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滨孙飘流记

所属分类:世界名著  
出版时间:2008-1   出版时间:译林出版社   作者:丹尼尔·笛福   页数:267   译者:郭建中  
Tag标签:小说,英国,历险,外国文学,笛福,英国文学  

前言

  译林出版社通知我要再版《鲁滨孙飘流记》,问我要不要修改。我一口答应要修改。一是因为该书自1996年出版后,我自己发现了一些疏漏和不妥之处;二是近年来我对译文的归化和异化问题有了一些新的看法。因此,这次再版,为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修改机会。  我在原译本《译序》中谈到我翻译此书所遵循的基本原则:“既要以严肃认真的态度对待这部文学名著,又要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述一个冒险故事。”这次修订,还是依据这个原则。但修订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对一些疏漏和不妥之处加以补充和修改,同时使语言更加口语化;二是用通顺的语言尽可能保留异国的文化内涵。  关于第二点,我想略作说明。目前,我国翻译界对归化和异化问题正进行着热烈的讨论。这一讨论,是直译和意译争论的延伸和深入,但在讨论中有些论者往往又把归化和异化的概念与直译和意译的概念相混淆。如果我们把直译和意译的概念仅限于语言形式的转换(transtbrxnation),而把归化和异化的概念仅限于文化的移植(transfer),那么,我们就可以用通顺的语言传达出异国的情调,而不一定要同时“保留原文的语言和文化的差异”(Venuti关于异化的定义)。也就是说,语言的异化与文化的异化,不一定要“捆绑”在一起。  我认为,这一原则尤其适合于翻译像《鲁滨孙飘流记》这样的文学名著。因为,如《译序》中所指出的,在当时它只是一部畅销小说,因此,译文的文字也应该通俗易懂,所以译文应该保留原文通俗易懂的文风,运用归化的语言;但正因为是翻译小说,所以,要尽可能地保留异国的情调和文化的差异。所以,我这次修改时,一是把度量衡制完全恢复了原文中的英制;二是尽可能地保留了原文的比喻。例如,当鲁滨孙从海盗那儿逃出来时,把同行的那个摩尔人丢到海里,书中是这样描写的:“He rise immediately,for he swam like a coyk.”我原来是这样翻译的:“这个摩尔人是个游泳高手,一下子浮出海面……他在水里像条鱼,游得极快。”现在我保留原文“like a cork”的比喻,改译成:“这个摩尔人像钓鱼杆上的软木浮子,一下子就浮出海面。”  但是,我在译文语言的使用上,还是尽可能地归化。例如,鲁滨孙在刚流落荒岛时想到:“All evils are to be considered with the good that is in them,and with what worse attends them.”这句话一般都直译为:“当我们遇到坏事的时候,我们应当考虑到其中所包含的好事,同时也应当考虑到更坏的情况。”我把这一句话译成:“我怎么不想想祸福相倚和祸不单行的道理呢?”  这次修订时,我夫人陆平女士以读者的目光,先把我的原译本仔仔细细地读了一遍,提出了许多修改的意见。然后,我再对照原文进行修改。因此,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她。因为,许多问题译者自己往往是难以发现的。  我也要感谢译林出版社的同仁们给我这次修订的机会。  尽管如此,修订本中肯定还存在许多不足之处,企望海内外读者和专家指正!

内容概要

  《译林名著精选?鲁滨孙飘流记(插图本)》讲述了鲁滨孙的离奇遭遇。鲁滨孙听从内心的冲动,不顾父母的劝阻,执意航海,后来遭遇海难,只身流落荒岛,整整在荒岛上生活了二十八年。为了能在荒岛上生存下来,鲁滨孙发挥个人的全部心力才智,修筑堡垒、兴建别墅、开辟粮田、种植葡萄、圈养山羊、驯养鹦鹉、枪扫野人、掠来家仆,征服了蛮荒的自然,把荒凉幽僻的海岛变成了人间乐园。

