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铁连环·灵魂之锁

所属分类:武侠  
出版时间:2001-3   出版时间:群众出版社   作者:王度庐   页数:350  
Tag标签:武侠,王度庐,武侠小说,言情  

内容概要

  《龙虎铁连环》侠女徐飞环受养母龙门女侠赛隐娘之命,带白虎钢飞环去惩办恶少岑山玉。但徐飞环天真单纯,不辨善恶,终于上了岑山玉的当,并爱上了他。岑山玉始乱终弃并纠集众人将徐飞环绑住。危急之时,赛隐娘飞身赶到,将徐飞环救出。徐飞环砍断了岑山玉的胳膊,随母漂泊江湖。		  《灵魂之锁》故事发生于二十年代的青岛。青岛的一家客栈来了一对年轻夫妇,男的叫柳贵,女的叫小卿。小卿原是北平官宦家的小姐,柳贵是她家的赶车人。两人相爱后,被其父赶出家门,他们来到青岛后贫病交加。几天,柳贵抛弃节小卿,去南洋当劳工。20年后,柳贵成了南洋富商,带着女儿香蓉来青岛养病,这时小卿为生活所迫,沦为暗娼。她幻想着柳贵能帮助她和儿子高林。  高林与香蓉产生了爱情,但他们不知道上一代人的恩怨。于是,一场悲剧发生了。

作者简介

  王度庐(1909-1977),原名王葆祥,字霄羽,出生于北京一个贫困的旗人家庭。他幼年失怙,涉世较早。三十年代开始写长篇小说,其创作以武侠言情小说为主,兼及社会言情小说。他著有《鹤惊昆仑》、《卧虎藏龙》等二十余部作品,被称为“北派四大家”之一。他的作品把武侠精神与爱情故事融为一体,对后世武侠小说影响很大。

书籍目录

龙虎铁连环第一章 巷里觅娇花,镖头被辱江干生恶斗,侠士扬威第二章 负伤忍耻,独走撞山牛醉酒遭疑,巧逢飞环女第三章 依竹而居,赛隐娘训女隔窗携刃,雌暴客钟情第四章 单手抖白光,狂生命促双骑来小镇,少女离魂第五章 溪畔痛分离,频叮海誓竹间怜只影,错卜佳期第六章 莽夫少女,结伴往龙门愚爱痴情,寻郎来凤邑第七章 庭堂半夜,绿钗觅情仇刀杖相殴,白面多薄幸第八章 鞭挞忍频施,狂夫心丧挡环生恶斗,义士伸援第九章 月夜马相追,大河竞渡啼痕愁重叠,纤手挥刀灵魂之锁第一章 三十年前的悲剧第二章 女人的命运第三章 海上南风第四章 街头的情思第五章 朦胧月色第六章 卑贱的母亲第七章 痴心女子第八章 割断恋情第九章 风雨之夕第十章 余音

