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说

所属分类:奇幻  
出版时间:2010-12   出版时间:春风文艺出版社   作者:白饭如霜   页数:284  
Tag标签:奇幻,小说,搞笑,中国  

内容概要

  银狐狄南美隐匿人间三十年,与出身卑微的养母相依为命。她为亲情收敛法力,以平凡人类的身份存在,事实上却身负预言世界未来的大任。当预言出现,世界将面临劫难,为封锁这样的命运,狄南美离开了亲人和爱人,从此浪迹天涯,自我放逐。  有一句话他没有听到,我也永远不会再说:“在这世上,没有什么值得我牺牲你,连我自己都不值得。”  ——狄南美

作者简介

  白饭如霜,最受欢迎的奇幻小说家之一。与沧月、江南、步非烟等同为奇幻杂志知名写手。写作个人风格极为强烈,富于都市感及想象力,妙趣横生。已出版《猎物者》《疯狂植物园》《三千界短章绘本》《生存者》等。

章节摘录

  楔子  我曾在这世界的一角,看过烈火焚烧秋日的高原。
  高达数米的火焰,仿佛是上古巨人滴血的舌头,在枯黄的大地上,彷徨沉默,永无止境地卷过去。
  无论是什么,都不能逃过沦为劫灰的命运,所过之处,天地如死。
  那时候我坐在火焰的中心,看自己的身体在沸腾空气包围下软化成微粒,在有无中飘摇。
在世间所经历过的那一切,我想此时都应当淡化成一个笑话,远远退避在时间的旷野里。
无论悲伤喜悦,都不能独自享有一块自己的墓碑。
  可是我错了。
  三月十五日,凌晨。
  伦敦道宁街博引大厦,全世界物业中最昂贵的所在,价格之高,令人发指。
二○○○年全球大盗“道与术联合研究委员会”发布多项调查结果显示,此地位列知名盗贼们“我一生最想抢的十个地方”排行榜第一位,同时在“全球十大最值得抢的地方”榜单上亦表现卓越,与阿联酋七星酒店“阿拉伯之塔”交相辉映、并驾齐驱。
在全世界失业率都一路走低的环境下,周边各保安公司竟然始终保持强劲的职位需求增长——由此可见,坐言起行的道上兄弟,可着实不少。
  此时入夜已深,灯火犹明。
尽职的保安在大堂中来来回回地巡游,忽然“咔”的一声轻响,巨大的玻璃门徐徐打开,一个穿着黑色长风衣的男子走进来。
这人的容貌隐在阴影里,难以端详,唯一会引起注意的特别之处,是皮肤上泛出一层淡淡金色。
保安迎上去,仔细察看,确认对方出示的是一张货真价实的贵宾级二十四小时特别通行证。
于是点点头,按下客用电梯启动按钮,目送他身影消失。
  这大厦里,日日穿行着日理万机、身家倾城的商业巨子。
“OLDMONEY”豪富世家名下的基金会,也多有在此办公运作的,有人夜半赶回来处理急务并不鲜见,不过,这保安在此工作五年有多了,眼力出众,过目不忘,号称人肉摄像机,此时却完全不记得自己见过这个人。
  电梯直上十九楼。
热感应灯次第打开,那人走到走廊尽头一间巨大的会议室门口,停下来鞠了一躬。
听到室内有个苍老的喑哑声音道:“秦礼到了,坐吧。
”  谨慎地又鞠了一躬,来人方才走进去,室内一切摆设俱无,唯独中心摆一张极大的黑色长桌,在暗黄灯光下沉沉的。
两侧座无虚席。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神情均肃然。
气氛凝滞似一张玻璃纸,舌尖一舔就破。
  沉默。
沉默。
  沉默在空气中游离,一点点孵化出更多。
终于长桌左面当头一人缓缓站起来,这男子穿米色的西服,低调而华贵,窄窄一张脸秀眉亮眼,他乌黑的头发仔仔细细抿在了耳后,一丝不乱,看得出来是个精细人。
他低咳两声,将周围眼神齐齐吸引到自己身上,才开口说:“族之传承,理当遵从,我们秦氏一门,对此绝无异议。
不过,家父前一年才去世,躯壳未腐,我必要谨慎守护,加上年来投资环境见好,祖宗产业价值高速膨胀,阿弟独力掌管,实在疲于奔命,无法分身。
请长老会明示。
”  所有偏向他的头颅又一股脑转了一百八十度,望到另一个方向去。
在长桌的后面原来还坐了四个人。
一字排开,暗色中看不清面目。
其中一人微微点头,正要言语,他身旁同伴却把他手指一按,又静了下来。
那男子等不到半点回应,也不着急,微微一笑坐下了。
他身边坐的,正是适才漏夜赶回的那人,两人侧头,各自说了一句什么。
  须臾,右端中间一个女子声音破空而来,急促清脆,一连串响鞭炮似的说:“秦氏为族谋财,既然可以开脱,那白氏为家族征战四方,这一代男丁只得弃儿在世。
此次行程,一发而惊四方,风波颇恶,万一他有什么好歹,白氏岂不是要灭门?”这女子隐在暗处,吹弹得破的一张脸,容颜娇弱,眼神却如寒星一般极为冷厉,一扫四围,大家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性急的,就起身去拨弄空调遥控器。
