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小说年选

所属分类:科幻  
出版时间:2007-12-01   出版时间:江苏文艺出版社   作者:刘慈欣,迟卉,赵海虹,王晋康,景芳,拉拉,长铗,星河,凌晨,赤色风铃,罗隆祥,陈楸帆,今何在,Limit,何夕,夏茄,飞氘   页数:304   字数:310000  
Tag标签:科幻,刘慈欣,年选,小说,中国科幻,中国,科幻小说  

内容概要

本年度选集收入的是二零零六年十月至二零零七年十月国内科幻杂志和幻想文学杂志发表的中短篇科幻小说,同时收入少量国内出版的科幻长篇小说的节选。  在这个时间段内,国内科幻出版的形势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科幻小说的主要出版园地仍集中在杂志上,它们主要有:《科幻世界》、《世界科幻博览》、《科幻大王》、《九洲幻想》和《幻想1+1》。与近年来国内的科幻潮流一样,本年度更多的科幻作品还是努力在科幻内核与文学表现之间寻找某种平衡。

作者简介

江苏文艺出版社2007年科幻小说年度选集前言
说明:该选集的时间段是2006年10月至2007年10月,所以本年度最后两月的作品未入选。

本年度选集收入的是2006年10月至2007年10月国内科幻杂志和幻想文学杂志发表的中短篇科幻小说,同时收入少量国内出版的科幻长篇小说的节选。
在这个时间段内,国内科幻出版的形势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科幻小说的主要出版园地仍集中在杂志上,它们主要有:《科幻世界》、《世界科幻博览》、《科幻大王》、《九洲幻想》和《幻想1+1》。
从这几本杂志的风格上能够清晰地看出当前科幻文学的发展趋势。上述前三种属于传统型的科幻杂志,在这三本杂志中仍能看到传统的科幻定义和理念的烙印,除了其中的小说作品尽可能地靠近科幻的核心定义外,杂志中的科普内容也显示了这一点。三本杂志中每期都有科技简讯,其中《科幻世界》、和《世界科幻博览》还有大幅的科普彩页文章。而《九洲幻想》和《幻想1+1》则显示了目前科幻与其它幻想文学体载相融合的大趋势,与前三种传统型杂志相比,后者的风格更加时尚和前卫,不再强调甚至有意模糊科幻和奇幻的分界线,其中的作品风格自由华丽,呈现了大幻想文学的雏形。对传统的坚持与新浪潮并存,形成了中国科幻文学丰富多彩的风景线。
国内长篇科幻小说的出版继前两年之后仍处于低迷状态,除上述杂志外,其它出版社在这一期间出版的科幻长篇数量稀少。在杂志中,除了《科幻世界》属下的发表小长篇的《星云》期刊外,《九洲幻想》和《幻想1+1》也刊登长篇科幻小说,但数量有限。,新世纪开始之际,科幻出版的长篇和单行本时代曾经露了一下头,但很快消失了,中国的科幻出版仍处于杂志时代,长篇市场还有待开发。

本年度国内科幻界最引人注目的事无疑是在成都召开的国际科幻、奇幻大会,与1997年的那次盛会相比,这次会议增加了奇幻文学的内容,反映了幻想文学发展的大趋势。会议期间中外作家和幻想文学研究者进行了广泛的交流,科幻方面,大家关注的视点主要集中在新时期科幻文学的发展上。与会者一致认为,科学技术空前迅猛的发展给科幻文学带来了复杂的影响,同时也看到,虽然经历了不同的发展轨迹,东西方科幻文学却面临着相同的问题,如何在技术奇迹日益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的情况下,使科幻文学焕发出新的生命力,是世界科幻作家们面临的共同挑战。
这次盛会中,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来自全国的科幻迷,他们的人数和表现出来的热情都超出了会议组织都和到会的作家与评论家的预料。耐人寻味的是,这种热情在随后于日本横滨召开的世界科幻大会上并没有出现,这就给了我们一个鼓舞和启示:国内的科幻市场如初升的太阳,仍然充满着巨大的活力,科幻读者的低龄化很可能正是我们的优势,也是科幻文学腾飞的基础。但正如笔者在会议上的发言中所说,目前中国科幻是一粒很浓很纯的颜料,我们要做的是把它扔到社会的大水池中使其扩散开来,虽然颜色淡一些,但存在面更广大。

