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旗英雄传(上下)

所属分类:港澳台小说  
出版时间:2009-1   出版时间:当代世界出版社   作者:古龙   页数:832  
Tag标签:古龙,武侠,武侠小说,小说,版本不同,武仙侠玄奇神  

内容概要

  《古龙真品集》(包括《孤星传》《湘妃剑》《情人箭》《大旗英雄传》《浣花洗剑录》《楚留香传奇》6部11册)由当年台湾“武侠出版第一家”——真善美出版社授权出版,是源自作品诞生地,且经过精读精校的权威版本,从内容上保证了作品的全貌和原汁原味。  古龙当年创作这六部作品时,正值物质生活较为困乏但文学创作力却极为旺盛的时期,正所谓“文穷而后工”,这六部作品实为“穷书生发奋之作”。他对其中的情节进行了精巧的构思,对人物心理进行了细腻的刻画,对文字进行了不遗余力的雕琢,使得内容极丰富、文笔极考究。同时又颇具特色。  此次简体字版“真品集”实为这六部作品在大陆首次单独结集出版,不仅以每部作品在台湾的首次出版时间为序依次编号,而且封面采用香港知名漫画家李志清先生亲笔手绘的古龙作品人物像,值得收藏与礼赠。

作者简介

古龙,(1938-1985),本名熊耀华,祖籍江西南昌,出生于香港,13岁时随父母定居台湾。毕业(一说肄业)于台湾淡江大学文理学院外文系。自幼极有写作天分,12岁时即发表短篇小说。最初从事武侠创作时,受台湾武侠宗师司马翎作品的极大影响。同时借鉴还珠楼主、王度庐、郑证因、朱贞木以及近代日本小说,后又将西方现代文学的笔法与意境带入武侠小说中,并借鉴电影的蒙太奇手法,加上独特的叙事语言,不断求新求变,终于完成了“新派”武侠大业,独领台湾侠坛风骚,并与金庸、梁羽生鼎足而三,成为家喻户晓的一代武侠宗师。

书籍目录

大旗英雄传 上第1章 西风展大旗第2章 骤雨洗铁剑第2章 柔情弱女子第4章 铁血好男儿第5章 脂粉陷阱第6章 空谷幽兰第7章 死神宝窟第8章 血旗秘辛第9章 剑气珠光第10章 勾心斗角第11章 碧血染豪门第12章 春色透重帘第13章 狠狡贱残烈第14章 跛瞎癞瘟疯第15章 明珠索魂第16章 金蝉脱壳第17章 荒祠冷语第18章 寒水香舟第19章 壮士挥拳第20章 蜂女飞兵第21章 慈爱让鬼母第22章 恩仇问苍天第23章 英雄铸剑第24章 艳姬忏情第25章 惊闻碧落第26章 咫尺天涯第27章 履上足如霜第28章 英雄铁炼钢大旗英雄传 下第29章 此阵只应天上有第30章 九天仙子下凡尘第31章 魂飞魄散第32章 武道禅宗第33章 拳中有奇境第34章 尽在不言中第35章 各怀异心第36章 重重隐秘第37章 多情亦多恨第38章 无语问苍生第39章 生死两茫茫第40章 斯人独憔悴第41章 各有奇遇第42章 阴错阳差第43章 人间惨剧第44章 往日泪痕第45章 夜半歌声第46章 毒神之秘第47章 冷语椎心第48章 悲歌断肠第49章 铁血柔情第50章 草原风云第51章 祸福无常第52章 阴差阳错第53章 因祸得福第54章 因福贾祸第55章 天崩地裂第56章 香消玉殒第57章 草原之猎第58章 古庙之秘第59章 浴血战荒祠第60章 落日照大旗

