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逆旅

所属分类:奇幻  
出版时间:2009-8   出版时间:万卷出版公司   作者:夏笳   页数:207  
Tag标签:九州,奇幻,小说,中国,青春,奇幻小说  

内容概要

  这是一个关于“流浪”的故事,这是一篇献给“”后奥德赛时期幻想长歌。或许是某个时刻,或许终其一生,人们都在无意识地追逐着远方的某个地方。甚至不需要远山的召唤,只要风从窗口带来一丝异地的芬芳,他们就会如小女戈遥一般,义无反顾地奔向那些旅伴,将一切已知的、一眼望到头的安逸生活抛诸脑后。  在趱笳健华美的锦句之下,你看到的,是少年的热血,还是已经逝去的美好时光?

作者简介

  夏笳,女,夏笳,双子座,生于西安,瓶中小妖精,科幻后新生代,能吃善饮好做梦,北京大学理学学士,吃饱睡好是最低标准,不宅不基不腐不冷不烂,美食与梦是最高追求,中传媒电影学硕士,旅行拍照看电影,奇幻九州新秀,暴走小公主,现居北京,八零后,茄子,猫。

书籍目录

  Chapter
01 嘉水  Chapter
02 筼筜  Chapter
03 驿路  Chapter
04 云境  Chapter
05 月湖  Chapter
06 雨城  Chapter
07 紫梁  Chapter
08 街市  Chapter
09 镜方  Chapter
09 幕间  Chapter
10 戏梦  Chapter
11 谢幕  那些花儿之七年,十八个瞬间  后记 我们走在大路上  九州创作缘起  九州世界设定