章节摘录

  说得飞环女不由得伤心起来,简直要哭,又生气,恨不得把钢环抛了,她悲声地说:“你不用讥笑我!”白面侠说:“我怎能够讥笑你,我可怜你还可怜不及!你想:你也没有一付金镯,更没有一只溜子(戒指),一切姑娘小姐身上应当戴的东西,你全都没有,你的妈妈只给你一只飞环,不问青红皂白,就派你来杀我,幸亏你的时运好,要是碰见一个本事比我高的,性情再卤莽的人,你有飞环也是无用,你一定要吃大亏,受大污辱,所以我才觉着你可怜,你妈妈待你并不好。
”飞环女说:“那并不是我的亲妈……”  白面侠一听,似乎显的更是惊讶,说:“是真的吗?……”又表示着婉惜说: “这么一说,你可真是可怜了!只不知道,你可以不可以把你的身世,全都详细地告诉我?……”  飞环女这时候是又伤心,又生气,瞪起美丽的眼睛,又厉声诃斥着说:“你就别多打听了!现在不过是暂时便宜你一条命,因为我不愿意杀害没做过大恶的人,这才跟着你去走,看看你到底是好是坏,你别以为就算是饶了你啦?你的命能够活,不能活,还得看,待一会儿,别的人说你好不好哩你别忘了!……说什么废话?”又催马,抡着柳条向着白面侠的背后抽打,连说:“快走!快走!……”她虽然是暴怒着,可眼睛似乎不太凶,而且,还没有擦干净她眼边儿溢出来的一点伤心的眼泪。
  白面侠的脸色也一阵一阵地变得发紫,他只是笑着,近于是一种冷笑,只点头说:“好!走!走……”  由这里再往西,走了一程,又转向北去,日向西斜,锦霞布满天空,一些归巢的鸟儿,还有几只鹭莺似的很大的水鸟儿,都自空中掠过,他们这两匹马,就来到了巢湖东岸不远之处的·个小镇,白面侠这时反倒十分地高兴,指着说:“前面就是揽湖镇,那里有不少人都认识我,我为人如何,他们全都晓得,你就去打听吧!”飞环女依然逼着说:“你得同着我去,只要有一个人说你不好,我就立时还用飞环套住你的头……”她的言辞虽显着更狠,可是态度却倒越有点柔和了,当时两匹马并行,就进了眼前的揽湖镇。
  这市镇很小,倒有几家铺户,有几个渔人模样的人,背着网,担着鱼篓,似是才自湖畔归来,一看见了马,一看见马上的人,他们全都十分注意,同时,就有一个渔人喜欢得高跳起来,说:“哎呀!这不是岑少太爷吗?”此时一喊出来,旁边的人立刻是有的想起来了,有的是又惊讶,又尊敬地向着白面侠来看,并且把两匹马给围起来了,街上这样一嚷嚷,铺户里也出来人,还有些妇女全都跑出来,惊羡着,就指着白面侠,互相地说:“这就是白面侠岑少太爷,知府的儿子……”又有人指着飞环女,说:“这大概就是岑少太爷的媳妇吧?长的多好呀!”尤其是妇女们,都对飞环女表现出来十分的羡慕,弄得飞环女的双颊都绯红了,这些人可又不容她解释,就欢呼着,这个要请白面侠下来歇一歇,那个又喊着说:“请少太爷跟少太奶奶到我们家里喝茶吧?……”简直地把白面侠看成了神人,同时附带着把飞环女也看成了仙女,白面侠此时是特别客气,向西指着说:“我们到那边去有一点事,不能打搅了,再见吧!再见吧!”说着,就同飞环女联皆向西走过了这一条街,出了镇,更往西,身后大约还有不少的人都追着送出了镇口,飞环女倒不好意思回头去看人家了,因为人家都把她当作了白面侠的太太,弄得她是又有点生气,又脸红,只是把白面侠又看了一眼,见他倒是没有什么骄傲自夸的样子。
    上午的光阴难挨极了,好容易盼得宋伙计送来午饭,小卿就扶着枕问说:“伙计!你不知道我的当家的上哪儿去了吗?”宋伙计摇摇头说:“不知道,我们谁也没瞧见他。
”小卿呻吟了两声,又说:“劳驾!把桌上的茶壶给我吧!”宋伙计仿佛怕闻床边那种病人的臭气似的,把饭盘子跟茶壶一齐放在女人的枕旁,就赶紧转身走了。
小卿勉强伸着发僵的手,颤颤巍巍地拿  起了那把很沉的茶壶,她就着嘴儿“咕嘟咕嘟”的咽下了几口,长长地喘了口气,她的手还没放下壶把,就将头仰放在枕上,闭着眼睛微微地喘气。
  又待了多半天,小卿听见楼板上有脚步的声音,她赶紧把眼睁开,希望她丈夫开门进屋,但是脚步声却由门前走过去了。
她一阵失望,斜眼看了看脸旁放着的木盘子,里面是一碗熬白菜,一盘大馒头,两双筷子。
她放下壶,拿了一块馒头,咬了一口,只觉得一阵头晕,就又闭上了眼,馒头在嘴里也无力去嚼,她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沾湿了她耳边的镀金坠子。
她心中感到一阵恐怖,想:“我也许是要死了!”又想起不久之前,她曾低声向柳贵说:“我愿意嫁你!咱们俩永远不分离!”  下午她是在昏晕之中度过的,可是耳朵还时时听着楼板上的脚步声,眼睛还时时微微睁起,心头永远盼着:“回来吧!快回来吧!你在街上奔波了一天,大概还吃饭呢?你的身体比我更要紧呀!”直到屋中黑暗了,窗上映出了院中的惨黄灯光,柳贵还是没见回来。