章节摘录

第一章 西风展大旗秋风肃杀,大地苍凉,漫天残霞中,一匹毛色如墨的乌骓健马,自西方狂奔而来。
一条精赤着上身的彪形大汉,笔直地立在马鞍上,左掌握拳,右掌斜举着一杆紫缎大旗,在这无人的原野上,急遽的盘旋飞驰了一圈。
马行如龙,马上的大汉却峙立如山,绚烂的残阳,映着他的浓眉大眼,铜筋铁骨,闪闪地发出黝黑的光彩。
天边雁影横飞,地上木叶萧瑟,马上的铁汉,突地右掌一扬,掌中的大旗,带着一阵狂风,脱掌飞出,飕地一声,斜插在一株黄桦树下,健马仰首长嘶,扬蹄飞奔,眨眼间便又消失在西方残霞的光影中,只剩下那一面大旗,孤独地在秋风中乱云般舒卷。
夜色渐浓,无月无星,枯草丛中,虫声啁啾,使这苍茫的原野,更平添了几分凄凉萧索之意。
秋风更急,黑暗中急地掠来一条人影,身法轻捷、来势如电,目光四扫一眼,瞥见这面大旗,惨白的面色,更为之一变,倏然停住身形,面向这迎风招展的大旗,脱下衣衫,解开发辫,赤身散发,缓缓跪了下去,跪在那孤独地迎风招展于荒原中的大旗前,只见他剑眉星目,神情俊朗,但神色间却又带着一种不可掩饰的悲哀与忧郁。
他笔直地跪在旗下,宛如石像般动也不动,只听身后左方,突地响起一阵急遽的马蹄声,划破了四下无边沉重的寂静,接着身后右方,也有一阵蹄声响起,一个苍老雄浑的语声喝问:“来了么?”左方一人大喝道:“在这里!”两行人马,带着两股烟尘,疾驰而至。
左面的一行,三人三马,一个是身躯粗长,面带微须的中年男子,一个是短小精悍,目光灼灼的少年,还有一人,面色黝黑,满身黑衣,身后斜背着一柄乌鞘长剑,只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在夜色中闪烁生光,端坐马上,当先驰至,双臂一振,凌空翻了个身,飘然落在旗下,不带半点烟尘。
短小精悍的少年在马上微一探手,便已抄住了黑衣少年的马缰,双腿一挟,马势骤缓,只听“呼”地一声,两条人影自身侧掠过,却是右面驰来的一个虬须老人,及一个青衫少女。
赤身散发的汉子,双目紧闭,跪在旗下,仍然动也不动。
虬须老人双拳紧握,挺胸立在他面前,满面俱是怒容,黑衣少年、青衣少女,面色凝重,一言不发,木立在他身后。
风声呼啸,天地间杀机沉沉,虬须老人突地厉喝一声,当头一掌,向赤身汉子劈下。
只听一声轻叱,道:“大哥且慢!”那中年男子,一掠而至,轻轻架住了他的手掌,虬须老人怒道:“你要做什么?”中年男子沉声一叹道:“七年都已过去,再等一刻又有何妨?”虬须老人胸膛起伏,显已怒极,但终于缓缓垂下了手掌,沉声道:“刑马可已备齐了么?”赤身汉子一听“刑马”两字,面色突又惨变。
黑衣少年垂手道:“三叔、四弟俱已得手,孩儿也将'天武镖局'总镖头那匹'乌云盖雪'取来,但三弟和幺叔,却直到此刻还未见踪影。
”中年男子道:“小弟取的是'盛家庄'那匹'紫骝',四侄取的是'落日牧场'那匹'玉蹄朱龙',这些都轻易得手,自然回来得快些。
”虬须老人闪目一望,只见那精悍少年已将三匹健马系在树上,木叶萧萧,健马长嘶,青衣少女望着跪在旗下的赤身汉子,目中突地流下泪来,转过头去,不忍再看一眼,众人也俱都神色黯然。
突听黑衣少年轻呼一声:“幺叔来了!”狂风吹过,方才插旗的铁汉,赤足飞奔而来,掌中竟高举着一匹黑白相间的花斑大马,双臂筋结,根根凸起,满头汗珠流落,奔到正前,大喝一声:“接住!”双臂一振,竟将这匹花马直掷出来。
黑衣少年、精悍少年,身形一展,双双跃起,一人接住了马的一双前足,一人接住了马的后足,腰身一拧,乘势后掠,脚尖点地,将花马轻轻放了下来。
黑衣少年伸手一掌,击在马颈上,花马唏聿聿一声长嘶,突地跃起,却被精悍少年双手扯住马鬣,空自扬蹄怒嘶,无法前奔一步!赤足铁汉一抹头上汗珠,道:“这匹'飞云豹子',当真和'霹雳火'那厮一般的臭脾气,竟连俺都服侍它不下,只得将它制住,一路举了过来,倒变成马骑人了。
”目光一转,变色道:“小老三呢?还没有回来?”中年汉子摇了摇头,赤足铁汉顿足道:“我早就知道'寒枫堡'戒备森严,冷老匹夫更是不好对付,他却偏偏抢着要去……”赤身散发的汉子突地双目一张,变色道:“三弟已到'寒枫堡'去盗那匹冷龙驹了么?”虬须老人瞠目大喝一声:“住口!你贪恋女色,欺师灭祖,我云翼再也没有你这个孽子,云老三也再没有你这样的兄弟,他便是死在'寒枫堡',与你又有何关系?你再敢唤他一声三弟,我立时便将你碎尸万段!”赤身汉子垂首道:“孩儿自知罪孽深重,早已未存活命之心……”虬须老人云翼厉喝道:“你既然自知罪孽,为何还要做出如此无耻之事?'寒枫堡'与我云氏一家世代深仇,你难道不知道么?”双臂一张,对天悲嘶道:“我云翼一生英雄,却想不到生下这样一个不忠不孝的孽子!”嘶声悲激,有如猿啼。
中年汉子黯然叹道:“铿儿已知错了,大哥你难道不能留下他的生命,削去他的双足,让他一生残废……”赤身汉子云铿凄然一笑,道:“孩儿犯下重戒,甘受'五马分尸'之刑,以立我'大旗'门中的威信……”赤足铁汉一挑拇指,大声道:“好,这才像云家男儿说的话!”云铿眼帘一合,黯然接道:“孩儿死不足惜,只望爹爹,能饶冷青霜一条活命,此事与她本无关系,全是孩儿自己的错。