章节摘录

  一六三二年,我生在约克市一个上流社会的家庭。
我们不是本地人。
父亲是德国不来梅市人。
他移居英国后,先住在赫尔市,经商发家后就收了生意,最后搬到约克市定居,并在那儿娶了我母亲。
母亲娘家姓鲁滨孙,是当地的一家名门望族,因而给我取名叫鲁滨孙?克罗伊茨内。
由于英国人一读“克罗伊茨内”这个德国姓,发音就走样,结果大家就叫我们“克罗索”,以致连我们自己也这么叫,这么写了。
所以,我的朋友们都叫我克罗索。
  我有两个哥哥。
大哥是驻佛兰德的英国步兵团中校。
著名的洛克哈特上校曾带领过这支部队。
大哥是在敦刻尔克附近与西班牙人作战时阵亡的。
至于二哥的下落,我至今一无所知,就像我父母对我后来的境况也全然不知一样。
  我是家里的小儿子,父母亲没让我学谋生的手艺,因此从小只是喜欢胡思乱想,一心想出洋远游。
当时,我父亲年事已高,但他还是让我受了相当不错的教育。
他曾送我去寄宿学校就读,还让我上免费学校接受乡村义务教育,一心一意想要我将来学法律。
但我对一切都没有兴趣,只是想航海。
  我完全不顾父愿,甚至违抗父命,也全然不听母亲的恳求和朋友们的劝阻。
我的这种天性,似乎注定了我未来不幸的命运。
  我父亲头脑聪明,为人慎重。
他预见到我的意图必然会给我带来不幸,就时常严肃地开导我,并给了我不少有益的忠告。
一天早晨,他把我叫进他的卧室;因为,那时他正好痛风病发作,行动不便。
他十分恳切地对我规劝了一番。
他问我,除了为满足我自己漫游四海的癖好外,究竟有什么理由要离弃父母,背井离乡呢?在家乡,我可以经人引荐,在社会上立身。
如果我自己勤奋努力,将来完全可以发家致富,过上安逸快活的日子。
他对我说,一般出洋冒险的人,不是穷得身无分文,就是妄想暴富;他们野心勃勃,想以非凡的事业扬名于世。
但对我来说,这样做既不值得,也无必要。
就我的社会地位而言,正好介于两者之间,即一般所说的中间地位。
从他长期的经验判断,这是世界上最好的阶层,这种中间地位也最能使人幸福。
他们既不必像下层大众从事艰苦的体力劳动而生活依旧无着;也不会像那些上层人物因骄奢淫逸、野心勃勃和相互倾轧而弄得心力交瘁。
他说,我自己可以从下面的事实中认识到,中间地位的生活确实幸福无比;这就是,人人羡慕这种地位,许多帝王都感叹其高贵的出身给他们带来的不幸后果,恨不得自己出生于贫贱与高贵之间的中间阶层。
明智的人也证明,中间阶层的人能获得真正的幸福。
《圣经》中的智者也曾祈祷:“使我既不贫穷,也不富裕。
”  他提醒我,只要用心观察,就会发现上层社会和下层社会的人都多灾多难,唯中间阶层灾祸最少。
中间阶层的生活,不会像上层社会和下层社会的人那样盛衰荣辱,瞬息万变。
而且,中间地位不会像阔佬那样因挥霍无度、腐化堕落而弄得身心俱病;也不会像穷人那样因终日操劳、缺吃少穿而搞得憔悴不堪。
唯有中间地位的人可享尽人间的幸福和安乐。
中等人常年过着安定富足的生活。
适可而止,中庸克己,健康安宁,交友娱乐,以及生活中的种种乐趣,都是中等人的福份。
这种生活方式,使人平静安乐,怡然自得地过完一辈子,不受劳心劳力之苦。
他们既不必为每日生计劳作,或为窘境所迫,以至伤身烦神;也不会因妒火攻心,或利欲薰心而狂躁不安。
中间阶层的人可以平静地度过一生,尽情地体味人生的甜美,没有任何艰难困苦;他们感到幸福,并随着时日的过去,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这种幸福。
  接着,他态度诚挚、充满慈爱地劝我不要耍孩子气,不要急于自讨苦吃;因为,不论从人之常情来说,还是从我的家庭出身而言,都不会让我吃苦。
他说,我不必为每日生计去操劳,他会为我作好一切安排,并将尽力让我过上前面所说的中间阶层的生活。
如果我不能在世上过上安逸幸福的生活,那完全是我的命运或我自己的过错所致,而他已尽了自己的责任。
因为他看到我将要采取的行动必然会给我自己带来苦难,因此向我提出了忠告。
总而言之,他答应,如果我听他的话,安心留在家里,他一定尽力为我作出安排。
他从不同意我离家远游。
如果我将来遭遇到什么不幸,那就不要怪他。
谈话结束时,他又说,我应以大哥为前车之鉴。
他也曾经同样恳切地规劝过大哥不要去佛兰德打仗,但大哥没听从他的劝告。
当时他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决意去部队服役,结果在战场上丧了命。
他还对我说,他当然会永远为我祈祷,但我如果执意采取这种愚蠢的行动,那么,他敢说,上帝一定不会保佑我。
当我将来呼援无门时,我会后悔自己没有听从他的忠告。
  事后想起来,我父亲最后这几句话,成了我后来遭遇的预言;当然我相信我父亲自己当时未必意识到有这种先见之明。
我注意到,当我父亲说这些话的时候,老泪纵横,尤其是他讲到我大哥陈尸战场,讲到我将来呼援无门而后悔时,更是悲不自胜,不得不中断了他的谈话。
