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卷四·群鸦的盛宴(中)

所属分类:奇幻  
出版时间:2012-9   出版时间:重庆出版社   作者:[美]乔治·R. R. 马丁   页数:308   译者:屈畅,胡绍晏  
Tag标签:奇幻,冰与火之歌,小说,美国,外国文学,史诗  

内容概要

危机再临,暗影崛起!红颜祸水妖后乱朝,尸山血海群鸦盛宴。史上最伟大的奇幻小说!HBO同名美剧狂暴上映!《冰与火之歌11(卷4):群鸦的盛宴(中)》为第11部。艾丽亚藏起缝衣针加入黑白人,但她并没有遗忘自己的身份,或许当她重新拿起缝衣针的时候她会再度成为艾莉亚·史塔克,而那时她将会是另一个艾莉亚。珊莎跟着小指头,没有选择,因为她从小都是被训练有素的公主,不会反抗,只会幻想有骑士能拯救她,现在,她唯一的铠甲是谎言。塔斯的布蕾妮继续着她的任务,并一步步走向死亡,而她坚定、执着、单纯的性格,在小说中犹如晨曦,在黑暗中隐隐发光。

作者简介

乔治R.R马丁,美国著名奇幻文学作家,出于生于一九四八年,二十七岁以小说《莱安娜之歌》摘下象征幻想小说最高成就的雨果奖。此后他不仅在文学上获奖连连,更曾在好莱坞担任编剧长达十年之久。至今,他已获四次雨果奖两次星云奖,一次世界奇幻文学奖,十一次轨迹奖。