这一年度的国内科幻创作,基本上延续了前两年的特点,呈现波澜不惊的平稳态势,各种风格和理念的作品都占有一定的比重,无论作品的表现手法是传统的还是前卫的、内核是技术型还是文学型的,所产生的影响都比较均衡,并没有任何一种类型的科幻作品取得明显的优势。正是基于这一特点,本选集的着眼点在于努力反映这种多样性,从不同风格流派的作品中全面选择,尽可能为本年度国内科幻文学创作勾划出一个全面准确的轮廓。
同前几年一样,传统型科幻仍然顽强地占据着一定的比重。同“硬科幻”或“技术型”科幻这两个名词一样,用传统型来称呼这一分类的科幻作品也很不准确,也许把它们称为“本原”型科幻更为恰当。这类作品的最主要的特性在于,它们的表现核心是科幻本身,主流文学所关注的表现对象仅是科幻框架中的填充物,对于后者,这类作品进行了不同程度的简化,这种简化可能是作者自觉的,也可能是无意识的。本选集中的这类作品有《假设》、《ACE小姐的心事》和《在他乡》等。与何夕近年来的其它作品相比,《假设》的技术框架感更强一些,技术图像在与《伤心者》相比较淡的文学背景上鲜明地凸现出来,其表现的核心就是一个新颖的世界图景;长铗在去年的《莱氏秘境》和今年的《ACE小姐的心事》中,都把科学史的某一断面加以变形,创造出一种在厚重历史的依托下极有质感的科幻意境,但这种在架空历史的同时也架空科学的表现手法,对读者的知识背景有更高的要求。科幻核心型的作品的一大特点是朔造和表现了某种隐藏在个体后面的“宏形象”,《在他乡》和《灵天》中虽然描写了个体形象,但它们所塑造的真正形象是整个种族,《灵天》中真正的主人公是灵豚和天鲸两个文明,在《在他乡》中则是整个漂流中的人类。而人类的一种可能的未来则是《雨林》和《你形形色色的生活》中所创造的“宏形象”。科幻核心也不一定必需拥有技术属性,比如《冷风吹》中的“碎片”,可以是自然的也可以是超自然的,当作者赋予它自然属性时,便在流沙般的技术基础上为作品构建起一个坚实的科幻框架。
直接与现实无缝连接的科幻小说虽然数量上比较少,也是传统型科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本书中选入的这类作品有《蚁生》和《果岭的彼端》。《蚁生》无疑是本年度国内科幻的重量级作品,可以说把王晋康的风格表现到了极致。虽然这部小说有着主流文学的外表,连作者都称为“披着科幻的外衣”,但其核心构架仍然是科幻的,只是这个构架中的文学填充物十分丰富而已,支撑茂盛文学藤蔓的科幻铁架清晰可见,也是作品的基础和骨骼,使这部小说与文学核心的科幻或“外衣科幻”有着本质的区别。小说中通篇散发着昔日泥土的芳香,科幻的内核在其中吸取了大地的力量,也拥有了大地的厚重与深沉。《果岭的彼端》则表现了一种“反疏离”:科幻并没有创造出超脱现实的境界,相反,科幻本身被现实从半空拉回到飞杨的尘土中。火星飞船的舱室和装修中的商品房在这种“反疏离”中重叠起来,遥远的星空于是成为尘世的一部分。
