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刺

所属分类:情感/家庭/婚姻  
出版时间:2009-6   出版时间:中国华侨出版社   作者:王顺田   页数:321  

内容概要

  欧文毕业二十年,依然过着像水一样的清淡生活,似乎没有哪个同学记起他的存在,就在这个时候,他二十年前的大学恋人——李想出现了。李想的出现,使欧文静如秋水般的命运陡然丰富和光辉起来。  一切的一切,都因为李想的出现而改变了。一向满足于现状的欧文,开始有了因为生活窘迫的苦涩和社会地位低下的羞惭;一向本分的欧文,开始感受到了拥有情人生活的欢乐……可是。正当他沉醉于和李想幽会的浪漫情怀之中的时候,秘密被发现了。然而,秘密还没有被昭示于众,窥探者突然死亡,欧文陷入了痛苦的深渊。为了摆脱痛苦的纠缠,他选择了到都市去寻找未来,从而揭开了杀人的序幕……

作者简介

  王顺田,笔名秋枫。河南大学毕业,讲师。历任香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服装》杂志社编辑部主任、北京华影天诚影视投资文化有限公司策划部总监和编辑部经理等职。  多年来,笔耕不辍。出版《哈哈难笑》、《教育现象评点一二三》、《成长构思》等专著,  另有大量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等报刊。

