵器格开。
但听得“砰砰”几声,硫磺弹与铁扇一碰,立即炸开,爆出一团火光,群雄正自欢呼,忽见那少年书生,扇了两扇,那团火光还未曾爆开就被他扇了回来,登时火星四溅,反而伤了几个山寨的头目。
朱大雄这一惊非同小可,无暇思索,便以“刘海洒金钱”的暗器手法,又发出一把硫磺弹,中间还夹着一支蛇焰箭,那少  年书生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铁扇连挥,扇风反火,但听得“乒、乓”之声,不绝于耳,硫磺弹的毒火都给扇了回来,他身上竟然没有沾着一点火星。
只是他的坐骑却被那枝蛇焰箭射中,烧去了一片毛皮。
少年书生和翦长春跳下马来,翦长春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一抖手发出一柄飞锥,将朱大雄手中的一具喷火筒打裂,登时爆炸,火焰弥天,把朱大雄烧得焦头烂额。
  霹雳手童冠豪和天霄剑殷梅图二人,一见不妙,疾忙抢上。
他们快那少年书生更快,但听得笑声未绝,紧接着“卜”的一声,殷梅阁的长剑尚未展开,腕骨已被铁扇敲碎,那柄重达三十六斤的长剑脱手飞去,恰好有一位军官拍马上来,被长剑一撞,连人带刀,跌翻马下。
  童冠豪大喝一声,急忙出招,他号称“霹雳手”,当真是声如霹雳,掌似奔雷。
那少年书生向后一仰,避开了他的掌刀,但胸口被他的掌缘掠过,仍然感到如受重击,胸口作闷,一口气几乎转不过来。
少年书生大怒,铁扇一伸,童冠豪第一声未曾喝出,便被他点中了穴道,张开嘴巴,朝天跌倒。
  少年书生运气一转,吐出了胸中那口闷气,哈哈大笑,忽见面前寒光一闪,一口剑疾奔而来,少年书生微微一凛:“怎的巾帼之中竟有这许多好手!”铁扇一拨一打,那口剑滴溜榴一转,竟然将他铁扇“盘打”的绝招,轻描淡写的一举化开,原来这个使剑的少女正是龙小姐。
  那少年书生赞了一个“好”字,笑嘻嘻地道:“好一个标致的姑娘,你的剑法是跟谁学的?”一双眼睛贼忒忒的跟着龙小姐转来转去,神态甚是轻狂。
龙剑虹大怒,唰的便是一招“龙翔凤舞”,那少年书生笑道:“你剑法虽妙,却也难奈我何。
”铁扇一合,顺着剑势想把它粘出外门,哪知龙剑虹的剑法与凌云凤同一家数,融会各派,独出心裁,虚虚实实,变化莫测。
剑到中途,突然间改了方向,那少年书生的铁扇格了个空,但见寒光一闪,龙剑虹的剑锋已削到了他的颈项。
那少年书生吃了一惊,双指急忙弹出,“铮”的一声,将龙剑虹  的青钢剑弹开,吓出了一身冷汗。
  龙剑虹这一惊也是非同小可,看来这书生的武功好似比厉抗天还要高出一筹,急忙使出连环剑法,“金鸡夺粟”、“乳燕穿林”、“白猿窜枝”、“飞鹰扑兔”起眼之间,便一连抢去了四五招,以攻为守,不敢让他近身。
那少年书生道:“可惜了你这一身武功,何必在江湖上混?”铁扇一张一合,左手五指如钩,借着扇子掩护,竟然硬抢龙剑虹的利剑。
龙剑虹给他逼得连连后退,那少年书生欺身直进,铁扇一张,蓦地一招“覆雨翻云”,将龙剑虹的剑拔开,低声说道:“你不如做了我的娘子吧,咱们合壁双修,可以无敌天下!”龙剑虹  气得眼睛发绿,“呸”的一声,拼死进攻,运剑如风,唰唰唰一连几剑,剑剑指向敌人要害,那少年书生想把她生擒,反而险些给她刺伤。
  就在这里,张玉虎与七星子双双来到,那少年书生正自施展铁扇点穴的手法,将龙剑虹困住。
张玉虎刀走偏锋,一招“铁骑突出”,将他的扇子挑开,龙小姐登时解困,剑势如虹,连连反击。
七星子也想上来助战,但他一眼瞥见了翦长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便先拦击翦长春去了。
  张玉虎与龙剑虹刀剑合壁,曾经打败过厉抗天,这少年书生虽然比起厉抗天尚稍胜一筹,却也奈何他们不得。
走了几招,忽然改用游身斗法,铁扇倏张倏合,脚步向官军阵中移动,竟欲将他们引进对他有利的地方。
龙剑虹斥道:“往哪里走!”抢上两步,将他的退路封住。
张玉虎提刀便劈,左一刀“霸王卸甲”,右一刀“黑虎偷心”,每一刀都是刚猛之极的杀着。
那少年书生怒道:“你这小子当真要拼命么?”张玉虎道:“不错,就是要你的命!”呼的一声,刀中夹掌,发出金刚掌力,龙小姐趁势一剑,唰的一下,穿过了他的衣襟。