章节摘录

  Chapter
01 嘉水  团到来的那个下午,嘉水镇宁静安详一如往常。
嘉水河温柔地环绕着小镇,在慵懒的阳光下静静流淌,水气氤氲,携卷着漫天飘飞的柳絮,缓缓掠过波澜不惊的水面。
  几个少年原本正懒懒地斜倚在河边微湿的坡地上,支起三五根简陋的钓竿,望着水波里起伏不定的浮子发呆。
突然间,一个黑瘦的孩子坐起身来,像只警觉的雀鸟般伸长了脖子。
  “听,”他小声说,“是马车的声音。
”  少年们纷纷仰起头,眯着眼睛望向河对岸。
干燥的路面平坦而宽阔,在阳光下闪着一层光芒,只能隐隐看见一抹艳红裹在飞扬的尘土中,伴随着辚辚车马声远远而来。
  戈遥第一个扔下钓竿,赤脚爬上河岸,踩着咯吱作响的木桥向对岸跑去。
  马车渐渐驶得近了,只见那车厢黑沉沉的,比平常载人拉货的马车高大了不止一倍,门窗都封得严严实实,仿佛一只巨大无比的黑箱子,四只铜铸的车轮深深碾入车辙印中,转动起来隆隆作响。
更奇的是竞看不到一个人驾车,两匹毛色驳杂的马仿佛得了灵性一般,径自并排拉着马车一路小跑而来,到了跟前渐渐慢下脚步,不偏不斜地把马车稳稳停在桥头。
  阳光无声地披洒下来,照得车顶上一面猎猎拂动的暗红旗子灼灼生辉,甄匹马儿立在原地,兴奋地喷着响鼻。
静了片刻,只听得吱呀一声轻响,车厢右侧推开一扇门,一个白衣的年轻人探出头来,衣袖搭在额前挡住明晃晃的太阳光,四下里张望了一番,随即轻盈地跳下车,向这边走来。
  戈遥瞪大眼睛盯着对方,年轻人长得高瘦清俊,相貌身形都不似常人,淡青色的长发披在肩头,被午后阳光一照,泛出近乎银白的色调,一双眸子也是青灰色的,像怕光似的微微眯起,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挡住去路的少年。
  两人就这么一言不发地对视,一个高挑白皙,一个娇小黝黑。
沉默片刻后,年轻人终于抿起两片薄薄的嘴唇,无声地笑了。
  他伸出手轻轻一抖,手中立刻多了一面朱红色的锦旗,上面绣着只长嘴的白鸟,与马车上飘扬的那面一模一样。
  “麻烦告诉你们家大人,”年轻人缓缓说道,“就说白鹭团来了。
”  嘉水镇地处宛南,四周有山环水绕,自古便是个僻静的小镇,偶尔有商队路经此地,带来些吃的用的新奇玩意儿,都足够大人孩子们热闹半天,更不要说是白鹭团这样响亮的名字。
  午后春光明媚,马车轰隆隆一路响着碾过古老的青石路面,后面跟着一串高的矮的孩子们,光着脚板噼里啪啦连跑带跳。
沿路上家家户户都开门推窗簇拥出来,惊奇地瞪大眼睛,看那硕大无朋的黑色车厢、那拉车的两匹神气活现一路小跑的马儿,更免不了多看两眼那坐在车沿上、晃悠着一双长腿的白衣青年。
  马车一直驶到镇上唯一一家酿酒铺子门前。
店主人林轩是个四十多岁,身材瘦小的男子,据说年轻时曾在外面跑过几年生意,回来后便开了这家小店,卖些自家酿的烧酒,也有几间客房可以留宿往来客商,算作是嘉水镇上少有的几个见过世面的人。
此刻他早已站在门前笼着双手,神情半是激动半是疑惑。
  车还没停稳,白衣年轻人便跳下车,向店主恭恭敬敬递上那面绣了白鸟的红旗,朗声说道:“在下风暮涯,是白鹭团的副团主。
我们白鹭团靠着行走四方、沿途表演些戏曲杂耍之类为生,今日路经贵宝地,想在镇上暂留一晚,不知主人家能不能行个方便?”  林老板接过那旗子,只是连连点头道:“白鹭团,听说过,听说过。
先生太客气了,早听说你们走遍了九州三海,什么地方没去过呢,能来我们嘉水就是贵客,先生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就是了。
”  年轻人淡淡一笑,拱了拱手说道:“不敢不敢,若是店主不嫌弃的话,今晚就借主人的店铺一用,为各位乡亲唱上两首小曲,聊表谢意,不知您意下如何?”  林老板喜得只是点头,连忙招呼车上的人进店里去歇息。
风暮涯推开马车侧门,里面依次跳下几个身形穿戴各不相同的青年男女来,一眼望过去只觉得个个服饰艳丽,容貌清秀。
最后出现的是位身材纤弱体态娇小的少年,穿一件青绿色的袍子,一头长及腰间的黑发随便绾在脑后,一时间看不出是男是女,只觉得脸庞白净得有如细瓷,被风暮涯拦腰抱起,如同捧着一个瓷娃娃般小心翼翼放在地上。
  围观的男女老少们正看得目不暇接,风暮涯又走到车边卸下几道木栓,将半面车厢的侧壁推到一边,从里面走出一位异常魁梧的光头壮士来,身材比正常人高出一倍还多,穿件简陋的麻布褂子,露在外面的皮肤颜色暗红,布满许多黑的红的花纹,浑身上下不知道挂了多少奇形怪状的饰物,走起路来丁零哐啷作响,竞像是传说中夸父的模样。
  众人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连店主人也只剩站在一边傻瞧的份。
这几人并不多说话,各自从车上卸了几件行李,找地方安顿好马车,便随着那巨人沉重的脚步声走进店铺里去了。
不一会儿,又看见风暮涯拎着个包袱笑嘻嘻地下楼,找个干净地方摊开,里面尽是珠链挂坠、胭脂水粉一类的小东西,说是从八松城千里迢迢一路带过来的,没剩下几件了,都按十个铜钿一件便宜卖。
  整个下午,林老板的铺子门前都热闹非凡,那些姑娘孩子们叽叽喳喳地聚成一堆,看看这个挑挑那个,更多的不过为能凑到旁边,跟风暮涯说上几句话。
店铺里也坐满了喝茶聊天的客人,看似漫不经心,其实眼睛一刻也没闲着。
林老板提着大茶壶在不大的店铺里忙得团团转,满是汗水的脸上笑开了花。