”语声颤抖,眼角上已泛出晶莹的泪珠,颤声接着道:“她……腹中已有了孩儿的后……代了……”云翼面色一沉,只听远处突又响起一阵蹄声,一匹白马,银箭般在夜色中直奔而来,马鞍上似乎空无人迹,中年汉子双眉一皱,道:“铮儿呢?”话声未了,只觉眼前一花,一条白色人影,突地自马腹下钻出,双臂一张,稳稳地立在马鞍上,朗声笑道:“冷龙驹终也被我收服了!”笑声之中,白马已疾驰而至,四蹄一收,便动也不动地立在大旗前,马上一个面如冠玉,满身白衣的少年,耸肩跃起,凌空翻了三个筋斗,“飕”地笔直掠了下来,目光四扫道:“大哥,你终于回来了!”云翼面沉如水,厉声道:“不要多话!”白衣少年云铮怔了一怔,道:“什么事?大哥,你为何这副模样?”云翼只作未闻,沉声道:“三弟,宣读罪状,立刻施刑!”中年男子黯然一叹,俯首道:“铁血大旗门掌刑弟子云九霄,代祖师爷执令,谨判叛徒云铿,重色轻师,暗中通敌,应受五马分尸之刑!”云铮面色突变,倒退三步,突地大呼道:“原来你们叫我盗马,为的竟是要害大哥,原来你们都知道了,就瞒着我一人!大哥他犯了什么过错?要身受五马分尸的惨刑?他不过只是爱上了一个姓冷的女子而已!”转过身来,“扑”地跪到地上道:“爹爹,你……你难道就不能饶大哥一次么?他……他毕竟是你老人家的孩子呀!”云翼面如青铁,木立当地,黑衣少年、青衣少女以及那精悍的少年,一齐跪了下来,云铮膝行两步,一把抱住他爹的腿,哀声道:“爹爹,你就饶了他这一次吧!”云铿突地大喝一声,长身而起,颤声道:“二弟、三弟、四弟、五妹,你大哥错了,你们再也不必多说,好生孝敬爹爹,生而为云家子弟,怎能与'寒枫堡'中之人相爱?爹爹……孩儿不孝,玷污了'铁血大旗',只有以鲜血来为它洗清了……”话声未了,突地反手一掌,击在自己天灵盖上,只听一声惨呼,血光飞激,云铮哀呼了一声,反身扑了上去,云九霄双目一阖,黯然回首,赤足铁汉双目圆睁,瞬也不瞬地望着那一面迎风招展的铁血大旗。
云翼目光森寒,面色如铁,高大威猛的身躯,却已在不住颤抖,呆呆地木立半晌,突地反手一把,抓起了那杆“铁血大旗”,厉声惨呼道:“苍天为证,我铁血大旗门下子弟流出的鲜血,点点滴滴,都不是白流的,凡我铁血男儿,都不要忘记今日的教训,更不要忘记先人的血誓……苍天为证,我家男儿复仇的日子,已从此刻开始!”呼声悲激高亢,直冲霄汉,他目中却已老泪纵横!秋风呼啸,大旗舒卷,夜色更深,天地间的杀机,也更重了!云翼仰面举旗,直到天风吹干了他目中的泪珠,又自厉声道:“棠儿留此施刑,别人都随我走!”“走”字出口,大旗突展,一阵狂飙扫过,他身形已在三丈开外!云铮大喝一声,翻身而起,惨呼道:“爹爹,大哥的尸身……”云翼倏地顿住身形,厉吼道:“谁敢抗命!”云铮嘶声道:“云家的嫡亲骨血,为何要叫外姓弟子施刑……”云九霄反掌刁住了他的手腕,低叱道:“住口!”云翼须发飘拂,缓缓转过身子,一字一字地沉声说道:“入我大旗门中,便是嫡亲骨血,谁敢再提'外姓弟子'四字,有如此石!”语声未了,大旗倏沉,只听“铮”的一声,火星飞激,他身旁一方三尺见方的黑石,立刻裂为碎片!云九霄手掌一紧,叱道:“走!”展动身形,拉着云铮如飞掠去。
青衫少女伸手一抹面上泪痕,轻轻道:“三哥一时悲愤,他那话是无心说出的……”精悍少年长叹一声,道:“又有谁会记在心上!五妹,走!”青衫少女幽幽望了那黑衣少年一眼,霍然转过身子,随着精悍少年,轻烟般没入无边的夜色,人影一闪,便已消逝。
黑衣少年木立在荒野上,凄风中,四下马嘶不绝,他身子却久久不动,只有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在黑暗中闪耀着寒星般的光彩。
一声霹雳,暴雨骤落。
五匹健马,齐地昂首长嘶一声,向外奔出,刹那间便分成五个方向,马尾后溅出五条血迹,但转瞬便被雨冲得干干净净!黑衣少年颀长的身躯,旗杆般卓立暴雨中,他满面水珠,滴滴流落,也不知是雨水抑或是泪水。
四下的暴雨狂风,虽然强烈,却也休想将他的身子撼动一下,风雨中突听“呛啷”一响,寒芒一闪,他反腕拔出了身后的乌鞘长剑,回身一剑,竟生生将那株黄桦大树,一剑斩成两段!马性识途,五匹分向而驰,正是奔回自己主人的马厩,那冷龙驹方才在云铮手下虽是那般驯服,但此刻放蹄而奔,便有如天马行空,当真是矫如游龙,暴雨中只能见到一条白影奔腾而过,根本无法分辨形态。
乌云浓霾,泼墨一般的东方天畔,终于微微露出了一丝曙色。
曙色下,群山边,屋影幢幢,千椽万脊,沉睡着一片庄院,正是威镇天下的武家重地“寒枫堡”!冷龙驹长嘶一声,奔行更急,冲入了一片浓林,林中道路蜿蜒,泥水飞溅,突听一声呼啸响起。
啸声未落,林梢却已闪电般跃下一条人影,这人影虽然早已捏定时间,要一跃落在马背上。
但冷龙驹奔行太急,那人影方自落下,冷龙驹便已擦身而过。
刹那之间,但见这人身形凌空一提,倒翻一个筋斗,手掌自胯下穿出,一把刁住了冷龙驹的马尾,随着马身悬空飞驰了一段路途,猛然提起一口真气,再次呼啸一声,飘然落在马背上,轻拍着马背鬃毛,低语道:“马儿马儿,不记得我了么?”夜色中只见此人剑眉星目,满面悲愤,赫然竟是云铮!那冷龙驹奔行本急,此刻竟真的像还记得这方才曾将它收服的少年,低嘶一声,停住了脚步。
