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莲

所属分类:情感/家庭/婚姻  
出版时间:2012-10   出版时间:万卷出版公司   作者:吴虹飞   页数:229  

前言

  我自从到清华担任中文系导师以来,也担当了文学社的指导老师。当时清华的创作气氛还很浓郁,大教室里经常有许多学生在旁听。许多理工科的学生,都很喜欢写诗,他们其中的佼佼者,有些也成为了我的研究生。吴虹飞被保送就读清华大学中文系硕士那年,系里外招学生增加,本校所招的学生名额有限,眼看她就要失去读硕士的机会。惜其才华,我力请本系招生委员,收她作为我的学生。后来作家格非调到了清华中文系,读到吴虹飞的《伊莲》,大为赞赏。他立刻打电话对我说,没想到清华还有这样的学生——他更没想到的是,我恰好是虹飞的导师。我在清华教学多年,知道许多理工科学生都很有灵气,对文学也是有着热心和不俗的见解,只是他们大多内敛。格非当时觉得发现了好的写作者,十分高兴,向一些文学刊物大力推荐之时,也鼓励吴虹飞继续写作。我想她还是把这样的话记在了心里,她花好几年构思的长篇,往往因为学业、工作以及乐队排练的繁忙,无法完成。  吴虹飞当年报考中文系的双学位时,曾经给我看过她写的诗歌,她诗歌中的阴郁情绪和一个女孩子对爱情的看法,令我印象深刻。后来她因为诗歌而迷上了音乐,抱着吉他自己写歌,也是阐发于此。清华一直都有着校园民谣的创作传统,从高晓松到“水木年华”中的卢庚戌、李健,在商业上也获得成功。可是吴虹飞与他们截然不同,她几乎是背离了这样的传统,导致她其实走上了一条更为艰难,更不易被商业所接受的,甚至有争议的音乐之路。我想,像她这样的创作者,既敏感又尖锐,在两重身份之间自相矛盾,也是难为了她。  我时常想,很多诗人、作家一生都是对一种主题,一个核心,反复重写。在吴虹飞这里,从她许多年不经意的积累中,我想她所写的是对生活、对爱情的一种决绝和悲观的态度。她的写作依然是直接、有着杀伤力的,某些词汇的重复,强化出某种宿命的和声。  她在早期呈现出一种乖张的气质,尽管这样的乖张同样是悲天悯人的,我还是会疑惧这样的方式,到底于生活和写作无益。到了后来,她的散文语言渐渐变得跳跃、轻快,甚至笑语盈盈,嘲讽也变得温和起来,在众多的女作者当中,她有着不可多得的幽默感。我想,在不知不觉中,吴虹飞实现了她写作的进展。如果说,萧红有着她的尖锐和忧伤,张爱玲有着她敏锐和华丽的文体,杨绛的《洗澡》有着从容、温厚的讽刺,翟永明诗歌中的“孤零零的失败感”有着浓重的女性色彩。而吴虹飞偶尔也流露出相似的端倪。她的写作,有着可贵的独立态度,不追逐于趣味,并具备着诚实和必要的写作技巧。我想她的才华,要靠以后更多的写作和积累来证实。  她和她的独立乐队所做的摇滚乐,可以称为某种意义上的“声音修辞学”,与她的小说创作,形成强烈的互文关系。2008年,她带着乐队和新唱片《胭脂》在全国十几个城市做了巡回演出。她十年的创作有着这样的结果,作为她的导师,我也感到由衷欣慰。不管她的声音是否为人所接受,我愿她的才华得到更广阔的发展。  清华大学中文系蓝棣之(教授)

内容概要

  17岁那年,伊莲是一个面容平淡、身体单薄的女孩。她坐了48小时的火车来到北京。这个城市太大了,她似乎活在孤岛之上,始终不曾洞悉它的秘密。  她爱上了这里繁华的物质,温暖的肉体,萧条寂寞的学院生活以及黑暗中难以启齿的情欲。  她看旧书,村上春树、杜拉斯、马尔克斯和张爱玲,一切色彩艳丽和凄凉的故事,都与一个处在绝望爱情里的女子心情暗中谋合。  她已经知道欲望是什么,却还不了解肉体。

作者简介

  吴虹飞,侗族人。幸福大街乐队主唱。写作者。出版过《小龙房间里的鱼》、《阿飞姑娘的双重生活》《征婚启事》《这个世界好些了吗》《娱乐至死》《名流》等9本书。唱片《小龙房间里的鱼》(2004),《胭脂》(2008)目前致力于第三张乐队专辑《冷兵器》,以及侗族音乐的收集、整理。

