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颗痣

所属分类:情感/家庭/婚姻  
出版时间:2009-8   出版时间:江苏文艺出版社   作者:臧小凡   页数:270  

内容概要

  三个充满幻想自命不凡的男人:一个莫名其妙获得国际电影节“影帝”称号,在书商的撺掇下撰写自传;一个自诩为当代思想家,坚持20年私自研制卫星电视接收器;另一个则在退休间谍的引诱下,窜至内蒙古沙漠挖掘抗战时期美军坠机埋没的军靴。他们分别跟三个女人——浑身散发中药味道的列车广播员,肥肠粉店的斜眼姑娘,杂志社创作过僵尸小说的女编辑演绎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情爱大戏。小说对现实社会浮躁的情感,无滋无味的性关系,以及在中国异常活跃的井底之蛙式思维方式,进行了淋漓尽致的挖苦与讽刺。

作者简介

  臧小凡,籍贯天津,生于成都,少居北京,现居四川。2000年开始文学创作,出版长篇小说《摊牌》、《赌石》、《制裁令》等7部,并在报刊杂志发表中短篇小说、杂文、评论200余万字,其短篇小说《春熙路袭警事件》获中国首届都市小说优秀奖。

书籍目录

第一章 这个有六颗痣的女人让我万分迷恋第二章 当代牛人也只能说说惊世废话第三章 青年知识分子被老妇诱拐的经典案例第四章 我的朋友成了潜伏特务第五章 痴男怨女鸡飞狗跳的爱情第六章 颜蕙母亲这个阴险的中年美女第七章 国际明星冉冉升空第八章 暗算领导的下场第九章 性是让爱情留卞痕迹的体力劳动第十章 河边的空酒瓶像东倒西歪的青春第十一章 每天都有应付不完的盛宴和女人第十二章 我该不该把成都写成荡妇第十三章 圣涡里的六颗痣像破晓的残星第十四章 苹果树上的情人——帕果帕果尾声

