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狐

所属分类:武侠  
出版时间:2011-11   出版时间:广州出版社   作者:金庸   页数:357  
Tag标签:金庸,武侠,小说,武侠小说,中国,经典,香港  

前言

《金庸作品集》序    小说是写给人看的。小说的内容是人。    小说写一个人、几个人、一群人或成千成万人的性格和感情。他们的性格和感情从横面的环境中反映出来,从纵面的遭遇中反映出来,从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与关系中反映出来。长篇小说中似乎只有《鲁滨逊飘流记》,才只写一个人,写他与自然之问的关系,但写到后来,终于也出现了一个仆人“星期五”。只写一个人的短篇小说多些,写一个人在与环境的接触中表现他外在的世界,内心的世界,尤其是内心世界。    西洋传统的小说理论分别从环境、人物、情节三个方面去分析一篇作品。由于小说作者不同的个性与才能,往往有不同的偏重。    基本上,武侠小说与别的小说一样,也是写人,只不过环境是古代的,人物是有武功的,情节偏重于激烈的斗争。任何小说都有它所特别侧重的一面。爱情小说写男女之间与性有关的感情,写实小说描绘一个特定时代的环境,《三国演义》与《水浒》一类小说叙述大群人物的斗争经历,现代小说的重点往往放在人物的心理过程上。    小说是艺术的一种,艺术的基本内容是人的感情,主要形式是美,广义的、美学上的美。在小说,那是语言文笔之美、安排结构之美,关键在于怎样将人物的内心世界通过某种形式而表现出来。什么形式都可以,或者是作者主观的剖析,或者是客观的叙述故事,从人物的行动和言语中客观的表达。    读者阅读一部小说,是将小说的内容与自己的心理状态结合起来。同样一部小说,有的人感到强烈的震动,有的人却觉得无聊厌倦。读者的个性与感情,与小说中所表现的个性与感情相接触,产生了“化学反应”。    武侠小说只是表现人情的一种特定形式。好像作曲家要表现一种情绪,用钢琴、小提琴、交响乐或歌唱的形式都可以,画家可以选择油画、水彩、水墨或漫画的形式。问题不在采取什么形式,而是表现的手法好不好,能不能和读者、听者、观赏者的心灵相沟通,能不能使他的心产生共鸣。小说是艺术形式之一,有好的艺术,也有不好的艺术。    好或者不好,在艺术上是属于美的范畴,不属于真或善的范畴。判断美的标准是美,是感情,不是科学上的真或不真,道德上的善或不善,也不是经济上的值钱不值钱,政治上对统治者的有利或有害。当然,任何艺术作品都会发生社会影响,自也可以用社会影响的价值去估量,不过那是另一种评价。    在中世纪的欧洲,基督教的势力及于一切,所以我们到欧美的博物院去参观,见到所有中世纪的绘画都以圣经为题材,表现女性的人体之美,也必须通过圣母的形象。直到文艺复兴之后,凡人的形象才在绘画和文学中表现出来,所谓文艺复兴,是在文艺上复兴希腊、罗马时代对“人”的描写,而不再集中于描写神与圣人。    中国人的文艺观,长期来是“文以载道”,那和中世纪欧洲黑暗时代的文艺思想是一致的,用“善或不善”的标准来衡量文艺。《诗经》中的情歌,要牵强附会地解释为讽刺君主或歌颂后妃。陶渊明的《闲情赋》,司马光、欧阳修、晏殊的相思爱恋之词,或者惋惜地评之为白璧之玷,或者好意地解释为另有所指。他们不相信文艺所表现的是感情,认为文字的唯一功能只是为政治或社会价值服务。    我写武侠小说,只是塑造一些人物,描写他们在特定的武侠环境(古代的、没有法治的、以武力来解决争端的社会)中的遭遇。当时的社会和现代社会已大不相同,人的性格和感情却没有多大变化。古代人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仍能在现代读者的心灵中引起相应的情绪。读者们当然可以觉得表现的手法拙劣,技巧不够成熟,描写殊不深刻,以美学观点来看是低级的艺术作品。无论如何,我不想载什么道。我在写武侠小说的同时,也写政治评论,也写与哲学、宗教有关的文字。涉及思想的文字,是诉诸读者理智的,对这些文字,才有是非、真假的判断,读者或许同意,或许只部份同意,或许完全反对。    对于小说,我希望读者们只说喜欢或不喜欢,只说受到感动或觉得厌烦。我最高兴的是读者喜爱或憎恨我小说中的某些人物,如果有了那种感情,表示我小说中的人物已和读者的心灵发生联系了。小说作者最大的企求,莫过于创造一些人物,使得他们在读者心中变成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艺术是创造,音乐创造美的声音,绘画创造美的视觉形象,小说是想创造人物。假使只求如实反映外在世界,那么有了录音机、照相机,何必再要音乐、绘画?有了报纸、历史书、记录电视片、社会调查统计、医生的病历纪录、党部与警察局的人事档案,何必再要小说?    一九八六·二·六  于香港