章节摘录

  中秋的夜晚。
“唱‘刀’吧。
”列农热心提议。
  伊莲已经喝了一点,脸发热。
她喝了一些可乐和白酒的混合物,感到自己要飘起来了。
  “刀。
我的刀。
只能伤害自己的刀。
”  伊莲从来没有这么想唱歌过。
真的,她很快乐。
“快乐是什么?”乐手们间。
伊莲说:“快乐是一杯有毒的酒。
”  “啊刀,两手空空,紧握着刀,带着你的刀你就返回家园。
返回家园。
”伊莲反复地唱。
这首歌她终于写完了,在中秋到来之前。
他们叫“好刀,好刀——”,伊莲大笑起来,又喝了许多的酒。
  乐队的人都出去看月亮了。
列农在伊莲旁边坐着。
  伊莲说:“你为什么不出去呢?”列农不说话。
  伊莲站起来,和列农看月亮去了。
  列农远远地跟着伊莲。
伊莲停下来,向他微笑。
他也笑了,亮出了白色的牙。
伊莲指着一家还亮着灯的店,说那是不是卖滔的。
他说不是,那是卖馍馍的。
  小龙跳过来吓伊莲,小龙长长的头发。
伊莲大叫着躲到列农后面,大笑起来。
  伊莲很快乐。
月亮被一点一点地吃掉了。
她披着小龙的夹克。
小龙读了一首长长的诗,关于鱼,鱼游到对岸,美丽的女子在月光下跳舞,长发拍打着背。
一切都美丽而有意味。
小龙声音低沉,充满了诱惑,小龙说:“你写的歌很好,我想做你的制作人了。
”  小龙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很大气,很豪爽。
小龙弹琴时像疯子,充满了力量和震撼。
  小龙再次喝醉时,伊莲就哭了。
  有一次小龙病了,他侧身冲里伏在床上。
伊莲进来时,他翻身过来。
伊莲没看他的眼睛,却看见他的脸更加尖了。
伊莲大声和其他人说话,想到小龙永远都不会和自己说话,心就疼起来。
  她想告诉他一些话。
那些话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话。
但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想,我再也不要去看他了。
  (5)  石头是冰凉的,和夜一样冰凉。
  圆明园是世上最美的也是最荒凉的园子。
列农和所有自称是圆明园的孩子的人都这么认为。
  白天园子是耻辱的,她忍受着喧闹、侵入和侮辱。
~部分入收门票,大部分人轻佻地涌入园子。
践踏每一块土地和石头。
他们只是企图进入园子。
  夜里园子里是没有人的。
也许有鬼。
传说巾有屈死的美丽宫娥在水上漂过。
然而鬼是不收门票的。
所以伊莲来了,伊莲喝了点酒,就跟随着列农走过荷塘、拱桥、小径,走到那些火烧后遗留下来的残石堆里。
所有古代的石头都静默着,庄严地不发一语。
和夜一样美丽和神圣。
  酒还在胃里,犹有余热。
隔着薄薄的衣衫感到身体下的石头冰凉蚀骨。
  列农企图让伊莲温暖一些。
列农用低沉的嗓子唱Nirvana的歌:“Wheredidyousleeplastnight。
”没人关心伊莲夜里在哪里游荡。
列农在酒席上站起来撞撞跌跌地跟着伊莲,一直到园子里。
他一直想让伊莲暖一些,然而没有用,伊莲一直都是冰凉的。
  列农个子矮小,相貌平平,他是一个自由职业者,曾经学画,没考上美院,流落京城,在琴行里看店。
他和那种一直沦落在底层的人一样,无奈地忍受着重压,把艰辛当作一种体验。
  有一天,列农又到宿舍的楼下找伊莲,过了半个小时,他看见一个穿着白色旗袍的女子袅袅婷婷地走下楼来。
他退后两步,吃惊地看着她,半晌才说:“你已经是一个女人了啊!”  多年之后,列农回忆起带着伊莲去看小龙的那个傍晚。
他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因为那一个傍晚,他就永远失去了伊莲。
  在那些日子里伊莲只弹琴。
  (6)  伊莲总是盼望着自己被车轧到,这样自己可以很快地死去。
小时候她看过一篇日本短篇小说,一个女子过马路寄信被车撞死了,她的情人看着他的樱子“像一只蝴蝶一样轻轻飘起来,落在了地上”,而他们明天便要结婚了。
从此蝴蝶就和死亡联系在一起深深地烙在伊莲的记忆里,使她永不能忘怀。
  “你给我画一幅画像吧,”伊莲恳求列农,“这样我死的时候,不会连一幅画像都没留下。
”  列农痛心地说:“伊莲你怎么会死呢?”  于是列农就为伊莲画像,用炭笔在白纸上涂涂抹抹。
伊莲几小时几小时地耐心地坐着,好像真的在完成死前的一桩心愿似的。
最后他画完了,伊莲看了一下,说:“怎么会这样不像?我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列农很惊讶地说:“你就是这个样子的,你难道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吗?”  其实列农根本没有为伊莲画像。
列农只画过罗丹情人的头像,画技平平,更多的时候是他向伊莲解说一幅夏加尔的复制品:那是一种田园生活,所有的人和动物都善良平和,有着温暖的感觉的;那个农夫抱着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怀孕了。
  列农叹了一口气说:“你难道不知道你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吗?”  伊莲说:“我不知道,从来没有人说过我好看。
”  ……

媒体关注与评论

  她的幽默感,是女作家中少见的。她的感性与敏锐,是作家中少见的。她对待世事与感情的执著与痴迷,是认识字儿的人中少见的。  ——宁财神(作家,编剧)    我先后知道了阿飞的方方面面——这个人物,她的音乐、她的文字,以及她部分生活,这几个部分相互重叠交叉,构成一个不完整但是丰富地形象。进而反观本心,自己的价值观又一次出现一瞬间的恍惚,仿佛进入三十岁之后,每两三个月又一次,那种有震感的心率不齐。  ——冯唐(作家)    哼哼唧唧的青春腔在拖腔拿调的海淀岁月中飘落,在衰亡的垃圾时代中寻找真情实意的落脚之处,一段带着山间气息的蹉跎青春流水账。一本关于梦想的,忧伤的书。  ——艾未未(艺术家)    一个文雅而尖锐的心灵,一段细致而抒情的人生,一个精神恍惚的人活在一群精神恍惚的人中,正如一场爱情被置放于无数种欲望里面,难道情感、梦想、单纯的幸福都像存在本身一样是一个不容修改的错误?吴虹飞的小说写出了现代生活中这个容易被人忽略的重要侧面。  ——谢有顺(文学评论家,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

图书封面


    伊莲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0条)

 
 

 

PDF图书下载第一图书网狗头鹰搜索

小说类PDF下载,情感/家庭/婚姻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