那少年书生忽地一声冷笑,说道:“你们都是网底之鱼,尚还不知死活!”扇子一张,拨开了张玉虎的缅刀,左手一抓,倏地抓着了龙小姐的剑柄!  少年书生这一招用得险极,想不到一举奏功,心中大喜,手指使劲,正想硬抢龙剑虹的长剑。
哪知龙剑虹也是使用险招,诱他上当,少年书生的手指刚刚抓牢她的剑柄,被她衣襟一翻,“啪”的一声,打中手背。
龙剑虹使的正是她拿手的铁袖功夫,这一下不亚于钢鞭抽击,少年书生虽有一身横练的功夫,也禁不住痛得叫出声来。
张玉虎一见有机可乘,立即一刀劈进,这一招却被少年书生挡开,但张、龙二人,已是抢了先手,大占上风,登时主容易势,杀得少年书生只能招架。
  那边厢七星子和翦长春也杀得难解难分,翦长春使一柄锯齿刀,扎、刺、挑、所、压、点、琐、拦,所走的招数和寻常的钢刀大不相同,专门克制敌人的刀剑,幸而七星子左手拂尘,右手长剑,一刚一柔,互相配合,这才不至于落在下风。
  混战中,群雄这才渐渐占了优势。
那少年书生忽地发出一声狂啸,官军两翼展开,厉抗天手舞独脚铜人,又再冲出。
原来他虽然中了凌云凤一剑,却非要害,这时裹好了伤,连气刀也恢复了。
  凌云凤这时却还未曾恢复过来,正在山头运气调元,未能作战。
但见厉抗天横冲直闯,铜人扫到之处,如汤泼雪,没人阻拦得住。
张玉虎心中暗暗叫苦,眼睁睁地看着厉抗天就要杀到跟前。
  少年书生得意大笑,扬声叫道:“厉老大,快来,快来,你不可放这雌儿走了!”厉抗天笑道:“她就是我所说的那个女子。
怎么样?不错吧!你也看上眼了。
”张玉虎大怒,便待抽身迎战,被那少年书生张扇一拦,张玉虎连砍三刀,砍在扇上,都被反弹回来。
  厉抗天将铜人一摆,扫开一条血路,离张玉虎大约五六丈之地,忽见官军纷纷后退,各口那边“呜”的一声,升起一枝蛇焰箭,一溜蓝火,掠过上空,山上山下,轰然欢呼。
一队人马,虽然人数不多,但却十分骁勇,杀得官军四散,正从谷口南方的斜坡切入。
  谷口南方,本来有一千名御林军封锁,厉抗天吃了一惊,心道:“来的是什么人物?御林军的阵地竟然给他们突破!”急忙上前堵截,只见一个女子疾奔而来。
厉抗天未曾看得清楚,便已听得暗器破空之声,眼前金光连闪。
  厉抗天将铜人一挡,铮铮几声,火星四溅,金光流散,暗器虽然打飞,但他的铜人受了震荡,虎口亦自隐隐发麻,发暗器的人,内家劲力显然并不在他之下。
厉抗天对江湖上的人物,比那姓乔的书生熟悉得多,当下心中一凛,随即哈哈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散花女侠,于姑娘你也趁热闹来啦?”  于承珠却不识得他的来历,见他武功高强,不敢轻敌,青冥剑挽了一个剑花,唰的一招刺出,冷冷说道:“你和家师若有渊源,请即退下,免得误伤。
”原来于承珠听他一口道破她的来历,怀疑他认得自己的师父,故有此言。
厉抗天哈哈笑道:“不是为了想见识张大侠的绝世武功,我们还不会来呢。
散花女侠,你的暗器和剑法虽然都还不俗,今日却绝对占不了便宜。
贡物你们是劫不成了,要劫,除非请你的师父出来!”于承珠听他口气,原来这一帮人之所以保护贡物,乃是有意与他们师姐弟作对,想把她的师父张丹枫引出来的。
心中大  是怀疑,但转念一想,这一帮人的武功虽然高强,和她的师父那却还差得太远,居然敢口出大言,不是狂妄无知,便是还有强援可恃。
  厉抗天继续说道:“可惜令师远在滇边,无缘见面。
今日只好先领教你的师门剑法了。
”话声未完,铜人一摆,一个“泰山压顶”,便砸下来。
于承珠飘身一闪,唰的一剑,一招“玉女投梭”。
直取厉抗天胁下的愈气穴。
厉抗天将铜人缩回,反身一挡,于承珠托地跳开,剑光绕处,又奔到了厉抗天的肩井穴。
厉抗天身手也是敏捷之极,将铜人一送,“铛”的一声,便将于承珠的宝剑弹开,这一下反震之力,也震得于承珠的虎口隐隐发麻!  说时迟,那时快,厉抗天攻势一展,铜人又疾压下来,呼呼轰轰,劲风起处,沙石纷飞,将于承珠逼得离身一丈之外。
于承珠的剑法本来不在凌云凤之下,可是她和凌云凤的路数不同,剑欲虽然精妙绝伦,却没有凌云凤那样奇诡。
厉抗天少了好些顾忌,他的功力深厚,却在于承珠之上,因此双方全力以赴,于承珠却要稍处下风。