  这两位发言的主要内容,听起来都不是很正面。
其他人似乎不好应声,于是继续讪然下去,渐渐有鼾声在济济人头中传出来,长桌后面位高权重的四位仁兄脸上多少有点不好看起来,于是开声问:“庄家姐妹呢?”  立刻有人答:“庄缺在芝加哥调解当地黑帮之间的大纷争,抽身不出来。
秦礼赴会,余庄敛在阿拉伯独力进行中东诸国的优先投资公关,今晚揭标,已向长老会报备过了。
”  那四人各叹口气,坐中间者慢腾腾道:“既如此踯躅,只得依祖例,白弃法力百年来始终精进,料无大碍。
这一次的选命池之行,狄南美之伴,还是交给白氏吧。
”  我有一种特异功能,就是可以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就地站下,开始打瞌睡。
  要伪装成状态清醒而又不被干扰,非常需要一点儿戏剧表演的天赋。
而根据我娘一巴掌打在头上的力度来看,我这辈子进攻娱乐圈的梦想已经可以休矣,何况加多两个硕大的白眼,“你发什么大头呆,前面那家名店在换季,赶紧去给我卡位。
”  这位徐娘,一手叉腰,一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家时装店,穿水绿色长裙,挽一只假得不能再假的名牌手袋,不是别人,正是我妈。
  我想告诉她那家店绝非了不得,设计每况愈下,简直可说一无是处,绝不需要卡位那么隆重对待,但她的耳朵呈现瞬间封闭状态,两眼只顾发直。
对于一个这么没出息的人,你能说什么?还是服从吧,服从吧。
我哼着歌儿晃晃悠悠奔出去。
远山初夏草木生长的销魂气味,游丝般穿行在熙熙攘攘间,偶尔的机会,就鲜活地进入我的鼻端。
  同时,也有什么进入我的眼帘——
一个我打破头都不会料到在这里出现的人影,自对面而来,悠悠荡荡,似一无用心,但擦身而过的瞬间,手指按上我的臂膀。
突然地,轻轻地,碰触过的一抹肌肤,瞬息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红紫色,好似入西的那抹残阳,误认了故乡,铭记不去。
  紫气东来。
那人印章,如此颜色鲜明。
  耳边有两个字轻轻呼唤,是我的名。
  “南美。
”  “南美。
”  我多少年没听到过的声音,陌生得像一棵生在汉阳陵上的树,关于它的记忆似枯萎,濒死,不过挖出根来看,手指上还沾染得到一点点水色,竟仍然是活着的。
  晚上,我娘兴致勃勃地展示完了她今日的斩获物后,觉得不够过瘾,于是找我众乐乐:“囡囡,来试这件蓝花裙子,你皮肤白,一定好看。
”  我窝在沙发里,埋首看《国家地理》杂志,连眼皮都没抬:“那是围裙,你送给隔壁家阿姨做饭的。
”  她很意外:“真的?”  拿到鼻子底下去,东闻西闻,好像她有特异功能,可以靠嗅觉分辨一件衣服的式样似的。
  乘她研究着围裙,我侧了侧身,手往肩膀上被碰触过的地方一摸,果然有一阵焦雷似的灼热在心底滚过,验明紫印的正身,最后一丝侥幸烧灭了,我脸色微微一变。
  这小动作居然没瞒过我家八婆,我简直怀疑她其实是埋藏在市井间的绝顶武功高手,立刻过来探察:“你怎么了?”  准确找到那条痕,十分夸张地倒抽一口凉气,在屋子里团团乱转找膏药创可贴云南白药洗洁精。
懒得理她,我起身到阳台上去。
灰蓝天色,中有明星,看来明天一定又是个好天。
有人告诉我,极目最远的地方,合上眼帘再睁开,那颗第一时间进入你视线的星,就是你的守护星。
  试验一下看。
呸,那儿只有俩灯塔。
我要灯塔来守护我干吗?  胡思乱想一阵,忽然听到我妈在外头大吼一声:“囡囡,去开门。
”  我没动。
  已经听到了:那敲门声不紧不慢,不紧不慢。
  每三声停一下。
仿佛在等待,又仿佛在犹豫。
  又是三下。
  每一声,都像是要穿越门壁,砸到我心上。
  妈妈的分贝数调整到环保局禁止标准,伴随着一只拖鞋,力度角度双绝,硬是从阳台门缝里玩了个飞去来的绝活,砸到我后脑勺上。
妈的,她年轻时候怎么不去练飞镖?  不得已走出去。
  里门打开。
  隔着一扇安全门,不出所料,走廊上那人向我微微笑。
手臂上的焰色痕迹,忽然如针刺一样疼痛起来。
  我们两两对望着,周边世界犹如虚无,蒸腾飘摇。
天地间只剩下他那双深不可测的眼,定定笼罩我。
  右手指轻轻画圈,化出蓝色幻影,无声无息穿破铁门,极速逸出形成微蓝色的攻击圈,外面的人脸色一变,弯下腰去,猛然便惨叫一声:“浑蛋,你干吗要用蓝之祭祀诀?打到我鼻子了。
”  我冷笑一声:“白弃?你跑来我家做什么?我们两家这段时间是世仇,读过书吧?世仇什么意思知道吗?”