  戈遥混在人群里犹豫了半天,终于决定趁乱挤到跟前去看看热闹,没想到一不留神还是让林老板看见了,被一把揪住后脖领子拎了出来。
  “都玩了一下午了,还没够?!没看见我这儿都忙成什么样儿了,就不会过来搭把手?”林老板气呼呼地数落着,“中午那几个磅还堆着没洗呢,真是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孩儿家,养个女儿有什么用,还不如儿子省心……”  戈遥最听不得她老爹的唠叨,立即像霜打的茄子般蔫了下去,灰溜溜地进了厨房。
店里的男人禁不住哄堂大笑起来,一个中年汉子冲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嗓子:“头,洗什么碗哪,还不来给我们唱首歌,等今晚戏团登了台你就没得唱啦!”  厨房里叮叮当当虐待碗碟的声音顿时停了下来,戈遥怒气冲冲蹿出厨房,一把扯下腰间的围裙,刚要往那男人脸上扔,突然目光一斜,瞥见坐在门口的风暮涯正转过身来,一双青灰色的眼睛盯着她看,仍是似笑非笑的样子。
  她顿时像是心里堵了什么似的,恶狠狠地向每人脸上瞪了一遍,身子一扭,噔噔噔地跑回去了。
  傍晚,夕阳余晖从街道尽头斜斜泼洒过来,一行乌黑的鸟影划过天际,传来单调的几声长鸣。
  家家户户都早早吃了晚饭,赶来林老板的铺子。
店里早就坐满了人,聊天喝茶好不热闹,来晚的只好在门口台阶上搬条长凳坐下,巴巴地伸着脖子往里看。
店里已经收拾出一个小角落,挂上几片布帘充当舞台,这会儿黑洞洞灰蒙蒙的,不见半个人影。
  戈遥被关在厨房里收拾堆积如山的碗筷,耳朵却一直竖着偷听外面的动静,眼看着窗外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店铺里各个角落都点上了松油灯,映得密密麻麻的影子在墙上乱舞,终于听见一声似锣非锣似磐非磬的响声,满屋子人声一起静了下来。
  戈遥连忙趴在门缝里向外张望,只见一个黑发男子从布帘后慢慢走出来,修长的身躯裹在一件黑色长袍中,袖口领边都绣着暗金色花纹,在摇曳的灯光下望去,虽然身形样貌不如风暮涯那般高挑俊逸,却自然流露出一身贵气。
  男子满脸笑意,向周围人们欠身行礼,道:“各位乡亲父老,在下姓夏,是白鹭团的团主,今夜能在这里登台献艺,别的话也不敢多说,只盼我们的表演能不辜负各位的期望。
”  这几句话声音虽不大,每个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一时间没有一个人吭声,个个屏息凝视,等着看后面的节目。
  黑衣男子从袖中伸出双手,轻轻拍了两下,只听得噼啪几声轻响,满屋子的灯火一起灭了,屋里顿时陷入黑暗之中,连坐在门口的人也是眼前漆黑一片。
一时间大家都坐在原地不敢乱动,只能听见粗的细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正当人们疑惑之际,突然听见角落里传来叮的一声轻响,随着响声,黑暗中凭空腾起一小团青幽幽的光芒,如鬼魅一般飘浮在空中,照亮了几根银蓝色的丝弦,也照亮了一小段洁白如玉的指尖。
  静了片刻,又是一声轻响,仿佛有一根丝弦轻轻颤动了一下,暗蓝色的光华沿着丝弦流淌,瞬间浮起在空中,幽幽燃烧,映出了拨动丝弦的纤纤素手。
  紧接着铮铮两声,接连腾起两朵火光,慢悠悠向周围飘散开,还未等众人看清它们的去向,只见那纤细的手腕微微一颤,在琴弦上划下一串错落有致的珠玉之声,七八团光焰蓦然飞出,将弹琴人笼罩在其中。
  那是一个青白色长发的黑衣女子,怀抱着一把黑沉沉的琴坐在舞台一角,那琴身竞不是直的,而是略有弧度,仿佛一把未曾拉开的弓,七根蓝色琴弦光芒流转,照亮了琴身上凹凸起伏的纹路。
  弹琴的女子低着头看不清面目,只看见一只雪白的手腕悬在空中,随着整个身体的呼吸节奏三起三落,随即轻轻弹起,像一只飞蛾般翻飞在七根丝弦间,撩拨出一段错综缠绕的旋律。
银蓝色的光华流淌,燃起一朵又一朵火光,仿佛那些丝弦并不是真实存在,而是由光芒编织成的一般。
那些光焰悬浮在空中,飘飘忽忽向着四周飞去,照亮了舞台上每一寸小小的空间,在弹琴女子颤动的眼睫旁不安分地跳跃着,仿佛也随着琴弦间流淌的韵律忍不住翩翩起舞。
  满屋人全都看得呆了,一时间连台上弹的什么曲子都听不出来,只知道盯着满天飘飘荡荡的光晕发呆。
那些光逐渐向舞台中央聚拢,旋转着聚成一团,越旋越快,陡然间光焰一闪,从中间现出一个蜷成一团的身影。
    那影子动了两动,慢慢仰起身子,竟是个衣饰华贵、容貌绝丽的少女,眉目如黛,朱唇胜血,一双眼睛竟是深翠色的,荧荧闪烁荡漾,像是把漫天的辉光都收了进去似的。
  少女缓缓站起身来,流光溢彩的眸子向着台下望了一眼,只一眼便让台下男女老少都丢了魂魄,如坠幻境中,心想着如此画卷上神仙一般的人物,怎么会站在面前让人看得如此真切。
  琴声凛然一变,由清丽幽隐转为妩媚缠绵,少女随着乐曲扬起小手,轻轻拍了两拍,挥动宽大的衣袖舞了起来。
她舞得并不快,也并不复杂,随便这镇上的哪家女孩儿都能跳这样的舞,只是谁家女孩儿的脚步能缥缈得如同在云端一般,又有谁家女孩儿的腰身能柔软得如同风中的柳枝一般呢?她莹白的手腕与脖颈间挂着满是翠玉和紫晶的饰物,舞起来当作响;她华美的发髻上插了十几颗镶翡翠的发针,连同鬓边微微颤动的钗子一起闪着零星的光芒,光芒笼罩在她身上,连青紫的长裙上一朵朵绣金的蝴蝶纹饰都照得一清二楚。
  ……