章节摘录

北风吹拂,无敌铁种号绕过陆岬,驶入圣地娜伽摇篮湾。
维克塔利昂来到站在船头的“理发师”纽特身边。
前方隐约可见老威克岛的神圣海岸,上方是荒草遍布的山岭,娜伽的肋骨从地底冒出,仿佛巨大的白色树干,粗细和高度都是大帆船桅杆的两倍。
灰海王大厅的骨骼。
维克塔利昂能感受到此处的魔力。
“巴隆第一次自立为王时,就站在这些骨头底下,”他边回忆边说,“他发誓为我们赢回自由,‘三淹人’塔勒便将一顶浮木王冠戴到他头上。
‘巴隆!’铁民们高喊,‘巴隆!巴隆国王!’”“他们呼喊你的名字时也会一样响亮。
”纽特评论。
维克塔利昂点点头,但没“理发师”那么肯定。
毕竟,巴隆有过三个儿子,还有一个非常宠爱的女儿。
他在卡林湾对属下的船长们这么说过,他们都敦促他尽早下手夺取海石之位。
“巴隆的儿子死光了,”红拉弗.斯通浩斯争辩,“而阿莎是女人。
你是你兄长的得力助手,必须由你捡起他的剑。
”维克塔利昂提醒他们,巴隆明令他扼守卡林湾,抵御北方人的反扑。
拉弗.肯宁说,“狼仔们经受了数次重创,已不足为患,大人。
而您若枯守着这片沼泽,听任铁群岛落入别人手中,有什么意义呢?”“跛子”拉弗补充道,“鸦眼是外人,他不了解我们。
”攸伦.葛雷乔伊,铁群岛之王和北境之王。
只需想想,便能唤醒他心中旧日的怒火,但是……“言语就像风,”维克塔利昂告诉他们,“鼓动船帆的才有说鸦眼淹死了波特利头领,而他的继承人死在卡林湾,但他还有兄弟和别的儿子。
有多少?四个?不,五个,而他们中没人有理由喜欢鸦眼。
然后他看到了那艘单桅战舰,暗红色船身细长低矮,船帆漆黑犹如无星的夜空,此刻已然收卷起来。
即使停泊中,宁静号仍旧显得无情、残忍而迅捷。
船头是一尊黑铁少女像,单臂向外伸展。
她腰身细窄,胸脯高傲地挺起,大腿修长匀称,浓密的黑铁长发在脑后飘荡。
她的眼睛由珍珠母制成,可她没有嘴巴。
维克塔利昂双手紧握成拳--他曾用这双手揍死四个男人和一个老婆。
尽管星星点点的白发已从他头上冒出来,但他一如既往的强壮,拥有公牛般宽阔的胸膛和年轻人的平肚子。
弑亲者将遭到神灵和凡人的永世诅咒,巴隆赶走鸦眼那天提醒过他。
“他来了,”维克塔利昂告诉“理发师”,“收帆,划桨。
传令下去,悲伤号和复仇铁种号出列,隔断宁静号出海的通道。
其余舰队封锁海湾。
没有我的允许,不管人还是乌鸦都不准离开。
”岸上的人看见了他们的帆,朋友亲人们隔着水面互相吆喝打招呼,但宁静号甲板上形形色色的哑巴和混血杂种一言不发。
无敌铁种号渐渐靠近,他不仅目睹了皮肤暗如沥青的黑人,还有矮小多毛、仿佛索斯罗斯猿猴般的家伙。
一群怪物,维克塔利昂心想。
维克塔利昂想象自己坐在海石之位上的模样,“假如那是淹神的意旨的话。
”“浪涛会传达淹神的意旨,”湿发伊伦背转身去,“仔细倾听大海的声音,哥哥。
”“是。
”他想象自己的名字经由海浪轻声道出是什么样,由船长们喊出又是什么样。
如果杯子传到我手里,我不会推辞。
人群在他四周聚集,祝他好运,企图博取好感。
每座岛上的人都来了:布莱克泰斯、陶尼、奥克伍、斯通垂、温奇,还有其他许多家族。
老威克岛的古柏勒、大威克岛的古柏勒和橡岛的古柏勒齐聚一堂。
连考德家的人也在,尽管每个体面人都鄙视他们。
次等的谢牧德家族、维纺家族或奈特立家族的人跟古老骄傲的世家成员肩并肩挤在一起,人群中甚至有最卑微的汉博利家族,他们是仆役与盐妾的后代。
某位沃马克家的人拍拍他肩膀,两个斯帕家的人则将一袋酒塞入他手中。
他深深啜饮,擦了擦嘴,让人们簇拥着他来到篝火边,谈论战争、王冠和战利品,谈论在他统治之下的荣耀与自由。
当晚,铁舰队的人们在潮线上用帆布搭起一座大帐篷,好让维克塔利昂用烤乳羊、腌鳕鱼和龙虾宴请数十位著名的船长。
伊伦也来了,但他吃鱼喝水,而船长们大口灌下的麦酒似乎足以让铁舰队漂浮起来。
许多人一口答应支持他:“强健的”弗拉莱格,“聪明的”艾文.夏普,“驼背”何索.哈尔洛--但何索提出把女儿嫁给他当王后。
“我无幸娶妻。
”维克塔利昂告诉他。
他的原配死在产床上,留下一个死产的女儿,续弦妻染上麻疹,而第三任……“国王必须有子嗣,”何索坚持,“鸦眼就带来了三个儿子,准备在选王会上展示。
”“混血狗杂种而已。
你女儿究竟多大?”“十二岁,”何索说,“美丽丰饶,刚刚初潮,头发是蜂蜜舞,当艾德里德的一根手指落进”跛子“拉弗的酒杯时,人群爆发出一阵哄笑。
笑声中有个女人。
维克塔利昂霍地起身,看到她在帐篷的布帘边,正凑在”处女“科尔耳边低语,科尔也跟着大笑起来。
他原本希望她不要愚蠢地闯进他的大帐,然而见到她仍旧不自禁地露出几丝微笑。
”阿莎,“他以威严的口吻喊道。
”侄女。
“她应声走到他身边,精瘦柔韧的身材,脚踏浸透盐渍的高筒皮靴,身穿绿羊毛马裤,褐色加垫上衣,无袖紧身背心的索带松开一半。
”阿叔,“阿莎.葛雷乔伊在女人中算是高个子,但她得踮起脚尖才能吻到他的脸颊,”很高兴在我的女王会上看到你。
““女王会?”维克塔利昂哈哈大笑,“你喝醉了吗,侄女?坐下。
我在海滩上没看到你的黑风号。
”“我将她停在纽恩.古柏勒的城堡下面,然后骑马横穿这座岛。
”她坐到板凳上,问也没问便径自拿过“理发师”纽特的酒。
纽特没有抗议,他早已喝醉睡着了。
“你留谁镇守卡林湾?”“拉弗.肯宁。
少狼主死了之后,只剩下沼泽魔鬼骚扰我们。