书籍目录

第一章
一曲难忘第二章
帐里情歌第三章
鸳梦重温第四章
友谊万岁第五章
风流生活第六章
美丽冬夜第七章
桃花颜色第八章
无花之果第九章
红粉恩仇第十章
快乐刺杀

章节摘录

  第一章 一曲难忘  夜幕一样低垂的  是无限的怨恨  就是我伤心的泪水  如那远去的秋水  也改变不了风雨的来临  ——秋雨  2003仲冬,华北平原一个普通星期五的下午,走在县城大街上的欧文突然有了舞蹈的感觉。
  欧文不会跳舞,只是看过别人蹦过几次。
这天下午的阳光不是灿烂的温暖,而是有些昏冷地暗淡;凛冽的风倒显得有些热情,时时撩起他那有近20年历史的、很有些重量的银枪呢大衣的下摆;然而,这并不能阻挡欧文心情的畅快。
  欧文走在大街上,哼着歌儿,走起舞步,引来一张张好奇、怀疑的脸。
  他已做了20年的教师,现在还是县城里不大不小的副科级官员,又年逾不惑,老成持重早成习惯,就因为半小时前在办公室里接了个电话,才有了这天下午脱胎换骨似的巨变。
  电话是他一个大学同学打来的。
这个大学同学,不但是位端庄秀丽、气质高雅的女士,而且是欧文大学时代曾经的恋人,他们曾经相爱了三年,但是欧文已经20年没有听到她亲近的声音了。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这个欧文大学时的女同学现在是欧文的顶头上司,准确地说,应该是欧文顶头上司的上司的上司——欧文所在城市青山市的市长。
  这个电话是欧文连梦都不曾想过的。
  一年前大约也是这样的时候,主管教育工作的副县长,带欧文到青山市参加一个为期一周的教育干部短训班。
在短训班的开幕式上,欧文才知道他当年的大学同学,他曾经日思夜想的恋人——李想做了青山市的市长,而且已经上任三个月了。
  那天,欧文提前5分钟到达会场的时候,会场里已坐满了人,只有对着主席台正中央最前面的两排,还有三四个座位,他不得不在第二排坐了下来。
别看这不会说话的位置,在行政、事业单位里工作过的人都知道,它常常昭示着一个人地位的高低与贵贱。
尽管欧文对官场上的一些潜规则还处于半蒙昧的状态,可在这么多官员面前坐在这样的位置,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他焉能没有窘态。
  的确,全市六个县,像欧文这样的人物太多了,何况参加培训班的还有市里的教育干部,连他的顶头上司县教育局局长和副县长都是坐在第七排之后的位置上的。
  欧文坐是坐下来了,心里却是一阵紧张跟着一阵紧张。
更要命的是周围那些熟悉和不熟悉的面孔,全然不顾他的忐忑不安,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一个接着一个,一群接着一群,投来探询的目光。
有好奇,有怀疑,有高傲,有矜持,还有艳羡和讨好,好像他是一个异类或者是市里某个重要部门握有实权、新上任的官员。
搞得他感到手没有地方搁,脚没有地方放,眼睛没有地方看,头不知道往什么地方摆,脖硬身僵。
他似乎还隐约地听到了教育局局长及其他相识者的窃笑。
好在他的脸黑,即使是烧酒也不能使之有太大的变化;好在他僵硬的身子给了周围不熟悉的人以严谨持正的错觉;好在他那偶尔挂在脸上的似笑非笑的表情,有了些许不卑不亢的意义。
他不知道,如若周围的人冷静一点,一定会发现那黑脸背后的自卑,严谨持正背后的胆怯,那不卑不亢之后的尴尬与无奈。
这些人哪里知道,此时的欧文,哪还有心思想这个!  经验是个好东西,但经验往往在新异事物出现的时候,使人迷茫,习惯于按已有的思维方式去判断事物的属性和价值,从而使自己的行为误入歧途,把拙劣看成高贵,把华丽看成卖巧,把卑微看成真诚,把真诚看成渺小。
  当然,欧文并不知道他沾了人们经验思维的光,他也没有想沾这个光,只不过是没有办法才沾上的。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上的好处,如果非要说出这个光沾得值,那便是让他和李想在分别20年后,再次有了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当时参加培训班的干部,全市有二三百人之多,要是坐在后边或者中间人多的地方,没有这样近距离的面对主席台,他是决计不会走向前去和李想握手的,可能也就没有了欧文后来感到屈辱的东西,他们后来的故事或许也会因此而改变了前进的模式。
  但是,关于这件事,后来欧文这样对李想说,如果没有按等级分座次的官场习俗,如果没有会场前面高高在上的主席台,如果没有人们对会场位置的崇拜与畏惧,我欧文何以能享受坐在前排中央的待遇?不是这待遇,我何以能享受到你给我的蔑视……不过,听了欧文的话,李想调皮地笑了:“活该!”。
  欧文坐下没有几分钟,负责在短训班开幕式上讲话的领导们,便登场了。
  领导们出场了,欧文的眼睛却直了。
领导中有他的大学同学,有他昔日的恋人李想,并且这个人在哗哗的掌声中,坦然地坐在主席台正中央的位置上。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欧文连连问自己。
他用左手揉揉眼睛,是真的,不仅是李想,而且还是他们这个市的市长。