媒体关注与评论

  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形容夏笳,美丽、聪明、灵气或者其他的褒义词似乎都无法囊括,我只能选择一个词——“惊人”。——陈楸帆    《九州·逆旅》由许多细密的小故事组成,这些小故事或传奇、或凄凉、或寒冷、或悠远,很像一个打乱的杂锦铺,诸色纷呈。所有的力量都蓄积在最后一刻,如同藏在水巷拱桥下的河道,弯回曲折,突然冲到悬崖之上,变成一匹白练般的瀑布急冲而下。  ——潘海天    一个初入者进入九州世界时漫步而行的遐想。作品行文明丽,浑然天成,读起来随意舒适,又留有足够的想象空间,有其不同于其他九州作者的特质。  ——江南

编辑推荐

  一个背上带着不祥之兆的丫头,混入一个浪迹天涯的剧团。她大张着懵懂然而清澈的眼睛,慢慢地去发现剧团里这些人是怎么相遇,怎么加入白鹭团,字里行间,看得出一个女孩对行走的渴望。   白鹭团里都是些萍水相逢的人物,各怀心思,他们看似走向同一个目的,但却常有自己的选择和道路。雷苑不就是早年选择离开的人之一么?虽然戈遥说,她加入白鹭团的目的是去遇见许多不同的人,去发生许多不同的故事,但是奇怪得很,实际上书里讲述里最多也最重要的并不是白鹭团的旅行过程,而是这些团员们自己身上背负的故事。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九州,奇幻,小说,中国,青春,奇幻小说




    九州·逆旅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60条)

 
 

  •       本小说情节联系非常散漫,矛盾冲突约等于0。人物形象的塑造也不是非常出彩,有血有肉是说不上了,勉强可以说得上鲜明生动。其书其实就是靠文中白鹭团主吟唱的16个字支撑:“九州浩淼,任其东西,明日何在,但随我意。”这16个字里面,有洒脱,有不羁,有一点魏晋风度,也有一点肆无忌惮。但其实本质只有两个字,就是“年轻”。
      
      《九州》系列,从江南的《缥缈录》开始,在江湖上混,靠的就是左手青春,右手热血。而夏笳老师05年写这篇的时候,还是大学里面的学生。一个女孩子,高考成功,就读北大,人即有才,科幻奇幻界声名鹊起,偏生又长得好看,是无数做文学梦的少男少女们的偶像。的确说的上春风得意,让人羡慕。所以只有这样的年轻人才能写出这16个字吧,江南写不出,燕垒生写不出,水平再高的作家,过了那种年纪,没有那种心态,都是写不出的。
      
      我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走过的路很少,所以总是觉得没有地方是自己不能去的;经历的事情不多,所以总以为未来只有惊喜,没有失望;需要自己做出的选择没几个,总觉得时间是大把的,尽可以去补救,所以都是很简单地去决定,以为将来自己永远也不会后悔。一切都太少太少,想要的太多太多,所以没有什么往后看的回忆,只有向前看的梦想。
      
      然后,我就老了,虽然我还没有成熟。我变得会后悔,后回忆,会胆怯。做一件事情,我会忧虑多于期待,失望多于惊喜。一切都变得循规蹈矩,一切都变得没有意思。自己的梦想遥遥无期,曾经的满怀期待的远方却慢慢变成能看得到的乏味未来。老了只给你带来一个唯一的好处,或者是坏处,就是能让你知道年轻的可贵。知道“九州浩淼,任其东西,明日何在,但随我意。”这简单的16个字里面,所包含的心态和勇气是多么珍贵,珍贵到人这辈子最多只有一次,过去就永不回来。
      
      用旅途比喻人生是个很俗滥,但是很有效的比喻。“明日何在,但随我意。”只是刚上路甚至没出发的年轻人的期待,对于在路上走了一段的旅客来说,也许下面这首诗更为贴切吧:
      
      “路从家门起,不知多少里;前头绵绵路,紧走不将息;匆匆复匆匆,小径接通衢;歧路交叉处,彷徨又迟疑。”
      
