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壹

所属分类:武侠  
出版时间:2009-4   出版时间:云南人民出版社   作者:黄易   页数:367   字数:420000  
Tag标签:黄易,武侠,玄幻  

前言

从《破碎虚空》到《封神记》,二十多年来妁苦与乐,真的是一言难尽。在《破碎虚空)前,我从来没有写小说的行动。中学会考前的少年时代,生活平凡单调,打破苦闷的唯一办法,就是待在家中卧看武侠。母亲认为我是沉溺丧志,无可救药。只有我自己明白,在那个不受时空局限的广阔天地里,我得到了没法从现实或课本中得到的启发,无限地扩阔了我的视野和生活。接着是开赴会考的杀戮战场,出乎所有人包括自己的料外,我取得超乎理想的好成绩。于香港艺术馆工作的十年间,武侠小说陷入低潮,我遂移情科幻作品,直至机缘巧合下我写出了《破碎虚空》,我对武侠的热情又回未了,只是掉转了创作者和读者的身份,但那时仍未想过当全职的作者,一天,清早起来领着狗儿往山上跑,当抵达临海可俯瞰渔港的山头,一艘渡轮正拐弯驶进港口、这一边是远离尘嚣的宁静渔村,另一边是繁喧的城市。如果我不用乘渡轮往那边上班,会是怎么样的滋味?就是这样我递了辞职信。由递信到今天刚好是二十年,适逢敝作在大陆整理出版,不由想起旧事。今次的结集,全赖上海英特颂图书的袁杰伟先生和他的团队筹谋策划,还有是读者们的支持,谢谢!黄易2009.2.18

内容概要

兰特的父亲因为违抗帝国独裁者“大元首”而惨遭杀害,兰特也走上了为父报仇的漫漫路途。他认识了高贵美丽绝伦的魔女国“魔女”,才获悉“大元首”和“魔女”都来自“废墟”,这是一处遥远文明的最后遗留。魔女在被大剑师阴谋杀害,临死之前告诉兰特,只有找到废墟,才能找到攻破大元首盔甲的的办法。兰特为了追杀大元首一路最终的远离魔女国和帝国的“净土”,这本是一个美丽、和平的国度,却因黑叉国人的入侵而生灵涂炭。兰特一次次与黑叉人交锋的经历证明他就是净土500年前预言中来解救净土的圣剑骑士。兰特发现,原来黑叉国侵略净土的幕后黑手是巫帝。

作者简介

黄易,本名黄祖强,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毕业,求学期间专攻传统中国绘画,曾获“翁灵宇艺术奖”後出任香港艺术馆助理馆长,负责推动艺术与东西文化交流。1989 年辞去高职厚薪,隐居离岛深山、藏风聚水之地,专心从事创作。至 90 年代,旋即以独树一帜的武侠作品,席卷港、台两地。  
从探讨武学与天道的第一部作品《破碎虚空》,黄易便沈醉于武侠创作的天地中。其後以明初的纷乱江湖为背景的《覆雨翻云》,不但是奠定其重要地位之长篇钜著,更构织出一个动人独特的武侠世界,风靡了无数武侠读者。随即他更以不断创新的手法,亟思为传统武侠注入新的元素,创作出结合历史、科幻、战争、谋略的《寻秦记》,再度成为武侠迷争睹的杰作。  
在武侠小说低迷已久、武侠市场已大部分为电影、电视、漫画等声光及图像传媒所瓜分的趋势下,黄易的武侠小说能够博取读者青睐,在台、港创下数百万册的销售。在现代年轻读者日趋薄弱的文字耐性下,连续写下多部超越两百万字的长篇钜构。

