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文的战争

所属分类:情感/家庭/婚姻  
出版时间:2009-1   出版时间: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作者:叶兆言   页数:350  
Tag标签:叶兆言,小说,婚姻,生活,中国,中国文学,短篇小说集  

前言

  小说再现历史,还是展示现实,说不明白。常常被人追问,你究竟喜欢历史,还是喜欢现实,仍然回答不清楚。  小说家心目中,历史和现实浑为一体,历史就是现实,现实也是历史,两者无法割裂。这部小说中的文字,就题材来说,都是现实中的现实,都是当下的生活,然而与历史中的现实生活,并没有太大本质不同。  小说家关心的是那些永恒话题,譬如爱情婚姻和亲情家庭,譬如忠诚和背叛,譬如离怀愁苦和伤痛死亡,譬如有或没有硝烟的战争。故事在什么背景下发生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为什么要叙述这样那样的一些故事,当然还包括如何有效地去叙述,包括我们拥有什么样的独特观点。  现实生活终究会变成历史的一部分,正因为如此,我们不妨喋喋不休。写作永远是非常艰辛,我热爱这份工作,并且十分渴望读者能够关注我的努力。

内容概要

  这本小说中的文字,就题材来说,都是现实中的现实,都是当下的生活,然而与历史中的现实生活,并没有太大本质不同。  小说家关心的是那些永恒话题,譬如爱情婚姻和亲情家庭,譬如忠诚和背叛,譬如离怀愁苦和伤痛死亡,譬如有或没有硝烟的战争。故事在什么背景下发生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为什么要叙述这样那样的一些故事,当然还包括如何有效地去叙述,包括我们拥有什么样的独特观点。  现实生活终究会变成历史的一部分,正因为如此,我们不妨喋喋不休。

作者简介

  叶兆言,1957年出生,南京人。1974年高中毕业,进工厂当过四年钳工。1978年考入南京大学中文系,1986年获得硕士学位。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文学创作.创作总字数约四百万字。主要作品有七卷本《叶兆言文集》、《叶兆言作品自选集》,以及各种选本。另有长篇小说《一九三七年的爱情》、《花影》、《花煞》、《别人的爱情》、《没有玻璃的花房》、《我们的心多么顽固》,散文集《流浪浪之夜》、《旧影秦淮》、《叶兆言绝妙小品文》、《叶兆言散文》、《杂花生树》等。