      但终究,我还是很喜欢 这本小说,因为它让我看到了这16个字,让我想起了很多。但是这16个字终究已经不属于现在的我了,也许它们曾属于过去的我。也许得了3次银河奖的夏笳老师现在也写不出这样文字了吧,也许它们只属于2005年的夏笳。对我来说,年轻已是一种过去进行时。
      
  •        很喜欢九州系列的小说,它们有着类似于《冰与火之歌》的设定:故事里的世界是想象中的大陆,有着不同的智慧种族,和各种诡异却又趣味十足的历史传说,读起来让人浮想联翩,仿佛自己也生活在那个充满无限可能的地方。
      
       夏茄是国内久负盛名的科幻作家,尽管我不喜欢她写的科幻小说,可对于这部《九州•逆旅》却由衷喜爱,觉得再好的作家写出来的东西,也不过如此了。
      
       一个小小马戏团,成员不过数人,路过小镇,却引得酒馆老板的独生女离家出走,跟着他们浪迹天涯。这是一个富于趣味的开头,而在途中马戏团成员们各自讲述的故事则充满了笔记小说的荒诞离奇,给这部小说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龙敦和他的老婆鹿嘉是从小青梅竹马的恋人,顶着两个部落的压力终于修成了正果。然而城市来的猎户用花言巧语骗走了鹿嘉,从此龙敦跟着白鹭团走遍九州大陆,只是为了找寻昔日的伴侣。其他人的故事也都各有悲欢,只不过有的故事是真的,而有的故事是假的。
      
       在这个名叫“白鹭团”的马戏团里,龙敦是夸父,晨晖和暮涯姐弟两个是宁州来的羽人,咕咚的父母不知道是谁,被山里的狰养大,青栾是魅,戈遥是酒馆老板的女儿。神秘的团长则像一个流落风尘的大人物,谁也看不透他的心。
      
       踏上漫漫旅途的人往往都有着无法对人言说的伤心往事,只有在这经年累月的跋涉中才能暂时遗忘。天地一逆旅,同归万古尘。其实走在路上最重要的还是旅伴,或许走着走着,就忘了最初的难过和痛苦,只剩下欢笑和平静。
      
  •        看这本书,就仿佛跟着白鹭团去了一个又一个地方,见到不同的人和事,经历了他们一路上的经历,对各个人物有了更深的剖析。仿佛自己也跟着他们一起旅行。把自己想成戈遥,去读白鹭团每个人身上背负的故事。
  •        天地一逆旅,我辈犹行人。
       白鹭到底是场梦,梦醒时不知还能不能轻轻吟到“明日所在,但随我意”?
  •       半个下午,坐在温热的阳光里读完《九州逆旅》,发现原来这本书里的每个章节我都看过的!
      
      大角的序很久以前就在他的博客里贴过,而且在《九张机》里面《大家一起博》的板块也出现了,看一遍还是很有感觉。《逆旅》全文基本没有多大的变动,与四年前的《九州幻想》上相差无几——那本杂志的封面我记得无比清晰:夏笳楚惜刀冥灵萧如瑟四人合照的《那些女人》!夏笳自己的跋《那些花儿——七年,十八个瞬间》也是她老早的博文,看过不下于三遍了,可是依旧不知道最后一个瞬间那些■■■各自代表了谁和什么!还有她的后记《我们走在大路上》她也早早地贴出来了……
      
      所以有那么一瞬间我有些恍惚:这样一本几乎每个字我都看过的书,我还有必要买过来捧在手中么?然后极快地,我就把这个可笑的质疑狠狠地踩在脚下了:看过每一个字怎么了?没有实体书捧在手里你心里踏实么?《此间的少年》、《悟空传》的电子书你不也是看过无数次的么?那你为什么还要花费那么多的时间精力金钱买回那三本《此间的少年》、四本《悟空传》呢?更何况我捧着的可是夏笳亲笔签名的书啊~
      
      看完戈遥的故事,又是一个没有完结的故事,忍不住叹了口气,挖坑原来真的这么容易上瘾啊!书的末尾“内容简介”有一句话很好:“在夏笳华美的锦句之下,你看到的,是少年的热血,还是已经逝去的美好时光?”——我看到了后者,或许我的心里真的已经老去了吧,不然为什么会觉得故事里的戈遥只是一个不谙世事孩子呢?唉……
      
      其实这本书最大的亮点就是夏笳的那篇跋,关于九州七年中的十八个瞬间,多少遍读过,还是觉得隐隐的悲伤。“许多年后回忆起那一幕,我总会对别人说,那时候世界多美好。那时候柳文杨还活着,大角还没有结婚,世界上还没有一本关于九州的杂志,而那些男人,他们还彼此相爱。”而这则是亮点中的亮点!!
      