与以上作品相比,其它的入选小说则展现了更为自由和多样的创作理念和表现手法。近年来,在科幻作者介入奇幻创作的同时,像江南和今何在这样有影响力的奇幻作家也开始创作科幻小说,在他们的作品中,奇幻文学中飘逸的文笔和自由的想象与科幻相融合,产生出一种传统科幻中所没有的灵气。如入选的《中国式青春》第二部,透过科幻的变形望远镜回望过去,给那个不太遥远的时代染上了一层奇异的色彩。同样是把历史科幻化,《一九二一年科幻故事》则表现出一种更纯的怀旧情绪,科幻融入到往昔那迷蒙的烟波中,与旧上海的音乐与灯光粘在一起,成为昔日旧梦的一部分。而在《多重宇宙投影》中,科幻成为隐喻现实的工具,但其工具本身已经造的十分宏大有趣,撇开其功能也具有独立的魅力。《第七愿望》属于更靠近现代文学的一类科幻,表现了一个被不同个体主观的异化所扭曲的世界。
与近年来国内的科幻潮流一样,本年度更多的科幻作品还是努力在科幻内核与文学表现之间寻找某种平衡。在《青鸟》中,凌晨以往平实厚重的风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笔下的现实也随着网络的出现变得飘忽不定了。《遇见安娜》则展现了一个超链接时代,每个人都成为网页上一个能出现小手的图标,夏笳用女性的细腻构筑了一个惟美动人的小世界。在本年度的科幻新人中,景芳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作者,她的作品呈现出一种当前国内科幻很少见的色彩,她所描写的技术世界,没有科学主义作者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金属质感的狂妄,也没有主流科幻中反科学主义的阴暗,她的世界充满了清新、温暖和明快的色调,《祖母的夏天》像夏日的一缕清风,《谷神的飞翔》(未选入)则在一个水晶般纯净的世界里展现了纯朴的理想主义和对宇宙天真的进取心。当然,作者到目前为止只发表了这两篇小说,对她的整体风格也不好妄加猜测。
中国科幻最遗憾的事情就是少儿科幻的低迷和科普型科幻的消失,这源自八十年代以后对科幻文学理念的矫枉过正,国内科幻作者都患上了少儿科普恐惧症,似乎这两种科幻文体就等同于浅薄和幼稚,惟恐避之而不及。少儿科幻创作稀少,且分散不成体系;曾在我国得到充分发展的科普型科幻完全消失了,在本年度发表的科幻小说中找不到一篇这类型的科幻小说。而在成人科幻文学徘徊在国内影视视野之外时,《快乐星球》却取得了国外科幻大片都无法企及的巨大成功,这无疑展示了国内科幻文学的一个巨大的未开发的处女地。往年的科幻年选均未对少儿科幻给予注意,为弥补这个缺憾,本年度选集特选入仍在少儿科幻领域辛勤耕耘的杨鹏的一部长篇少儿科幻的节选。
目前,世界科幻文学正面临着一个新的转型期,科幻文学无论从创作理念还是市场形势都在发生着很大的变化,国内科幻作家群是一个十分年轻的群体,他们面对着众多的挑战和机遇,希望在未来的一年里,科幻创作和出版事业能够取得新的突破。
刘慈欣 2007年10月2日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0d5e80010084db.html