内容概要

金庸编著的《雪山飞狐》一书讲述的是闯王李自成四大侍卫胡、苗、范
、田后人和闯王军刀的故事。当年闯王兵败九宫山,将藏有复国宝藏的闯王 军刀交给四大侍卫之首胡侍卫保管,苗、范、田三位误以为他卖主求荣,将
其杀死。百余年来,四家后人不断寻仇和寻宝,却无一能得善终。 豪气干云的胡一刀之子“雪山飞狐”胡斐,淡然面对惊世宝藏,只想与
意中人苗若兰长相厮守,却又被逼与她的父亲金面佛苗人凤展开生死搏斗。 《雪山飞狐》故事结尾留下了巨大的悬念。

作者简介

金庸(1924年2月6日—),香港“大紫荆勋贤”。原名查良镛,江西省婺源县人,出生于浙江海宁,当代著名作家、新闻学家、企业家、社会活动家,《香港基本法》主要起草人之一。金庸是新派武侠小说最杰出的代表作家,被普遍誉为武侠小说作家的“泰山北斗”,更有金迷们尊称其为“金大侠”或“查大侠”。
1937年,金庸考入浙江一流的杭州高中,离开家乡海宁。1939年金庸15岁时曾经和同学一起编写了一本指导学生升初中的参考书《给投考初中者》,畅销内地,这是此类书籍在中国第一次出版,也是金庸出版的第一本书。1941年日军攻到浙江,金庸进入联合高中,那时他17岁,临毕业时因为写讽刺黑板报《阿丽丝漫游记》被开除。另一说是写情书.1944年考入重庆国立政治大学外文系,因对国民党职业学生不满投诉被勒令退学,一度进入中央图书馆工作,后转入苏州东吴大学(今苏州大学)学习国际法。抗战胜利后回杭州进《东南日报》做记者,1948年在数千人参加的考试中脱颖而出,进入《大公报》,做编辑和收听英语国际电讯广播当翻译。不久《大公报》香港版复刊,金庸南下到香港。
建国不久,金庸为了实现外交家的理想来到北京,但由于种种原因而失望地回到香港,从而开始了武侠小说的创作。
从五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金庸共写武侠小说15部,1972年宣布封笔,开始修订工作。
1981年后金庸数次回大陆,先后受到邓小平、江泽民等领导人的接见,1985年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1986年被任命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政治体制”小组港方负责人,1989年辞去基本法委员职务,卸任《明报》社长职务,1992年到英国牛津大学当访问学者,1994年辞去《明报》企业董事局主席职务。1999-2005年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
金庸博学多才。就武侠小说方面,金庸阅历丰富,知识渊博,文思敏捷,眼光独到。他继承古典武侠小说之精华,开创了形式独特、情节曲折、描写细腻且深具人性和豪情侠义的新派武侠小说先河。举凡历史、政治、古代哲学、宗教、文学、艺术、电影等都有研究,作品中琴棋书画、诗词典章、天文历算、阴阳五行、奇门遁甲、儒道佛学均有涉猎,金庸还是香港著名的政论家、企业家、报人,曾获法国总统“荣誉军团骑士”勋章,英国牛津大学董事会成员及两所学院荣誉院士,多家大学名誉博士。

