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栗与本案无关,但与任何女人有关

所属分类:情感/家庭/婚姻  
出版时间:2012-12   出版时间:浙江大学出版社   作者:海飞   页数:245  
Tag标签:小说,爱情,短篇,海飞,合辑,人性  

前言

  我飞上了青天才发现自己从此无依无靠  现在是午夜的杭州。浮于尘嚣之上的城市还没有安 静下来,透过书房三面通透的落地玻璃,可以见到车来 车往。我总是认为路灯是孤独的,包括它的光线。我总 认为夜行的人们也是孤独的,他们在热闹之中欢度着染 尘的人生。而我像一只迁徙的鸟,从一座村庄飞临一座 县城,从一座县城飞临杭州,栖在月色以下高楼之上,懵然四顾。我扳着手指头计算着和亲人及朋友之间的距 离,他们那么远,影像已然模糊。我扳着手指头计算着 剩下的光阴,计算着我曾经的过往,才发现我们比尘埃 更低,比尘埃更细微,比尘埃更孤单。如果城市是青天,那么,飞上了青天我才发现自己 从此无依无靠。我喜欢黑夜,并不仅因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是黑夜让我安静,给我整理羽毛的时间,让我呼吸那 种潮湿的空气。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蛰居在顶 层房屋里,我可以走出露台,也可以爬上屋顶,尽可能 地把城市看得真切些。天空已经很远了,那么深邃,它 是我们头顶上的海,我们在海里飞翔…… 现在是午夜的杭州,我在某幢民居的小小书房里,怀想着城市里的各色人等。在这样的城市里,能看到惘然与彷徨。每个人像 城市里的蚂蚁,为了养活自己而奔忙,他们甚至没有 时间停下来想一想未来,做一下打算。他们只知道淌着 汗,一站一站地赶路。他们之中有正在发育的少年,有 警察,有出租车司机,有性工作者……有我们身边每个 人的身影。在这样的城市里,无处不见繁华中的一地哀 伤。就像《四月三号的雨夜》,每个人的状态几乎不是 苍凉,而是悲凉。又如《化妆课》中的悲情人生,足以 让你一直一直地发呆。在这样的城市里,无处不见爱情 里的迷惘,如《女人与井》《手相》《鸦片》《战栗》 中的女人们,她们一直在寻爱的路上奔忙着,甚至十分 天真地期望着,或者守着古典主义的爱情。在这样的 城市里,无处不见平静表象下的疼痛,如同《美人靠》 里寻找迷失的方向,如同《纪念》所写的寻爱。小说里 的人们都拿一把刀,在自己的心尖上轻微地划开,划开 处殷红如花。我们的人生啊,多像夕阳下的一片狗尾巴 花,在苍凉中摇曳,独自跳舞,独自伤怀,独自沉醉,独自零落成泥。所以说,城市是一个令人爱恨交加的地方,如同文 字。城市和文字都是我所热爱的,我和它们不可分割。我的战友们都生活在一座县城,甚至县城以下的 小镇。有一次他们呼啸着齐聚在杭州一家酒馆,我和他 们一起喝酒碰杯,突然觉得二十多年的光阴刷刷而过,我们的友情未必会淡,相见仍然言欢,但是我们相见时 该聊些什么?那时候我握着酒杯,可以见到我的年轻岁 月就在不远处,那时候我们穿着军装歪戴着帽子吹着口 哨,有怎么也挥霍不掉的青春。现在有什么?有世故,有狡黠,有圆滑,有我曾经深恶痛绝的一些印记。什么是痛?胭脂沾染了灰!美丽蒙上了尘!现在是午夜的杭州。我为这本短篇集子写一个自 序,算是深夜里没有主题的絮絮叨叨。电脑里放着赵传 的歌,我飞上了青天才知道自·己无依无靠……路堵,人 挤,空气差,地铁就要开通,公交车上有人因为没有让 座被人打了……明天还有好多事等着我去做,夫人明天 要去女儿就读的学校开家长会,制片人在催着剧本,远 方的朋友在问杭州热不热…… 不管热与不热,冷还是非冷,活着就好。不管飞上 了青天是不是无依无靠,翅膀还在就好。杭城午夜,记 下以上零星文字,腹中咕噜,绿茶尚温,午夜正在如火 如荼地进行,是为序。