”“史塔克家并非唯一的北方佬。
铁王座已任命恐怖堡领主为北境守护。
”“你要教我打仗?你吃奶的时候我就已经上战场了。
”“而且打输了。
”阿莎喝下一口酒。
维克塔利昂不喜欢别人提起仙女岛的事,“每个人年轻时都应该吃一次败仗,以免老了以后再失败。
我希望,你不是来争夺王位的吧?”她以微笑揶揄他,“假如我是呢?”“很多人记得你小时候光着身子在海中游泳,记得你玩布娃娃。
”他那只微笑的眼睛,维克塔利昂心想。
“鸦眼。
”他招呼。
“是鸦眼国王,弟弟。
”攸伦微笑道。
他的嘴唇在灯光下又黑又蓝,好似瘀青。
“选王会才能决定谁是国王,”湿发站起来,“而不敬神的人将永不能--”“--坐上海石之位。
说得好。
”攸伦环视帐内。
“巧的是最近我天天坐在海石之位上,却没人提出异议。
”他那只微笑的眼睛烁烁闪光。
“瞧,有谁比我更了解神灵呢?马神,火神,镶宝石眼睛的黄金神,雪松木雕的神,刻在山岩上的神,没有形体的神……我通通知道。
我见到人们向他们献花,以他们的名义宰杀山羊、公牛和儿童。
我听到人们用几十种不同的语言祈祷:治愈我萎缩的腿,让那位少女爱上我,给我一个健康的儿子……保护我!保护我免遭敌人的伤害,保护我免受黑暗的侵袭,保护我,在马王、雇佣兵、奴隶贩子和我肚子里的螃蟹面前保护我!保护我免受宁静号的掠夺。
”他狂笑不止。
“不敬神?天哪,伊伦,我是世上最最敬神的水手!你侍奉的只是一个神,湿发,但我侍奉着成千上万个神。
从伊班到亚夏,无论是谁,看见我的船帆就会祈祷。
”牧师伸出一根瘦骨嶙峋的手指,“他们向树木、黄金做的偶像和羊头怪物祈祷。
那些是虚伪的神……”“就是这样,”攸伦说,“为这不敬神的罪恶,我把他们杀光了。
我让他们血洒大海,然后把自己的种子播进他们哭叫着的女人体内。
你说得对,他们那些微不足道的、虚伪的神无法阻止我,你瞧瞧,我比你更虔诚,伊伦。
或许你应该跪下向我祈福。
”“红桨手”纵声长笑,其余人也跟着笑。
“傻瓜,”牧师说,“一群傻瓜、恶仆和瞎子。
你们就不见站在你们面前的是个什么家伙吗?”“是国王,”科伦.汉博利说。
么伤心地看着我,卢卡斯,你还有一只手嘛。
“她的手握成管状前后蠕动。
考德咒骂起来,鸦眼用一只手抵住他胸口,”这就是你的礼貌吗,阿莎?取笑卢卡斯的缺陷?““缺陷?哼,都怪我,我没法把他的小鸡鸡剁下来,一劳永逸地帮上忙。
论扔斧子,我不比任何男人差,但目标这么小……”“这丫头简直忘乎所以,”“长脸”琼恩.弥瑞吼道,“巴隆让她以为自己是男人--”“对你,你父亲也犯了同样的错误。
”阿莎说。
“把她交给我,攸伦,”“红桨手”提议,“让我打她几顿屁股,打得跟我的头发一样红。
”“来试试看,”阿莎说,“不怕当‘红太监’的话就试试看。
”她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把飞斧。
她将它抛到空中,灵巧地接住。
“这就是我的丈夫,阿叔,谁想要我,先过他这关。
”维克塔利昂一拳砸在桌子上。
“我不允许在这里发生流血事件。
攸伦,带着你的……狐朋狗党……离开。
”“我本来期待得到你更热情的欢迎,弟弟。
我比你年长……很快就是你法定的国王了。
”维克塔利昂的脸沉下来。
“选王会召开后,我们来看看谁将戴上浮木王冠。
”“这点我同意。
”攸伦伸出两根手指碰碰左眼上的眼罩,告辞离去。
其他人像群杂种狗一样紧跟着他。
他们走后,帐内仍旧一片沉默,直到小伦伍德.陶尼继续拉起提琴,人们才又开始畅饮葡萄酒与麦酒,但许多宾客已然失去了胃口。
艾德里德.考德捂着血淋淋的手率先溜了出去,接着是威尔.汉博利,何索.哈尔洛,以及好几个古柏勒。
“阿叔。
”阿莎将一只手搭到他肩膀上,“跟我一起走走,要天四夜的酒,倾听他们说的话……还有他们不愿意讲出口的东西。
我的手下坚定地支持我,外加许多哈尔洛家的人,我还得到了特里斯.波特利,以及其他少数人的拥护。
但这不够,远远不够。
”她踢起一块岩石,溅入两艘长船之间的水中。
“我考虑呼喊阿叔的名字。
”“哪一个?”他问,“你有三个叔叔。
”“加上舅舅一共四个。
阿叔,听我说,我会亲自把浮木王冠戴到你头上……只要你同意跟我共治。
”“共治?那怎么可能?”这女人什么意思?她想当我的王后?
维克塔利昂发现自己以一种前所未过的方式看待阿莎,命根子也随之变硬。
她是巴隆的女儿,他提醒自己,他还记得她小时候朝一扇门反复扔斧子。
于是他双臂环抱胸前,“海石之位上只能坐一人。
”“那就阿叔坐吧,”阿莎说,“我站在你身后,警卫你的后背,并在你耳边低语谏言。
没有哪个国王能独自统治,即使是铁王座上的龙王也需要有人辅佐。
国王之手。
任命我为你的国王之手,阿叔。
”铁群岛之王从不需要国王之手,遑论女人了。
船长和头领们醉酒时会笑死我的。
“当我的国王之手?你想干什么?”“终结这场战争,以免我们被战争所终结。
我们已经赢得了一切能赢得的东西……若不见好就收,转眼间,所有战利品都可能化为乌有。
我对葛洛佛夫人极尽礼数,她发誓她的夫君会跟我们讲和,倘若我们交还深林堡、托伦方城和卡林湾,她保证北方人将割让海龙角和整个磐石海岸。
那里虽然地广人稀,却比整个铁群岛加起来还大十倍。
和约缔结时将交换人质,从此双方互为犄角,以防铁王座干涉——”……

