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山伯爵(上下)

所属分类:世界名著  
出版时间:2009-6   出版时间:三秦   作者:大仲马   页数:329   译者:李玉民  
Tag标签:大仲马  

内容概要

  《基督山伯爵》(上下名家名译双色插图青少版)是法国著名作家大仲马的代表作之一,是其最优秀和拥有读者最多的一部通俗小说。作品讲述了拿破仑“百日政变”前夕,青年水手唐代斯遭告密而被陷害入狱,越狱后化名基督山伯爵报恩复仇的离奇故事:揭露了法国七月王朝时期一些上层人物的罪恶发迹史,暴露了复辟王朝时期法国司法制度的黑暗,同时宣扬了大仲马所主张的社会哲理:赏善罚恶。小说一发表即引起空前轰动,先后被译成几十种文字在各国出版,法、美等国还多次将其改编成戏剧和电影搬上舞台和银幕。

作者简介

  大仲马(Alexandre Dumas 1802~1870)是法国19世纪积极浪漫主义作家,他自学成才,主要以小说和剧作著称于世。他是个罕见的多产作家,他一生写了八十八个剧本,小说作品的数量有三百多卷。大仲马信守共和政见,反对君主专政。代表作有:《三个火枪手》、《基督山伯爵》、《铁面人》、《双雄记》等。

书籍目录

第一章 驶抵马赛港第二章 父与子第三章 卡塔朗村人第四章 密谋第五章 订婚宴第六章 代理检察官第七章 审讯第八章 伊夫狱堡第九章 婚宴之夜第十章 杜伊勒里宫的小书房第十一章 科西嘉的魔怪第十二章 老子与儿子第十三章 百日第十四章 愤怒的囚犯和疯狂的囚犯第十五章 三十四号和二十七号第十六章 一位意大利学者第十七章 神甫的牢房第十八章 财宝第十九章 第三次发病第二十章 伊夫狱堡墓地第二十一章 蒂布兰岛第二十二章 走私者第二十三章 基督山岛第二十四章 光彩夺目第二十五章 陌生人第二十六章 加尔桥客栈第二十七章 叙述第二十八章 监狱档案第二十九章 莫雷尔公司第三十章 九月五日第三十一章 意大利——水手辛伯达第三十二章 梦幻醒来第三十三章 罗马强盗第三十四章 显露身形第三十五章 槌击死刑第三十六章 罗马狂欢节第三十七章 圣·塞巴斯蒂安地下墓穴第三十八章 约会第三十九章 宾客第四十章 早午餐第四十一章 引荐第四十二章 贝尔图齐奥先生第四十三章 欧特伊别墅第四十四章 家族复仇第四十五章 血雨第四十六章 无限信贷第四十七章 银灰花斑马第四十八章 唇枪舌剑第四十九章 海蒂第五十章 莫雷尔一家第五十一章 皮拉姆斯和西斯贝第五十二章 毒药学第五十三章 魔鬼罗贝尔第五十四章 债券的涨跌第五十五章 卡瓦尔坎蒂少校第五十六章 安德烈亚·卡瓦尔坎第五十七章 苜蓿园第五十八章 努瓦蒂埃·德·维尔福先生第五十九章 遗嘱第六十章 快报第六十一章 治睡鼠偷桃之法第六十二章 幽灵第六十三章 晚宴第六十四章 乞丐第六十五章 夫妻争吵第六十六章 婚事第六十七章 检察官的办公室第六十八章 夏日舞会第六十九章 调查第七十章 舞会第七十一章 面包和盐第七十二章 德·圣一梅朗夫人第七十三章 诺言第七十四章 维尔福家族的墓室第七十五章 会议纪要第七十六章 小卡瓦尔坎蒂的进展第七十七章 海蒂第七十八章 约阿尼纳来信第七十九章 柠檬汁第八十章 指控第八十一章 歇业的面包铺老板的房间第八十二章 夜盗第八十三章 上帝之手第八十四章 博尚第八十五章 旅行第八十六章 审判第八十七章 挑衅第八十八章 侮辱第八十九章 夜第九十章 决斗第九十一章 母与子第九十二章 自杀第九十三章 瓦朗蒂娜第九十四章 真情吐露第九十五章 父与女第九十六章 婚约第九十七章 上路前往比利时第九十八章 钟瓶旅馆第九十九章 法律第一00章 幽灵第一0一章 洛库斯特第一0二章 瓦朗蒂娜第一0三章 马克西米连第一0四章 丹格拉尔的签字第一0五章 拉雪兹神甫公墓第一0六章 分财第一0七章 狮穴第一0八章 法官第一0九章 重罪法庭第一一0章 起诉书第一章 赎罪第一一二章 起程第一一三章 往事第一一四章 佩皮诺第一一五章 路奇-王霸的菜单第一一六章 饶恕第一一七章 十月五日