章节摘录

  第一章
这个有六颗痣的女人让我万分迷恋  去年的事,记忆犹新。
  那天晚上,董笑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本人正在九里堤河边草地谱写爱的诗篇。
这个夜晚适合谈情说爱,空气中散发着柠檬草的味道,弄得我和颜蕙心里非常湿润。
我俩一直沿河边走着,手牵着手,手心当然也很湿润,手指紧紧缠在一起,交融着彼此的汗液,而我另一只空闲的手则一路撩开挡在面前的垂柳,动作优雅,神情羽化如仙。
  远离大桥,喧闹的车流声逐渐消逝,气氛变得越来越暧昧。
此时风是停的,树是停的,水是停的,大自然都停下来的时候,河边的爱情就开始马不停蹄。
  啊!不停蹄!  我本来想把这句话作为开头,凑成一首新时代情诗献给颜蕙,但我一时编不出后面的句子,只能作罢。
  我俩走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河边渺无人烟。
颜蕙有点怕,说往回走吧,我说行,并在转身的时候抛开优雅,突然与颜蕙接吻。
我的偷袭和亢奋震撼了颜蕙,她下肢颤抖,紧紧夹在一起,身体扭曲着向下蹲,像憋了一泡尿。
说实话,这情景也震撼了我,此前我从未见过这种人体现象,怎么也没想到吻与膀胱有关。
我稍一愣神,力度就减轻了,于是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渐渐离去,颜蕙的颤抖也慢慢变得微弱,直到心平气和。
  接下来干什么呢?接下来我在想,不能半途而废,必须趁热打铁,采取下一个步骤。
吻决不是主题,只能加重充血问题。
我的大脑高速飞转,阴险策划着用什么动作把颜蕙像抓捕俘虏一样撂翻。
  我准备好的台词是这样的:蕙,听说过因地制宜吧?伟大的爱情都不需要讲究,因陋就简的野合一样可以载入史册。
你看看你看看!这草地多广阔,像猎猎风中的红色高粱地,我们手拉手一路狂奔,狂奔到哪儿算哪儿,然后哗啦压倒一大片,你四仰八叉,身弓如弦,我扑通一跪,一柱擎天。
一弦一柱思华年,青春啊青春,美丽的时光,比那彩霞还要鲜艳……”  这里有一个问题,颜蕙是个很传统的女孩,她可能理解不了这样一种艺术形式,容易跟我翻脸。
啊!这个身上有六颗痣的女人,真让我左右为难。
  此时,空气比刚才潮湿了好几倍,地表温度陡然上升,草地像一个巨大的蒸笼,我的额头挂满焦灼的汗珠,豆大而密集,晶莹剔透地映满颜蕙被接吻弄得变形的脸。
我想,台词就不用了,应该这样,先出一只脚,悄悄缠住颜蕙一只支撑腿,然后出其不意使劲一勾,我俩失去重心侧着摔下去,轰然一声,自然而壮美。
就用这个动作,就算半推半就,也是一段值得回忆的甜蜜体验。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有几只蟋蟀在歌唱,说实话,我的海绵体一直在燃烧。
  我开始行动,悄悄把脚伸进颜蕙两腿之间,接着用脚跟缠住颜蕙柔滑的腿肚子,突然一勾!结果是我大失所望,她纹丝不动,稳如泰山。
我又换另外一只脚,又一勾,还是没有成功。
通过这次肢体接触,我感觉颜蕙的两条腿很有力,像两根水泥柱,大腿肌肉形状绝对壮观,起码一脚能踹死一个人。
我收回两只罪恶累累的脚,准备另辟蹊径。
  我这人是这样的,内心细腻,善于思考。
我想,勾一条腿不行,那同时勾两条腿呢?恐怕更不行,两条腿比一条腿力量更大。
如果采取另外一种形式——抱,可能效果要好得多。
并且,必须分散她的注意力。
  我揽着颜蕙的腰,柔情蜜意地问道,蕙,你喜欢流星吗?  颜蕙抬头,伸脖踮脚说:喜欢喜欢,在哪儿呢?  此前我根本不知道她对流星一往情深,完全是误打误撞。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哪里还管什么今夜的星辰已坠落,身子一矮便消失在遥远的星河,我一猫腰,双臂合围,一把抱住那两根水泥柱,脑袋一顶颜蕙小肚子,颜蕙猝不及防,一下子仰倒在草坪上。
我把握时机,一个鱼跃……  颜蕙身体扭曲,撒着娇,说哎呀呀,小乐你怎么能够……  后面的话没等她说出来,我就用手捂住她的嘴,压低声音且无限柔情地说,蕙,此时无声胜有声。
  目前的形势是,颜蕙已经束手就擒,接下来我该干什么呢?  接下来一个小时很不顺利,我一直在解一对质量上乘的胸罩。
这对可爱的胸罩像两个大碗,紧紧扣在颜蕙胸前,而且罩钩太紧,数量非常惊人。
借着河畔夜色,我摸索着数了一下,密密麻麻足有48对钩子,估计全是钢钩,这哪里是胸罩,简直就是一件女侠客的夜行衣靠!  我尝试用牙咬,但牙齿很快就松动了,嘴里冒出一股腥味,显然牙龈已经流血。
  颜蕙根本不理解我的难处,对于我的工作采取的是完全不配合的态度,她穿着一条低腰牛仔裤,膝盖处有几个洞,四仰八叉——不!是膝盖弯曲,两个脚面相对,呈青蛙入水前状——仰在修剪整齐的草坪上,雪白肚皮向上挺着,全身骨头比河底的泥还软。
加上声效,是鼻孔里溢出来的哼哼。
  我感慨万分,说这罩子是什么厂家生产的,真结实,获得过省优部优市优称号吧?颜蕙说这是我妈给我量身定做的,铁杯钢丝防狼款,我妈也穿这种款式,她挂钩更多,有50对呢!我气急败坏,说你们颜家妇女善于自我保护的光荣传统值得向全社会推广,但你家这种自产自销的款式只是上边防狼有个锤子用,腰带松得等于今夜不设防,脚都能伸进去。
颜蕙一扭腰,拖着长声,说不存在,然后继续哼哼。
  颜蕙就是这样很嗲的女人,懒洋洋说不存在,慢腾腾透出骨子里的自在与悠闲,而且用很软的声音挤出来,可想而知有多么销魂。
  又过了一分钟。
  尼古拉大门终于打开了,我说的是那48对钢钩。
当两个大碗滑落,颜蕙的乳房立刻就像两个刚出笼的馒头,扑棱一下从蒸笼里跳了出来,面对如此人间美景,我不禁惊吸了两声。