最后,他对我说,他忧心如焚,话也说不下去了。
  我为这次谈话深受感动。
真的,谁听了这样的话会无动于衷呢?我决心不再想出洋的事了,而是听从父亲的意愿,安心留在家里。
可是,天哪!只过了几天,我就把自己的决心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简单地说,为了不让我父亲再纠缠我,在那次谈话后的好几个星期里,我一直远远躲开他。
但是,我并不仓促行事,不像以前那样头脑发热时想干就干,而是等我母亲心情较好的时候去找了她。
我对她说,我一心想到外面去见见世面,除此之外我什么事也不想干。
父亲最好答应我,免得逼我私自出走。
我说,我已经十八岁了,无论去当学徒,或是去做律师的助手都太晚了。
而且,我绝对相信,即使自己去当学徒或做助手,也必定不等满师就会从师傅那儿逃出来去航海了。
如果她能去父亲那儿为我说情,让他答应我乘船出洋一次,如果我回家后觉得自己并不喜欢航海,那我就会加倍努力弥补我所浪费的时间。
  我母亲听了我的话就大发脾气。
她对我说,她知道去对父亲说这种事毫无用处。
父亲非常清楚这事对我的利害关系,决不会答应我去做任何伤害自己的事情。
她还说,父亲和我的谈话那样语重心长、谆谆善诱,而我竟然还想离家远游,这实在使她难以理解。
她说,总而言之,如果我执意自寻绝路,那谁也不会来帮助我。
她要我相信,无论是母亲,还是父亲,都不会同意我出洋远航,所以我如果自取灭亡,与她也无关,免得我以后说,当时我父亲是不同意的,但我母亲却同意了。
  尽管我母亲当面拒绝了我的请求,表示不愿意向父亲转达我的话,但事后我听说,她还是把我们的谈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父亲。
父亲听了深为忧虑。
他对母亲叹息说,这孩子要是能留在家里,也许会很幸福的;但如果他要到海外去,就会成为世界上最不幸的人,因此,说什么他也不能同意我出去。
  只过了一年光景,我终于离家出走了,而在这一年里,尽管家里人多次建议我去干点正事,但我就是顽固不化,一概不听,反而老是与父母亲纠缠,要他们不要那样反对自己孩子的心愿。
有一天,我偶然来到赫尔市。
当时,我还没有私自出走的念头。
但在那里,我碰到了一个朋友。
他说他将乘他父亲的船去伦敦,并怂恿我与他们一起去。
他用水手们常用的诱人航海的办法对我说,我不必付船费。
这时,我既不同父母商量,也不给他们捎个话,我想我走了以后他们迟早会听到消息的。
同时,我既不向上帝祈祷,也没有要父亲为我祝福,甚至都不考虑当时的情况和将来的后果,就登上了一艘开往伦敦的船。
时间是一六五一年九月一日。
谁知道这是一个恶时辰啊!我相信,没有一个外出冒险的年轻人会像我这样一出门就倒霉,一倒霉就这么久久难以摆脱。
我们的船一驶出恒比尔河就刮起了大风,风助浪势,煞是吓人。
因为我第一次出海,人感到难过得要命,心里又怕得要死。
这时,我开始对我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了。
我这个不孝之子,背弃父母,不尽天职,老天就这么快惩罚我了,真是天公地道啊!这时,我父母的忠告,父亲的眼泪和母亲的乞求,都涌进了我的脑海。
我良心终究尚未丧尽,不禁谴责起自己来:我不应该不听别人的忠告,背弃对上帝和父亲的天职。
  这时风暴越刮越猛,海面汹涌澎湃,波浪滔天。
我以前从未见过这种情景。
但比起我后来多次见到过的咆哮的大海,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就是与我过几天后见到的情景,也不能相比。
可是,在当时,对我这个初次航海的年轻人来说,足已令我胆颤心惊了,因为我对航海的事一无所知。
我感到,海恒比尔河,又作亨伯河,发源于英格兰中部,流入北海。
  浪随时会将我们吞没。
每次我们的船跌入浪涡时,我想我们会随时倾覆沉入海底再也浮不起来,了。
在这种惶恐不安的心情下,我一次又一次地发誓,下了无数次决心,说如果上帝在这次航行中留我一命,只要让我双脚一踏上陆地,我就马上回到我父亲身边,今生今世再也不乘船出海了。
我将听从父亲的劝告,再也不自寻烦恼了。
同时,我也醒悟到,我父亲关于中间阶层生活的看法,确实句句在理。
就拿我父亲来说吧,他一生平安舒适,既没有遇到过海上的狂风恶浪,也没有遭到过陆上的艰难困苦。
我决心,我要像一个真正回头的浪子,回到家里,回到我父亲的身边。
  这些明智而清醒的思想,在暴风雨肆虐期间,乃至停止后的短时间内,一直在我脑子里盘旋。
到了第二天,暴风雨过去了,海面平静多了,我对海上生活开始有点习惯了。
但我整天仍是愁眉苦脸的;再加上有些晕船,更是打不起精神来。