章节摘录

  第五章
订婚宴  翌日天朗气清,纯洁光艳的朝阳冉冉升起,那嫣红的霞光把波巅浪尖染成红宝石色。
  婚宴就摆在雷泽夫这家餐馆的二楼。
  尽管定在正午开宴,但是有些客人急不可耐,十一点刚过就拥在这条走廊上。
他们全穿上最漂亮的衣裳,来向未婚夫妇贺喜。
  工夫不大,莫雷尔先生来了。
他走进餐厅,立即受到“法老号”水手们的热烈鼓掌欢迎。
在他们看来,船主的光临就证实了唐代斯要当船长的传闻。
船上这些忠厚的人特别喜爱唐代斯,因此感谢船主的选择,庆幸东家的决定恰巧符合他们的愿望。
  埃德蒙衣着朴素,仍穿那套半军半民的商船海员制服,但是在他未婚妻的喜悦和美貌的衬托下,他更显得容光焕发。
  梅色苔丝光艳照人。
明眸赛似乌玉,芳唇好比珊瑚,就像塞浦路斯或凯奥斯的希腊女郎。
  菲尔南坐不安席,稍微听见点声响便浑身一抖,他不时擦擦额头,那上面沁出的大汗珠,犹如一场暴风雨先行的雨点。
  “朋友们,”唐代斯说道,“两点半钟的时候,马赛市长在市政大厅接待我们。
现在是一点一刻了,因此我讲再过一个半小时,梅色苔丝就称为唐代斯夫人,恐怕错不了哪儿去。
  “明天早晨,我动身去巴黎。
往返各用四天,再花一天工夫办好托付给我的事,三月一日就回来,第二天正式请大家喝喜酒。
”  不久又能来赴盛宴,大家情绪顿时高涨,欢腾之声倍增,人声鼎沸。
  菲尔南苍白的脸色似乎传给了丹格拉尔。
看样子菲尔南已经半死不活,酷似在油锅里受刑的恶鬼。
他是首先离席的一个。
  菲尔南似乎在躲避丹格拉尔,但丹格拉尔却凑上前去;这时,卡德鲁斯也走到那个角落。
  “老实说,”卡德鲁斯说道,他因唐代斯意外交了好运而在心中萌发的妒恨情绪,已经被唐代斯的热情款待,尤其被庞菲勒老爹的好酒给化解了,“老实说,唐代斯是个可爱的小伙子,我看着他坐在未婚妻的身边,心里不禁嘀咕:你们昨天密谋,若是真给他搞个恶作剧,那就太遗憾了。
”  “你这不瞧见了吗,”丹格拉尔答道,“那事说完就算了,没有下文。
”  丹格拉尔一直注视着坐在窗台上的菲尔南,这时见他惶恐地睁大眼睛,抽筋似的腾地站起来,随即又一屁股坐到原来的位置上。
几乎同时,楼梯里传来响动:咚咚的沉重脚步、嘈杂的人语,夹杂兵器的撞击声,盖住了宾客的喧闹,引起大家的注意;餐厅尽管沸反盈天,却立时静下来,一片令人不安的气氛。
  餐厅门随即被推开,一个身披绶带的警官走进来,后面跟着一名下士带领的四名携枪的士兵。
  宾客们由不安进而恐慌了。
  “怎么回事?”莫雷尔先生认识这个警官,便迎上去,说道,“先生,一定是误会了。
”  “如果是误会,莫雷尔先生,”警官答道,“请相信那很快就能澄清。
此刻,我奉命来抓人。
诸位先生当中,哪个是埃德蒙·唐代斯?”  “我就是,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埃德蒙·唐代斯,”警官又说,“以法律的名义逮捕您!”  “逮捕我!”埃德蒙的脸微微变色,又问道,“请问凭什么逮捕我?”  “无可奉告,先生,预审时您就清楚了。
”  “哦!这是怎么回事?”卡德鲁斯皱起眉头,质问佯装惊讶的丹格拉尔。
  “我怎么知道昵?”丹格拉尔说,“我跟你一样,看着眼前发生的情况,简直怪得很,莫名其妙。
”  卡德鲁斯扫视周围,却不见菲尔南了。
于是,前一天的整个情景,极为清晰地在他脑海中浮现。
  “哼!哼!”他声音嘶哑地说,“丹格拉尔,您昨天说是开玩笑,这就是那玩笑的下文吧?果真如此,那么干出这种事的人准得倒霉,因为这太缺德了。
”  “绝不是我,”丹格拉尔提高嗓门争辩,“当时你醉了,什么也没有看见。
”  “菲尔南在哪儿?”卡德鲁斯问道。
  “我怎么知道!”丹格拉尔回答,“大概忙他的事去了。
唉,咱们管他哪儿去了,还是来照顾这些伤心的可怜人吧。
”  就在他们说话这工夫,唐代斯面带微笑地说道:“诸位请放心,也许不用走到牢房门口,误会就能解释清楚了。
”  警官走在前面,唐代斯由士兵押着下了楼。
  “你们在这儿等着我,”船主说,“我找一辆马车,立刻进城,有了消息就回来告诉你们。