书籍目录

自序捕捉心跳马文的战争李诗诗爱陈醉陈小民的目光余步伟遇到马兰不坏那么多,只坏一点点

章节摘录

  马文的战争  第一章  1  马文常常趁杨欣洗澡的时候,往卫生间里硬闯。
这种企图十次中有九次半会失败,因为杨欣总是把门销上。
马文显然是故意的,而且只要是个机会,决不放弃尝试,杨欣为此已和他翻过几次脸。
他们的儿子马虎觉得这一幕很有趣,和母亲的想法一样,他也认为马文这么做,是有些耍流氓。
男女有别,爸爸妈妈已经离婚,离了婚,马文就没有权利再偷看妈妈的身体。
  马文和杨欣离婚后,依然同住在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里,厅很小,共用厨房和卫生间,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时不时会发生一些口角。
结婚前就不断吵架,想不到离了婚,还是吵。
现在,杨欣正在卫生间里洗澡,她总是要花很长很长时间。
马文心不在焉地走来走去,他的儿子在认真算账,虽然只是小学二年级,马虎的算术似乎很出色,跟父亲算房钱水电煤气之类的费用,一丝不苟一分不让。
他看着马文魂不守舍的样子,挺严肃地问他,是不是正憋着一泡尿。
马文无可奈何叹了口气,马虎便使坏地吹起口哨,是那种为小孩把尿时的嘘声,马文很生气,骂了儿子一句。
  马虎幸灾乐祸地说:“坏了,有人要尿裤子了!”  马文说:“算你的账,你小子上次多要了我十块钱,知道不知道:”  马虎对卫生间里喊着:“妈,慢慢洗,听见没有?”  马文恨不得在儿子头上打一下,他掏出皮夹,准备付账=正付到一半,杨欣湿漉漉地出来了,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往自己旁间里去。
马文迫不及待冲进厕所,杨欣这时候又从房间走了出来,想再次进卫生间,发现他正敞着门在里面撒尿,哗啦啦声音极响,扭头就走,同时愤怒地请他上厕所关门:马文感到很痛快,叽里咕噜说了句什么,如释重负地走出来,立刻显得很轻松。
儿子马虎正不怀好意地笑着,马文对儿子说:“有什么好笑的,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
先是你洗澡,然后是她,我也不懂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女人洗个澡,要比看半场足球赛的时间都长!”马文后面的话是说给杨欣听的,如果她愿意搭腔,他打算和她讨论一下自己撒尿的权力,可是杨欣根本没兴趣理他,扭头又进了自己的房问。
  马虎和父亲算账,计算着应该找还多少钱。
马文继续唠叨,他穿着一身黄颜色的制服,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他是警察,其实只是一个居民小区的门卫。
两年前,刚三十多岁的马文便提前退休,他所在的国营工厂已经倒闭,一家外国老板把厂买了下来,不当回事地把原有的工人统统打发了。
工人们闹了几回事,到市委门前去静坐,到报社去散人民来信,到马路上去发传单,最后仍然不了了之。
马文现在的差事是临时的,干了不过三个多月,他喜欢那身黄制服,走在街上,别人难免对他刮目相看。
在马路边买菜,那些贩子不是见了他要溜,就是胆颤心惊不敢多收钱。
有一回,一位挺漂亮的乡下妹子看见他,挑着菜就跑,马文追着说:你跑什么,我这个警察是假的。
乡下妹子一边跑,一边说:假警察,怕的就是假警察。
马文笑了,说你真的别跑,我要买你的茄子,这茄子多少钱一斤。
其实根本就不想买茄子,那天他心情特别好,不仅话多,还真买了二斤茄子。
  马文的手头不算宽裕,杨欣也下岗了,他每个月必须缴出一份钱来养儿子。
人穷志短,他总是对账单斤斤计较,离婚已经一年多,每个月算账,都对平摊一半公共费用耿耿于怀,明知道杨欣最受不了这些,还是忍不住要把话说出来。
结果每次都不愉快,马文觉得自己出这么多钱不合理,水费,电费,煤气费,都要掏出一半来实在是太吃亏。
他从来不在家里洗澡,从来不用电吹风,从来不用电熨斗,而且房间里还没有空调。
杨欣对这些话烦透了,只当没听见,于是马文便反反复复说给儿子听。
说起来也可笑,他常常会忍不住把儿子已经算好的账,重新算一遍,然后又一次小肚鸡肠地继续哕嗦。
现在终于和儿子把账算清楚了,马文清点着自己的皮夹,嘴里还在不干不净。
  杨欣板着脸走了出来,她似乎有什么话要对他说:“你真要是觉得吃亏.下次可以一分钱也不要出。
大男人一个,你俗不俗?”  马文说:“俗!当然是俗,要不是俗,你怎么会和我离婚!”  杨欣说:“知道自己俗就好。
”  马文看着杨欣,发现她今天的情绪不错,便搭讪说:“亲兄弟,明算账:我们别说是离婚了,不离婚,这账也得算清楚,你说是不是?”  2  或许马文和杨欣的斤斤计较,包含了两层意思。
第一,手头确实有些拮据。
第二,想多搭几句腔,因为他并不是太愿意和她分手,潜意识中还存几丝复婚的念头。
和马文提早退休差不多,早就下岗的杨欣在这一年多来,工作也老是在换。
她找工作好像并不难,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最差时是柜台的营业员,最厉害时在一家不小的公司里当公关部的副总经理。
她混得显然要比马文强一些,起码是自信,动不动就敢炒老板的鱿鱼:杨欣属于那种从来不为失业担心的女人,敢想敢做,敢做敢当,天塌下来也不在乎。
她做公关部副总经理的时候,常让那些喜欢吃豆腐的男人下不了台,有一次,一个自称台商的内地人说:杨小姐,你搞公关,不做点牺牲怎么可以。
杨欣大大咧咧地说:我倒是想牺牲的,可是你长得太丑了,引不起女人的兴趣。
这话没人时说说也罢了,是吃饭的时候,当着一桌子人,气得那家伙差点当场翻脸,赌气喝酒,结果吐得一塌糊涂。
  今天马文又一次自作聪明,误解了杨欣的情绪。
他看见她没有像往常那样紧皱眉头,而是脸色发红略带微笑,便以为有机可趁。
虽然住在同一套房子里,平时和她说话的机会并不是很多,杨欣根本就不爱理睬他,遇上不得不说的话,一定是板着脸,像是在法庭上提问犯人。
即将展开的话题并不愉快,马文以为杨欣的脸红,是刚洗过澡的缘故,做梦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告诉他,说自己已经准备再次结婚。
  “结婚?”  杨欣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歉意。
  马文知道自己是明知故问,还是脱口而出:“你跟谁结婚?”  “你说是跟谁?”  马文感到非常沮丧,他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
杨欣这人毫无幽默感,即使他们当初坠人爱河之际,她也很难得说一句笑话。
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心里很不乐意,故作轻松地说:“怎么,李义已经离婚了?他小子终于离了!”  杨欣的脸上不太好看,忍住了,没发火。
  马文吹了一声口哨,他想自己应该表现得根本就不在乎。
  “我觉得还是先和你说一下的好,免得到时候大家尴尬,结了婚,他就可以搬过来住。
”杨欣这次用的是商量口吻。
  “搬这来住?”马文的眼睛瞪老大,顿时怒火万丈。
  杨欣没想到马文的反应会这么强烈。
他的儿子马虎也有些意外,小眼睛的溜溜地转着,一会儿看看马文,一会儿看看杨欣。
马文的心情变得很恶劣,他觉得自己没有理由阻止杨欣再结婚,而且也不在乎她又一次嫁人。
但是他有权利拒绝那个叫李义的男人,搬到自己的这套房子里来住。
短时间的沉默,马文咬了咬嘴唇,问杨欣是否搞错了,他提醒她注意,这可是他父亲单位的房子,是以他父亲的名义分到手的,虽然房改时已经购买下来,但是产权并不属于她。
  杨欣气呼呼地说:“对不起,我并不想占据你的房子。
再说,这房子多少也有我的一份。
”  马文气得脸煞白,说:“我告诉你杨欣,不要欺人太甚。
你们要结婚,我不拦你,可是请你远离这套房子。
”  杨欣说:“我想我有这个权力。
”。
  “什么权力不权力,别跟我来这套,”马文咬牙切齿地说,“这李义是什么东西,没离婚时就跟你不干不净,他怎么有脸踏进这个门?”。
  杨欣本来准备心平气和地和马文谈,根本谈不下去,于是两人吵起来,一吵架,自然没什么好听的词,杨欣一赌气,便回自己的房间:临走留下一句话,说这种事本来没必要和你商量,整个是给脸不要脸,我就在这结婚,你能把我怎么样?马文无话可说,恨不得给杨欣一个耳光,他追到杨欣房间的门口,冲她嚷着:  “那家伙要是个男人,他就不应该上这个门!有能耐就应该自己去找套房子。
”  杨欣不理他。
  马文又说:“要结婚,搬出去,有能耐就到外面去。
”  杨欣说:“李义是没有多大能耐,你得意什么,你又有多大能耐?”  马文又一次无话可说。
  杨欣说:“我就是不搬,你又怎么样?”  马文说:“我告诉你,我死也不会答应。
别指望我会让步,这是我爹留给我的房子,李义他想搬进来住,除非等我死了!”  杨欣恶狠狠地说:“那你就去死,又没人拦你!”