到了傍晚,天气完全晴了,风也完全停了,继之而来的是一个美丽可爱的黄金昏。
当晚和第二天清晨天气晴朗,落日和日出显得异常清丽。
此时,阳光照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令人心旷神怡。
那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美景。
  那天晚上我睡得很香,所以第二天也不再晕船了,精神也为之一爽。
望着前天还奔腾咆哮的大海,一下子竟这么平静柔和,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那位引诱我上船的朋友唯恐我真的下定决心不再航海,就过来看我。
“喂,鲍勃,”他拍拍我的肩膀说,“你现在觉得怎样?我说,那天晚上吹起一点微风,一定把你吓坏了吧?”“你说那是一点微风?”我说,“那是一场可怕的风暴啊!”“风暴?你这傻瓜,”他回答说,“你把那也叫风暴?那算得了什么!只要船稳固,海面宽阔,像这样的一点风我们根本不放在眼里。
当然,你初次出海,也难怪你,鲍勃。
来吧,我们弄碗甜酒喝喝,把那些事统统忘掉吧!你看,天气多好啊!”我不想详细叙述这段伤心事。
简单一句话,我们按照一般水手的生活方式,调制了甜酒,我被灌得酩酊大醉。
那天晚上,我尽情喝酒胡闹,把对自己过去行为的忏悔与反省,以及对未来下的决心,统统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简而言之,风暴一过,大海又平静如镜,我头脑里纷乱的思绪也随之一扫而光,怕被大海吞没的恐惧也消失殆尽,我热衷航海的愿望又重新涌上心头。
我把自己在危难中下的决心和发的誓言一概丢之脑后。
有时,我也发现,那些忏悔和决心也不时地会回到脑海里来。
但我却竭力摆脱它们,并使自己振作起来,就好像自己要从某种坏情绪中振作起来似的。
因此,我就和水手们一起照旧喝酒胡闹。
不久,我就控制了自己的冲动,不让那些正经的念头死灰复燃。
不到五六天,我就像那些想摆脱良心谴责的年轻人那样,完全战胜了良心。
为此,我必定会遭受新的灾难。
上帝见我不思悔改,就决定毫不宽恕地惩罚我,并且,这完全是我自作自受,无可推诿。
既然我自己没有把平安渡过第一次灾难看作是上帝对我的拯救,下一次大祸临头就会变本加厉;那时,就连船上那些最凶残阴险、最胆大包天的水手,也都要害怕,都要求饶。
  出海第六天,我们到达雅茅斯锚地。
在大风暴之后,我们的船没有走多少路,因为尽管天气晴朗,但却一直刮着逆风,因此,我们不得不在这海中停泊处抛锚。
逆风吹了七八天,风是从西南方向吹来的。
在此期间,许多从纽卡斯尔来的船只也都到这一开放锚地停泊,因为这儿是海上来往必经的港口,船只都在这儿等候顺风,驶入耶尔河。
  我们本来不该在此停泊太久,而是应该趁着潮水驶入河口。
无奈风刮得太紧,而停了四五天之后,风势更猛。
但这块锚地素来被认为是个良港,加上我们的锚十分牢固,船上的锚索、辘轳、缆篷等一应设备均十分结实,因此水手们对大风都满不在乎,而且一点也不害怕,照旧按他们的生活方式休息作乐。
到第八天早晨,风势骤然增大。
于是全体船员都动员起来,一起动手落下了中帆,并把船上的一切物件都安顿好,使船能顶住狂风,安然停泊。
到了中午,大海卷起了狂澜。
我们的船头好几次钻入水中,打进了很多水。
有一两次,我们以为脱了船锚,因此,船长下令放下备用大锚。
这样,我们在船头下了两个锚,并把锚索放到最长的限度。
  这时,风暴来势大得可怕,我看到,连水手们的脸上也显出惊恐的神色。
船长虽然小心谨慎,力图保牢自己的船,但当他出入自己的舱房而从我的舱房边经过时,我好几次听到他低声自语,“上帝啊,可怜我们吧!我们都活不了啦!我们都要完蛋了!”他说了不少这一类的话。
在最初的一阵纷乱中,我不知所措,只是一动不动地躺在自己的船舱里-我的舱房在船头,我无法形容我当时的心情。
最初,我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忏悔,而是变得麻木不仁了。
我原以为死亡的痛苦已经过去,这次的风暴与上次一样也会过去。
但我前面说过,当船长从我舱房边经过,并说我们都要完蛋了时,可把我吓坏了。
我走出自己的舱房向外一看,只见满目凄凉;这种惨景我以前从未见过:海上巨浪滔天,每隔三四分钟就向我们扑来。
再向四面一望,境况更是悲惨。
我们发现,原来停泊在我们附近的两艘船,因为载货重,已经把船侧的桅杆都砍掉了。
突然,我们船上的人惊呼起来。
原来停在我们前面约一海里远的一艘船已沉没了。
另外两艘船被狂风吹得脱了锚,只得冒险离开锚地驶向大海,连船上的桅杆也一根不剩了。
小船的境况要算最好了,因为在海上小船容易行驶。
但也有两三只小船被风刮得从我们船旁飞驰而过,船上只剩下角帆而向外海飘去。