”  这时菲尔南已经回来,他倒了一杯酒喝下去,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就是他干的。
”卡德鲁斯一直盯着这个卡塔朗青年,对丹格拉尔说道。
  过了一阵工夫,一个待在走廊前头的客人嚷道:“先生们,来了一辆车!哎!是莫雷尔先生回来啦!”  梅色苔丝和老唐代斯冲下楼,在门口迎到莫雷尔先生,只见他面无血色。
  “怎么样?”他们异口同声地问道。
  “唉,朋友们!”船主摇摇头答道,“事情比我们想的要严重。
”  “噢!先生,”梅色苔丝高声说,“他没有罪呀!”  “这我相信,”莫雷尔先生又说,“可是有人控告他是波拿巴党徒。
”  梅色苔丝惊叫一声,老唐代斯也一下子倒在椅子上。
  “哼!”卡德鲁斯低声说,“您把我骗了。
我要把情况全告诉他们。
”  “住嘴,不要命啦!”丹格拉尔抓住他的手臂,恶狠狠地说,“小心你自己的脑袋;谁告诉你唐代斯就真的没有罪呢?船在厄尔巴岛停靠过,他还上了岸,在费拉约港待了一整天。
假如在他身上搜出会牵连他的信件,那么替他说话的人就要算作他的同谋。
”  卡德鲁斯凭着自私的本性,当即领会到这话的分量;他充满恐惧,本来他跨进一步,现在却要后退两步。
  “那就等着瞧吧。
”他咕哝道,“等着瞧吧,丹格拉尔,咱们两个要倒霉的!”  “要有人倒霉,那也准是真正的罪人,而真正的罪人是菲尔南,并不是咱们。
”  “阿门!”卡德鲁斯念了一声。
他略一示意,同丹格拉尔分手,便朝梅朗林荫路走去。
  “好极啦!”丹格拉尔心中暗道,“事态的发展不出我所料。
”  第六章代理检察官  就在这同一天,同一时刻,还举行了一个订婚喜宴,那是在巨流街美杜莎喷泉对面的一座普热建造的贵族古宅中,但宾客却不是普通百姓、水手和士兵,而是马赛城的头面人物。
  席间谈笑风生,全是当时的热门话题,而情绪尤为激烈,言辞尤为生动而刻薄。
  在这些人看来,雄踞世界、称霸一时的皇帝,现在沦为厄尔巴小岛的君主,他永远失去了法兰西,永远失去了帝位。
这一群保王党人如此欢欣鼓舞地庆幸的不是这个人的倒台,而是一种准则的毁灭;庆幸的是他们从噩梦中醒来,又重新开始生活了。
  一位佩戴圣路易十字章的老者站起来,举杯祝国王路易十八身体健康,他就是德·圣一梅朗侯爵。
宾主喧扰,纷纷以英国的祝酒方式举起杯,妇女则从各自的花束撕下花瓣,撒满了餐桌。
这种热情洋溢的气氛还真有几分诗意。
  德·圣一梅朗侯爵夫人也开了腔:“哼!那些革命党徒,他们现在若是在场,就不能不承认,我们才是真心忠君报国;反之,他们朝拜的却是初升的太阳.以便乘机发财,夺走我们的产业。
我讲得对不对呀,德·维尔福?”  “请原谅,母亲,”一位美丽的金发姑娘说道,她那毛茸茸的明眸在珠光水流中荡漾,“我让德·维尔福先生陪了一会儿,现在让他陪您。
德·维尔福先生,我母亲跟您说话呢。
”  “我愿意回答夫人的话,”德·维尔福先生答道,“不过,刚才我没昕清楚,夫人能否再问一遍。
”  “好,就饶你了,蕾妮,”侯爵夫人说着,深情地微微一笑。
“哦,维尔福,刚才我说,波拿巴分子根本没有我们这种信念、我们这种热忱,也没有我们这种忠心。
”  “唔!夫人,他们没有这些品德,至少有另外一样,那就是狂热。
拿破仑可谓西方的穆罕默德;所有那些野心勃勃的无能之辈,不仅把他视为立法者和头领,还把他视为一种象征,即平等的象征。
”  “你不觉得吗?维尔福,你这话远远就能嗅出革命的气味。
但我并不怪你,既然是一个吉伦特党人的儿子,身上总难免留点那种特色。
”  维尔福的额头立刻涨得通红,他答道:“我本人不仅摈弃了家父的政治观点,也放弃了他的姓氏。
家父从前是,或许现在还是波拿巴分子,而我却是保王党人;他叫他的努瓦蒂埃,而我却叫德·维尔福。
”  “嗯,好吧,”侯爵夫人说道,“不过千万不要忘记,维尔福,我们在陛下面前为你担保,陛下才俯允不咎既往(她伸出手让维尔福吻一下),同样,我应你的恳求才不再计较。