书籍目录

前言雨林一九二三年科幻故事蚁生(节选)祖母家的夏天多重宇宙投影ACE小姐的心事你形形色色的生活青鸟冷风吹在他乡第七愿望麦田里的终结者果岭的彼端假设遇见安娜魔鬼的头颅

章节摘录

  雨林  迟卉  叶芪醒来的时候,从东海岸登陆的雨林已经吞噬了整个浦森城。
  她掀开身上的被子,抓过衣服胡乱穿好,麻利地把随身物品打入旅行背包。
杯子里的水是冷的,旅馆早已人去楼空,但她迟疑了片刻,还是掏出几张钞票,放在已经长出灰色苔藓的木质服务台上。
  “你总是喜欢做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哈尓评论道。
“这个地方不会有人回来了,在你的钞票变成纸浆之前绝对不会。
”  “反正继续深入雨林的话,我们也没法用钞票买东西了不是么?”她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从旅馆的柜子里翻出一些泡面和饼干,补充了自己的干粮袋。
  “给我找点儿电池。
”哈尓要求。
“呃……呱,还有肉。
我想想还有什么……”  叶芪转过身,瞪视着沙发上这只拳头大小,灰绿色的蛤蟆,它的身体泛出纳米构造体特有的银灰色光芒。
  “哈尓,你最好把你要的东西赶紧都说出来,然后闭嘴。
”  “电池,肉,干净的水,很多很多水。
叶子,我们需要它们。
呃呱。
”哈尓蹦下沙发,在旅馆里跳来跳去:“这里有食品,叶子,还有保鲜袋儿,呱。
”  “知道了知道了,我得找双靴子。
”叶芪皱起眉头打量着窗外的蒙蒙雨雾和湿漉漉的地面,沥青公路已经被灰潮藻类侵蚀得坑坑洼洼,积满了灰色的污水。
如果继续深入,她脚上那双旅游鞋会带来太多麻烦。
  “我们得快点出发了,呱。
前面没有人类了,叶子,能带上的东西就都带上。
呱。
”  叶芪从自己脚上扒下旅游鞋,两脚踹上靴子。
把旅馆柜子和冰箱里的七七八八一股脑儿扔进自己半人高的大背包,一把抓起哈尓:“你不觉得自己很罗嗦么,嗯?”  “嘴巴大是青蛙的美德。
”哈尓鼓起腮帮子。
  叶芪火冒三丈地把哈尓甩进背包,拉上拉链。
背起沉重的背包,一脚踹开旅馆的大门。
蛤蟆在她的背包里不安分地又蹬又踹:“放我出来,你这粗野的女人,呃呱,放我出来——”  叶芪根本没有听到哈尓的抱怨,她出神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如今全然变了模样。
  灰色的雨雾笼罩着浦森的天空,蓝绿色的苔藓爬上玻璃幕墙,高耸入云的楼宇仿佛巧克力一般在灰潮的侵蚀下缓缓融化,而泛着金属光泽的雨林,从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开始生长,渐至遮天蔽日。
她伸出手,触摸旅馆门旁一棵蓝色的小树,枝干粗糙,铁一般冰冷。
她顺手折下一支钢花,从断口处流出灰色粘稠的液体,里面至少包含了上亿个纳米机器,以一种介于生物和非生物之间的韵律涌动着,流过她的指尖。
  “最好别接触那些纳米构造体。
”哈尓总算在她的背包里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探出扁平的脑袋:“当心被侵蚀。
”  “它们对我不感兴趣。
”叶芪观察着那些纳米构造体:“它们不象你们是肉食动物。
”  哈尓不满地呱呱起来:“这些纳米构造体和我们的怎么可以相提并论?它们是自行进化的,不是被改造的,所以才更危险。
”  “不管怎么说——”叶芪擦去手指上的灰色污迹:“我们还是快点赶路吧。
”  他们在雨林中走了整整一个上午,远处一座大楼象电影慢镜头一样缓缓萎谢,在大量纳米机械藻类的腐蚀下化作一堆粘土,几乎是转眼之间,大量的纳米构造植物便开始在粘土上生长,灰绿色的叶子间,一朵朵深黑色的钢花竞相绽放。
Gps在强烈的干扰下根本没法使用,而叶芪手中的那张浦森城的地图,正随着标志性建筑的消失而变得愈发难以辨认。
  “你确定是这个方向?”哈尓用三条腿挂在叶芪的手臂上,前足在地图上乱扒一气:“出来打仗也不准备张好地图。
人类真是笨得无可救药呃呱。
”  “这不是我的战争,哈尓。
”叶芪扔掉在金属丛林中毫无用处的指南针,迈开大步向着认定的方向走去。