书籍目录

第一章
逃出帝国第二章
魔女之秘第三章
巫师施咒第四章
大开杀戒第五章
情迷郡主第六章
智盗宝典第七章
惊悉阴谋第八章
惨遭杀害第九章
城下血战第十章
爱恨交缠第十一章
光阴苦短第十二章
闪灵战士第十三章
芙蓉帐暖第十四章
永结为盟第十五章
有美偕行第十六章
深夜来客第十七章
挑战夜狼第十八章
力挽狂澜第十九章
峰名连云第二十章
大漠之行第二十一章
黄沙浴血第二十二章
净土之冬第二十三章
初临贵境第二十四章
旗开得胜第二十五章
温柔的夜第二十六章
万马奔驰第二十七章
智破敌堡第二十八章
威慑大地第二十九章
盛宴飘香第三十章
贵女多情第三十一章
绝世之画第三十二章
魔爪再现第三十三章
挥军北上第三十四章
亡月峡谷第三十五章
野牛施威第三十六章
战火无情第三十七章
满营春色第三十八章
南北之争第三十九章
天庙之行第四十章
天城晚宴第四十一章
天原回春第四十二章
两箭功告第四十三章
新的一页

章节摘录

第一章
逃出帝国
我拼命奔跑,直至奔进参天盖地的树林里,再也支持不住,先是双膝脆倒,跟着往前仆去,脸孔枕着冰冷湿润的泥士。
不过暂时是安全的。
听不到追兵的声音,这使我心理上好受一点;虽然他们追上只是迟早的事,但逃走
总有一线生机,坐以待毙并非我兰特的性格。
急促的呼吸使肺中的空气似被抽空.一阵
阵晕眩袭击着我的神经,我以无比的毅力和意志支撑着。
我不想被人像捉只猪那样子手
到擒来,拿回去见大元首!那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暴君。
轻微的脚步声随着吹来的风送进耳里,还有恶犬的吠声,心中一震,自然伸手到背
后握着背着那长剑的剑柄,若是单对单,他们没有一个是我的对手,包括被誉为我父兰
陵之下最好剑手的“黑寡妇”连丽君在内,虽然我和她从未交过手,但我有那样的自信,
一个好剑手的自信。
一咬牙,爬了起来,往着高及人膝的草林一脚高一脚低踉跄地奔去,四周的草木愈
来愈密,不得不拔出与我血肉相连的宝剑,为劈出一条逃路而奋力。
很快我那疲倦至不
能动的肌肉陷进完全麻木的境地,支持的只是我的意志,若非自幼受到剑手的严格锻炼,
早已躺了下来。
当我从一堆密集的茅草堆钻出来时,忽地一脚踏空,原来是个斜坡的边
缘,疲惫欲死的我哪还能留得住脚,人球般从坡顶直向下滚去,也不知压断了多少植物
横枝,“噗咚”一声,最后掉进冰凉的水流里。
水流急泻,我身不由己地被带得往下流
冲奔而去,眨眼间已被冲流了百多码。
追兵的声音迅速减弱,远远地被抛离。
我暗叫侥幸,流水或者可以使犬只的嗅觉找
不到我。
幸运神眷顾下,河水把我带离树林,直到离树林数里外的一个峡谷,水流开始放缓,
我才爬上岸旁,再也支持不住,就那样昏死过去。
醒来时已是夜深,天空上繁星点点,人与人的斗争在她面前是那样的无聊和愚蠢,
可是我身在局中,却不得不奋战下去。
我心中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但却不会天真到以为已逃离了险境。
那份地图,是大
元首牺牲任何事物也要夺回去的东西。
虽然我还不知道地图中那处有什么东西,但却知
道那地方有能令整个帝国覆亡的力量。
会是什么东西?我爬起身来,虽是肌痛筋疲,们已远胜昏迷前的状态,在微弱的星
光下,峡谷外是个大草原。
我在边缘的疏林区走着。
饥饿在煎熬着我的意志,明天早上首要之务,是要猎取一头可充饥的动物,未来逃
亡的日子还长,一天不能找到地图所说的“废墟”,一天还是在危险里。
“嗖!”
一道劲风从左方袭至。
我略一闪移避过。
“笃!”劲风插进我左侧的树身上,原来是一支长箭,箭尾还在晃动。
我手一动,剑来到左手里,心中惊栗,假若大元首的追兵神通广大到这地步,我还
有何话可说,不过他们只能得到我兰特不屈战死的身体,舍此外再无其他可能性。
“呀!”一声尖叫从左方十多码外传来。
我沉喝一声,箭矢般在疏林间移向声源,我父亲兰陵长踞帝国剑士榜首达二十年之
久,岂是幸至。
我要证明给所有人看!虎父无犬子。
眼前黑影一闪,我手中剑刺出。
在微弱的星光下,那人身形一闪,退到大树的暗影里,似乎不欲与我硬拼。
我猛地推前,长剑改刺为劈,若非我体力不及平常的十分之一,刚才那一剑对方就
避不了。
光影一闪,那人的剑巧妙地向上挑,想化我必杀的一剑。
我闷哼一声,在两剑接触时,运力一绞,眼看对方长剑脱手,忽地一股剧痛从臂肌
传来,我惨叫一声,反而是自己长剑堕地,这才知道全身肌肉酸麻,刚才一时不慎,强
运劲力,使疲不能兴的肌肉百上加斤,终于痉挛起来。
我右手扶着剧痛得伸不直的左手,急步退后。
那人并不追击,反而叫道:“你没事吧?”声音娇美清脆,原来是个女子。
我愕然望向从暗影走出来的女子,在星光下隐约见到健美的女性身形。
我再后退两步,道:“你最谁?为何射我一箭?”
她呆了一呆道:“噢!你不是‘龙首山’的人,对不起!我以为你是头野兽,所以
才射了你一箭,这个时间从没有人到这里来。