然而你要注意,一旦叛逆分子落入你的手掌,你就该想一想,众目睽睽注视你,因为大家都知道,你的家庭可能同那些叛逆分子有干系。
”  “唉!”维尔福答道,“我的职业,尤其我们所处的时代,都促使我执法严厉,我也一定严惩不贷。
我已经对几名政治犯提起了公诉,在这方面经受了考验。
”  正好这时,一名贴身仆人走进来,附耳对他说了几句话。
维尔福道歉离席,过了片刻又回来,只见他面含微笑,喜形于色。
  “打扰您是什么缘故呢,先生?”美丽的年轻姑娘问道,颇露不安的神色。
  “看来,确实发现了波拿巴党的一起小小的阴谋。
这是告发信。
”  维尔福念道:  检察官先生:  王室和教会的一位友人特此报告,有一个名叫埃德蒙·唐  代斯的人,系“法老号”船大副;该船自士麦那返航,中途  在那不勒斯和费拉约港停靠,今天早晨抵港。
此人受缪拉指  使,将一封信送交窃国大盗,又受窃国大盗差遣,要将一封信  送交巴黎的波拿巴逆党组织。
  逮捕其人即可缴获罪证,这封信他不带在身上,即藏在  他父亲家中,或在“法老号”船舱室里。
  “可是,”蕾妮说,“这只不过是一封匿名信,还不是给您的,而是给检察官先生的。
”  “不错,然而检察官先生不在,他的秘书收到这封信,受命拆开,接着派人找我,却没有找到,于是下令抓人。
”  “这么说,那个罪犯抓起来了。
”侯爵夫人说道。
  “应当说被告。
”蕾妮订正说。
“那个可怜的人在哪儿?”  “在法院。
”  “去吧,朋友,”侯爵说道,“别处等着你给国王办事,就不要和我们在一起疏忽公务。
去为国王效力吧。
”  “噢!德·维尔福先生,”蕾妮双手合十说道,“今天是您订婚的日子,您要宽大为怀。
”  维尔福绕过餐桌,走到年轻姑娘的座位跟前,俯在椅背上说道:  “请放心吧,蕾妮,看在您的爱情分上,我一定采取宽大的态度。
”  蕾妮报以最甜美的微笑,于是,维尔福心怀天堂离开了。
  第七章审讯  维尔福刚一离开餐厅,就换上对同胞手握生杀大权之人的那副威严神态。
这位代理检察官现在春风得意,踌躇满志;前途的唯一障碍,是他父亲附逆的那段历史,他要是不能彻底决裂,势必毁掉他的前程;除此之外,他已经相当殷富,才二十七岁就在司法部门身居要职,又即将娶一位如花似玉的闺秀为妻。
诚然,他对这位姑娘并不痴情,而是爱得很有理智,但他把一个代理检察官所能有的情感,毕竟全部奉献给她了。
他的未婚妻德·圣一梅朗小姐美貌出众,出身于深得朝廷宠幸的世家;而侯爵夫妇又别无子女,他们的权势只能全部用来栽培自己的女婿;再者,女方还给丈夫带来五万银币的嫁妆,并可望有朝一日再得到一宗五百万的遗产。
“可望”这一残忍的字眼是媒人杜撰出来的。
  维尔福沿着中心大街拐进法院街的时候,看见一个人似乎在路上等他,并上前同他打招呼:此人就是莫雷尔先生。
  “哎!德·维尔福先生!”这个忠厚的人看见代理检察官,立即嚷道,“我真高兴碰见您。
您想想看,竟然发生一个天大的误会:我船上的大副埃德蒙·唐代斯,刚刚被抓起来了。
我愿意在您面前,真心诚意地替他担保。
”  “先生,您完全可以放心。
如果他是清白无辜的,那么您来找我主持公道,肯定不虚此行;反之,如果他确实有罪,那么我就要履行职责了。
要知道,先生,我们处于一个困难时期,有罪不罚,势必开一个危险的先例。
”  维尔福说到这里,已经到了家门,是一座同法院毗邻的宅第。
他冷冰冰而又不失礼地向船主点点头,便气宇轩昂地走进去,把个可怜的船主丢在原地,呆若木鸡。
  维尔福穿过前厅,瞥了唐代斯一眼,接过一名警官递上来的一包材料,吩咐一句便进去了:“把犯人带进来吧。
”  维尔福一面听唐代斯讲述,一面注视他那张和善而坦率的面孔,又渐渐忆起蕾妮的话:蕾妮还不知被捕的是什么人,就请求他宽大处理。
这位代理检察官跟罪行和罪犯打交道已有经验,觉得唐代斯每句话都表明他是无辜的。
  “对,对,”维尔福咕哝道,“我觉得你句句讲的是实话,你即使犯了罪,也是由于失慎,就连失慎也情有可原,因为是执行船长的命令。
现在,把你从厄尔巴岛带来的那封信交出来,再向我保证一传讯你就到,然后你就可以去见你的朋友了。
”  ……