注意,是两声惊吸,不是惊呼。
惊吸比惊呼难度高。
  简直是两件令人爱不释手的艺术品,且热气腾腾,冒着柔软的白烟,八字型懒洋洋沉甸甸地向两边摊开,接近瑞切尔·薇兹的风采。
  002  这里必须说说瑞切尔·薇兹,以表示我对她的喜爱。
  2001年,一个风和日丽的夜晚,我从电影《兵临城下》里认识了她,片中她饰演一个美丽的苏联犹太女兵,戴一顶军绿色棉帽,一缕黑发从帽檐旁边耷拉出来,特别迷人,她才是真正的英姿飒爽五尺枪,不爱红装爱武装。
在硝烟弥漫英勇抗击德国鬼子的日子里,尽管大部分时间都是“短兵相接勇者胜,红旗引路歼顽寇”,但很显然,打仗不是生活的全部,于是乎她劳逸结合,及时弥补了情感方面的空白。
不出我之所料,片中的男主角,就是那个让赫鲁晓夫乃至整个苏维埃为之喝彩的英雄狙击手瓦西里·泽索夫悄悄在她心里生根发了芽。
一天深夜,她悄悄来到狙击手的地铺,两人经过一段毫无意义的对话,然后开始无声缠绵。
这样缠绵下去,爱情的火花不可避免要变成灼人的火焰,此时狙击手热情高涨,也顾不得旁边还睡着几个打呼噜的爷们儿,摸索着拉下她的绿色军裤,让她在银幕前亮出了一截臀肉。
时间大约两秒。
这令人哀鸣的两秒,像一道白色闪电击中了我,害得我不顾廉耻把电影院前排座椅上的皮革靠背啃出了一个洞。
  导演让·雅克·阿诺擅长这种手法,时间不长,浅露辄止,在《情人》里他甚至让梁家辉这么亮过,跟丁度·巴拉斯叼着雪茄色迷迷地专拍女人肥大的屁股不同。
  现在再说回白色闪电。
  两秒,可爱的两秒,时间虽短,但足以致命,我被瑞切尔·薇兹那截白屁股搞得情深深雨濛濛,并且心中充满嫉妒。
我锐啊,这么迷人的娘们儿为什么不在成都?偏偏让裘德·洛捡了个大便宜。
  我记住了她的名字,瑞切尔·薇兹,好!凡是她的电影我都看,我看《木乃伊》及其续集,看她和基努·里维斯演的《地狱神探》,看《失控陪审团》,看得我如痴如醉,风情万种。
  只有一次意外,我捶胸顿足,恨铁不成钢。
那是她早期一部名叫《激情意外》的片子,我的心情简直无法用悲哀来形容,差不多接近痛心疾首。
我看到了她的下体,一小片稀疏的毛发,慵懒地翘着。
我哭了。
瑞切尔·薇兹啊,我遥远的白种爱人,1989年的你太年幼无知了,懵里懵懂被迈克尔·温特伯顿如此摆布,你看看他后来拍的《九首歌》,一贯延续这种货色。
难道美国乃至欧洲文艺界就没一个正直的艺术家告诉你下体不能这么裸吗?你还是找让·雅克·阿诺吧!他能把你拍成耀眼的白色天使,而这个温特伯顿,只能让你变成一个不顾自己光辉形象的傻妞。
  还好,北京时间2006年3月6日上午,第78届奥斯卡颁奖晚会,当洛杉矶柯达剧院里掌声响起来的时候,啊!《不朽的园丁》,最佳女配角属于你,我的瑞切尔·薇兹!我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你,这次更加迷人,光彩夺目,雍容大度,但说实话,让我深切怀念的还是《兵临城下》里那一截白屁股。
  以上就是我对瑞切尔·薇兹的全部感受。
  尽管我的感受如此强烈,可她距离我实在太遥远了,永恒的虚无远远没有肉体凡胎的颜蕙实在。
是的,爱不应该只局限于越过国境满宇宙胡思乱想,它应该让我的身体实实在在感受点什么。
  跟瑞切尔·薇兹相比,颜蕙即使有点差距,也绝没到营养不良的地步,比我周围许多胸脯肉都没长全却哭着闹着减肥的女人强多了。
  003  毋庸置疑,颜蕙的乳房形状非常好看,底盘浑圆,顺着一个柔软的曲线收上去,然后坚定地团结在粉红色周围,精致而具有古典宫廷美。
其实,颜蕙还没到我必须哦呜一声的地步,我的反应有点夸张,违背实事求是的基本态度,我用“哦呜”代替语言,是因为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这对可爱的馒头,起码要启用10个古典形容词,比如油淋笋鸡、烟笼巫峰等等,可当时我脑子里一个形容词都没有,就剩一个“哦呜”。
  我被颜蕙弄得大脑一片空白。
我表情严肃,类似科研人员,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放大镜。
没错,是放大镜,而且是折叠式放大镜,展开以后的镜面比我脸还大。
之所以在这时刻必须用放大镜,不是因为我有点鸡宿眼——就是人们常说的夜盲症——而是我觉得应该增加一点科学成分。
我的朋友冯叹说过,科学使人进步,娱乐使人落后。
  我举着放大镜,正低头寻找传说中的痣在左边那个哦呜还是右边那个哦呜上,手机却突然响了:牛小乐接电话!牛小乐接电话!  语音铃声由本人钻进被窝精心录制,稍有点闷,但音质干净,听了的人都说有特色。
我觉得我以前的铃声更有特色,是“牛小乐晒黑啦”,阳光、健康、性感,有马尔代夫沙滩和珊瑚的感觉。
但我所在的杂志社里有一位老前辈严厉批评我太低俗,说我不好好工作,就知道向往避暑圣地马尔代夫,搞得我很不高兴。
我准备破罐子破摔,有朝一日改成“牛小乐挨”。

媒体关注与评论

  阅读臧小凡有一种无法遏制的强烈快感,从《摊牌》、《赌石》到《制裁令》。快感足以杀人,在本书中,这种快感的刀子,有最锐利的锋芒。  ——文迪(《成都粉子》作者)

编辑推荐

  一个欢爱城市的人性传奇  成都最不干净的平民罗曼史  《制裁令》作者臧小凡放弃谋杀 瞄准爱情  生活中不能忽略之喜剧,跟这个世界不存在的事顶着干

图书封面




    六颗痣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0条)

 
 

 

PDF图书下载第一图书网狗头鹰搜索

小说类PDF下载,情感/家庭/婚姻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