书籍目录

雪山飞狐
鸳鸯刀
白马啸西风

章节摘录

嗖的一声,一支羽箭从东边山坳后射了出来,呜呜声响,划过长空,穿入一头飞雁颈中。
大雁带着羽箭在空中打了几个筋斗,落在雪地。
西首数十丈外,四骑马踏着皑皑白雪,奔驰正急。
马上乘客听得箭声,不约而同的一齐勒马。
四匹马都是身高肥膘的良驹,一受羁勒,立时止步。
乘者骑术既精,牲口也都久经训练,这一勒马,显得鞍上胯下,相得益彰。
四人眼见大雁中箭跌下,心中都喝一声彩,要瞧那发箭的是何等样人物。
等了半晌,山坳中始终无人出来,却听得一阵马蹄声响,射箭之人竟自走了。
四个乘客中一个身材瘦长、神色剽悍的老者微微皱眉,纵马奔向山坳,其余三人跟着过去。
转过山边,只见前面里许外五骑马奔驰正急,铁蹄溅雪,银鬣乘风,眼见已追赶不上。
那老者一摆手。
说道:“殷师兄,这可有点儿邪门。
”那“殷师兄”也是个老者,身形微胖,留着两撇髭须,身披貂皮外套,气派是个富商模样,听那瘦长老者如此说,点了点头,勒马回到大雁之旁,马鞭挥出,啪的一声,抽向雪地,待得马鞭提起,鞭梢已将大雁卷了上来,他左手拿着箭杆一看,失声叫道:“啊!”三人听到叫声,一齐纵马驰近。
那“殷师兄”连雁带箭向那老者掷去,叫道:“阮师兄,请看!”瘦长老者伸左手一抄,接了过来,一看羽箭,大叫:“在这里了,快追!”勒转马头,当先追了下去。
这茫茫山坡上一片白雪,四下并无行人,追踪最是容易不过。
其余二人都是壮年,一个身高膀阔、坐在一匹高头大马之上。
更是显得威武;另一个中等身材,脸色青白,一个鼻子却冻得通红。
四人齐声唿哨,四匹马喷气成雾,忽喇喇放蹄赶去。
这是清朝乾隆四十五年三月十五。
这日子在江南早已繁花如锦,在这关外长白山下的苦寒之地,却是积雪初融,浑没春日气象。
东方红日甫从山后升起,淡黄的阳光照在身上,殊无暖意。
山中虽冷,但四名乘者纵马急驰之下,不久人人头上冒汗。
那高身材的男子将外氅脱了下来,放在鞍头。
他身穿青绸面皮袍,腰悬长剑,眉头深锁,满脸怒容,眼中竟似要喷出火来,不住价的催马狂奔。
这人是辽东天龙门北宗新接任的掌门人“腾龙剑”曹云奇。
天龙门掌剑双绝,他所学都已颇有所成。
白脸汉子是他师弟“回龙剑”周云阳。
高瘦老者是他们师叔“七星手”阮士中,在天龙北宗算得是第一高手。
那富商模样的老者则是天龙门南宗的掌门人“威震天南”殷吉,此次之事与天龙门南北两宗俱有重大干系,是以他千里迢迢,远来关外。
四人胯下所乘都是关外良马,脚程极快,一口气奔出七八里后,前面五乘马已相距不远。
曹云奇高声叫道:“喂,相好的,停步!”那五人全不理会,反而纵马奔得更快。
曹云奇厉声喝道:“再不停步,莫怪我们无礼了!”只听得前面一人舌头打滚,嘟的一声,勒马转身,其余四人却仍是继续奔驰。
曹云奇一马当先,但见那人弯弓搭箭,箭尖指向他的胸口。
曹云奇艺高人胆大,竟不将他利箭放在心上,扬鞭大呼:“喂,是陶世兄么?”那人面目英俊,双眉斜飞,二十三四岁年纪,一身劲装结束,听得曹云奇叫声,纵声大笑,叫道:“看箭!”嗖嗖嗖连响,三支羽箭分上中下三路连珠射到。
曹云奇没料到他三箭来得如此迅捷,心中微微一惊,马鞭疾甩出去,打掉了上路与中路射来的两箭,接着一提马缰,那马向上一跃,第三支箭贴着马肚子从四腿间穿了过去,相差只是数寸。
那青年哈哈一笑,拨转马头,向前便跑。
曹云奇铁青着脸,纵马欲赶。
阮士中叫道:“云奇,沉住了气,不怕他飞上天去。
”纵身下马,拾起雪地里的三支羽箭,果然与适才射雁的一般无异。
殷吉沉着脸哼了一声,说道:“果真是这小子!”曹云奇道:“等一下师妹,瞧她更有什么话说?”四人候了一顿饭功夫,不听得来路上有马蹄声响。