云铮神情紧张,面色凝重,目光四扫一眼,翻身而下,跃到马尾后,只见两条粗索,自辔头拖到后面,又是血迹,又是泥水,但绳端处却是空空如也,并没有云铮冒死也要得到之物。
他身躯一震,大骇忖道:“难道失落了么?”突觉一阵热血涌上心头,翻身扑在地上,放声大哭道:“大哥,你死得好惨,你……你不但不能全尸而终,而且连……连尸首都失落在荒野中……”他越哭越伤心,嘴唇上已被他咬得汩然沁出鲜血。
突听一阵厉叱之声,四面响起!云铮翻身一跃,目光电般一扫,只见这浓林之中,方圆二丈之处,已有数十个身穿劲装手持利刃的大汉,将他团团围住!数十道森寒的目光,与刀光相映,仿佛比刀光还要森寒几分。
这数十人手横长刃,目光凝注,但身形却动也不动!云铮目光四面扫过,脚步随着目光转了一圈,突地厉声大喝道:“过来,全过来,我正要以你们的鲜血为我大哥复仇!”喝声未了,立在道路上的四条劲装大汉,身形向外一横,闪开的道路上,立刻大步走来一位头戴笠帽,身穿白袍的枯瘦老人,雨水有如珠帘般自他笠帽前滴落,滴落的水珠间,只见他高颧锐目,鼻钩如鹰,颔下几缕山羊般的灰须,在风雨中不住飞舞。
云铮心头一震,双拳紧握,这老人目光在他身上一扫,冷冷道:“谁是你的大哥?寒枫堡与你大哥有何仇恨?”冷龙驹一见这老人走来,立刻奔了过去,鹰鼻老人横目一望,面色大变,不等云铮答话,立刻厉声接道:“你可是铁血大旗门下?”云铮双眉一轩,纵身狂笑道:“冷一枫,你不认得我么?除了铁血大旗门下,谁家配有我这样的男儿?”这鹰鼻老人正是寒枫堡主冷一枫,他手掌紧捻着颔下微须,垂首沉声道:“你夜盗冷龙驹,果然胆量不小……”暴雨更急,竹笠滴落的水珠,掩去了他面上的神色,却掩不住他手掌的颤抖!云铮冷笑道:“别人看寒枫堡铜墙铁壁,少爷我却是拍掌而来,拍掌而去,算得了什么?”冷一枫霍然抬起头来,厉声道:“大旗门重施五马分尸,为的可是那云氏不肖子云铿么?”云铮身子一震!厉声惨呼道:“第二个便轮到你了!”身形一展,飕地向冷一枫蹿了过去;突见眼前刀光一闪,三条劲装大汉,手挥长刀,迎面扑来,刀花三震,分砍云铮上、中、下三路。
冷一枫仰面向天,厉声狂笑道:“云翼呀云翼,老夫真该感激于你,你那孽子勾引我冷家闺女,想不到你却代老夫报仇了!”狂笑未歇,突地厉叱一声:“住手!放他回去!”三条大汉一招未曾施全,猛地挫住手腕,后退三步。
冷一枫沉声道:“姓云的,老夫念你也是条汉子,今日放你一条活路,下次若敢再来寒枫堡,便叫你来得去不得了!”云铮狂吼一声,怒骂道:“放屁,谁要你假慈假悲,少爷我今日就偏不回去!”突地铁掌急伸,五指如钩,捏住了一柄长刀的刀尖,手腕一震,持刀的大汉再也把持不住刀柄,撤刀退步,云铮引臂一送,刀柄便急地点在他前胸“将台”大穴之上,只听他惊呼一声,翻身跌倒。
另两条大汉怒叱一声,两柄长刀,一左一右,交剪般劈向云铮左右双肩,刀光有如匹练,一闪而至。
云铮曲身进步,倏然自两柄长刀钻出,右肘倒撞,将左面一条大汉撞得闷哼一声,全身缩做一团,再也直不起腰来,左掌一招“倒插朝阳手”,急地扣住了右面一条大汉的手腕,一拧一带,直将这黑凛凛一条重逾百斤的大汉,斜斜抛出去,抛向冷一枫身上。
冷一枫冷哼一声,身形滑开三尺,伸出右掌,将那凌空飞来的大汉轻轻一托,轻轻一送,那大汉悬空翻了个筋斗,砰地落在地上,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前方,竟被骇得犹未还过魂来!云铮拇指一按刀尖,食指在下面一挑,长刀翻了个身,刀柄便落在他掌中,他长刀在手,如虎添翼,厉喝一声,道:“冷老匹夫,拿命来!”冷一枫身子动也不动,冷冷道:“少年人徒逞意气,不过是自取其辱,你且看看,你此刻还逃得了么?”云铮心头一动,转目四望,但见四面一圈手持长刀的劲装大汉外,又多了一圈手持长弓大箭的汉子,弓已上弦,箭矢如林,只要冷一枫一声令下,乱箭如蝗,便都将射在云铮身上!只见冷一枫缓缓抬起手掌,沉声道:“你看清了么?”他悠然长笑一声,接道:“只要我手掌一落,大旗门今后便又要少去一个子弟,你知道么?”云铮挺胸厉喝道:“你若想以生死之事来威胁我,你却是错打了主意,姓冷的你只管放手,看少爷我可曾皱一皱眉头?”冷一枫淡然一笑,道:“你生死虽不足惜,但大旗门衰微至今,你爹爹隐忍边陲二十年,调教出你们几个弟子,为的就是要你们重振大旗门的声誉,你今日如此死了,岂非可惜?”云铮呆了一呆,目光四扫,突地放声狂笑道:“大旗门英才辈出,我今日即便死了,一样有人来寻你复仇,你这骇不倒我!”冷一枫眉尖微剔,道:“视死如归,果真是豪气如云,但忠言逆耳,却又未免太过愚蠢……”云铮大喝道:“要杀便杀,要打便打!废话什么?”身子突然斜斜跃起,凌空一脚,踢向那大汉的背脊!那大汉方才惊魂未定,此刻更是大惊失色,翻身扑倒在地上,避开了他这一腿,哪知云铮身子已急转而下,铁掌如抓,抓住了这大汉的足踝,振腕一抡,那大汉一声惊呼没有出口,竟被他抡得有如风车般急转起来!冷一枫变色道:“好狠辣的少年,竟敢以人作盾!”云铮狂笑道:“我不对人狠辣,别人便要对我狠辣了!”狂笑声中,身形闪电般向外冲了出去!手持弓箭的大汉们,眼见同伴被他劫在手中,投鼠忌器,谁也不敢松弦放箭。
云铮厉声大呼道:“让我者生,挡我者死!”手舞人盾,一路冲出,人群骤乱间,竟生生被他杀开了一条血路!