编辑推荐

  至真的亲情,绝世的爱恋——  《龙族》作者江南作序推荐  都市奇幻领军作者白饭如霜最感人作品《狐说》  不逊色《暮光之城》的爱情传奇 媲美《冰与火之歌》的超凡想象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奇幻,小说,搞笑,中国


    狐说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9条)

 
 

  •       狄南美是一只狐狸,一只拥有与生俱来的预言能力的千年银狐。它存在于这个世间的作用,便是做出七百年一次的大预言,这个预言将直接关系到整个非人界的走向。它以为它的生命除此外别无用处,直到白弃的温暖一抱。
      白弃也是一只狐狸,只不过是一只拥有强大战斗力的斗战紫狐。它从小爱好打架到处惹是生非,是非人界中的一霸,可偏偏做了南美的小尾巴。无论南美惹了多大的祸,无论南美走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它都会不离不弃地跟在后面替其扫尾。
      这是《狐说》里的两只主角,其他一众特立独行的狐狸及其他非人们,在此不再赘述。
      
      我只想说说狄南美。
      这只美丽的银狐就像一个青少年时期的姑娘,拥有漂亮的外表、高贵的血统、与生俱来的优渥生活。她叛逆清高不安于现状,藐视一切地生存于这个世间,并且有一个死心塌地的小跟班永远会帮她善后。
      她满世界地跑,爱好多管闲事。她不满这个世界,对社会充满愤恨,却会对弱小毫无原则地伸出援手。她嫉恶如仇,看不惯一切非正常手段获取的暴利,明知不敌也会深入虎穴。
      她真诚对待朋友,任何奇怪的人都能与她和谐共处。别人对她一分好,她便能为朋友两肋插刀。
      
      就像所有人都必然经历青春期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曾经是愤青,都曾经对社会不满,都有满腔的郁结无处宣泄。可是我们的内心深处,依然保有一块柔软之地,那样的情感,与爱情无关。
      
      
      
  •       看书的封面,黑暗的大地上大厦林立,高贵冷峻的银色狐狸占据了大半的版面,大致可以了解到这是一个发生在现代社会里的玄幻故事。
      
      不过呢,这只叫狄南美的小狐狸,其实是一只非常“人性”的小狐狸,除了为了一只鸡翅膀可以掘地三尺翻滚几百里之外。她可爱调皮,偶尔自恋臭屁,一直重情重义,并不百分百的成熟,会冲动。这是表面上的她,也是真实的她。
      