曹云奇焦躁起来,道:“我瞧瞧去!”拍马赶回。
阮士中望着他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说道:“也真难怪得他。
”殷吉道:“阮师兄,你说什么?”阮士中摇了摇头,却不答话。
曹云奇奔出数里,只见一匹灰马空身站在雪地里,一个白衣女郎一足跪在地下,似在雪中寻找什么。
曹云奇叫道:“师妹,什么事?”那女郎不答,忽然站直身子,手中拿着一根黄澄澄之物,在日光下闪闪发光。
曹云奇走近身去,接了过来,见是一支黄金铸成的小笔,长约三寸,笔尖锋利,打造得甚是精致,笔杆上刻着一个小小的“安”字。
这支金笔看来既是玩物,却也可作暗器之用,不禁微微皱眉,说道:“哪里来的?”那女郎道:“你们走后,我随后跟来,奔到这里,忽然有一乘马从后追来,那马好快,只一会儿就从我身旁掠过。
马上乘客手一扬,抛来了这支小笔,将我……将我……”说到这里,忽然脸上晕红,嗫嚅着说不下去了。
曹云奇凝望着她,只见她凝脂般的雪肤之下,隐隐透出一层胭脂之色,双睫微垂,一股女儿羞态,娇艳无伦,不由得胸中一荡,随即疑云大起,问道:“你可知咱们追的是谁?”那女郎道:“谁啊?”曹云奇冷冷的道:“哼,你当真不知?”那女郎抬起头来,道:“我怎会知道?”曹云奇道:“是你的心上人。
”那女郎冲口而道:“陶子安?”这话一出口,登时满脸红晕。
曹云奇眉间有如罩上了一层黑云,叫道:“我一说是你的心上人,你就接口说陶子安!”那女郎听他这么说,脸上更加红了,泪水在一双明澄清澈的眼中滚来滚去,顿足叫道:“他……他……”曹云奇道:“他……他怎么?”那女郎道:“他是我没过门的丈夫,自然是我心上人。
”曹云奇大怒,刷的一声,拔出长剑。
那女郎反而走上一步,叫道:“你有种就将我杀了。
”曹云奇咬着牙齿,望着她微微抬起的脸,心中柔情顿起,叫道:“罢啦,罢啦!”回手一剑,猛往自己心口扎去。
那女郎出手好快,反手拔剑,回臂疾格,当的一声,双剑相交,迸出了数星火花。
曹云奇恨恨的道:“你既已不将我放在心上,何必又让我在这世上多受苦楚?”那女郎缓缓还剑入鞘,低声道:“你早知道,是爹爹将我许配给他,难道是我自己作的主么?”曹云奇双眉一扬,说道:“我愿跟你浪迹天涯,在荒岛深山之中隐居厮守,你怎又不肯?”那女郎叹了一口气道:“师哥,我知道你对我一片痴心,我又不是傻子,怎能不念着你的好处。
可是你执掌我天龙北宗门户,若是做出这等事来,天龙门声名扫地,在江湖上颜面何存?”曹云奇大声叫道:“我就是为你粉身碎骨,也是甘愿。
天塌下来我也不理,管他什么掌门不掌门。
”那女郎微微一笑,轻轻握住他手,说道:“师哥,我就是不爱你这个霹雳火爆、不顾一切的脾气呢。
”曹云奇给她这么一说,再也发作不得,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怎么又把他给的玩意儿当作宝贝似的?”那女郎道:“谁说是他给的?我几时见过他来?”曹云奇道:“哼,这样值钱的玩意儿,还有人真的当作暗器打么?这笔上不明明刻着他的名字?若不是他,又是谁给你的?”那女郎嗔道:“你既爱这么瞎疑心,趁早别跟我说话。
”纵到灰马身旁,一跃上鞍,缰绳一提,那马放蹄便奔。
曹云奇忙上马追去,伸皮靴猛踢坐骑肚腹,片刻间便追上了,身子一探,右手拉住了灰马的辔头,叫道:“师妹,你听我说。
”那女郎举起马鞭,往他手上抽去,喝道:“放开!给人家瞧见了成什么样子?”曹云奇却不放手,啪的一声,手背上登时起了一条血痕。