编辑推荐

《大旗英雄传(套装上下)》是真善美授权典藏本。《古龙真品集》(包括《孤星传》《湘妃剑》《情人箭》《大旗英雄传(套装上下)》《浣花洗剑录》《楚留香传奇》6部11册)由当年台湾“武侠出版第一家”,真善美出版社授权出版,是源自作品诞生地,且经过精读精校的权威版本,从内容上保证了作品的全貌和原汁原昧。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古龙,武侠,武侠小说,小说,版本不同,武仙侠玄奇神




    大旗英雄传(上下)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44条)

 
 

  •     价格能不能适当下调啊
  •       相较于古龙晚期的作品,《大旗英雄传》不管是对人物智慧、情商,故事的安排、情节的发展,都差了很多,温黛黛看似奸诈、阴险、聪明,其实其聪明程度和其中武器里长生剑中的随便一个人物相比,等级都低许多。铁中棠号称古龙笔下三公子之首,号称是古龙笔下最完美的大侠,且不与楚留香、李寻欢相比,就是连愤怒的小马也比不过。而且,只能从其他古龙小说别人的只言片语中知道铁中棠的大侠行为,其实本书中,铁中棠无非是救了自己的兄弟,想去整自己的敌人,结果失败了,机缘巧合又得到了嫁衣神功和夜帝亲传武功,而并无太多其他侠义行为。
      明明是说他智慧通达,隐忍而又变通,但是数次能杀死那几个敌人,偏偏却故作妇人之仁,沈性白一泼皮无赖,却被三番两次放走。
      那一干人等和号称武中四圣中第一的雷神竟然如此大意,会那么轻易的喝下毒酒,真是无语。
      此书,太无深度,情节太粗糙,人的情商太低,不值得读。
  •       结尾有悬念 不知在哪本里有续!
      难以想象,江湖浪子古龙是在怎样的环境和状态下写出这位传世英雄的。或许那时他还年轻,有浑身的朝气正蓬勃,有满腔的热血正沸腾。他将这朝气,这热血,都注入到铁中棠的生命里。在他的作品中,如铁中棠这样没有丝毫颓废气息的主角,实在不多。这位沉默寡言、冷面热血的少年英雄,有仁爱,有情义,有大智慧。就连先生自己,也忍不住在故事的最后称赞他,“坚忍无双、机智无双、侠义无双”。
  •       真心想吐槽了,这绝对是古龙喝完酒的撒尿之作了,年龄辈分傻傻分不清楚。牛逼的人物出现以后,很牛逼,然后又出现了一个更牛逼的人物了,我操,有完没完。情节呢?为嘛复仇?大旗门里都是傻逼么?本来就是想写个恩怨纠葛的,干嘛刷个副本没玩没了啊。跟写网络小说一样啊,想到哪写到哪,麻痹,结局呢?云铮就是个sb啊,有木有。动不动就暴怒啊,只能当个T啊,后面有没有奶给加血,怎么能活到现在啊,温黛黛怎么就喜欢上他了啊。铁中棠很幸运啊,这就相当于前期幻刺刀刀爆屎啊,开挂要有限度啊。情节是复杂了,都杂了有木有啊。线索写一半就断掉了,然后费劲的圆上了。后面出场的人物,都越来越牛逼,但情商为零啊。本以为冷一枫是最终boss了啊,就这么变成毒神了啊。情花毒,杨过呢,小龙女呢,都中过啊,怎么不在这里面客串一下啊。要不是武打场面还能看,我真不想看下去了啊,要不是史上第一混乱看过10+遍我真不想再看下去了啊。
       麻痹的还有10%,看完了再也不看了。。。。
  •       大旗鸡血传
      
      ——评古龙《大旗英雄传》
       
      
      甄鹏
      
      
      第一次读《大旗英雄传》,我没有深刻的印象。脑海中留下的只有两点:“雷鞭落星雨,风梭断月魂”和春色无边的桃花林。这是我第二次读《大旗》。
      
      《大旗英雄传》是古龙一部重要的小说。它是古龙形成自己独特风格的转型作品之一。读完第二遍,我的感觉与二十年前读第一遍时完全相同。这是一部无厘头小说。
      
      这部小说为我们排列了那个时代的英雄谱。最厉害的人既不是大旗门人,不是五福联盟的人,也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九子鬼母,而是碧海赋中人。日夜风雨雷电六大高手,是武林至尊。依次是常春岛日后、风流种子夜帝、雷鞭雷大鹏、暗器第一的烟雨花无霜、轻功第一的闪电卓三娘、摄人魂魄的风梭风九幽。
      
      除此之外,朱夫人、飧毒大师也非常厉害。主人公大旗门弟子铁中棠的武功差远了,也就是三流角色。后来,朱夫人传授内力,夜帝传授心法。他成了一流高手。可惜,这个高手无用武之地,因为他被困山洞,外面的世界与他无关,决战与他无缘。
      
      大凡武侠小说,离不开恩怨情仇,离不开智慧阴谋。在《大旗》这本书里,大旗门与五福联盟的仇恨来自哪里?原来,大旗门的祖先冷落了妻子,妻子们的亲友怀恨在心,双方打得头破血流——这叫事吗?评论《七星龙王》的时候,我说这是“一场残酷而无聊的三角恋。《大旗》的故事情节比《七星龙王》更无聊。
      
      五福联盟的人基本上都是狠毒卑劣之人,大旗门的人也不是正常人。老婆生了孩子就被赶走;孩子被培养成复仇机器,犯一点小错便被惩罚,厉害一点就是五马分尸。云翼这一代武功一般。据说他们的祖先很厉害,可与碧海赋中人分庭抗礼,因为他们有武功秘籍。这本武功秘籍叫“嫁衣神功”,言外之意就是为他人做嫁衣的功夫。大旗门的先人丢弃此书可以理解,只是不理解当初他们学习此书怎么成为绝顶高手的。
      
      《大旗》中的女人很贱。例如,女人们明明知道大旗门有休妻的传统,偏偏飞蛾投火;既然自己愿意,却又无比地怨恨。《大旗》中的女人很花、很色。冷青萍一眼看上了酷男铁中棠。水柔颂追杀仇人铁青笺,却与他行鱼水之欢。铁青笺虽是小人,面对美色诱惑却坐怀不乱,机会让给了夜帝。于是,桃花林中,春光旖旎。
      
      温黛黛原本是老奸巨猾的司徒笑的小妾,女人中第一号贪财好色的角色。她看上了一件宝物,当着一个老头的面宽衣解带、投怀送抱。她见异思迁,爱上了成熟稳重的铁中棠,转眼又爱上了热血青年云铮。水灵光从第一面就爱上了铁中棠,即使是兄妹也不能罢休。
      
      最可笑的是,一帮大家闺秀,看见了几幅画,居然迷上了画画的人。追随夜帝在山洞之中生活,乐不思返。真是一群变态。古龙素来轻视女人,可如此作践法真的难以理解。
      
      夜帝到处留情,他有自己的逻辑:“你可见到爱花之人,家里只种一株花么?”(第四十回)铁中棠智商不行,无法反驳。这其实很好反驳,只需回答:“你爱的是色,不是情。”盛存孝是个愚孝之人,我不喜欢。他修炼“断绝神功”,与金庸的《葵花宝典》类似。
      
      水灵光自幼生活在悬崖之下,身边的人只有魔鬼般的水柔颂。在恶劣的环境下,她成长为一个阳光少女。看来家庭教育一点都不重要。现代人写古代,难免有现代人的想法。可是那个诺贝尔与炸药的故事太搞笑了。现代的小学生穿越到原始社会,当个第一智者绝对没有问题。
      
      在《大地飞鹰》的后半段,卜鹰凭空消失了。《大旗》更邪乎,铁中棠没有消失,让你在地洞里呆着,决胜的谢幕演出与你无关。《大旗》的仇恨很鸡血,结局也很鸡血。所谓的好人、坏人差不多都死了。有关是非正义吗?有关宽恕怜悯吗?没有,只有一地鸡血。
      
      古龙自己承认:“那些小说虽然没有十分完整的故事,也缺乏缜密的逻辑与思想,荒诞……”(《一个作家的成长与转变——我为何改写〈铁血大旗〉》)这部小说没有可读性,对古龙的创作过程却有重要的意义,古龙小说的特点——文字简约和内容奇险,开始体现。
      