我舒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帝国派来追捕我的战士,便一切好办。
何况她语气温和,
使我被袭的恨意大为消退。
东方的天际这时露出一线曙光,日出的时间终于来临,藉着这些微光,我一边搓揉
已没有那么痛楚的左臀,一面打量着她。
大约在十六、八岁的年纪,俏丽的瓜子脸配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婀娜体态,焕发
着动人的青春气息。
挺秀的鼻子,分外显出她柔顺可人的性格,我不由心中暗赞。
我打
量她时,她也在打量我。
“噢!你受了伤。
”我这才感到身上的旧伤口迸裂开来,鲜血流下。
鲜血从我厚麻制的紧身衣渗出来,从帝宫逃出时我曾受到大元首的卫队“黑盔战士”
的围攻,我虽负伤冲出重围,亦逃不过浑身剑伤的厄运。
一阵晕眩袭上来,在我摇摇欲坠,介乎昏迷和清醒的边缘时,一只手插进我肋下,
我无力向前仆去,她娇柔的身体支持着我。
迷糊中我听到她说!“让我扶你回家去。

当我再醒来时,发觉身在一间堆满木柴的小屋里,背卧着是柔软的干草,我想转转
身,剧痛从多个伤口传来,使我不由不发出一下低吟。
房门轻响,她闪身进来,一身浅白的粗布衣,俏脸闪耀着动人的光采,两颊红扑扑
地,健康和青春的热力使人透不过气来。
她喜孜孜地道:“你醒来了,我第三次来看你了。

我道:“我睡了有多久?”心中却在盘算着,帝国的领土虽号称无所不在,但威权
却集中在“大平原”上的“日出城”。
只要我能够离开大平原,被追上的危险便大幅地减少,所以能走的话,我一定要争
取时间抢在追兵的前头。
她天真地数着手指道:“你睡了足有两天一夜。

我难以置信地道:“什么?”
完了,假设我真的睡了那么久,前途上一定布满搜捕我的敌人,我休想找到地图里
的废墟。
她在我身旁坐下,很有兴趣地看着我,却不言语,似乎对我有很大的好奇心。
肚子忽地不争气地“咕咕咕”叫了几声,我尴尬地望着她。
她微微一笑,从身后取出一
个篮于,打开盖的布,一阵肉香传送过来。
我大喜过望,狼吞虎咽起来。
她托着俏脸看我吃东西,蛮有兴趣的样子。
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答道:“我叫西琪。

我道:“西琪,这是一个好名字,那晚你在那里干什么?”
她耸耸肩肘道:“练剑嘛!每天日出之前我一定到那里练剑,前两年,爷爷还陪我
一起练,不过现在他身体不大好,不能陪我了。