那女郎心有不忍,道:“你何苦又来惹我?”曹云奇道:“是我不好,你再打吧!”那女郎嫣然一笑,道:“我手酸,打不动啦。
”曹云奇笑道:“我跟你捶捶。
”伸手去拉她手臂。
那女郎迎头一鞭,曹云奇头一偏,这一次把鞭子躲开了,笑道:“你手怎么又不酸啦?”那女郎板起了脸,说道:“我叫你别碰我。
”曹云奇陪笑道:“好,那么你说这金笔到底哪里来的。
”那女郎笑道:“是我心上人给的。
不是他给,还有谁给?难道是你给我的?”曹云奇心头一酸,热血上涌,又要发作,但见她笑靥如花,红唇微微颤动,露出一口玉石般的牙齿,怒气登时沉了下去。
那女郎瞪了他一眼,轻轻叹了口气,柔声道:“师哥,我从小得你尽心照顾。
你待我真比亲生哥哥还好。
我又不是全无心肝之人,怎不想报答?何况我们……只是,我实在好生为难。
你一向关心我、爱护我,现下爹爹不幸惨死,我天龙门面临成败兴亡的重大关头,你怎么反而不肯体谅我了?”曹云奇呆了半晌,再无话说,左手一挥,说道:“你总是对的,我总是错的,走吧!”那女郎嫣然一笑,道:“且慢!”摸出一块手帕,给他抹去满额汗水,道:“大雪地里,出了汗不抹去,莫着了凉。
”曹云奇心中甜甜的说不出的受用,满腔怒气登时化为乌有,挥鞭在那女郎的灰马臀上轻轻一鞭。
二人双骑,并肩驰去。
那女郎名叫田青文,年纪虽轻,在关外武林中却已颇有名声。
因她容貌美丽,性又机伶,辽东武林中公送她一个外号,叫作“锦毛貂”。
那貂鼠在雪地中行走如飞,聪明伶俐,“锦毛”二字,自是形容她的美貌了。
她父亲田归农逝世未久,是以她一身缟素,戴着重孝。
两人急奔一阵,追上了殷吉、阮士中、周云阳三人。
阮士中向曹云奇横了一眼,说道:“去了这么久,见到什么了?”曹云奇脸一红,道:“没见什么。
”双腿一夹,纵马快跑。
又奔出数里,山势渐陡,雪积得厚厚的,马蹄一溜一滑,四人不敢催,松马缰缓行。
转过两个山坳,山道更是险峻。
忽听左首一声马嘶,曹云奇右足在马镫上一点,斜身飞出,落在一株大松树后面,先藏身形,再纵目向前望去。
只见山坡边几株树上系着五匹马,雪地里一行足印,笔直上山。
曹云奇叫道:“两位师叔,小贼逃上山啦,咱们快追。
”殷吉向来谨慎,说道:“对方若是故意引诱咱们来此,只怕山中设了埋伏。
”曹云奇道:“就是龙潭虎穴,今日也要闯他一闯!”殷吉听他说得鲁莽,颇为不快,向阮士中道:“阮师兄,你说怎的?”阮士中还未答话,田青文抢着道:“有威震天南殷师叔在此,就有再厉害的埋伏,也不用怕。
”殷吉微微一笑,道:“瞧他们神情,走得极是匆忙,似乎又不是设伏。
这样吧,”手指右首,说道:“咱们从这边绕道上山,转过来攻他们一个出其不意。
”曹云奇叫道:“好,此计大妙!”殷吉等都下了马,将马匹系在大松树下,翻起长衣下襟缚在腰里,展开轻功提纵术,从山坡右首上山。
这一带树木丛生,山石嶙峋,行走甚是不便,但多了一层掩蔽,却不易为敌人发觉。
五人初时鱼贯而行,一个紧接一个,时候一长,渐渐分出了功夫高下。
殷吉与阮士中并肩在前,曹云奇堕后丈余,田青文与周云阳又在后数丈。
曹云奇心想:“殷师叔是南宗掌门,号称威震天南,不知他南宗的功夫与我北宗到底谁高谁低?今日倒要领教领教。
”一提气,足下加劲,倏忽抢在殷阮二人前头。
只听殷吉赞道:“曹世兄,好俊身手啊,当真是英雄出在年少。
”曹云奇怕他追上,不敢回头,只道:“请殷师叔多加指点。
”口中这么说,脚下丝毫不停,奔了一阵,似乎听得脚步声息,回头一望,不禁吓了一跳,原来殷吉、阮士中两人就在他身后不远,忙加快脚步,急冲数丈。
殷吉微微一笑,不疾不徐的跟在后面。
山上积雪更厚,道路崎岖,行走自是费力。