      (甄鹏《高山西月网》2013年5月1日)
  •       整部书一直到结尾都很有看点,引出了各色人物,可惜太监的太厉害,感觉刚到高潮就草草收尾,古龙的生活条件严重的影响了他的创作。。。
      说说最可惜的几个太监之处吧
      首先夜帝的秘密。夜帝一直不告诉铁中棠大旗门的秘密,还说铁中棠武功不济知道了会疯掉。。。结果到最后也没说秘密是啥,难道就是那个常春岛与大旗门的关系?知道这些铁中棠也没啥影响啊
      其次是嫁衣神功。铁中棠答应把嫁衣神功给一个最自私自利的人,我一直觉得这本书肯定是沈杏白的了,结果最后沈杏白居然被孙小娇带走下落不明。。。嫁衣神功烂在铁中棠身上最后也没说咋样
      冷清霜和云家老大最后也没重逢,花二娘也没见着他闺女,朱藻的去向不明,最搞笑的是,铁中棠学了夜帝那么多武功,连用都没用过就over了,古龙真是穷到数了,把自己怀胎九个月的孩子早产出来送人。。。多好的书被搞成这样。。。。
      不管怎么说前面的情节设计的还不错,给个三星吧,以后不再看古龙的太监书了,虐心简直
  •        古龙的作品我没有看全,虽然本身非常喜欢古龙先生,但是说实话,古龙先生的作品两极分化还是非常严重的,有点像尼古拉斯凯奇的感觉,好的非常好,差的非常差。。。铁血大旗我记得以前念书的时候看过,但是念书的时候看东西不是很用心,所以完全没印象,对于铁中棠这个人物也完全是来自于楚留香里面,前段时间偶尔逛论坛的时候看到有人评价古龙先生的作品,将铁血大旗排在了第二名,在楚留香甚至多情剑客之前,非常好奇,这么好的作品居然会被自己错过,找来看了一下,实在是大失所望。。。如果不是出于对古龙先生的喜爱,或者说这个作品出于另外一人之手,恐怕会被我直接抛弃。。。
       铁血大旗构建了一个很大的局,N多人物,而且是各种传说中的人物出现,而且从字里行间明显可以看得出,这些传奇人物中间和铁血大旗门必然是存在某种联系的,而且这种联系是以铁血大旗门的两位老前辈为中心散发出去的,但是知道看到最后也没看出来,这样的设置有什么作用,五福门的几个反派武功实在是差的可以,就一开始出场的时候牛了一下,到后面的时候基本上是见到谁都打不过了,那群女蜂我一直以为古龙先生打算在他们身上展开一些情节,但是似乎后面只出现了一下,被鬼母割掉耳朵也以后就投靠了日后,而且当时报仇的誓言也没有兑现,难道就含恨的想死被日后救下了?蜂里面那个八,一开始有描述过大家对他似乎有点畏惧,我始终觉得这人身上是不是应该隐藏了什么,结果就是果断的割掉了自己的耳朵没了,花大姑卷了银子跑路就完全消失在江湖中了,这种人会平白的消失掉么,云峥那个二货从一开始就恨铁中棠,然后知道真相以后也不见得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完全就是一个打酱油的莽汉而已,那个水灵到了后面基本就是处于晕的状态没有醒过来了,那个展露了一手的铁匠干女儿我都忘记他叫什么名字了,也不见得出来再露一手,最后收尾的在一个莫名的大草原里面就是为了结尾而结尾,把所有的人都集中到哪里,也不想想,当时温黛黛是花了多少心血才找到那边,其他人看不懂暗号,怎么就莫名的出现了,少林无色让云转达给日后的话也不见得交代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铁中棠遭遇了那么多的奇遇,炼成了绝世神功,鸡毛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了,也弄不清楚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说这个小说好,还是仅仅是大家对古龙先生既定的印象在那里了,东西好不好先来个四星。。
       其实古龙先生的作品还是比较喜欢多情剑客,起码人物交代的很清楚,而且也塑造的很完满。辨识度很高,即使是一些走走过场的反派都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有始有终,铁血大旗这种实在是虎头蛇尾的不行了。。。
  •       全卷读罢,我惊呼:我要昏过去了!
      居然两大男主都生死未卜。。。一直以为会交代云铮怎么在崖下未死,至少会出来露个
      