      和绝大多数不明真相相互掐架掐到脸红脖子粗的群众不同,夏笳不会为了谁是谁非而跟别人掐个你死我活,如果可能,她宁愿不要“九州”的诞生以换的那些男人的相亲相爱!以此可见,她对那些男人怀有多么深切的感情。我么?我现在倒也有点想那本名叫《九州幻想》的杂志就在2006年夭折了……至少多年以后我们回想起“九州”这两个字的时候想到的只是那些相亲相爱的男人和他们未竟的事业,而不是反目成仇同室操戈的心酸!
      
      夏笳的故事写的多好,人生如戏,人生如寄,这一辈子走到头,不过是一出戏的谢幕,其间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起承转合情景之中意料之外蓦然回首恍然大悟,只是一个故事而已……竟然是人生如戏,那么又何必太在意呢??
      
      “人生如寄,多忧何为?”
      
      可是,为什么看到书中那枚精美的书签上的一竖行“那时候世界多美好,而那些男人,他们还彼此相爱。”的小字,我还是忍不住难过起来呢?
  •       【曾经一度试图写一篇题目叫做“关于夏笳的十八个瞬间”的评论,确实也写了两次,都在写到“三”的时候收住了。陈年八卦太多,说出来徒增烦恼,而且看上去像故意显得和作者很熟。其实夏笳在写《十八个瞬间》的最终话的时候,那些黑框里的字我本是知道的,但是我决定把它忘掉,于是真的便忘掉了。忽然想起《伊甸园之门》里面的一个说法,当代史的很多史料就是由于当事人有意无意的隐瞒才最终烟消云散。既然一切所谓历史都是语词,那么最终我还是决定写一篇胤祥体的评论,省时省力且人畜无害。】
      
      2009年是九州跌到谷底的一年,真的,这个谷真是深不见底,不过迄今南北九州各三本Mook,倒也真的是见底了。然而单行本却一片繁荣景象,《缥缈录》完结,唐缺今年发了三本,加上传说中的几本,已经在单行本里算多的了。《逆旅》做的很细致,就凭加注释和加附录这两条,足以看出其间的努力,但也真有些说不出的苦涩。
      
      而这个九月看来是属于夏笳的。齐刷刷的三发,鼎盛时期的冥灵和燕垒生也不过如此。《倾城一笑》(九州幻想)和《弓腰郡主/我的名字叫孙尚香》(飞奇幻),当然还有《新幻界》的专访。一切都那么凑巧。《逆旅》一出,夏笳终于正式步入作家行列——以不成文的规矩,凡是出过单行本的统称作家,凡是没出过单行本的一律称之为“作者”——当然这本身极端不严肃,对文本做形式分析的时候尤其如此;而且夏笳早在只有两篇小说发表的时候就已经是“作家”了(这不是我说的,是日本人说的,请参看《卡门》日文译版)。如今的夏笳远非2005年写《逆旅》时候的茄子小姐可比,写博客勤奋,写小说也很勤奋,更何况已然坐拥三座银河奖奖杯(偶像大角也不过五座,还有诸如三等奖这样的奖项),而且写出了《汨罗江上》这样上等的短篇(甚至是新世纪以来中国科幻里最好的十个短篇之一)。关键问题在于夏笳有了理论武装,从理论回归文本创作,便犀利得像换了一个人一般。
      
      考察夏笳的作品序列(汗一个先),创作于2005年的《卡门》与《逆旅》有着明显的相似性。两篇小说的着力点都在于一个瞬间。《卡门》里是那场舞蹈,《逆旅》里是那场戏,更有趣的事情在于第一人称的相似性,同时一个颇有男孩子气的女孩(当然夏笳那个时候尚未开始从事女性主义研究)。事实上夏笳的创作可以以2006年作为一个分界点,这一年夏笳只发表了两篇旧作《九州·雨季》、《黑猫》,并且从大气物理专业转到电影研究专业,此后夏笳文风为之一变,2007年连续发表了《九州·并蒂莲》、《遇见安娜》等小说,2008年夏笳创作力高涨,不仅挖下新坑无数,而且完成了《夜莺》、《永夏之梦》、《汨罗江上》、《弓腰郡主》、《盗圣白玉汤》等小说(这里再汗一个,果然搞研究收集史料很困难,要弄清楚文章写作和发表年份之间的差异)。说这些是为了说明,夏笳写《逆旅》的一个问题是准备尚未充分,这个准备既包括文本控制力,也包括语言。
      