编辑推荐

  《鲁滨孙飘流记》是笛福的一部重要小说。商人鲁滨孙不幸遭遇海难,流落到一个荒岛上,孤单地度过了二十八年。他充分运用头脑和双手,不惜劳力,不怕艰难,在岛上建住所、种粮食、养家畜、造器具,以百折不挠的毅力改善生存环境。小说颂扬了劳动精神以及人与自然斗争的坚强意志。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小说,英国,历险,外国文学,笛福,英国文学


    鲁滨孙飘流记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0条)

 
 

  •     而且感觉没有质感,拜读一下
  •     不是太吸引!,呼啸山庄(上海世图--名著典藏 中英文对照全译本 英国文学卷
  •     好像更好。,为年轻兔子而准备的
  •     这本书从科普角度丰富了孩子的视野。适宜二年级孩子看。,英音的读音也很好!很细致!
  •     小点点一定喜欢,艺术需要每一个读者进行二度创作!
  •     等去玩之前再好好学习下。,朋友看了说还不错
  •     学习加收藏此书,社会学和哲学研究必备的
  •     小羊们机智的把大灰狼当门外,写的挺有价值的
  •     期待电影版。,地图直观立体
  •     现在已经会讲了。图画画的也很有趣。,这版本很好。喜欢
  •     数的前半部分是译文,不能卖
  •     画面看着舒服,很有启发值得一读
  •     工作需要,对于有志于深入研究英语语言的读者很有帮助。
  •     形象可爱!语言优美且押韵。3岁宝宝喜欢!,物超所值。
  •     比较喜欢。,对转换思维有一定的帮助!
  •     我挺喜欢的,不用说什么啦
  •     当睡前故事看的,我女儿最爱读的系列书
  •     还不错啊啦啦啦~~快递总是在我不在单位的时候他就到了~~,在实际操作才会真真正正体现营养的价值。值得一读。
  •     因为是上译的~~,理查德怀斯曼的作品
  •     但我不喜欢他华丽的语言风格、这本书让我享受到了原著中古典英文的味儿,很适合孩子们的课外读物。
 

小说类PDF下载,世界名著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