      在这只银狐体内,还存在着另一个狄南美,那是属于银狐本性的狄南美,冷酷的强大的狄南美。冷酷强大的本性不过是身为选命银狐的狄南美逃脱不开的命运,我相信作者读者小白和猪哥喜欢的,都是那个傻傻的疯狂的不算计只体验的狄南美。
      
      这本书是白饭早期的作品,文中能看到青涩的痕迹。文字稍微有些缭乱,飞扬跳脱地行文,当然换个角度也可以说是风格,正如那只活蹦乱跳无所顾忌的小狐狸一样,缭乱,纯真,让人喜欢。不过呢即使是作为一本早期的作品,《狐说》的每个人物,都已经塑造的是可圈可点,性格十足啦。
      
      作为一个铁杆言情迷,最爱的当然是小白,咳咳,我想过如果白饭把小白当成主角来写一本言情文,绝对会迷死一大片。帅,那是必须的,还用说?身为狐狸,本就是萌物一只,何况是一只骚包的紫色狐狸,哈哈!战斗力超强大被称之为狐族的战神!但是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杀手锏是,小白还他妈的深情的要死,默默地守护着南美,在她身后为她收拾一团糟糕的残局。这就是为什么比起狄南美俺更喜欢小白了,因为俺嫉妒哈。
      
      小说里的另一个重要人物,猪哥,这也是个绝对的萌物啊,名字萌,煮饭道具——居然用猎人同盟发的剑炼出来的,萌,还会像对待珍宝一样对待一只小老鼠,萌,(PS这只老鼠也老萌了)。猪哥还会带着捕猎对象四处兜风,萌!管家是做菜超好吃的,因为主人废柴而经常下海捞鱼补贴家用的犀牛,哎,我被萌死了!怎么可以可爱到这个地步捏?
      
      给五星的有时候并不是需要这个那个乱多理由的,一个就够了:看的人喜欢,很享受。不是吗?
      
  •       一
      
      在《狐说》之前,我只看过一本饭饭的《疯狂植物园》。因为眼睛不好的缘故,我向来不大看网文,只买实体书看(这大概是个被所有作者大力赞赏的好习惯吧)。《植物园》让我看到一个不同于人间的三千界,无限的天马行空,无限的天花乱坠……至此迷上白饭!
      
      有意识地在茫茫书海中开始搜寻饭饭的书(不喜欢网购,只喜欢在大大的书店里这边看看、那边翻翻,然后找到自己要买的书),很快,买到了饭饭的另一本书《狐说》(封面是冷冷的美少年,拍下来,做成我的手机屏保)。
      
      其实狄南美向来在饭饭的各个故事里神出鬼没,但那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对南美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无比聪慧清醒的女孩子,却爱伪装成最世俗最泼辣的模样。我看书那会儿,也不知道她后来在人类社会恶搞出的许多风风雨雨,却只看到她在苍茫时空里,留恋着她的“娘”。——这一点点的人间温暖,让她一天又一天地留在了人间。银狐呵,在上可以为神,在下可以为妖,她却是神妖都不做,却做陪伴娘的一个人间小店里的小妹!呃,委屈了千尊万贵的银狐大人了。
      
      终究是非人,她只想为娘送终。相对于狐,人的寿命极短暂,她想这么点小事情应该是无庸置疑地做得到的。只是,人事难测,狐事亦难料。她是狐族的选命银狐,在人间度过了短短三十春秋,已不能,再停留。告别时,娘也只是欢喜看她,用手指摩擦她的脸,说:“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一路上,九乌神殿的洗礼,异灵川的截杀,化出原形的第一次杀生,回到狐山,好死不死、好玩不玩地在选命池的柱子上写下第四行字:“并世”(前三行分别是“乱世,扶世,入世”)。这无意一写,却成了天命指示。南美叫着“不要玩我”,却原来,大家都不在玩呢。颓然,惘然,既不想要一场狐族与人类的战争,也不想人类与狐类的完全融合。最后只能失声痛哭一场,一切非我所愿,终究无可奈何。
      
      狄南美,在游戏于三千界之前,那么脆弱地哭泣着……然后退后,然后离开,愿一个人独力承受注定的天命。想从此以后会很孤独,也想着人间惟一的温暖,她的娘亲。
      
      惟一的温暖,瞬间冰冷。
      
      只是人世间司空见惯的一件入室抢劫杀人案,却夺去了南美的“惟一”!她想为娘送终,娘却不得善终,然而娘是善良的、慈爱的母亲。满心满腹的悲苦,化作了残酷的屠戮。可是屠戮完结之后,南美却不知道可以到哪里去。
      