      面,结果还真的就没出现过,叫温黛黛自己去瞧瞧,生的机会要比死的大一些吧。铁中
      
      棠更加超前的给了个现在放诸四海皆准的结局,生还是死?这是个问题!
      如果铁中棠活着,定当和水灵光双宿双栖吧,死了的话也太胸闷了!话说他一路就是在
      
      不断壮大自己的武功啊,好不容易得到了夜帝还有他老婆的真传,当世武林恐怕没几个
      
      是他的敌手了,结果这么死了被闷死在地洞中了?!!!话说这个地洞是最要吐槽的了
      
      ,你兜兜转转没想到用火药?什么脑子啊太奇怪了吧。
      深呼一口气,这部恢弘的著作,果然是古龙中期的作品,放诸所有也是相当有影响有分
      
      量有人气的一部。①字数多②还没有那么像推理小说③主角的身世很重要,出场到结局
      
      武功大进,一路误打误撞遇上很多高人并且传授武功。第三点很像金庸的赶脚吧O(∩_∩
      
      )O哈哈哈~
      想了想,男性角色比较喜欢雷小雕,云中霄,铁中棠。可能是雷小雕出场不多所以仅有
      
      的几场把他的可爱痴情表现出来了,铁中棠虽然是走完美路线的不过倒也没叫我太反感
      
      ,云中霄作为老一辈的机智不顽固还不错。当然了基本上就是没一个特别爱的矮子里面
      
      拔高个而已。。。女性角色的话日后、夜帝他老婆(是我没记住她名字还是书中也没提
      
      及过。。。)这样的高人前辈武功卓绝风华绝代佳人遗世绝对是我的菜,年轻一辈两个
      
      主角都不算很心水。易明这姑娘因为在云翼这老头前说了我一直对着电脑屏幕想吼出来
      
      的话所以给你加分!
      纵观全书,感叹下各位大叔不要装风流少年了好伐!!!这个年纪辈分实在太TMD混
      
      乱了。在水灵光生活的崖底那个是铁中棠他爸,那里发现的书册中好像说他是第二代弟
      
      子啊,个么大旗门才几年啊。。。最后的那些中祖先级别人物算怎么回事啊,所以我只
      
      能把这个前面部分的当做bug后面才能说得通了。然后是朱藻,这位夜帝之子到底几
      
      岁啊,按辈分应该和铁中棠差不多,水灵光是20,那么他们也就20~30吧,那么
      
      朱藻是怎么和阴嫔搭上的?应该是很久之前就认识的吧,而阴嫔年纪不小了啊,阴大姐
      
      是和云中霄一辈的,那么可能是这样的(我的OCD逼迫我要理清楚):朱藻年纪不小,阴
      
      嫔是三妹和大姐年纪差的也多,个么差个十来岁的姐弟恋也可以接受下下。然后再绕回
      
      去另外一位:紫心剑客盛存孝这一位真是没话讲了:我彻底无语了!愚孝怎么可以这么
      
      叫人生气呢,自己老婆被妈害死了还一直跟在身边助纣为虐,你的心理年龄真的是不对
      
      啊,话说最开始为了让他妈高兴去练什么什么功把自己搞残了就已经很费解了!然后你
      
      的备份应该是和水灵光他妈一辈的,但是你又去喜欢冷清萍也就是真正大叔爱萝莉了。
      
      。。TAT
      铁血大旗门真不是我喜欢的,两位祖先因为对老婆绝情导致那么复杂牵扯重大还一代传
      
      一代的莫名的恩怨。可能是看之前看了一些评论说铁中棠如何如何英雄,在楚留香里我
      
      也看见说把铁中棠当作了一个丰碑式的人物说香帅也及不上他!哇塞那这是个多么不像
      
      人得人啊~~~于是乎我带着满腔期盼来看,结果他最大的功绩:化解了大旗门和五福
      
      联盟的恩怨。。。CENA这根本和他半毛钱关系没有啊,最后那些人还不是被大旗门
      
      那个中了风九幽操控的幺叔被砍死了(话说那个幺叔下场是什么忘了)所谓的大旗门最
      
      后就剩了那么几个人。。。死对头们也都是些在书中小人物中的小人物。。。云翼啊云
      
      翼你自己武功好像也就般般最后死的那么没有美感,你是不是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就是
      
      传说中的传说中,神话中的神话中的日后哪!!!话说云铮不就是日后的儿子?日后难
      
      道当时没反应过来是怎么的?!这也算是个bug吧(莫非我看错了?我自己也觉得日
      
      后应该是再前辈一些哪,可那样和夜帝又不是一辈了所以只能是日后不记得自己生了个
      
      儿子叫云铮了或者云铮没有自报家门过???)
      水灵光作为女主无非是应了武侠世界需要一个清丽脱俗不食人间烟火如天仙般的存在。
      
      。。尤其是她晕了醒了想起中棠又晕了的桥段一再上演我有点汤不牢hold不住。。
      
      。云铿作为相当不喜欢的一个和同样不喜欢的冷清霜居然奇迹般的重逢了大概那些老顽
      
      固也不会反对了,于是真相了!所有的一切既是为了让他们在一起
      以上敲字终了,大旗英雄传我终于把你洋洋洒洒的看过了
  •       第一次看完这本书之后,总觉得灵儿的死太让人无法接受了,但是,转念一想,这大抵也就是古龙先生的一贯风格了,太完美的英雄最后的结局总不尽完美的,铁中棠是每个女孩心中的梦想,结果却是很悲凉的了,这也许也告诉每一个爱做梦的女孩,梦总有一天还是要醒的。。。
  •       上高中的时候,第一次读大旗英雄传,读到一百多页,就读不下去了,受不了铁中棠受委屈,心里酸酸的痛。所以好长时间都不敢再拿起这本书,怕再引起心内翻腾的感觉。
      终于再拿起这本书,十多年已经过去了,如今读来,情节也没有什么吗,反倒发现了很多敷衍的地方,觉得古龙有些虎头蛇尾,那些曾经让我不忍足读的情节,如今在我心里翻不起一点波澜。是我经历了太多了吗,是我不再那样单纯了吗?没错,我早已知道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什么一帆风顺,被自己爱的人误解,与所爱的人分离,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现实的世界里发生着,那么发生在小说里还有什么能够震撼人心的了呢?
      我变了,我的心硬了,冷了,我被这个世界同化了,所以今天我可以不带任何感情的看完这本书了。
  •        小时候,也就是六年级的时候,觉得文笔戛然而止,是那么轻巧的事情,是那么绝妙的安排,是古龙最出彩的地方。后来的白玉老虎、七种武器都莫不如此。
      
       长大了,看了温瑞安大侠的快乐,有了网络小说的熏陶,才知道这叫做“挖坑”,只不过后来人都在竭尽全力的填坑,而古龙则懒洋洋的看了一眼“未完待续”的工程,身归那事已去。
  •       看铁中棠看得我热血沸腾啊!结果居然在后面失踪了。。。真= =|||||||
      
      古龙这个坑王啊。。。。最可恶的是居然坑也可以出版。。。加个开放性结尾就成了。。。真靠靠靠啊!
      