媒体关注与评论

  大仲马的长篇故事始终受到喜欢历史的神奇性的读者赞赏。  ——【法】布吕奈尔    大仲马之于小说,犹如莫扎特之于音乐,已达艺术的顶峰。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无人能超越大仲马的小说和剧本。  ——【英】萧伯纳

编辑推荐

  《基督山伯爵(上下名家名译双色插图青少版)》是最优秀和拥有读者最多的一部通俗小说。阅读《基督山伯爵(上下名家名译双色插图青少版)》最大的收获是培养正义感。《基督山伯爵(上下名家名译双色插图青少版)》是各界公认的优秀译本,由国内外享有盛誉的翻译家翻译。书中双色精美插图营造轻松阅读氛围,注音、注释使阅读无障碍。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大仲马


    基督山伯爵(上下)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0条)

 
 

  •     但是本来就是想买来收藏的,送货速度快
  •     太值了,多年以前在图书馆读过。这次买来一本读
  •     成长吧,开篇即被吸引住
  •     翻译的挺好的,订单上有显示买了
  •     比较奇怪。,喜欢大仲马在作品
  •     孩子非常喜欢,希望这个假期能读完。
  •     无论从情节或是文笔来看,书也很好。看得很过瘾。
  •     很经典的版本,比较精美的一套书。只是我买的这套没我买的《基督山伯爵》那套书的纸张好
  •     不错的一本书,很经典
  •     书不错,有勒的痕迹。
  •     待退休时可以看,书的质量、翻译不错。故事部分内容离奇
  •     就是翻译不给力,累呀
  •     有值得回味的地方。,书很不错的说
  •     只好看中文了。看国外名著最苦恼的是记不住人名,属于残品。
  •     如此低价格收藏,一直在努力收齐呢。
  •     我很久就想买了,名著就是名著
  •     以前只是听说没有看过,非常满意
  •     买回来收藏,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书的装订纸张感觉可以再好一点
  •     就像唐太斯的狱友神甫所说的,现在终于入手了 哈哈哈
  •     字清晰,穿插了一些饮食知识(当然是大仲马自己的知识和理解)
 

PDF图书下载第一图书网

小说类PDF下载,世界名著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