      说到语言,这源自某天一大早的磨牙。那天跟夏笳磨出一个词儿叫“XXX拥有语言”,大概我们对一个作者最高的评价就是拥有语言。夏笳被划入拥有语言的阵营,同在这个阵营的还有特德·姜和大角。当然《逆旅》写得仍是很勉强,去看书后的两篇散文,或者《那些女人》,那个叫做拥有语言。《逆旅》连载第一期的时候,连夏笳也并不知道后面的剧情会如何发展。于是断裂感产生的顺理成章。比如其中“雨城”一场,视点转换便既不自然;而正是此时,整个故事忽然一转,开始像传统九州故事了,其中包括奇异生物、王朝战争,商会内幕,家族血泪这样的所谓大叙事,我相信戈遥的身世和揭穿身世的方式是设计过的,但是其间的九州元素怕是后来拼贴而成的。如果仔细看《逆旅》的语言运用,生涩之处还是颇多,大多数情况下感觉作者是为了描写而描写,试举一例:“(P66)里面盛的尽是叫不上名字的名菜佳肴,用最珍贵的材料,最考究的手法烹制而成。”前一半文章里的描写大多如此,反而到了连载第二部分(自“雨城”开始,另外,那个时候“翼仲天”还叫做“翼宪”……),进入夏笳擅长的舞台效果描写,也许是回归传统九州写法,反而顺畅了不少。最终在“戏梦”一节中展现出夏笳所拥有的语言。其实说穿了,这部小说大多数时间是为写而写而已,所以写的最好的却是夏笳真正想写的两样东西,其一是一个小萝莉流浪的梦想,其二则是人生如戏和戏如人生。
      
      《逆旅》的另一特点是具有形式感,包括诗词、章节和篇章结构等等。当然一个经验老道的批评者会看出刚开始写小说的作者,或者女作者常常采用的策略(诸如生僻字这种该被踩死的东西),《逆旅》的情节模式显然来自动画单元剧(相似的如狼小京的《人偶师》系列,沧月的《花镜》系列甚至楚惜刀的《魅生》系列等,当然《魅生》比起前面几个要成熟很多),稍稍注意一下文中“讲故事”的段落出现的位置便一目了然。而且更有趣的是,《逆旅》仍然可以接着这个模式走下去,下一场可以讲风氏兄妹的复仇(当然南药城是不是风氏的地盘还两说,而且胤朝那个时候蛮羽战争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如果根据《缥缈录》应当是翼氏的第三王朝灭了羽氏所以羽然才出逃的等等,这段历史已然成了个烂摊子,好在夏笳暂时还没有写到九州主线剧情),或者写传说中的《九州·白鹭团·水湄》,当然,宛州地理设定上也有一些问题,不过这个模式是可以接着走的。类似的九州系列文如燕然的《旅尘》系列等。虽然《九州·白鹭团》系列目前只有这一篇而已。
      