只过了半支香功夫,曹云奇渐渐慢了下来,忽觉后脑微微温热,似乎有人呼气,正要回头,右肩上有人轻轻一拍,听得殷吉笑道:“小伙子,加把劲儿!”曹云奇一惊,提气向前猛冲。
这一冲虽把殷阮两人抛下了十多丈,但已然心浮气粗,头上冒汗。
他伸袖一擦额上汗水,想起适才田青文给自己擦汗的情景,嘴里间不由得露出微笑,但听得背后踏雪之声,殷吉两人又赶了上来。
殷吉见曹云奇这么一冲一慢,早知他轻功远不是自己对手,只是七星手阮士中一声不响的并肩而行,自己跑得快,他也快,自己跑得慢了,他跟着放慢脚步,看来尚是游刃有余,未尽全力,心道:“你们师叔侄俩今儿考较老儿来着。
”当下猛吸一口气,施展数十年勤修苦练的轻功,在白雪山坡上宛似足不点地般滑了上去。
天龙门创自清初,原本一支,到康熙年间,掌门人的两个大弟子不和,待掌门人一死,便分为南北两宗。
南宗以轻捷剽悍为尚,北宗却注重沉稳狠辣。
两宗武功本源架式完全相同,使用之时,却颇有异处。
这上山的轻功原是南宗所擅,殷吉人虽肥胖,一施展本门心法,竟然矫捷胜于猿猴,片刻之间,已赶出曹云奇一里有余。
阮士中却仍是不即不离的与他并肩而行。
殷吉数次放快,要想将他抛落,但每次只抢前数丈,阮士中又稳稳的追将上来。
眼见离峰顶只两三里路程,殷吉笑道:“阮师兄,咱俩比比脚力,瞧谁先上峰顶。
”阮士中道:“我哪里赶得上殷师兄?”殷吉道:“别客气啦!”话一出口,如箭离弦般疾冲而上,不到片刻,离峰顶已只数丈,回头见阮士中在自己身后约有丈许,一提气,正要冲上,阮士中突然一纵而起,落在他的身旁,低声道:“那边有人!”伸手向峰左树丛中一指。
殷吉心中一寒:“此人轻功,果然在我之上。
”见他弯腰低头,轻轻向树丛中走去,当下跟随在后。
两人走到树后,躲在一块凸出的大石之后,探头向前望去,只见下面谷中刀剑闪光,有五个人聚在谷底。
三人手执兵刃,分别守住三条通路,自是怕人闯进,另外两人一挥钢锄,一舞铁铲,正在一株大树下用力挖掘。
显是两人心知强敌追随在后,时机迫促,是以四只手臂一刻不停,此起彼落,忙碌异常。
殷吉低声道:“果然是饮马川的陶氏父子。
那三人是谁?”阮士中轻声道:“饮马川的三个寨主,都是硬手。
”殷吉道:“正合适,五个对五个。
”阮士中道:“殷师兄,你我同云奇三人自然不怕,云阳和青文却弱了。
先出其不意的宰他一两个,余下的就好办。
”殷吉皱眉道:“若是江湖上传扬出去,说我天龙门暗施偷袭,岂不教天下英雄耻笑?”阮士中冷冷的道:“为田师兄报仇,斩草除根,一个也不留下。
咱们自己不说,没人知道。
”殷吉道:“陶氏父子当真这么难对付么?”阮士中点点头,隔了片刻,说道:“平手相斗,小弟没必胜把握。
”殷吉知道北宗自掌门人田归农去世后,阮士中已是门中第一高手,听说田归农在日,也自忌惮他三分,适才上山较劲,他似乎有心相让,才成了个不胜不败之局,若出全力,只怕自己要输,于是点了点头道:“小弟是客,自当由阮师兄主持大局。
阮士中心道:“哼,你要做英雄,由我做小人就是。
”当下不再说话。
这时曹云奇已经赶到,再过一会,周云阳、田青文二人也先后来了。
阮士中低声道:“殷师兄、云奇和我各发毒锥,干了把风的三人,再围攻陶氏父子。
云阳与青文待我们出手之后,再行上前。
”四人听了,当即放轻脚步,弯腰从山石后慢慢掩近。
田青文跟在阮士中身后,低声叫道:“阮师叔!”阮士中停步道:“怎么?”田青文道:“陶氏父子要捉活的。
”阮士中双眼一翻,露出一对白睛,低沉着嗓子道:“你还要回护陶子安那小贼?”田青文道:“我总觉得不是他。
”阮士中脸色铁青,将插在腰带上的那支羽箭拔了出来,递在她手里,道:“你自己比一比去!这是那小贼适才射雁的箭。