编辑推荐

《联剑风云录》为“梁羽生小说全集”中的一本,道尽“虎啸龙吟凤长鸣,英雄联剑起风云”。谈武侠小说,不能不谈梁羽生,不能忽略他在平淡中飘溢出来的独特韵味。就新派武侠小说而言,古龙是小字辈,金庸是后行一步的人,梁羽生则是时间上的“大哥大”。正是由于他无意闯入武林,才造成了本世纪最壮观的文化景致——武侠热。 梁羽生文学功底很深,言辞优美,描写生动,文中大量运用诗词,独树一帜。只是在情节上的描写稍逊与金庸与古龙,但其作品仍很值得一读,不愧为三大宗师之一。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梁羽生,武侠,武侠小说,小说,香港,中国文学


    联剑风云录(上下)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33条)

 
 

  •     出自大家之笔,虽然还没看但是已不怀疑。是买给外公的,老一辈都爱看这个,不会错。
    会继续支持,希望备齐梁羽生更多作品(如云海),避免缺货!
  •     梁羽生的书我父亲看过很多了,因为年代久远,很多书找不到了,看到当当网有,买来送给他,我想他会喜欢
  •     历尽磨难的一对夫妻,因志向不同而分手,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在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
  •     霍天都、凌云凤算是梁老笔下很另类的一对夫妻,二人抱负不同,虽然也竭力磨合,但最终仍是桥归桥、路归路。霍痴迷于武学,一心想隐居天山,专心习武;凌古道热肠,率一寨之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书的主角应该是张玉虎和龙剑虹,不过我更偏爱霍凌二人。这书还是很有意思的,以张丹枫和乔北冥为首的正邪之争颇为精彩。
  •     广陵剑(上下册)(全两
  •     这书历史描述的稍微少些,基本是江湖上的事,张乔大战值得一看
  •     终于等到这一刻:超级优惠,超好质量,超爱!!!!!特别赞一下当当送货速度超快!!!
  •     应该不错,印刷很好
  •     正在看,写的很好
  •     书不错,可以说是梁羽生的一部较好作品,建议购买。印刷也很好,纸质也赞。
  •     书脊被划破
  •     没有吸引我读完,有点乱。
  •     很喜欢梁羽生啊~不错的!写得很精彩~看起来爱不释手!
  •     只是翻了几页,收到后很惊喜
  •     深下来读感觉很好呵呵呵,爱心教育
  •     呵呵。包装和印刷都挺好的。如果折扣再大点就更好了!,到得也很快
  •     看点莫言的书,动物农场中的成语非常多
  •     魔戒死忠,结局和电视剧不一样
  •     可是怎么那么多错字啊?,可放心购买。。。
  •     很适合小学高年级的孩子阅读。,有些比较经典
  •     不过比阿加莎其他的书容易猜出凶手~~╮(╯▽╰)╭,十年前就看过
  •     就那样,激发了我想出国的决心
  •     听书名就带着京城的‘土’味儿,听他说还不错
  •     当当网买书还是比较合算的,金大侠的书
  •     女儿选择的书,而且这本书外面没有透明塑料纸再保护一遍。但是性价比真的蛮高的。
  •     真是原汁原味,好像跟与《圈子圈套》《输赢》《..”有点小差距
  •     这种悬疑推荐的小说竟然会让我看到最后想流眼泪。很伤感。,书的包装和印刷不错
  •     很像现在的年轻人,重口味又幽默
  •     可惜没结尾,总是很有意思~幽默
  •     希望继续加油,让我们的思想神游。如果世界过于残酷
  •     还店铺来买。。。,语言翻译晦涩、情节难懂、基本看不懂
  •     很好看的穿清小说,总那么耐人回味。
  •     这个是儿童文学。。哈哈,人与妖
 

小说类PDF下载,武侠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