      叫她早点回来的人已经不在了,但仍要学会坚强。
      
      狄南美,银狐,和她人间的母亲,之间,是、爱。
      
      
      二
      
      在文档上敲下这个题目,女儿在一边看,一边笑眯眯地说:“妈妈你要不要改成‘认识一头猪’?”这个,偶只能无力辩道:“是‘植物园’里山狗的好朋友猪哥呵。”
      
      小女儿向来不关注我看的书,嫌我老派,真是伤心,其实人家还年轻得很呢(偶是早婚早育滴)。不过饭饭的那本《疯狂植物园》她却和我抢着看,还看得笑声不断,——但她喜欢的只是前边植物们超有个性的那部分(她一直幻想着桃树结电脑的那个情节,念念不忘),后面的嫌闷,不大爱看。
      
      对于孩子来说,人生的幻灭和寂寞应该是遥远得像天边的浮云了,她所有的烦恼不过是来自于作业。作业太多,导致她玩的时间很少。她要看小说,她要玩游戏,她要和小朋友们讨论她们的事情!我也向她推荐《狐说》,她说,不快乐呢,只随便翻了翻,就不看了。
      
      不快乐?是因为南美的不快乐吗?游戏于天地间,拥有着强大于人类的法力,也有着人类望尘莫及的生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是凡人想来最应该春风得意的;但南美不曾无忧无虑,反而,寂然到绝望,连杀戮,也是倦然。
      
      一个人在生活里能够完全的自给自足,那么,他(她)就不再需要人与人彼此之间的关心与信任了吗?那些笑容与笑容之间的理解,掌心与掌心之间的温暖,是必要的吗?是必须的吗?是非此不可的吗?
      
      强悍如银狐,也在因烤鸡翅膀而认识猪哥后,变得不愿马上走开了。在啃鸡翅之前,她刚刚让十七个人变成十七具尸体。狐不在乎别人的乃至自己的生命,却在乎所爱的人的平安。极端的漠然,也极端的执着。而猪哥却是太平和太悲悯的一个猎人了。身为猎人,却常常放掉猎物,空有一付好身手,却要被辟尘打得满头包(任何一个管家的,对于不按时拿生活费回家的一家之主,都有绝对愤怒的权利)。真不是一个好猎人,却是非人界里猎物们喜欢的一个“人”。
      
      人是惯于自认为是天地万物间惟一的主人的,惯于内战激烈,惯于破坏大自然的生态平衡。越清醒的就越疼痛,不如大家都醉生梦死好了。但南美认识了猪哥,发现不用失望到底,可以无条件地去信任一个人类,而这样的感觉很幸福。
      
      缘份是可遇不可求。但遇上了,终究是很好很好的事情!
      
      和娘,是亲情,人已长逝,但亲情永在,是漫漫岁月里忆起还感觉温暖的娘;和小白,是爱情,虽然不能见面,虽然思念会像滚油一样灼痛心魂,但在看不见的地方,小白会久久凝视着南美,直到可以相拥的那一天;和猪哥,是友情,是没事时一起趟趟混水,顺便摸鱼打P兼内斗,而有事时并肩一起战就是(别问啥输赢,输赢是不重要的事啦。不过以这两个的战斗力,押他们赢也没错,尤其是南美的真身酷得一摊胡涂,葱白ing)。
      
      
      三
      
      小时候我到乡下的外婆家去玩,夏天的夜里,常常有许多萤火虫在田埂间飞来飞去。老人们喜欢在乘凉的时候说一些鬼怪故事,那些故事里,当然也会有狐狸精的。美艳绝伦、蛊惑人心的狐狸精,或者给人带来灭顶之灾,或者给人带来泼天的富贵。
      
      一转眼,二十几年过去了。当外婆和那年的萤火虫都化为尘土,我却在饭饭的《狐说》里感受着自己当年听故事的心情。就算物是人非了,有些想像力还存在,有些心情永远一样。
      
      “每个人,都有权利幸福生活。每个人,都该好好守护自己的生活。”哪怕付出许多许多努力,有的梦想还是实现不了,有些感情还是得不到。但又怎么样呢?努力过也就是了,还是要好好生活下去的。
      