编辑推荐

《雪山飞狐(旧版)》编辑推荐:文字内容与新修版推出前国内流传之三联、旧广州版内容完全一样,为金庸作品集首次结集出版的原版本。此版本流通最久,销量最大,也是金迷最熟悉的版本。封面设计采用姜云行、王司马二人传统的金庸作品集内文插画作为素材,特色精印,融合古典与现代,兼具经典与时尚。在文字校对上,以首次结集出版的明河社版为底本,参校报纸连载版、第一次修订连载版、远景、远流、三联等诸多版本,修正以往版本中的讹误、脱漏。精益求精、力求完美。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金庸,武侠,小说,武侠小说,中国,经典,香港


    雪山飞狐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87条)

 
 

  •     对于《雪山飞狐》更多的是来自于金庸武侠改编的电视剧。后来,看了小说之后,更是喜欢上了小说。今,买回再次细细品味。
  •     雪山飞狐梦!好看!书不错!
  •     金庸的作品自然是不用说,但买了几套,这一本的绘图不敢恭维,画功比较差,跟其他几本的插图水平不是一个档次。
  •     看电视的多,金庸的原著读得少,高中的时候喜欢看武侠小说,买给自己和孩子看。
  •     买给儿子看的。一直以来为儿子玩游戏上瘾发愁,忽然想到用金庸来打败游戏……试验的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儿子在看书期间没玩游戏了,哈哈。
  •     非常好看,金庸的文笔确实很了得
  •     金庸的小说,我从小就喜欢看了,现在买回来是想在重温一次!
  •     妈妈非常喜欢金庸,重读金庸,以至于半夜不睡。我表姐也迷上了。
  •     金庸大师的书是向来不错的 绝不会吃亏
  •     故事情节特强!为孩子买的,孩子刚上一年级还没让她读,我个人认为是一本好书!
  •     郎声出版的这一套图书都不错,目前还没发现有错字等等一些问题,纸张也好,里面的插图很不错!
  •     以前没接触过武侠,这算是第一本武侠小说啦,好好品味
  •     儿时一直想拥有的武侠小说!
  •     纸张略薄,但整体来说算是物有所值了,不错
  •     武侠经典,不得不买来收藏!
  •     很好很喜欢,确实值得购买
  •     搁置中,孩子有兴趣再看吧
  •     终于买到白马啸西风了,要好好读一下
  •     喜欢的版本,设计很清雅,纸张版式字号适合阅读。
  •     拿到就看了,虽然很多年前就读过,再看依然吸引我
  •     外包装被弄坏了,还好书没事儿
  •     真的不错噢 只得推荐!一直都在当当网上购书,很好很快
  •     书太有收藏价值了!
  •     老公读过说好,就给儿子买了一本,儿子也说好看,只是我没看过。
  •     满意。慢慢回味。
  •     买给儿子假期读,顺便自己也温习一次
  •     装订精美,是我喜欢的版本
  •     买给朋友的,还不错,快集齐一套了,哈哈
  •     给朋友的生日礼物……应该不错
  •     内容还没看,印刷不错,
  •     正版!包装好,内容更好!好评!
  •     回忆以前的滋味,还是那么精彩。
  •     老公每天会看一两个小时,好象挺有吸引力的书,看了好几遍也看不够。
  •     买来收藏的,从儿时就喜欢!