内容概要

  《蓝耳短腔调系列:战栗与本案无关,但与任何女人有关》是著名编剧海飞的短篇小说 集。世间男女之事,大多逃不过爱与性二字。《蓝耳短腔调系列:战栗与本案无关,但与任何女人有关》正是对爱和欲望的“海飞式”解读。夏天的少年闯入单身女人的房间,却意外卷进谋杀案件;“守寡”和 “美丽”总是被人认为是出轨的证据,在井边,她要那些夜晚来敲门的男 人帮她洗衣;氤氲的江南,吱呀的木楼,她最终死在美人靠上;为了给弟 弟看病,她被迫做了小姐,回乡时,亲戚一面鄙视她一面向她借钱;丈夫 与情妇车祸死亡,她最终也以车祸完成了她最后的思念…… 海飞的解读方式是残酷的。他用冷静的笔触、精绝的文字,书写了一 曲曲当代社会的爱情挽歌。

作者简介

  海飞,人民文学奖获得者,著名编剧,国家一级作家。著有小说集《像老子一样生活》等;长篇小说《花雕》《花满朵》《向延安》等;影视作品《旗袍》《大西南剿匪记》《旗袍2》《铁面歌女》《从将军到士兵》《太平公主秘史》《代号十三钗》《隋唐英雄》《抗日英雄之和尚连》等。

书籍目录

俄底甫斯的白天和夜晚四月三号的雨夜女人与井寻找花雕菊花刀美人靠战栗床单冬至纪念青花青烟手相鸦片

章节摘录

  俄底甫斯的白天和夜晚  上午  早上醒来的时候她看了一下墙上的钟,已经九
点了。
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漏进来,洒在那床
绵软的被子上。
这是一床轻巧的云丝被,昨天下午
她把被子搬出窗外,晾在竹竿上,让春天的阳光拍
打它整整一个下午。
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子给了她
特别的温暖,她闻着被子上残留的阳光气息,睡得
很踏实。
她还做了一个梦,梦中出现了一个男人,男人是个大胡子,但是他把胡子刮得青青的,棱角
分明的脸和一对很浓的眉,让她喜欢。
后来男人用
下巴轻轻触摸着她的脸,她感到痒痒的。
她笑了起
来,声音很圆润。
后来她吃了一惊,看到男人因为
突然用力而涨红的脸,她又笑了,放开了自己的身
子。
梦醒后,她盯着那缕阳光看,昨晚梦中的那些细节让她脸红。
她的手指纤长而不失肉感,在身体上散步,她把身子扭曲了一下。
然后她听到自己心底里发出的声音:该起床了。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是九点十五分,敲门声很轻缓,像是犹豫不
决的样子,明显的没有力度。
她趿上拖鞋去开门,开门前她从猫眼里
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男孩子,十七八岁的样子,尽管个子很高但仍然显
嫩。
他胸前抱着一摞碟片,眼神闪烁不定。
她搬到这儿才一个月,刚
刚安顿好家。
她知道他就住在对门,大概是个高中生。
他的父亲不太
见得到,好像很忙的样子。
她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他的母亲。
她把门开了一条缝,她说有什么事吗?依然是圆润而丰满的声
音,像春天里泼出去的一杯温暖的水。
他说,我想看碟,我们家的
碟机坏了,不好意思吵醒了你,我想在你们家把这些碟看完。
他的
语速很急,好像事先想好该说些什么话,很腼腆,这样的腼腆让她
对他添了几分好感。
她把门打开了,让他进来,倒了一杯开水,让
他在客厅坐下,他就在客厅里打开了影碟机和电视机。
在倒开水的
时候,她扫了一下那些碟片,一张是《天堂电影院》,一张是《流
浪狗》,还有几张凌乱地堆在茶几上。
他好像很快地进入了状态,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电视屏幕。
于是她去洗漱,还是穿着棉布睡
衣,趿着一双软拖鞋。
这个春天让她感到懒洋洋的,还有那绵软的
阳光、温暖的风。
阳光和风钻进她的身体,把她的肉体和骨头毫无
痛感地拆离开来,让她软成一滩泥。
他盯着电视屏幕,其实那是一些他早就看过的碟。
他是看着这
个女人搬进来的,那时候在楼梯口碰到了,女人朝他笑了一下。