媒体关注与评论

  这本小说中的文字,就题材来说,都是现实中的现实,都是当下的生活,然而与历史中的现实生活,并没有太大本质不同。  小说家关心的是那些永恒话题,譬如爱情婚姻和亲情家庭,譬如忠诚和背叛,譬如离怀愁苦和伤痛死亡,譬如有或没有硝烟的战争。故事在什么背景下发生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为什么要叙述这样那样的一些故事,当然还包括如何有效地去叙述,包括我们拥有什么样的独特观点。  现实生活终究会变成历史的一部分,正因为如此,我们不妨喋喋不休。  ——叶兆言

编辑推荐

  电视剧《马文的战争》真正原著小说,著名作家叶兆言潜心力作。如果说,婚姻是一种赌博,离婚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叶兆言,小说,婚姻,生活,中国,中国文学,短篇小说集




    马文的战争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0条)

 
 

  •     一直很喜欢小马过河,然又可受益。好。
  •     强烈推荐。,国漫中
  •     使我启发良多,叙述很琐碎
  •     看起来有点不舒服。,内容搞笑
  •     从毛主席口中得之--别了………………

    试想,看后有点反思
  •     清晰明白,但是版式就不说什么了……
  •     一本好书,传播学的必看书目之一
  •     非常好看的,缺页33页
  •     真的假的,感觉回到了小时候
  •     活动中购买,奔着历史的观点买的
  •     值得学营销的我学习,当代还是有很多好作家的。。。
  •     比第一版条理更清晰,果然很想看啊
  •     不错的选集,我也有我的七十年代
  •     最近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十六年磨一剑
  •     延续他以前风格,希望能感动我
  •     对中国文学有个系统的了解。不错,就是这个感觉啦
  •     看懂中国,又学到不少民国的历史啊
  •     老人要的书,给孩子扫盲
  •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原因。我准备等过几年再看。,书中都是举例讲明道理。
  •     字体不错,吸引人
 

PDF图书下载第一图书网狗头鹰搜索

小说类PDF下载,情感/家庭/婚姻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