      老实说看完大旗,我就对古龙完全改观了!他要是想模仿,绝对是一等一得轻松,是个有点聪明的人呐= = 就前半部水准来说,完全可以平了《昆仑》,后半部水准差了,于是就《沧海.》了,囧。我开始同情凤歌了,真心,古龙大哥那创作环境时间和态度。。。。你居然也比不上啊,囧囧囧。
      果然古龙是真的厉害的。
  •     咆哮帝lol~
  •     “那些小说虽然没有十分完整的故事,也缺乏缜密的逻辑与思想,虽然荒诞,却多少有一点味。”
    从贴子的最后一句话“文字简约和内容奇险,开始体现。”来看,我觉得这篇文章的作者体现的态度与见解更是荒诞,大旗我印象挺深,很简单的故事写那么多字,其间不知穿插了了多少心理描写、旁白交代、武功打斗,居然还能说是文字简约,与后期古龙作品相比,我实在无话可说。而内容奇险,依楼主的话的意思,古龙大旗之后的作品,多是奇险的路子了?那我对此更是无话可说。
    然后我要说一点,楼主针对大旗的评价:
    首先楼主说这是一部无厘头的小说,我想楼主如此认为,大概是因为书中没有主线的缘故吧,传统武侠,内容大多有一条线索,如复仇,称霸等等,所有的情节都围绕线索进行,而大旗不同,如果说以大旗门与五福的恩怨为线索,那书中关于这一点的体现并不多。这也是大旗与传统武侠不同的地方,古龙一向不善于构造宏大的故事情节,大旗很明显说明了这一点,所以他扬长避短,以“人”做主线,这样我们就看到书中大量的写铁中棠、云峥、水灵光、朱藻、温黛黛的文字,但全都是零零散散的,这样写,对刻画人物有利,但于情节就显得散漫,读惯了传统武侠,就有些不适应这样的结构(不知楼主看过欢乐英雄没有?大旗的结构其实与之有些相似),所以有“无厘头”之说。
    大旗重在写人,铁中棠的义薄云天,水灵光的“空谷幽兰”,朱藻父子的风流倜傥,云峥的刚烈暴躁,温黛黛的迷途知返,才是大旗所重点塑造的,而至于情节,虽有荒诞,倒也情有可原,此外,碧落赋出自唐人之手,唐代辞赋承接多名士风流的魏晋南北朝时代,而楼主不知对诸如竹林七贤等人的荒诞行径作何评价?以碧落赋隐喻六大高手,以“荒诞之人”效仿先贤,倒也不至于到了“东施效颦”的地步吧。
    书中炸药一节,初读之时感觉相当有意思,而楼主说古龙有现代人的想法,而岂不知楼主“现代人的想法”更严重了一些,以至到了不知风趣的地步?
  •     冷清霜和云悭最后重逢了呀,花双霜也见到女儿柳荷衣了呀……云悭海大少遇到被雷击去记忆又被雷击回记忆的柳荷衣后一起到了大殿的嘛,同时常春岛摇橹大妈和冷清霜从密道一起来的。
    就是猪脚居然学了这么多武功一点用都没有啊。。。。
    朱藻成亲不成一气离去……
  •     铁中棠在蝙蝠传奇里面提到了 后来成了江湖第一名侠
  •     当初也是因为铁中棠那“古龙第一公子”的名头才看这本书的 想说能超过李寻欢楚留香 定是很不一般 结果很让人失望 我都不愿相信是古龙的作品
  •     后面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在网上也找了些资料看了一下,我觉得,封铁中棠为古龙第一公子,或许是单纯因为其为人处世的方式,其他人达不到,而且从古龙先生的创作历程来看,大旗应该是属于他前期1960年~1965年的作品,那个时候古龙应该正在慢慢的形成自己的风格,而从1965年~1984年以后古龙先生摆脱了传统的武侠叙事的方式,转变到了创作的成熟期了,在网上看到一个人评价说铁中棠是传统江湖“最后一个大佬”,沈浪是新派江湖“第一大侠”,从这一句话上面来看的话或许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现在看大旗似乎叙事很一般,但是这个作品在古龙先生的所有作品中还是有比较高的地位的。。。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古龙先生应该也是需要作品获得收入的时候,可能有点像现在一些美剧的态势,一边写一边出版,时间跨度可能比较长,也许第一章里面埋下的伏笔到了第五章就收不回来了,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每个人都想延伸出一些东西来,反而线条越来越多,最后为了收尾而收尾的时候,反而收不住了,挖太多坑了,填不上额,大旗作为承前的作品,启后果断就出现了武林外史,其特殊意义还是不能磨灭的
  •     哈哈 你倒想得周全 这些分析是有理 不过我还是觉得能否吸引我比那些名头影响什么的重要多了
  •     确实,老实说回来,一桌子菜上来,大家都知道吃好吃的,不好吃的,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反正就是不好吃。。。大旗这个东西真的看过一遍以后是不会再回头再去看了,不管是否存在意义,后期的作品确实比较好看,不管是从故事情节还是人物上都做得比较好
  •     弱问Cage好的非常好的片……我看了他那么多就觉得《火柴人》还行……
  •     实事求是地说,大旗比什么名剑风流之类的更前期的作品还是强一点的……大旗的地位主要来自于承前启后吧~
  •     其实我觉得这本书比小李飞刀系列好看。最早看古龙的时候看过这本书,当时被里面的情节和人物等吸引了,感觉这本书情节让人出乎意料。可是后来看小李飞刀系列,感觉就是人物和情节的堆砌,各种出来一个死一个出来一个死一个,我在看的过程中不是在享受这种情节感,而是在无限黑线中……
    感觉小李飞刀系列就是这样的对话A:你懂的B:嗯,你懂我懂的。但是观众不知道他们懂了毛线啊!
    而且感觉只有读者想不到没有作者写不到的,各种我想让你死就死想让你活就活。但还是那句话,没有给我享受这种惊喜感,而是感觉太生硬了,完全为了推动故事而写的各种组合。
  •     这书确实坑~我也是看很多人捧得不行就去看了....比绝代双骄啊、萧十一郎啊差太远了把!
  •     因为看不懂,很多人的必读书
  •     没有亲情就没有温暖,反复读过多次。
  •     我也想私奔啦~但不是为了感情和女人,叶萱
  •     贮藏室里过冬呢,万卷长情!玄幻大作。
  •     都是短篇故事,特别推介阅读!!!
  •     有点小伤感,方便阅读!真心喜欢。。。
  •     纸质有些薄,感觉人物和情节都比较单薄
  •     对古典文学研究较有帮助,不过总觉得有抄袭的嫌疑。
  •     他的悲惨世界也不错。,等看过了再来评。
  •     都不完整,书里面的内容太深奥了
  •     近十年来天涯、猫扑、豆瓣最火的诡异档案!非常喜欢——这本书非常好看,文笔还是不错的。
  •     写作水平一般般,超喜欢山田风太郎
  •     终于让我等到上册出来了,还没看就被老师没收了
  •     认真品读后会有自己的收获~,应该是我没有耐下性子看的缘故
  •     看完这本书之后,适合一个人静静的看
  •     我是在网上看了一半买的这本书,不过是英文版的 当初买的时候没看清楚
  •     很喜欢推理小说。囤书,看推荐买的
  •     必为精品~XD,还是正版的耶…………
  •     后来很伤感。挺不错的书,江珧该说你幸运呢
  •     还有很多笑话。,非常非常特别好看
 

PDF图书下载第一图书网狗头鹰搜索

小说类PDF下载,港澳台小说PDF下载。 湖北图书网 

湖北图书网 @ 2017