  •     孩子看完了,本想着试试的态度,结果对2年级孩子还是很有吸引力
  •     还想买其他的
  •     字体不会太小,排版合适,这套金庸印刷很有武侠气息哦
  •     金庸小说很棒的,孩子很喜欢看
  •     包装很赞,纸质很好,一直很喜欢金庸的书
  •     纸质很好。本事还附加了两个故事。快递很负责。
  •     书的质量很好,印刷也很不错
  •     很适合四五年级的孩子读
  •     价钱偏贵了。
  •     文字清晰,看着舒服,包装很实在,没有过多的花俏、!!
  •     买了这么多 也不送个券 打个折 也不便宜点
  •     现在正在看,还是以前在电视上看的。
  •     作品以少年游侠胡斐的经历为线索,讲述了一段精彩的武林故事。如果说郭靖是金庸笔下的“为国为民”的“侠”的理想的化身,胡斐则是金庸“锄强扶弱”的理想的化身。他可以为素不相识的一家三口打抱不平,不为所爱之人的求恳所动。
  •     掀起尘封的记忆,品味经典
  •     纸张用得太差劲了,哎!不能送人,自己看看吧
  •     是老版的内容,连插画都是。
  •     开始成为金庸迷!!好版本
  •     金大侠著作 值得孩子看看 抵制低头党的绝好武器
  •     帮同学买的,但看起来还不错
  •     正版图书,这个旧版好,很好很强大
  •     挺好,值得买来留念哈
  •     与原来想象的差很远,与正宗16开本的港本差太远
  •     不仅要看,还要拥有,呵呵
  •     还没开封。内容不用说,外观也很清新,非常喜欢。
  •     冲着经典去的,内容没得说。价格稍贵。
  •     之前看过几个版本的,这个版本不错,里面的自己很清晰
  •     初次网购,感觉不错。
  •     满意,还有插画,不错
  •     买过新版的,还是旧版的好!
  •     很好,正版,看着很舒服
  •     好的,不错的
  •     金庸收藏
  •     胡一刀列传
  •     可读性强,包装好
  •     错别字太多,也没什么错误·。
  •     支持唐家三少,这套书最终没有让我失望
  •     超级喜欢,温瑞安的四大名铺系列确实经典
  •     旨在收藏,你值得拥有
  •     好书,别有角度。
  •     仙剑陪伴着我一起长大,个人觉得还是藤萍的九宫舞等作品更好看
  •     我大爱金庸的小说,迫不及待等着第六本了!
  •     难怪哈~
    我追不动了,鼓掌 啪啪的响 。。。。。。人生是一场修为
  •     可惜书被坏蛋拿走了,但是武侠这我不大喜欢这个主角!
  •     只买了三部最最爱的,绝对的经典之作
  •     版面和装帧都不错,听他说还挺满意的。
  •     所以这本也应该不错吧。。。,这本书应该还好
  •     不是太喜欢仙剑的小说,寒鸦劫不错
  •     呜呜 不过书的质量不错,细细品味。会很佩服作者的文采。
  •     故事好看~~,倾泠月的书很不错
  •     但是现在震旦感觉也蛮不错的。打斗方式新颖。值得一看。。。,从另类的视角解读这本书
  •     语言诙谐幽默。,但是压破了!很可恨
  •     越到最后越糊涂,经典中的经典
  •     就是发货有点慢。,不过是时光的灰烬。
 

小说类PDF下载,武侠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