  “难道我有说错吗?”哈尓抱怨着,跳上她的肩膀:“这难道不是人类和植物的战争么?”  “不,哈尓,这是我们的战争。
”叶芪回答。
  蛤蟆突然沉默了,它脚上的吸盘紧紧扒住叶芪的肩膀,过了好一会儿,它才开口:“不,叶子,我的同类已经所剩无几了。
”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叶芪回答:“哈尓,你应该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  “那是你们人类的韧性呃呱。
”哈尓跳进背包,它的重量使得叶芪摇晃了一下。
闷声闷气的声音从背包里传出来:“当年我们把人类逼到了东亚大陆南方的角落里,可你们硬是用十二年时间夺回了整个亚洲。
”  “你们不是尽可能多的学习人类么?”  “叶子,你不明白。
”哈尓把半个脑袋探出背包口:“无论我们怎样学习人类,纳米构造体仍旧不能独立生存,就拿我来说,我的身体有百分之四十七是纳米构造体,包括脑、发声器官、眼睛和主要的神经组织,而另外百分之五十三是实实在在的青蛙。
人类制造我们的时候就是这样制造的。
虽然独立后的二十年我们一直在尝试改进自己,但是从来没有在动物身上取得过进展。
”  “于是你们拿植物作了实验。
”叶芪推论说。
  “愚蠢透顶的实验。
”哈尓的声音随着叶芪深一脚浅一脚的跋涉忽高忽低:“侵蚀刚刚开始的时候,有一些纳米构造体还足够清醒,传回了一些信息,植物和纳米构造体的结合诱发了一场爆炸式的突变,它们拥有了智能,但却是和我们、还有人类完全不同的智能。
他们非常强大,聪明,而且……他们需要生存的空间。
”  “你确定可以告诉我这些事情?”叶芪轻笑起来:“人类和纳米构造体可还处在战争状态呢。
”  “让战争去死吧。
呃呱。
”哈尓的语气仿佛在诅咒:“我们在美洲大陆的网络在一个星期之内就沦陷了。
所有留在美洲大陆的同族几乎都被侵蚀、同化、吞噬。
到现在为止,还幸存的动物纳米构造体恐怕不超过一万。
现在是人类和纳米植物——你们叫它‘灰潮’——的战争,不是你和我的族类的战争。
”  “从构造上来说,你和它们基本上是类似的。
”叶芪抖了抖雨衣上的水,努力辨认着坑坑洼洼的道路。
  “不一样。
”哈尓的语气里似乎带着一丝恐惧:“我接收过一段资料,那看起来,就好像是植物吞噬了纳米机械,而不是纳米构造体主动融合。
它们和我们的差别,就好像人类和我们的差别一样大。
”  “其实也并不是很大。
”叶芪嘟哝着。
  “什么?”  “没什么。
”叶芪找了块积水比较少的地面,坐下来靠在一株铜色的树旁:“我要休息一下。
”  白林沦陷的那一年,叶芪十九岁。
  她不记得炮火纷飞,也不记得硝烟弥漫。
她坐在一辆卡车上,抱着母亲塞进她手中的包裹,看着家乡村头那片白杨树远去。
一辆辆车载着颜色古怪的罐子开赴战场,那是专门针对形态各异的纳米构造体的化学武器,她透过防毒面具的眼镜,看到路两旁的植被已经在青色的浓雾中枯萎,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苦味,仿佛所有的草木都开始哭泣。
  动物纳米构造体也有生物的部分,也要吃喝拉撒。
这是所有人类的共识。
战争很快从单纯摧毁纳米构造体,升级到了摧毁它们的食物来源,摧毁所有纳米构造体占领区域的动物和植物,迫使无法生存的动物纳米构造体不得不开始撤退。
虽然这样一来,留下的只是一片一片连人类也无法生存的荒漠,但是这条横贯亚欧大陆、东起朝鲜半岛、沿着中国西北一直延伸到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荒芜地带,却有效地将人类和动物纳米构造体分隔在了亚欧大陆的南北两侧,遥遥相望。
  而叶芪,不过是由于这条隔离带而无家可归的六千万人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夺回西伯利亚的战争结束后,二十四岁的叶芪再次回到故乡。
她还记得每年春天,当白雪在山头融化,湿润黝黑的土地上便似有若无地蒙着一层柔软的绿色。
那些细细的嫩芽,今天看去还是地面上一个个米粒大小的绿点儿,一夜之间,就摇曳成一片浓厚的新绿,丝毫不惧料峭的春寒。