十八岁,上高中二年级。
他的父亲是个出租车司机,白天和黑夜经
常颠倒着过,休息的时候喜欢叫一些同事来搓麻将。
他的母亲两年
前就不在了,生了一场重病,没能治好。
女人出现的时候,他常注
意着女人的行踪,有时候他静静地站在阳台上,听只隔一堵墙的隔壁
的阳台上传来的歌声。
那是女人的欢呼,让他听了开心。
他还会
趴在阳台上看女人从楼下的空地走过,女人是去买菜的,她穿着白
色的套裙,细腰丰臀,很有女人的味道。
他就看着这个女人一寸一
寸地在视野里消失。
他的目光盯着电视机,但是余光却看看女人的一举一动。
女人
在刷牙和洗脸,然后女人对着一面镜子拔眉毛,拔了很长时间。
除了
电视机发出的声音以外,屋子里很安静。
女人穿着睡衣,女人穿着睡
衣的样子让他感到温暖。
这是一个骨肉匀称的女人,是他喜欢着的女
人。
女人突然问,你爸干嘛的。
他把目光投过去,看到女人在对着镜
子涂口红,这是一个喜欢打扮的女人。
我爸是个出租车司机,他说。
女人笑了一下,又对着镜子抿了一下嘴。
女人不再说话了,开始搞卫
生,她有多大了,应该有三十多了吧,最少也有三十岁了,他这样猜
测着。
后来他觉得这样的猜测没有意义,于是他不再猜了,他把目光
又收拢到电视屏幕上,看他曾经看过的那些影碟。
十点五十分的时候,女人停止了家务。
她坐到他的身边,她
问,你很喜欢看碟?说这话的时候,她顺手拿起了几张放在茶几上
的碟片,仔细地看着。
她看到一部《半生缘》的碟,封面上站着忧
郁的吴倩莲。
女人说,这不是张爱玲的小说改编的吗。
他说是的,很安静的一部电影。
他闻到了女人身上的气味,那是一种只有居家
女人才会有的气味,淡淡的洗发水的味道和香水的味道掺和着。

是一个干净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很容易让人恋家,让人不愿离开
家。
他一抬头,突然看到了挂在墙上的照片。
照片里的女人幸福地
依偎在一个男人身边,披着婚纱。
男人理着一个平头,是一个小眼
睛但却很精神的男人。
这显然是一张婚纱照,而且这张照片拍了也
有好几年了。
因为照片上的女人是披肩的长发,而现在则剪的是清
爽的短发。
女人问,你妈是干什么的?他愣了一下,又笑了,他说我妈两
年前就没有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想哭,但是他没有哭出来,他呈现
给女人的表情是笑容。
女人还是不好意思地笑了,女人说对不起,不该问那么多。
后来,女人接了几个电话,又去了一趟卫生间,他
听到卫生间里马桶响起了水声,他的心往上拎了一拎,想象着女人
上卫生间时细碎的情景。
女人后来又坐回到他的身边,修起了手指甲。
女人的手很漂
亮,十指长长,泛着一种近乎透明的玉色。
指甲像几只安静的淡色
小甲虫,伏在她的手指头上。
女人的手指甲并没有养长,看来女人
喜欢的仍然是干净。
女人一边修指甲一边往指甲上吹气。
后来女人
说了一句话,很温柔的一句话,你就在这儿吃中饭吧。
说这话的时
候是十一点十分,他下意识地抬眼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
他本来想
要表示一下感谢,但是最后由于不好意思,还是没能说出来,不过他
对留下吃饭表示了认同。
女人起身,淘米、洗青菜,很小巧的一捆
青菜,几个胡萝卜,几只蛋还有一片肉。
很清爽的几个菜。
女人的
清爽使他愈加留恋这个一门之隔的处所。
P1-4

编辑推荐

  《蓝耳短腔调系列:战栗与本案无关,但与任何女人有关》是《旗袍》《花雕》编剧海飞的中短篇小说集。展现编剧不一样的一面。本书主要写爱情。涉及出轨、俄狄浦斯情结、绝望、怀念、偷情、寡妇等欲望话题。细腻精绝的文学呈现,难以启齿的末世哀伤,直剖都市男女爱与性。符合现代人略“重口味”的取向。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小说,爱情,短篇,海飞,合辑,人性


    战栗与本案无关,但与任何女人有关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10条)

 
 

  •     ,更让人心碎。值得一看。
  •     美好得让人陶醉,故事写得不错
  •     不可买海飞与其他人合著的作品。,向先辈们致敬!
  •     内容我没看过,没什么很好的感觉
  •     看到书后,每一个生命都有其不凡之处
  •     特别喜欢他的封皮及内文排版,平淡。
  •     不过反响来说还是不错的,不错
  •     看得。,挺感动的!就是短了点
  •     没有电视剧好看,妹妹还挺喜欢的
  •     需注意识别,一般般的书吧
 

小说类PDF下载,情感/家庭/婚姻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