      最后则是一点点关于主题的读解。事实上大角在序里也谈到了这个问题,道路母题之下副题一定是成长,而同时出现的另一个副题则是身份的寻找。风暮涯找到了自己的剑(同时也找到了复仇者的身份),戈遥在旅行中找到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她仍然选择继续上路。每个人背后的故事都是一本书,至少是一篇小说。看《逆旅》里面的人物,哪个不是在寻找呢?说到最后,夏笳想写的无非只是最后那十六个字而已。燕然和莫雨笙当年也都盛赞“明日何在,但随我意”,说到这里,一丝悲凉的意味油然而生。原来逆旅不只是寻找,而是找到了之后的再出发,作者双子座的性格在这里便显影了。然而始终的出发,不过也是“向死而生”四个字而已。回过头来,找到的东西原来只是那个瞬间,那一出幻境中的戏码,旅行却在之前和之后,于是,究竟哪个才是真的人生?如果这里是到达,那么动人的时刻在于决定出发的一刹那,还有之后的再次出发,这篇小说最真挚的地方正在于此,这是一个在纸上完成的梦想。
  •     九州浩淼,任其东西,明日何在,但随我意 我做不到。我希望世界是那么的有可塑性,恨不得可以站在世界的高处指手画脚,点兵布阵。。。我是怎么了。。、
  •     给古老师点有用!
    九州浩淼,任其东西,明日何在,但随我意。
    这样的潇洒豪情,便是正值年轻的我也写不出来啊。
  •     已经再也喊不出铁甲依然在这句话了.
    也许真的是时过境迁,也不再是少年人心境.
  •     我也最喜欢那句:我越发相信人生的XX只是OO……缺少的不过是剧透。
  •     是啊,这句话茄子这是引以为傲,多次使用了。
  •     求LSS原句,无删改版…
  •     我愈加相信这世间森罗万象只是一个故事,不然怎可能有那么多起承转合,那么多伏笔,悬念,曲折与分晓,那么多情景之中与意料之外,那么多蓦然回首与恍然大悟。
    缺少的只是剧透。
    以上是《逆旅》中的原句。
  •     我愈加相信这世间万般变化只是一个故事,不然怎可能有那么多起承转合,那么多伏笔,悬念,掩饰与分晓,那么多情理之内与意外之中,那么多蓦然回首与恍然大悟。缺少的只是剧透。
    以上是夏笳博文《那些花儿之七年十八个瞬间》中的原句。
  •     换句话说:人生不过一场游戏,可惜没有攻略可言。
  •     不知道和杂志版有什么区别。话说,其实这也是个坑啊。
  •     我也不知道啊……那时候杂志版没看……
    这年头的书,搁哪哪是坑啊……
  •     其实群众更想看的就是《关于夏笳的十八个瞬间》啊,胤祥大大写完去多好啊。。
  •     于是排了LS。。。
  •     于是排了lss。。。
  •     你们这帮闲人,好吧,这样的东西你们也要看么:
    某天跟夏笳和▋▋一起喝酒,后来我对夏笳说:▋▋▋▋▋。
    夏笳说:你让▋▋来▋▋我就▋▋▋。
    于是我▋▋▋▋▋▋▋。
    然后▋▋▋▋▋▋,▋▋▋▋▋,▋▋▋▋▋▋▋。
    然后▋▋▋▋,▋▋▋▋▋▋▋▋▋。
    你们真的要看么……
  •     要求放工兵版,骑兵的不要
  •     记得我看九州时候有个习惯是碰到女性写手一律略过……
  •     胤祥你这是要三连击么
  •     2009-09-21 13:03:09 胤祥
      你们这帮闲人,好吧,这样的东西你们也要看么:
      某天跟夏笳和▋▋一起喝酒,后来我对夏笳说:▋▋▋▋▋。
      夏笳说:你让▋▋来▋▋我就▋▋▋。
      于是我▋▋▋▋▋▋▋。
      然后▋▋▋▋▋▋,▋▋▋▋▋,▋▋▋▋▋▋▋。
      然后▋▋▋▋,▋▋▋▋▋▋▋▋▋。
      你们真的要看么……
    ——————————————————————
    你们这些死黑框党。。。我要看真相。。。
  •     re ls!振臂高呼呼唤真相!
  •     不要学贾平凹,尽是框框,或者省略号。贾老师生生搞出一个框框文学来了……
  •     我们要补丁!!!我们要真相!!拒绝马赛克!!!
  •     yfy
  •     捉虫者说:五段五行中部,既→极
  •     欢迎加入哦乐电子书论坛
  •     群众喜闻了见的永远是八卦…
  •     八卦是生存的动力~精神的食粮
    每天八一八,生活更健康!
  •     真相真相真相。。。。
  •     真相即是马赛克,马赛克即是真相……善哉
  •     《汨罗江上》有那么好?
  •     ls你看了么???
  •     看啦,有什么问题吗
  •     算了,萝卜白菜的问题根本没必要争论。
    可是我的手机上每次按下51939这几个数字,输入法的第一个选项就是——“柳文杨”……
  •     祥瑞御免~~
  •     什么书啊?,打算把余下几本都买了
  •     他体内的封印也影响了他的性格。,包装质量都不错
  •     之前看过,以前一直不知道黑锋要塞的莫格莱尼原来是小莫格莱尼
  •     不错。挺有意思,但还想再看!买了收藏!
  •     但后来改了回来。,感觉纸张差了点。
  •     即将全国铺货,江南经典之作
  •     哈哈! 不过书名我也还是喜欢原来的《深海人鱼的信物》,每个人物都有着自己的灵魂
  •     妖舟的书不多,看完了一整套
  •     文字也很优美,胜过第一部的续作
  •     亲们不是爱情小说哦,传说中的幽灵
  •     杨老师和相思小盆友好可爱呀。。。,虽然是书本
  •     呜呜好好看啊,早就在网上看过了
  •     觉得这是最好的,这本书老公喜欢
  •     还不错啊,很开心。
  •     在为第五卷做铺垫。两卷是平行结构的关系。,跟进阅读中
  •     而且外国人写的翻译过来读起来怪怪的,老弟看过之后才让我买的~~
  •     感觉还不如以前的作品,读来没什么感觉
  •     一本算励志的书吧,买给朋友的
  •     虽然在公主志上看过了,我对这个系列的其他书已经没兴趣了
  •     这个作者的风格挺喜欢。但这本书还没看,看九州已经成为习惯
 

PDF图书下载第一图书网狗头鹰搜索

小说类PDF下载,奇幻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