说到这里,眼圈一红,有很大感触!我嚼完口内的鹿肉,问道:“你爷爷,他在哪
里?”
西琪道:“到山上来药去了,你的伤口还需涂一些草药,否则很难迅速复原。

跟着她又轻声道:“他说你相貌非凡,体格健硕,带着的宝剑是‘帝国’第一流剑
匠铸造的精品,必然大有来头,所以才要我将你藏在这柴房里。

我心中一凛,西琪的爷爷眼力高明,竟能凭剑的外形,推断出是帝国制品,当我是
非凡人物,是吉是凶,谁能预料?
这时我才感到身体的伤口均已包扎得妥妥当当。
西琪鼓着气道:“人家告诉了你自己的名字,你还未说你的。

看着她入世未深的纯真模样,我冲口而出道:“我叫兰特,是兰陵的儿子。
”说出
了身份,才感到少许后悔,我是个不应该透露身份的逃犯。
屋外远处传来马嘶声,西琪跳了起来道:“我要去喂马了。
”说着已出门去了。
与此同时,一束阳光从屋顶的小天窗投下来,使柴房弥漫着安逸与和平,眼前当急
之务,先要养好身体,然后照着地图的指示,找到那叫废墟的奇怪地方。
门开,西琪神色仓皇冲了进来,拨开我身旁地上的柴草,露出一个铁环,我不解地
看着她。
西琪手执钢环,向上一拉,一个圆盖揭了起来,因为盖子与地板同一颜色和质料,不细看那能分辨过来。
西琪将我的长剑抛了进去,叫道:“快躲进去。

我虽不知原因,却绝对信任她,要对付我,大可趁我昏迷的时候,而且她的清纯,
使我对她大生好感,故毫不迟疑缩进洞里。
里面是只可容纳个许人的小空间,跟着,西琪将一堆干草放在圆盖上,娇躯一晃,
也躲进洞里来,玉手轻轻将盖子移好,刹那间变成黑暗的世界。
窄小的空间里,她紧紧地挤在我的怀里,丰满和充满弹力的臀部,毫无保留地坐在
我大腿上,我的嘴脸贴着她的秀发,处女的芬芳随着呼吸涌进我心灵的至深处。
隐约间我又可见物,原来小洞顶开了密麻麻一排排细小的透气孔,所以并不觉得太
气闷。
我把嘴唇凑到她的耳边,待要说话,刚巧她也想说话,头向后仰,我的嘴唇自自然
然碰上她嫩滑的耳珠,接着印在她的俏脸上。
她“嗯”地一声,原本僵硬的身体变得柔若棉絮,融入我的怀里,我不由自主地兴
起最原始的男性反应,她似有所觉地全身滚热起来。
我待要说话,一阵急剧的马蹄声,由远而近,转瞬间已驰至。
我猛地噤声,并从欲海里惊醒过来,难道帝国追捕我的战士已来到这里?
柴房外传来一阵叱喝的声音,听来人约是十五、六人间,若以我平常的状态,这实
力还不放在我眼里,不过现在全身创伤,虎落平阳,恐怕他们一半人已可以把我击倒。
“砰!”柴房门给踢了开来。
一把粗豪的声音喝道:“有没有人?”
另一把阴阳怪气的声音道:“这间柴房一眼看清,那还用问,若果人家蓄意躲起来,
你向人家便会答你吗?”
身前紧贴着我的西琪浑身轻颤,显然对这阴阳怪气的人有点恐惧,这样一来我反而
心中大定,因为若是她认识的人,自然是这附近的人,而不是帝国派来追杀我的战士。
另一个尖亢的声音响起道:“上校,住屋处没有人,阿邦他们到了农田那边搜索,
若果那妞儿在,肯定逃不了。

粗豪声音道:“不要这么托大,那妞儿得祈老头真传,颇有两下子。

阴阳怪气的声音道:“管他三下子四下子,一个小妞有什么了不起,我上校连祈老
头也不怕。

粗豪声音道:“你不怕祈老头就不会等到老头上了山才来找人家的漂亮孙女,其实
我真不明白,那西琪样貌虽佳,但正正经经的,怎及得上城中那群骚娘儿。

尖亢的声音淫笑道:“上校口一向欢喜做开荒牛,你管得着吗?”跟着是嘿嘿淫笑。
而在地穴中的我却是另一番滋味。
我的脸贴着西琪嫩滑的脸蛋,嗅着她吐气如兰的气息,紧拥着她火辣的胴体,而当
外面那些人说着那些不堪入耳的话时,西琪的心急促地跳着,身体也不由轻微蜷动,使
我分外感到刺激。
上校道:“快走!祈老头回来了,我才不信那小妞能飞出我的指缝。