  然而眼前所见唯有黑色的沙石,泥泞的山路,残雪早已化尽,土地却丝毫不见生机。
那些渗透进土壤的毒物据说要一百年才能够消散,在那之前,这里将是寸草不生的荒原。
  她茫然地走着,走着,突然间一抹细微的绿色闪过眼角,她匆匆跑上前去,拨开干枯的树丛,却只见一块绿色的毒气弹残片挂在枯骨一般的枝头。
  我们夺回了白林,夺回了东北和蒙古,夺回了西伯利亚。
但是,我们真的赢得了这场战争吗?  她不知道向谁提出这个问题,也不知道它能够由谁来回答。
  下午的路越来越难走,到处是灰色的积水,粘稠的泥浆裹在叶芪的靴子上、灌进靴筒里,每走一步都发出咕唧咕唧的怪声。
她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随手抓出一块巧克力,塞进自己嘴巴里四分之三,剩下的扔给哈尓。
  “我说,还有多远啊呱。
”哈尓叼着巧克力钻进背包:“你今晚打算在这种地方过夜不成?”  叶芪打量着四周已经看不出原本模样的废墟:“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天黑之前能到的。
我先休息一下。
”  说是休息,可是叶芪一坐下就睡着了,她的头一下下点着,哈尓咕哝了几声,跳出背包,蹦到一枚硕大的铀果上,机警地打量着四周。
  她是在浦森机场外--灰潮雨林的边缘遇见哈尓的。
那时候灰潮已经铺天盖地涌来,而她是那一班前往浦森飞机上唯一的乘客。
所有人都想要离开,唯有她想要回来。
  逆着汹涌的人潮穿过机场大厅、走入雨林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哈尓被一丛藤蔓纠缠着,似乎正要拖进雨林深处。
莫名的,她伸出手解开了这只蛤蟆,她知道它是纳米构造体,但是那一刻它的眼神让她无法置之不理。
  很久很久以前,她曾经在战场上看见过这样的眼神,那不是纳米构造体,只是一只误入隔离带,中毒的麻雀,褐色的小眼睛渐渐变得黯淡无光。
它想活下去,只想活下去。
  本来她想把哈尓放走,让它远离雨林,但是这只固执的蛤蟆却钻进了她的背包,并声称它知道一个不错的旅馆。
  就这样莫名其妙地,他们成了伙伴。
  “叶子!快起来,叶子!”  叶芪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啪的一声,一个粘腻冰冷的大东西砸在她的脸上,她反射性地跳起来,才发现是哈尓的肚皮。
  “叶子,快,当心你的脚!”哈尓大叫着,爬上她的背包。
  她把刚刚想骂出口的粗话咽了回去,一株手指粗细的铁藤缠绕上了她的脚踝。
她拔出随身带的匕首,一刀斩下去,只断了一半。
身后又有几条藤伸了过来。
  她猛地一踢,脚腕上的藤条被硬生生扯断。
她顾不得摘下藤条,一把抓起背包和哈尓,跳着躲开其他的藤条,飞快地冲入雨林深处。
  灰色的雨林此刻撕下了先前温和的面具,那些藤蔓和纸条仿佛都活了起来,蜿蜒着,伸展着,试图阻挡她的脚步。
头顶突然传来喀喇喀喇的声响,她猛地一跳,一颗合抱粗的铜树砸在她的身后。
  “我的天它们这是在干什么呃呱!”哈尓大叫起来:“你究竟想要找什么?你把它们吓得发狂了!”  “应该是‘它’。
”叶芪更正道:“整个雨林是一个智慧体。
哈尓。
”  “叶子,叶子,你还知道些什么我不知道的呃呱?”哈尓咕哝着,扒开一根伸向叶芪后颈的藤条。
  “抓紧了,哈尓!”叶芪轻盈地跳上一个土堆,闪避着那些枝叶,但是一根从泥土里弓起的树根绊住了她的脚,她惊叫一声,整个人失去了平衡,骨碌碌地滚出去好远。
跌在一片烂泥里。
  “这下可好,我们死定了。
”哈尓咕哝着,却发现这是雨林深处一块古怪的空地,寸草不生,只有一些硕大的菌类从烂泥中冒出头来。
  “我们到了。
哈尓。
”叶芪轻声说:“我的终点。
”  她从背包里掏出几只试管,将烂泥和蘑菇装进去,然后快速将这些东西装进一个小型发射器,随着一声呼啸,采样试管破空而去,转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结束了,哈尓。
”她无力地露出一个笑容:“你真的不该来这里。
因为我来了,就没打算出去。