  欧文倒是听说市里来了个女市长,人长得很年轻,很有魅力,可这与他有什么关系。
他虽然是科级干部,在县里还算个官,可是这样的官,在市里随手一抓就能抓出一把来。
况且,他这个科级干部不过是县重点中学的科级干部,是靠没有白天没有黑夜地备课备出来的科级,是靠一丝不苟的上课上出来的科级,是靠教出的一批批优秀毕业生教出的科级。
他虽是个副科级高中副校长,可仍然担任着毕业班的课,还兼任着他所教科目的教研组长。
  现在社会的高中教育,学生的分数就是一切。
学生的分数上不去,就上不了大学,学生上不了大学,老师学校脸上都没有光。
不仅如此,学生的分数上去了,考上重点大学的多了,上名牌大学的多了,这个学校才有人上,才有人愿意掏钱上;否则,学校丢掉的不仅仅是名声,还有经济效益,甚至还会影响到领导、教师们手上端的饭碗。
一个学校的学生升学率低,或者升上的学生净是些低才生,谁还愿意报考这样的高中?学校招不来了学生,还要教师和校领导做什么?“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因此,有升学任务的中学都在竞赛(话说回来,放眼中国,有中学没有升学任务的吗)。
明里赛,暗里赛;教师赛,学生赛,领导也在绞尽脑汁赛。
你累我累,社会累,家庭累,个人累,大家都累,累还得往前冲。
不冲不行啊,家长盼成绩,学生盼成绩,上级领导盼成绩。
欧文是抓业务的领导,又身兼教学骨干,且不说行政事务,光教学一项就够他紧张了,哪还有心思管谁当市长,谁不当市长的事?就算是有心管,也挨不着边呀!其实,就欧文现在的性情而言,不是说市长来市长去他不关心,而是他没有那个方面的闲心。
不要说一个市的市长,就是巴掌大的县城,有几个局,谁是局长,他都数不过来。
至于谁上了台,谁下了台,他百分之九十九的消息来源是文件。
也不是他不关心政治,也不是他政治嗅觉迟钝,而是他从事的工作性质和许许多多看见看不见的压力,使他的这些嗅觉麻木了、退化了,或者说干脆被遗忘了。
  欢迎的掌声停下,欧文那惊诧的眼神里,不禁掺进了几多浓浓的惊喜。
他知道李想也看见他了,他发现了她的眼睛里”在看见他一刹那所闪现出的辉光惊影。
尽管,那辉光如蓝色的闪电般一现即逝。
  欧文不仅知道李想看见了他,并且还知道了李想眼睛里那稍纵即逝的辉光,已穿透了20年的烟云,彻底明白了坐在台下的他是谁。
尽管,那奇异的光芒,仅仅能够用秒来计算;尽管,她很快把那官场上雕刻出来的威严,以及傲然平和的微笑,挂在了脸上。
但是,那闪现在她眼睛里的电光所拖曳出的心灵颤音,还是被欧文捕捉到了。
20年的天水一方,只有感情产生过强烈撞击的人,才能在瞬间感觉到彼此的心动,并且懂得这心动之中所包含的欢喜与感伤。
  有人说,岁月可以使人们的容颜苍老,可以使人们的感觉退色,而人们关于爱的记忆却会永存。
那些被澎湃情感与美妙感觉所浸透过的日子,还会像冻土之下做着香甜美梦的种子,会在一个温暖的天气里生长发芽,开出蓬勃鲜艳的花朵。
此时的欧文,便是这种情形真实的写照。
  欧文的惊喜也仅仅是一刹那的光景,李想的眼神在对他一瞄之后,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垂青,似乎他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似的,或者他对于她,不过是台下这次来参加教育培训的芸芸众生之一。
即便有目光偶尔从欧文的眼前掠过,也尽是看似非看,一派漠然。
  欧文如果此时明白李想在这里已不仅仅是他的同学,他以前的恋人,她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角色——市长。
欧文如果此时明白李想已不仅是他欧文一个人的市长,是短训班里所有人的市长,而且还是青山市900多万人口的市长,欧文就应该懂得,李想送给会场所有人的神圣可亲、庄重威严,甚至那挂在她秀眉长目下分不清假意、真心的笑,都应该是有情可原的。
可惜欧文没有这样想,他只知道惊喜,惊喜李想的从天而降,惊喜李想做了市长,尽管心里藏着隐隐的失望。
欧文相信,会议结束,李想会给他亲切的笑脸的,说不定还会当着所有人的面邀请他一起吃饭呢。
虽然,在欧文灵魂的深处,隐隐感觉到了李想所给予他的轻视脉动。
  开幕式两个小时,由两个阶段组成。
第一个阶段领导讲话,第二个阶段是市里负责管理短训的领导安排大家一周的学习日程。
  欧文注意了,在第一个阶段内,李想自己就讲了65分钟。
她没有拿底稿,只是对着麦克风随口而谈,有点像北京的一些学者们的讲课风格。
虽然,她的言语中也是官话连连,不少文词、语调没有多少艺术性,却是散而不乱,纹理分明,有理有据,重点突出,前后照应。
  ……

编辑推荐

  情人像一支带血的玫瑰,刺中的往往不是心,而是灵魂;爱情是零落的碎片,拾起来的不是爱,是欲望。

图书封面




    情人刺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0条)

 
 

 

PDF图书下载第一图书网狗头鹰搜索

小说类PDF下载,情感/家庭/婚姻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