她的心中又发粗种种忧虑,并且疑感起来了,想她的丈夫也许是在街上被车撞伤?也许是一时穷急偷了别人的东西,被巡警捉了去?然就是投了海,叫海水给卷去了?越想越觉得悲惨。
她就哭泣着,使尽了所有的气力叫着:“伙计!伙计!”叫了半入,没有人应声。
她又乞命似地叫着:“张太太!张太太!”隔壁传来男女欢笑之声,却没有人听见她这悲切的呼叫。
她像是一只受伤的孤雁,卧在荒冷的沙滩上。
凭她怎样鸣,也呼不出援救来,屋中越来越黑。
窗上的灯光山越来越黯,旅馆渐渐宁静了,她的呼声也渐微,直到楼下柜台里那个大时钟当当敲了两下,夜已深了,小卿已声竭泪尽。
她如同死了一般卧在这屋里,伴着她的只有枕边的泪和痰桶里的血,柳贵仍是踪影皆无。
  次日,天气很好,阳光直照到楼上,光线穿过了窗上的玻璃和纸,抚摸着她的脸,她的脸显得更是焦黄。
忽然屋门一开,张太太走进来了。
张太太今天梳妆打扮得很好,脸上白粉盖上红胭脂,两道柳叶眉中间微微点着个小红点儿,两边还粘着两贴很小的头痛膏。
她穿的是紫红的短袄青坎肩,坎肩上一排纽扣都是黄铜的,上面还都铸着花儿。
她腕子上的金镯被阳光照得直发亮,手里拿着一条红绸手帕,捂着鼻子,说:“怎么啦?柳大妹子,你男人到现在还没回来?”小卿哭着,全身颤动着,她微弱无力地说:“他,昨天一早走的,直到现在,还没……”张太太的眉头蹙了蹙,说:“真是怪事情!哪有那么大的人会走丢了的呢?别是……咳!柳大妹子你可别发愁,你这病身子真撑不住。
我想,柳先生也许是遇见什么朋友啦!谈上心就忘了回来啦。
你别发愁,我回头托人出去给你打听打听。
你吃了点什么没有?”她摸一摸枕旁的茶壶,又发恨地说:“这宋伙计,真该死,哪有十一点多啦连壶茶也不给沏的?”遂大声喊着说:“宋伙计!宋伙计!王八货,兔羔子!”宋伙计随着声音进到屋里,笑着问说:“什么事?什么事?”张太太瞪着眼睛说:“什么事?你妈的屎?我问你是管什么的?快十二点啦,连一壶热茶也不给人家沏?人家住店就花店钱不花水钱吗?”宋伙计笑着说:“我这就沏来!柳爷没在屋,不叫我们,我们不敢进来。
”张太太捶了宋伙计一下,说:“少放屁,快沏茶来!”宋伙计笑吟吟地接过茶壶走出屋去了。
张太太转身来,拿右手背拍打着左手的手心,着急地说:“这可怎么办?你那男人真是荒唐鬼,一去就不回来,把你扔在这儿他倒也放心?你看你这脸色?再有一天没人管你,你还能不断气?咳!这可怎么好呀?其实客栈也不是我开的,可是,我能眼瞧着让你死,不管你吗?”她又叹息着,自言自语地说:“我在这儿住了七八年啦!也没遇见过你们这样的糟心事!”    说了半天话,二宝就觉着赖八是好人,那么,高林也许还不错。
她走了,又到栈桥海边去玩了一会儿,拣了几个小蚌壳,青石子,然后就慢慢走回去了,见了香蓉,她就说:“小姐!这回我可把高林的事打听清楚了,原来他有家,还有个妈妈……”她压着声,指手划脚的把刚才听赖八说的那些话,又重述了一遍。
香蓉只低着头,摆弄着那些小泥人儿,微笑着聆听,手也没有停止,可是她把泥人的位置全都摆错了,把开道锣反摆在彩轿的后面了。
香蓉相信高林一定将有回信给她,她就更是时刻不安,约莫着送信人快来的时候,她就跑到凉台上焦急地期待着。
到了第二天,午后两点多钟,她果然看见远远地有一个绿衣邮差往这边走来。
她心里突突地跳,赶紧跑下楼去,那个邮差就将一封信隔着铁栅栏交给了她,她一看信纸上写着“张二宝女士收启”心更是跳得厉害。
她才一转身,就见她父亲隔着迎门的铁纱窗,在屋里问说:“谁的信?”香蓉吓了一跳,说:“是二宝的,我还以为是我瑾姊给我来的信呢!”她把信封向着那绿色的铁纱窗晃了晃,屋里的柳贵甫就哼了一声,说:“二宝还有人给她来信?还写着什么女士收?你拆开看看!”香蓉吓得脸色都变了,跺脚笑着说:“哪有瞧人家私信的呢?给她吧!她在济南上过小学,这一定是她同学给她来的!”说着话,她就往楼梯上跑,二宝在楼梯转弯之处扶着栏杆,向下悄声问说:“是谁的信?”香蓉耸了耸鼻子,一声不言浯,就上楼跑进屋里,二宝也急急忙地随她进了屋。
香蓉站住,撕开信封匆匆的取出里面的信纸,展开去看:  二宝女士台鉴:信已收到,女士对我之好意,我甚感谢。
不过君是小姐,我是穷人,而且我天天作买卖,又太忙,家庭又不幸,处处令我忧愁,我怎能与小姐交朋友呀?不过我很感谢,心中觉着又苦又甜,说不出来。
我虽不敢与小姐交朋友,但我永远不忘小姐之芳容也,等我将来环境变好,再为交友可也。
谨此并颂  平安!  高林鞠躬  ……