”  哈尓吞下一口蘑菇:“彼此彼此。
”它含糊不清地说:“你原来也是为了这里的抗纳米构造体植物病毒来的。
”  叶芪睁大眼睛,她突然大笑起来:“原来你们也发现了雨林中的秃斑,那么你打算怎么把它弄回去?”  “不需要。
”哈尓回答说:“我只是一个路标,很快我的同伴们就会来到这里,把病毒散播到更多的地方。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我们比你们更了解纳米构造体呃呱。
”  一抹温柔的笑容出现在叶芪苍白的脸上:“不,你也许比人类更了解,但不会比我更了解。
”她脱下手套,纳米构造体独有的金属光泽泛起在她的皮肤上:“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一直和你的同伴们有联系对吧。
”  哈尓呆呆地看着叶芪那非人类的皮肤,讷讷的回答:“……是的……呃呱。
”  “我曾经告诉过你,这个雨林就是一个智慧生命体。
”叶芪的手指微微一动,一丛灰绿色的叶子从她的指尖生长了出来:“我是一个士兵,我和你们战斗,也和纳米植物战斗,当它们开始扩张的时候,我是第一批空降到灰潮区的士兵中的一个。
而它们抓住了我,改造了我。
夺走了我的一切,除了我的大脑之外,我的一切都由纳米化植物构造体组成。
”她凄苦地笑了起来:“其实,它要是挖空我的脑子,或许对它来说比较划算。
谋划了十亿年啊,却还是不理解动物的心理。
”  “十亿年?”哈尓大张开嘴巴,标准的蛤蟆相。
  “这些植物不是在和纳米构造体融合的时候产生智慧的,哈尓,它们一直都是智慧,从一开始就是,它们共享一个记忆,是地球上最古老的智慧生命。
但是后来,动物的势力愈发强大,它每失去一株树,就失去一点记忆,植物智慧的死亡不是我们那种快速的死亡,而是一点一点遗忘,随着那些树木的倒下,那些草的枯萎,在没有找到新的植物来承载记忆之前,它就已经开始遗忘。
它等啊等,一直等到纳米构造体的出现。
植物用十亿年的耐心换来了能够行走的树根。
狼吃羊,羊吃草,如今草却要吃狼了。
”  哈尓盯着叶芪灰白的脸庞:“我不理解,叶子,你是纳米构造体,你应该为了植物而战斗,呃呱。
”  “没错。
”叶芪拔出靴筒里的军刀,砍断那些疯狂向他们攻击的植物枝条,“从身体上来说,我是植物纳米构造体,但是,我还记得自已作为人的时候的事情。
我的那些战友们,被纳米植物肢解、吞噬时候的可怕情景,我永远也忘不了。
那时它改造了我,却也把记忆和我共享。
我从它的记忆里看到这块雨林中的秃斑,得知了病毒的存在。
我决定来到这里,找到杀死它的病毒。
哈尓,植物的智慧不懂得怜悯,它就象自然本身,按照自己的意志运转,不怜悯,也不软弱。
更不会留情。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它才会夺走我的全部意志,但是在那之前,我希望有够为人类再做点事情……”  或许是发觉单纯的攻击无法对叶芪产生影响,那些藤条和树根开始密密麻麻地缠绕在她的身上,钻进她的身体。
她试图挣扎,但从她的身体里开始长出根须,爬出她的靴子,深深地扎入地底。
她张开嘴试图咒骂,但只吐出一捧绿色的树叶。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挣扎着,那双已经冒出枝叶和花蕾的手臂一把抓起哈尔,把它远无抛开。
  过了好久,空地上终于安静下来,哈尔爬出丛林,看到叶芪已经化作一株铁木,枝叶宛然,唯有树干上还留着一张灰色的脸,挂着安静的笑容。
  丛林中沙沙作响,一只只和哈尓一样的蛤蟆争先恐后地跳出来,采撷那些饱含病毒的蘑菇。
它们将把这些蘑菇带到世界各地,摧毁所有的纳米化植物。
为苦苦挣扎的人类和纳米化动物带来最后的生存希望。
  只是,当这场战争尘埃落定的时候,一颗没有植物的星球上,又能有哪一种生物幸存下来呢?从一开始,这就注定了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争。
人类、纳米化动物、纳米化植物,无论哪一族,前景都不见得乐观。
  哈尔深深望了一眼叶芪化成的铁木,蹦跳着,消失在灰色的雨林深处。
  ……