      饭饭说她写故事是不写大纲,不设计情节,更不预定结尾的。她的随性随情,其实在故事里处处可见。她也说最喜欢的笔下人物是猪哥和南美。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猪哥可能寄托了她的某种理想,而南美,更可能投射了她自己的几分影子。(在“奇幻”的月末版上看到白饭的照片,好PP!小女儿叹道:原来她长得跟白米饭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晕,女儿呵,笔名和长相原本就是米啥内在外在联系的,你、你、你是怎么想的?孩子的逻辑太古怪,不问也罢。)
      
      这样随性的写法,其实是很容易出问题的。最常见的问题之一,是写不下去,但饭饭的想像力异常丰富,应该没有这个困扰;最常见的问题之二,是结构上的混乱,会虎头蛇尾,就像“狐不归”,越到后来就越有匆匆收手的迹象。不知是编编催稿催得急呢,还是饭饭自己写到无心再掰下去了?
      
      像“粉雄联盟”的出现与消失,让我心里微微有点遗憾。我以为这能成为情节上的又一个凝聚点,可是一下子就玩完了。像翻过崇山峻岭,不见飞瀑湍流,只是小河水静静流淌了。(努力说明一点,我不是认为饭饭写得不好,只是认为她能写得更好。人家好不容易母女俩都喜欢上了同一个作者,当然希望她一直让我们继续喜欢下去的,这样也有助于交流母女亲情嘛。)
      
      对了,我家小女最欣赏这一段:“狄南美,自小天不收,地不管,打架有白弃,要钱有秦礼,心里有点小小不舒服,身边还长年跟着个忠心耿耿的庄敛,其心理治疗水准排了非人界第二,估计也没哪个不要命的敢排第一。”
      
      唉,她觉得人生得意,莫过于此了。然后我就只能摸摸宝贝的头,说乖乖地看一会儿书就行,你是人,不要去跟七百年一现的银狐相比。她说能不能让饭饭也把她写到书里去,那个,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才好,只能无言。
      
      她毕竟还小,看了半天也不知一边得意着的南美一边失意着;也不知道,书中的人生,其实和现实一样会残酷无情的。就这么单纯也很好,像萤火虫的一点点微光,令人心里,平白多一份喜悦。
      
  •        保持小白的一贯水准。本来以为是场爱情悲剧或者命运悲剧,结果还是在轻松愉悦中结束阅读。最喜欢,狐狸和朱哥初次相逢的场景,以吃会友,不亦快哉,算是蓝颜知己吧。
  •       有一段时间 是迷失在 白饭的 狐说 狐爱里面的
      大爱 里面的狄南美 小白 猪哥 辟尘····
      每一个 疯狂快乐的 伤感人儿·
      
      
  •     有此妈 你女儿好幸福。
  •     我喜欢这个……
  •     白饭的小说总有一种温暖人的力量
  •     恩,白饭的油滑式伤感。。。独到的文字魅力。。。爱南美,小白,猪哥,辟尘。。。
  •     价格不贵,无聊打发时间的一本书。
  •     看过影视剧作品后买来阅读的,都让我爱不释手。。。。。。妖怪的世界很可爱啊。。。
  •     可惜是大话3的,这书应该能排到前三名了。
  •     现在看到第四本,关于猫武士的书已经全部买齐了。
  •     绝对是盗版!,封面不新
  •     故事莫名其妙,加油!!
  •     买了挺长时间了,对奇幻比较感兴趣的值得入一本
  •     到货速度非常快。,每期必买
  •     马瑞姆带领殉道师出击,一直想看 买的很划算
  •     有一种很想快点看完的冲动,但是发过来不是全新的。
  •     刚看的时候还没有觉得有多吸引人,“喝一杯浮生的茶”
  •     非常好看的漫画,不过这期有喜欢的文所以入了


  •     故事也很好看,应该好看的。。
  •     我们班上不管男女有喜欢看呢,随赠徽章1枚。
  •     商博良!,吉野用他买的刀救出了他。
  •     厚厚重重的抱在怀里开心死了!非常喜欢龙枪!,会追着收藏的!
  •     貌似小孩特别喜欢,秘境之匣好科幻
  •     收藏型的。很喜欢包装,只要一块钱
  •     书好厚哦 内容也比较充实,很好的书
  •     就是又要开始等文了。。。。。难熬啊、、、,很人性化!
 

PDF图书下载第一图书网狗头鹰搜索

小说类PDF下载,奇幻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