媒体关注与评论

  序 张赣生  我第一次读度庐先生的作品,是四十多年前刚上中学的时候,做梦也想不到今天为《王度庐武侠言情小说集》写序。  度庐先生是民国通俗小说史上的大作家,他的小说创作以武侠为主,兼及社会、言情,一生著作等身。最为人乐道的,自然首推以《鹤惊昆仑》、《宝剑金钗》、《剑气珠光》、《卧虎藏龙》、《铁骑银瓶》构成的系列言情武侠巨著,但他的一些篇幅较小的武侠小说,如《绣带银镖》、《洛阳豪客》、《紫电青霜》等,也各具诱人的艺术魅力,较之“鹤——铁”五部并不逊色。  度庐先生以描写武侠的爱情悲剧见长。在他之前,武侠小说中涉及婚姻恋爱问题的并不少见,但或做为局部的点缀,或思想陈腐、格调低下,或武侠与爱情两相游离缺少内在联系,均未能做到侠与情浑然一体的境地。度庐先生的贡献正在于他创造了侠情小说的完善形态,他写的武侠不是对武术与侠义的表面描绘,而是使武侠精神化为人物的血液和灵魂;他写的爱情悲剧也不是一般的两情相悦恶人作梗的俗套,而是从人物的性格中挖掘出深刻的根源,往往是由于长期受武德与侠道熏陶的结果。这种在复杂的背景下,由性格导致的自我毁灭式的武侠爱情悲剧,十分感人。其中包含着作者饱经忧患、洞达世情的深刻人生体验,若真若梦的刀光剑影、爱恨缠绵中,自有天道、人道在,常使人掩卷深思,品味不尽。  度庐先生是一位极富正义感的作家,这在他的社会言情小说中表现得格外鲜明。《风尘四杰》、《香山侠女》中天桥艺人的血泪生活,《落絮飘香》、《灵魂之锁》中纯真少女的落入陷阱,都是对黑暗社会的控诉,很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度庐先生自幼生活在北京,熟知当地风土民情,常常在小说中对古都风光作动情的描写,使他的作品更别具一种情趣。  度庐先生是经受过“五四”新文化运动洗礼的人,他内心深处所尊崇的实际上是新文艺小说, 因而他本人或许更重视较贴近新文艺风格的言情小说和社会小说创作。但从中国文学史的全局来看,他的武侠言情小说大大超越了前人所达到的水平,而且对后起的港台武侠小说有极深远影响的,是他创造了武侠言情小说的完善形态,在这方面,他是开山立派的一代宗师。几十年来出版的中国现代文学史,无例外地排斥通俗小说,这种偏见不应再继续下去,现在是改写中国现代文学史的时候了。

编辑推荐

  群众出版社的《王度庐武侠言情小说集》即将上市,它包括了王度庐的代表作“鹤铁五部曲”、《雍正与年羹尧》、《宝刀飞》、《洛阳豪客》、《龙虎铁连环》、《剑光珠光》、《铁骑银瓶》等武侠小说,以及《灵魂之锁》、《古城新月》等言情小说共16种。届时,读者可以重新体味久已湮没无闻的小说家王度庐的魅力。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武侠,王度庐,武侠小说,言情




    龙虎铁连环·灵魂之锁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0条)

 
 

  •     希望雪复活,逆水寒是四大名捕系列中的一部长篇作品
  •     而且价格相对便宜呢。。发货速度也不错。是个买书的好地方,得瑟的喜欢着~~~~
    其实我最喜欢的是寒子凉型酷男
  •     替同学买的。,等了好久的说。
  •     一直很喜欢步非烟的书,金庸很有思想。
  •     不过还是很想了解他。这本书就是一个了解他的窗口吧。,这本也不差~而且九州系列的书都很不错~
  •     觉得很好。趁着优惠的时候买来收藏用。,陈墨这是评论大师
  •     诛仙之情矢志不渝,很好的开头
    风沙烈烈
  •     热血青年,一口气买了好多本
  •     最后还是决定买来收藏下呵呵。,这本书买重了
  •     平江不肖生,华音流韶系列的8本书
  •     竟然是一个悲剧!~藤萍的文也许算不得言情,一口气看完的
  •     一直都想买的,经典自作!
  •     价格好,看此书纯为怀旧。
  •     是武侠又不是武侠,不管是坏人还是好人
  •     一个小时没有到就看完了……还不如就在网上看了,易小冉太可怜了
  •     名家经典武侠书,还是以前在电视上看的。
  •     挺自恋的感觉。,是堵姐的《温柔》么?
  •     字体小了点,正版、还可以一般般吧
  •     姻缘天注定,真正让儿子迷上看书的 好书
  •     古龙的笔触,很好看的書
 

PDF图书下载第一图书网狗头鹰搜索

小说类PDF下载,武侠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