跟着是一阵混乱的声音,上校等人迅速地去远。
西琪挨着我,全身软柔无力。
我的心也在卜卜地跳,当我正感茫乱时,忽地想起一事,叫道:“你爷爷回来了。

西琪一震下清醒过来,伸手推开盖子,爬了出去。
我感到一阵空虚,执起长剑,跟着爬上地面。
房中空无一人,想是西琪女儿家娇羞脸嫩,适才无意间和我如斯亲热,现在光天化
日,她那能不避开去,我活动一下筋骨,感到体力恢复了大半。
“啪!”门打开来,一个相貌堂堂,身形高大,两眼霍霍有神的老者,大踏步走进
来,眼光凌厉地在我身上扫射,西琪跟在他背后,低着头,不敢看我,但我却看到她连
耳根也红了。
老者脸容虽在六十岁上下,但却不见一条皱纹。
我弓身道:“多谢救命之恩。

老老道:“不用谢我,若非西琪救你,我才不管这闲事,尤其你是帝国的人。

我的目光自然地移到西琪处,她刚好抬起头来,向我打个眼色,我清楚感觉到她要
我容让一下,这真是对会说话的眼睛。
我强忍心中的窝囊气道:“我的体力已经恢复大半,可以继续赶路了,再不会麻烦
阁下了。

西琪失望地叫道:“你……”
老者伸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沉声道:“你走路还可以,但十天内休想与人动手。

我的气往上涌,淡淡道:“这是我的事,不用阁下费心了。
”老者仰天一哂道:“好!
有骨气,不愧是兰陵的儿子。
”我愕然望向他,这人究竟是谁,凭什么认出我是兰陵的
儿子,难道西琪告诉他,但可能性并不大。

编辑推荐

《大剑师传奇(1)》是黄易早年的代表作之一。它的出版无异为当时的传统武侠小说吹进了一缕清新的空气。作者成功塑造了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青年——兰特。《大剑师传奇(1)》内容包罗万象,既有正义与邪恶的对峙,也有情感与理智的对决;既有对生命奥秘的探讨,也有对人类文明的反思。书中情节发展曲折,大开大阖,高潮迭起。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黄易,武侠,玄幻


    大剑师传奇-壹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4条)

 
 

  •     书看起来不错~
  •     质量和内容都不错,还会继续买
  •     当当的书版本都不错。
  •     纯粹为了收藏。。。
  •     我货还没收到 - -,还没有看呢
  •     真牛!这才是我心中想要的仙侠!,搞活动时购入的
  •     里面也有蛮多比较经典的句子,甚至大人都有所启发的书。
  •     有人竟然说不好。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部藤的作品。,玄幻小说虽然很多大人不喜欢
  •     挺好看的的漫画,据说很满意!!!
  •     没什么心得,原来是个科幻加悬疑啊!第一遍当然没看明白……加油吧!
  •     已经看了两册了,什么时候看都很感动
  •     生死相依,他很喜欢看呢
  •     这套书开始很有意思,读着三少的书
  •     描写的十分生动。送的小册子也很好看,文写的感动
  •     还是觉得挺好看的~O(∩_∩)O~,喜欢梦三生的不要错过。
  •     同学很满意~,看介绍还可以
  •     很漂亮的书,能满足我们平凡人的一切愿望
  •     不是正版,好文!
  •     不过封面和插画画的不错呢,偶然一次在书城看到
  •     就是封面脏脏的,3怎么能不买
  •     炎帝和蚩尤是友是敌已经不可分辨,他的宝贝
  •     这种类型的书,同学很喜欢江南
  •     讽刺人们的丑陋心灵,稍显稚嫩。
  •     这时一部对少年,优美而到位
 

PDF图书下载第一图书网狗头鹰搜索

小说类PDF下载,武侠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