媒体关注与评论

乔治·马丁细腻真实的世界,栩栩如生的人物,复杂但井然有序的情节,以及美丽异常的文字,无怪乎被轨迹杂志誉为‘成就远超过其他同类型作品’。——某网站“乔治·马丁邀请我们参与了一场罕见的幻想盛会,讲一个细腻逼真,兼具浪漫与写实的世界呈现在我们眼前。”——芝加哥太阳报

编辑推荐

《冰与火之歌》是当今欧美最著名的奇幻作家乔治·马丁的代表作,累计在全球销量超过千万,读者过亿。整个系列没有塑造任何英雄,所有人物都是普普通通,努力尝试去把握自己命运的人类,让我们看到在冰与火这片混乱之下,依然有不变的人性在酷酷的挣扎,任由他们自由而真实的碰撞。书中采用了视点人物写作手法,每章内容均以某特定的视觉人物的角度出发,叙述一段内容,在下一章换为另一视觉人物,这更像是一出电影而非小说,让人身临其境沉迷不能自拔。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奇幻,冰与火之歌,小说,美国,外国文学,史诗


    冰与火之歌·卷四·群鸦的盛宴(中)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2条)

 
 

  •     冰与火心之歌
  •     冰与火之歌11(卷4):群鸦的盛宴(中)
  •     以后再来,我是因为喜欢里面的诗才买的
  •     已经看了很多他的输了,场景再现得栩栩如生!故事给予读者极大的想象空间!题材有点特别就是~~
  •     三大随笔之一,质优价廉
  •     很悲哀,一直喜欢张小娴的书
  •     真是一本充满温情的作品,群众版的我看了
  •     令人感动的故事,别人推荐看看
  •     狄更斯最棒的作品,方便以后的英语阅读习惯培养。挺好的一本书!
  •     说教味重,小孩子应该多读些书了。
  •     纯美的爱情,意义深刻
  •     一直很喜欢卡尔维诺的作品,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出齐。只能等待。
  •     喜欢恒殊那种文字叙述的方式,盛夏最美的光景
  •     从外国人眼里看待东方佛学。通俗易懂。不过老外也比较啰嗦。很多可以用几句来描述的,这次买的很值。。。
  •     你拿我师叔送我的书先开写了啊,不好做任何内容上的评价
  •     http://item.taobao.com/auction/item_detail-db1-10fc3db9984a89f5f428c9d172bbaa0c.jhtml
    是这本,还好懂。
  •     咔咔,恐怖的故事就是刺激
  •     只是精选,一些书页似乎沾了水
  •     想来应该不错,适合小学二三年级孩子看。
  •     奥利弗退斯特,这本书情节感人
  •     用犀利的笔,接触一下欧美科幻文学~
  •     买了很久也还没怎么看呢,就再温习一下吧。
 

小说类PDF下载,奇幻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