编辑推荐

  无限激情,打开星空之门,把世界抛在身后,启示、预言,人类终结的神话。  目前,世界科幻文学正面临着一个新的转型期,科幻文学无论从创作理念还是市场形势都在发生着很大的变化,国内科幻作家群是一个十分年轻的群体,他们面对着众多的挑战和机遇,希望在未来的一年里,科幻创作和出版事业能够取得新的突破。本年度选集收入的是二零零六年十月至二零零七年十月国内科幻杂志和幻想文学杂志发表的中短篇科幻小说,同时收入少量国内出版的科幻长篇小说的节选。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科幻,刘慈欣,年选,小说,中国科幻,中国,科幻小说


    中国科幻小说年选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30条)

 
 

  •     没有比这更好看的科幻小说了,引人入胜,受益匪浅。为作者渊博的知识所折服,丰富的想象所惊叹!
  •     我喜欢科幻书。书的质量也很好
  •     可是为什么没选他自己的文呢,可惜了啊
  •     很不错,终于找到你了
  •     喜欢科幻的朋友不妨买来看看,代表了中国科幻本世纪初的水平
  •     不如大刘的小说,差远了,
  •     选集的缺陷就是无法保证读者每一篇文都喜欢。取个平均~四星差不多~
  •     不错的选集!
  •     一般是说内容一般,怎么说呢,刘慈欣选的文章感觉偏向硬科幻,理解起来有点问题。书的质量和印刷还不错。
  •     还以为是大刘的小说集,但是只有第1篇是大刘的,怪自己买书的时候不仔细啊等哪天心情好的时候再看了
  •     作者的想象力真如宇宙之初的爆炸那样耀眼and能量巨大----反正,果然很想看啊
  •     今何在写的不错,不愧是国内一流的科幻作家。
  •     一个困顿的抉择,谁知道烂尾了
  •     但是短篇更考验写作实力啊!,非常好看..不仅仅是科幻小说
  •     我哥让我买的,王老先生的科幻引人深思
  •     特地找了本专辑收藏,虽然照着大刘的文笔感觉粗糙了点
  •     今何在的书打算全收。快递也很迅速,收藏了
  •     原来就叫《火星照耀美国》!,很多中篇的集合
  •     书内容不错,想象力一般人hold不住啊
  •     看高铁,今何在的
  •     分享,很喜欢今何在的文字
  •     夏笳的小说合集,一遍即可!支持一下!
  •     ,没什么问题。
  •     大刘的经典作品。,看完《三体》再看大刘的其他获奖作品
  •     技术时代的聊斋志异,要慢慢看才行。
  •     这本书也没让我失望!,你自长哭我自笑!喜欢今何在的书!
  •     很期待续作啊,不过神也居然只想出了穷举法
  •     是值得的,刘慈欣真不愧是中国科幻的领军人物
  •     中国最好的科幻小说家当之无愧,不过老刘的东西一定很不错
  •     不宜单独成书出售。,赶紧买来看了
 

小说类PDF下载,科幻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